第86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办公室里面再次只剩下自己,刘伟名笑了一下,这段时间大家都很忙啊
没有了其他的人,刘伟名就想到了刚刚分手了的那个大学的女同学,想了一阵,想到对方就因为自己的家庭是县里的一般工人家庭,认为自己不会有前途,在家中的反对下提出了分手。.
想到了自己的家庭,刘伟名知道自己的确没有任何关系,只能是靠着自己去打拼,母亲到是退了休,父亲属企业内退,全家的收入很低,大姐也是下岗,姐夫在外打工,小弟还在高中读书,到是学习不错。
想到家里的困难,刘伟名就想到了这个月工资发了之后应该可以寄一些回去的事情,想到自己终于能够帮到父母时,刘伟名的心情好了许多。
晚自习时,刘伟名一走进教室就看到孩子们正静静坐在座位上写着字,整个的教室里面除了那种煤油的浓浓气味之外,充满着的是一种学习的气份。
宿舍的倒塌仿佛并没有对学生们造成太大的影响。
刘伟名走到教室背后,目光就看向了那一块块木板上面,看到的是上面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些硬纸板铺在了上面,一些很破旧的床单铺着,更多的是一样也没有。
再看看那些被盖时,见到的是从那倒塌的宿舍里面抢出来的一些很簿的被盖,一边的墙角堆着的是被雨水打湿了的被盖。
“你们晚上怎么睡?”刘伟名小心向着一个男孩子问道。
“刘老师,我们挤一下,学校已经请人代话给家长了,明天就会送来。”
“这怎么行。”感受到现在的天气已经冷下来,加上外面还在下着小雨,刘伟名的心中很是难过,从教室里就快步走了出去。
刘伟名在牛重忠校长的家里找到了牛校长。
看到牛重忠正在那里埋头抽着香烟时,刘伟名大声道:“牛校长,孩子们今天晚上这样挤着睡,会冷病的。”
抬头看了一眼刘伟名,牛重忠叹了一口气道:“小刘,我已经请人代话回去了,明天一早应该学生们的家长就能够带被盖过来我现在担心的是有几个学生的家庭,他们的家里很困难,估计也不可能有人弄得来被盖。”
“很困难?”刘伟名问道。
牛重忠点了点头道:“很困难。”
从他们这种见惯了贫困家庭的人嘴里说出这话,刘伟名就相信那种困难并不是一般的困难。
牛重忠又说道:“一家人仅只能盖一床被子,出门都需要换着穿衣服。”
刘伟名真的是震惊了,有些不相信道:“这事我从报纸上看到过,真的有这样的事情?”
“杨玉仙、催月兰、何勇飞的家庭最差,她们两家都是住在高山上,要不是学校一直帮着她们,估计她们上学都成问题学校里面最困难的学生有着一二十个……。”
牛重忠对于学生们的情况非常熟悉,一个个的点头名讲给刘伟名听。
刘伟名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两个长得很是文静秀气的初二女生,那何勇飞的学习虽然一般,却也长得孔武有力的样子,刘伟名对他们三人的印象都很深,牛重忠讲到的那些孩子们,刘伟名也都非常熟悉,一个个的面孔出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牛重忠摇了摇头道:“这次房子倒了,他们几人的被盖等物是全部都埋在了水中,混了泥巴,就算是有太阳晒了也可能不行了。”
刘伟名听得出来,牛重忠担心着他们的未来。
“派人通知了他们的家长吗?”
“已经通知了,我担心的就是他们的家长来看到这后会让他们回家。”
刘伟名也知道老牛校长也很难,那么多的学生,照顾不过来。
摇了摇头,知道靠着这牛校长肯定不行,想了一下,刘伟名来到了乡供销社。
敲了半天的门,这才见到那供销社的负责人李老七披着衣服走了出来。
看到上刘伟名,李老七微笑道:“是小刘啊,有什么事?”
“有被盖之类的东西没有?”刘伟名问道。
点了点头李老七不解道:“你要买?”
“你也知道,这次学校的学生宿舍倒了,不少人的家庭太困难了,我也没有太大的力量,想帮助几个最困难的学生忝置一些被盖。”刘伟名说道。
“刚好进了一批,有十六床。”
李老七的脸上顿时显出动情的表情,把刘伟名让了进去。
供销社里面果然有着一些棉絮之类的被盖放在那里。
拍了拍那塑料包裹着的一床棉絮,李老七道:“这是二十元一斤的,共有两斤半,如果加上被套的话……。”
李老七正想讲时,刘伟名摆了一下手道:“我全买了,每一个人你按一百元吧,不过,除了被套装上之外,床单和脸盆之类的东西都给我配上。你也知道,我还没有发工资,发了工资再来付吧。”
刘伟名是乡里的公务员,李老七不担心他懒账,满口答应着。
刘伟名又让配置了一些文具之类的东西。
李老七苦着脸看了看刘伟名道:“行,看在你也是为孩子们的情况下,就以成本价给你吧。”
李老七在这里装备着,刘伟名重新来到了教室。
走进了教室,刘伟名自己都有一种不好意思的感觉,自己现在的收入仿佛也只能是帮助十多个人了
“同学们,今天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就叫做《卖火柴的小女孩》。”
刘伟名的声音在这些教室里面回荡。
当刘伟名讲到了最后时,教室里面那些煤油灯把每一个孩子的脸都映得很红。
过了一阵,刘伟名才说道:“刘老师没有太大的能耐,今天购置了十六套被子,就想送给最需要的人。”
“下面,请我点到名的同学与我一道去领你们的被子。”
刘伟名从牛校长那里早已得到了十六个最贫困学生的名字,一个班一个班的去叫出了那些同学。
带着那十六名困难学生来到了供销社时,李老七这时已经召集了几个人在那里装着被子。
“刘老师……。”杨玉仙一下子扑到刘伟名的怀里就哭了起来。
“刘老师……。”
不少女同学都已是泪流满面。
男生们的脸上现出激动之情,大家的拳头紧紧捏着,看向刘伟名的目光中透着一种依恋之情。
这些都是家庭极度贫困的学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想到刘老师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伸出了援助之手时,对于刘伟名真的是从心底里面充满了一种感激。
在杨玉仙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刘伟名看向这十六个学生道:“别感激我,我只需要你们记住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别人最需要的时候,你们也能够伸出援助之手。”
刘伟名的话讲得很朴实,他知道大家的心情,就是希望把那种人间的温情融入到他们的心间。
又看了看大家,刘伟名继续说道:“你们的家长把你们送来学习,目的就是希望你们能够改变你们的家庭现状,学到了知识,你们才能够报效家庭,不要嫌你们的家庭贫困,如果你们有志气,就要勇于面对,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
说完这些话,刘伟名招了招手,带着大家过去分发着东西。
看着学生们兴高采烈的拿着自己的棉被离去,刘伟名的心情却是极度的复杂,春竹乡那么的落后,如果不能够尽快的改变现状,这里还将继续落后下去。
李老七这时走了过来,重重在刘伟名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小刘,你是好人。”
几个李老七叫来的人也都对刘伟名赞语不断。
叹了一口气,刘伟名看向李老七道:“谢谢你了,钱我发了工资一定还。”
话是这样在说,刘伟名也在担心工资不够的问题。
不够的话只能找人借点了
回到学校,刘伟名没敢去看学生们的情况,这十六个人是最困难的一批,其实,还有不少学生也困难,自己也只能帮那么一点忙了
刚坐了一阵,校长牛重忠就走了进来。
看到刘伟名坐在那里,牛校长叹了一口气道:“不是老师们不想帮大家,这个学校的老师们都是农家子弟,他们的钱差不多都寄回去了。”
刘伟名当然知道情况,点了点头道:“是不是我的做法让大家难堪了?”
牛重忠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道:“这个到是没有,大家理解你的心情,学校的重建才是一个大事。”
看着这个农村学校的校长,刘伟名第一次发现从这牛校长的身上充满了一种责任感。
这是一个好校长
这是刘伟名对牛重忠的认识。
“我还担心今晚有不少的孩子会受凉,有了你的那十六床被子,今晚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看到牛重忠脸上露出了一种轻松的样子,刘伟名不解地看着牛重忠。
牛重忠也没有说什么话,再次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这才走了出去。
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风也刮得大了起来。
耳着听着那呜呜直响的风声,向外看去时,那教室里面已经一片静寂。
刘伟名的心中仍然无法放心下来,拿了一把雨伞,又把那长筒的手电筒拿着走了出去。
踏着那泥宁的道路,刘伟名来到了一间男生住的教室,轻轻把门推开走了进去。
手电筒的光芒向着那些床上照去,眼前的情况很是让他震动,一张床上挤着三四个学生,他们的身上盖着的仅只有一床被子。
看到这些学生睡得很是香甜的样子,刘伟名的热泪已是忍不住流了出来。
感觉到自己的嗓子很干,刘伟名平息了一阵心情,这才走过去帮着学生们把被子盖好。
走了出来,一名女老师正好从一间住着女生的教室出来,看到刘伟名,那女老师小声道:“多亏你的那些被子了。”
刘伟名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多言,匆匆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草海县的县委书记高震山坐在越野车上,感受着这一路的颠箥,心情并不太好,想到副县长管玉贵的汇报,心里面就腻味得很,这春竹乡到底是什么了,刚搞出了一车人死去的事情,现在又差点发生了几十名学生被宿舍压死的事情,要真是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己的这个县委书记也就当到头了
县长去外县开会,自己只能先去春竹乡看看。
揉了一下太阳穴,想到县里的事情,感到春竹乡的班子的确得好好的调整一下了。
到底让谁来挑这个书记的挑子呢?
再看看吧
车里的组织部长庞辉是高震山的人,坐在高震山的身边,偷偷观察着高震山的表情,明白这次春竹乡的班子应该进行调整了。
车子快要进入乡里时,正在看着远处的高震山突然坐直了身体,眼睛就看向了刚刚超过了自己车子的一辆越野车。
在这草海县里面还有人敢超书记的车?
看到了高震山的表情,同车的人们全都神情一凝。
超车的事情高震山到是没有太大的想法,关键的是他看到了那辆车子的牌照。
经常跑省市,高震山对于车牌也很敏感。
车子开得很快,已经进入到了乡里面,高震山的心中却有些不安了,省政府的车牌啊
到了高震山这个位置上的人,对于任何事情都有着极高的敏感性,虽然这车子很可能是路过,但是,谁又能够明白的说出这车子就不是要到自己的县里来做点什么事情。
想到那车子的车牌,对于省政府的车牌有着一定了解的高震山就满是疑惑起来,省政府的车子怎么跑到了春竹乡了,这春竹乡难道已被省政府关注了?
看到车子已转了一个弯过去,高震山又重新靠在了椅子上。
车子朝着乡政府开去,高震山那种不安的心情更加激烈。
春竹乡应该没有什么国道之类的,车子必然就是进入春竹乡了,到底去做什么呢?
这时的刘伟名已接到了上次清理野坟时陪同姓郑的中年人到来的三十来岁壮汉的电话,他已迎了出来。
刘伟名也是一个好朋友的人,既然答应了姓郑的帮他修坟,对方来了,自己自然就得好好的接待。
走到乡政府门口的路边,就看到那辆上次开来的越野车停在了路边。
壮汉早已站在了车边,看到刘伟名过来,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笑容道:“郑老板走得匆忙,忘了把钱拿给你,还有碑上的刻写内容,老板叫我专门送来,你收一下。”说着就递了一个小包给刘伟名。
听到是送钱来的,刘伟名微笑道:“花不了几个钱,找几个村民帮忙一下就行了。”
虽然说着这话,还是接了过来。
“里面有一万元钱,郑老板还专门写了一份石碑上的内容,还请你用心一些,老极让我代他感谢了。”
这话仿佛就是命令似的,听着也多少有些不快,刘伟名还是脸上带笑点了点头。
把包夹在腋下,刘伟名微笑道:“请郑老板放心,我会尽量搞好的,这钱麻,到时我会记清楚账目,多退少补。”
“我叫宁军,里面有我的联络号码。”这人朝着刘伟名笑了笑,坐上车子已是快速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