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着对方没有停留就快速离去,刘伟名夹着那小小的包包摇了摇头。【】.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那高震山的车子已经开了过来,远远的,坐在车上的高震山就看到那宁军递了一个黑包给刘伟名,随之,高震山的目光更是看向了刘伟名。
这次高震山的到来并没有通知乡里面,因此,他的到来这乡里面的领导们并不知道。
车子越来越近,宁军已经启动了车子。
把刘伟名的样子记下,高震山的目光送着那宁军的车子离去。
越野车里面的组织部长庞辉这次同样看到了宁军递包给刘伟名的情况,也算是看清楚了宁军越野车的情况,看到了那牌照,他的心中同样震惊,春竹乡竟然有着省政府的车子出入,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了
看了一眼一直目送着越野车离去的高震山,庞辉感到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的了解才是。
庞辉也同样把刘伟名的样子记了下来。
刘伟名这时也抬头看到了县里的这辆越车,刚从学校出来的刘伟名根本就分不清楚省政府或是省里面的车牌情况,只是看到刚刚得到消息的副书记畅明伟跑着迎了出来。
一看畅明伟都跑着迎了出来,刘伟名也吓了一跳,匆忙中也夹着黑皮包跑了过去。
县委书记不告而至,这可是把春竹乡的领导们吓个不轻,很快,从乡里各处就冒出了大大小小的领导们。
“书记,您来了。”畅明伟双手紧握住高震山的手。
脸上很是严肃,高震山道:“学校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正在组织重建工作。”虽然并没有去学校做事,畅明伟还是理直气壮地说道。
也没有进乡政府,高震山点了一下头道:“我们直接到中学去看看。”
大家都下了车子,在畅正清的带领下,一行人前呼后拥中向着中学走去。
走过了刘伟名身边时,高震山看了刘伟名一眼,那庞辉也看了刘伟名一眼。
一直都暗中观察着高震山表情的畅明伟急忙说道:“这是乡里刚来的大学生,叫刘伟名。”
一愣之下,高震山伸手就握向了刘伟名道:“就是那个察觉到了宿舍危险以后通知学校把学生搬离的刘伟名?”
畅明伟忙笑着道:“就是他了,要不是他的话,这次可能会出大事了。”
听到这话,本来单手握着刘伟名的高震山已是把另一支手也握了过去,双手一下子就握住了刘伟名的手,用力一摇时,刘伟名那夹着的黑包就掉落在了地上。
看着黑包,再看着紧握住自己的高震山,刘伟名一时间还真是不知道自己该捡起黑包还是继续握着。
这时,一个让大家有些吃惊的情况发生了,只见组织部长庞辉已是躬身捡起了刘伟名的黑包,微笑着递了过去。
高震山用力摇了摇刘伟名的手,更是用手轻轻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道:“我代表县委感谢你啊。”
发生的这事搞得乡里面的人们神情复杂起来,看着刘伟名的眼神中就充满了各种的表情。
“这***刘伟名竟然入了县委书记的法眼了。”
看到刘伟名接过了那黑包拎在手中,高震山微笑道:“小刘,一道去学校看看吧。”
庞辉也主动过来,用手轻轻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道:“小刘不错。”
置身在领导们的包围中,刘伟名心中苦笑,他知道这事肯定会引起乡里的领导们的想法。
真是没有想到啊,本想与老师们一道看一部电影,结果却变成了这样
刘伟名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
这时的县委组织部长庞辉却在心中嘀咕,刚才捡起黑包之后,他是暗中摸了一下黑包里面的内容,手感中竟然感觉到那黑包里面是一叠钱,感觉是一万元上下。
黑包里面装了上万元钱
真是奇怪了
庞辉相信自己的手感,应该真是钱装在里面。
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一阵,庞辉心想,专门开着省政府的车子来给这小子送钱,难道是这小子的家里面的人怕他缺钱用,专门送来?
如果真是专门送钱过来,这事可就决不一般了
真是没有想到啊,这县里面还藏着一尊大神
再想到对方做事很秘密的样子,庞辉也不敢轻易去询问。
刘伟名哪里知道这些事情,这次他是手拎着黑包陪着这些领导们向着学校走去。
“小刘的家是哪里的?”高震山一边走着,一边看向刘伟名问道。
这时党政办的主任牛常胜感觉自己与县委书记直接对话的机会来了,急忙在一旁说道:“高书记,刘伟名同志是我们县里面的人,大学生,党员,他的家是……。”
还别说,牛常胜对刘伟名的家庭情况非常熟悉,很快就把刘伟名的各方面情况介绍了一遍。
“哦,不错,不错,难怪能够第一时间冲到第一线,党员的角度就是不同,小刘不错啊。”
听完牛常胜的介绍,本来对刘伟名有着怀疑的高震山和庞辉的心中就更加疑惑了。
怎么回事,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况
无论是高震山还是庞辉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
看了一眼已经恢复了平静,脸上带着微笑,风轻云淡样子的刘伟名,高震山忍不住摇了摇头,心中暗想,决不会那么简单。
庞辉就更加不相信刘伟名仅只是这样的一种背景,如果仅只是这样的背景,刘伟名又怎么可能与那省政府拉上关系。
这小子不可小视啊
不得不说官员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把许多的事情复杂化。
高震山想得就更多了,如果刘伟名真的有着省里的强大背景的话,通过他也许还能够给自己拉上一条关系线,宁可信其有
来渡金的?
还是暗中来渡金的
高震山已经有了这个定论。
看了一眼庞辉时,早已对高震山的表情有着研究的庞辉微微点了一下头。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中学里面。
看到那倒塌的宿舍,高震山的脸上表现出了一种沉重,阴沉着脸看了一眼,然后走进了教室看望了那些搬入教室的学生,用手摸着一个学生的头道:“孩子们是我们的希望,一定要千方百计把倒塌的校舍恢复过来,县里会拨出一笔资金用力学校的恢复重建,同志们啊,一定要重视教育,一定要把孩子们的生活搞好……。”高震山讲得很是动情。
讲了一阵,高震山看了一眼人群中的刘伟名,大声道:“这次小刘同志面对危险挺身而出,挽救了几十个孩子的生命,其情感人啊,宣传部门要对这件事情进行宣传,我们的党就是需要大量这样优秀的党员,我们一定要大力培养这样的优秀同志。”
刘伟名有些发愣地看着高震山,他还真是没有想到高震山对自己的评价有那么高。
不要说是刘伟名没有想到,乡里的领导们谁又会想到这事,全都把复杂的目光看向了刘伟名。
送走了县委书记一行,中学的事情并没有人去管,全都交给了牛重忠去负责,今天的乡里各村都来了不少的家长,学校显得非常热闹。
对于乡里的那些领导们来说,现在已是进入到了关键的时候了,县委书记都亲自来看了一下,相信要不了多长时间,乡里班子的盘子就将定下。
暂时主持工作的副书记畅明伟话都没有交待一句就匆匆赶向了县城。
人大主席方贵财大有一种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味道,一直都在县城女儿那里住着,时不时才来一趟,人武部长苏中全到是到县里去开会去了,乡里面现在已是无头的状况。
副乡长们就更加乱了,机会就在这时,也都离开了乡里。
就在高震山一行离开不久,乡里面大大小小的领导们都找了不同的借口向着县城而去。
看着空空的乡政府,刘伟名掏出香烟点燃,心中就在想,现在的官员到底有几人是把心用来为老百姓服务上的
牛常胜这个主任也稳不住了,也不知道他跑到了什么地方。
同一办公室里面,这时只剩下了刘伟名和方怡梅。
看到就连那姜国平都找了一个借口往县上跑去了,这方怡梅却没有动静,刘伟名多少也感到有些奇怪,当然,他并没有主动去询问。
“伟名,在想什么?”刘伟名没有询问,反而是这方怡梅主动问了起来。
方怡梅现在也有些看不明白刘伟名了,自从县委书记高震山来到了春竹乡把刘伟名表扬了一下之后,方怡梅就有一种感觉,感到这刘伟名这次可能会有一些好处得到。
难道刘伟名就因为救了孩子们的事情拉到了高书记的这根线了?
方怡梅明显对政治是一个敏感的人,她有一种感觉,这个一直没被自己重视的刘伟名可能会有一个大的飞跃。
心中一愣,用“伟名。”这样的称呼方式还真是少见,从方怡梅的嘴里冒出了这个称呼就更加少见了。
抬头看向方怡梅时,只见方怡梅今天穿的是一套裙装,那白嫩的肌肤透着一种青春气息。
刘伟名笑道:“都去活动了,你怎么不见动静了?”
叹了一口气,方怡梅道:“这次春竹乡门的事情太多,我估计高书记对我们乡很恼火,不进行一次大的调整是不可能的了。”
“乡里的确需要尽快配上班子,不过,这事并不是我们这些小人物操心的。”刘伟名笑着说道。
“高书记亲自插手春竹乡的事情了。”方怡梅的脸上现出一种怪异的表情。
刘伟名一愣之下明白了方怡梅的想法,高震山对于一个乡的班子配备根本就不叫插手,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话落到了方怡梅的嘴里,其意思就是说原来应该是基本议了一些人选,发生了事情之后,高震山对于原来的那些议过的人选有了新的打算。
刘伟名看了看方怡梅,有些明白她不再去活动的意思了,看来她背后的人已经回了她的话,这次的春竹乡事情估计一般的人都不敢轻易来沾边,这样看来,方怡梅背后的那人应该也不想随便沾上春竹乡的事情。
这样几句话,刘伟名多少有些明白,方怡梅的后台并不硬,至少不是县委常委中人。
“可能吧。”刘伟名答了一句。
“你说这没有背景的人怎么就那么难呢?”方怡梅问了一句。
这话刘伟名还真是不太好回答,微笑道:“有碗饭吃已经不错了,比起我的许多同学,很满足了。”
没有说话,方怡梅突然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刘伟名发现方怡梅的脸色很不好看,眼睛里面仿佛还有泪光闪动。
看着方怡梅那美好的身子已经快步走了出去,刘伟名叹息了一声,他理解方怡梅的想法,乱了那么一阵,估计也付出了不少的东西,结果到了最后连一个党政办主任这样的位子都没有混上,心里面肯定憋闷得很。
办公室已经没人了,刘伟名也不打算自己独自一人守这办公室,就算是上面的人打来了电话,找不到人的话,打板子也打不到自己的身上。
把门拉上,刘伟名朝着中学走了过去。
今天那么多的家长跑来了学校,相信今晚上学生们的情况会有一些好转。
一路上见到不少认识不认识的村民,大家都会热情地与刘伟名打个招呼,仿佛突然间刘伟名已经成了乡里极受欢迎的人了。
走进了中学的大门,看到的是不少村民正在学校里面走动,更有一些村民扛着一袋米缴给学校,用以换取学生打饭的饭票。
四处看了一阵,刘伟名走回自己的宿舍。
刚走到宿舍门口,刘伟名就发现有三个女学生正等在自己的宿舍门口。
抬头看去时,只见其中一个女生显得很是伤心的样子。
“杨玉仙,你们有事吗?”
那伤心的女学生就是那个贫困家庭的女生杨玉仙,刘伟名问了一句。
听到刘伟名的声音,三个女生全都抬头看向了刘伟名,那杨玉仙的泪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进来说话。”打开门把三个女生让进了宿舍。
一进入宿舍,那杨玉仙已是悲声道:“刘老师,我不能再上学了。”
刘伟名一愣,自己昨天不是送给了他们被子了,怎么又不上学生,问道:“怎么突然不上学了?我不是对你们说过吗,要改变会运就得靠你们自己,对你们来说,改变命运的一条道路就是好好的学习,学到更多的知识。”
“刘老师,我爸让人带话来了,说是家里养不起我,要让我回去嫁人了。”
听到这话,刘伟名真的是震惊了,目光在杨玉仙的身上看了过去。
还别说,这杨玉仙完全就是一个小美人的样子,长得很是漂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