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农村的孩子都成熟得早,没听到这话时刘伟名还把她们看成是孩子,听了这话再看向这几个女生时,这才发现她们的身形仿佛都已长开了。【】.
可是,才十五岁啊
“你才十五岁,怎么就嫁人了。”
旁边一个女生道:“刘老师,我们农村十五岁嫁人的很多,家里穷,没办法的时候都会嫁人。”
看到她们把嫁人说得那么自然,刘伟名有些无语了。
擦了擦泪水,杨玉仙道:“刘老师,我想上学,我不想嫁人。”
看着杨玉仙脸上现出的一种无助和渴望的眼神,再想到她们三个女生一直守在了自己的宿舍门口时,刘伟名明白了,现在自己在杨玉仙的心中就是一个为她遮风挡雨的存在,她们的心中肯定是把自己看成了唯一能够帮助她们的人。
自己现在就是她们的天,如果自己不去帮助她们,这天就算是完全塌下了
“你家住在什么地方?”刘伟名的心中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他无论如何也不希望一个这样的孩子失学。
听到刘伟名这话,本来已经无助的杨玉仙那眼睛里面顿时散发出一种喜悦之情。
“玉仙家离这里有四小时山路。”一个女生说道。
看了看天色,刘伟名站起身来对三个女生道:“你们都是一个村的?”
另两个女生摇了摇头。
“谁来代话的?”刘伟名又问道。
“是我的三叔。”
在三个女生的带领下,刘伟名找到了正在那里缴学生粮食的杨玉仙三叔和她三叔的一个儿子。
知道刘伟名就是救了孩子的乡里干部,杨玉仙的三叔到是显得很是恭敬。
“我叫杨根财,这个身上破烂的农民仿佛没有见过多少世面,看到了刘伟名就显得有些紧张。
找了一处长条凳子坐下,刘伟名发了一支香烟给杨根财道:“玉仙的学习很不错,如果继续学习,她很有前途。”
抽了一口烟,杨根财那脑门上紧皱着的皱纹更深了许多,人本来就黑,这时仿佛已是愁成了一团。
干脆不坐凳子了,蹲在了地上道:“村里穷啊,每次缴来的孩子们粮食都是几家人省下来的,能够让他们识几个字已经不错了,玉仙的家里,她的母亲身体不好,没劳动力,就她父亲一个拉扯着二个孩子,她们家的小儿子也要读初中了,这一读初中就需要备上孩子的口粮,为了玉仙的读书,借了不少的粮食了,玉仙如果嫁了人,可以还一部分粮食,也能够帮助到家里,难啊。”
刘伟名虽然知道孩子们贫困,到了这里那么一段时间,还真是没有到过山村里面,想了一下道:“今晚我同你们到玉仙的家里去看看吧。”
点了点头,杨根财道:“我缴了粮食就与你一道去。”
刘伟名打了一个电话向牛常胜请了一个假,牛常胜现在乱他的事情也忙不过来,对于刘伟名的请假也就同意了。
打完电话,看到杨玉仙站在那里可怜惜惜的样子,刘伟名微笑道:“既然你相信刘老师,刘老师就一定会支持你上学,只要你努力,不要说是初中,就是高中和大学,刘老师也会支持你。”
“真的?”杨玉仙不相信似的问道。
轻轻拍了一下杨玉仙的肩膀,刘伟名道:“把心用在学习上吧,刘老师去你家一趟,一定让你的父亲同意你上学。”
看到杨玉仙禽着泪水的样子,刘伟名的心中很是难过,自己的力量到底能够帮助得了多少人呢?
就在这个时候,刘伟名突然生起了一种不择目的向上爬的冲动。
刘伟名感觉到自己的手中必须要掌握更大的权力,才能够帮助到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抽着香烟,看着这忙碌着的村民们,看到的是大家那贫困的样子。
春竹乡必须要有一个大的发展才行啊
背了一个大包,刘伟名随同杨根财行走在这山里的小道上。
虽然戴着一顶草帽,那火辣的气候也还是让刘伟名全身冒汗,想到杨玉仙好们这些学生每一个周末都会独自走在这样的道路上,刘伟名的心中还是有着太多的感慨。
“刘同志,这种山路还走得惯吧?”与刘伟名一路上也算是熟了,杨根财多少也算是自然了许多,主动问了起来。
“你们多长时间出山一次?”刘伟名问道。
“乡里赶集时还是常去。”
爬了两座山了,感受到这一路上的人烟稀少情况,刘伟名感到这里最大的问题还在于交通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并不是他现在能够去操心。
“山里面有些什么样的特产?”刘伟名心想交通无法解决,就只能从生活上去帮助一下这山里的人。
摇了摇头,杨根财道:“山货到是不少,运不出去,运出去也卖不上价。”
好在刘伟名练过五禽戏,行走在这山路上并不算困难,出了一身汗之后,刘伟名与杨根财终于来到了一座大山上叫阴凉箐的小山村。
这是一处用竹子建造的山村,住户也仅只有稀稀拉拉的几户,每一户相距又都有着一段距离。
杨玉仙家是住在一座石山半山腰,走了好一阵才来到了杨玉仙的家里。
“老大,乡里的刘同志来看你家了。”到了远处,杨根财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
喊完之后,没有听到里面有动静,杨根财笑向刘伟名道:“可能到地里去了,先进去坐一下吧。”
一路上刘伟名也了解过了杨玉仙家里的情况,她的父亲叫杨根民,母亲叫李永花,有一个弟弟叫杨大山,家里面全靠着杨根民种地为生,很苦。
推开房门时,刘伟名就看到黑暗的房间里面,那不能说是床的地铺上睡着一个女人,眼睛到是睁开着,就这样看着进来的人。
“大嫂,这是乡里的刘同志,为了玉仙的事情来看你们了。”
刘伟名这时的眼睛终于也能够适应这黑暗的环境,看到了躺在不知是什么动物的毛皮上面,身上盖着的是一床很破旧的被子。
“坐。”声音很小,说了这样一句,女人咳嗽起来。
家里在面基本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看到这家里的情况,刘伟名可以想像杨家的贫困。
“老三,谁来了?”门外这里传来了一声大嗓门的声音。
询问中,一个壮实的大汉从外面走了进来。
“老大,这是乡里的干部刘同志,为了你们家玉仙的事情,他专门跟着我来你家,你们谈事,我先回去了。”
说完了这话,如同完成了任务似的,杨根财匆匆离去。
很是敬畏地看着刘伟名,听说是乡里的干部,杨根民显得很是小心。
“刘同志请坐。”
搬了一个竹凳请刘伟名坐下。
打开那背来的背,刘伟名拿出了一些来之前购置的糖果和面包之类的东西放在一个竹桌上,刘伟名微笑道:“来得匆忙,也没带什么东西。”
眼睛紧紧盯着那桌上的东西,杨根民的眼睛里面充满了一种疑惑和警惕。
乡里的干部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一个乡里的干部跑了那么远送来礼物给自己,这事在杨根民看来就是一件大事了。
杨根民看了一下桌上的那些糖果,这些东西可是值几十块啊,一想到值那么多的钱,他的脖子里都发出了一种吞咽口水的声音。
“刘同志,怎么能收你的东西呢?”
刘伟名把东西放好之后看了看这两口子才说道:“我这次是专为玉仙的事情而来,听玉仙说你们不打算让好上学了,你们应该知道,玉仙是一个好孩子,她的学习成绩也一直非常好,以她的成绩,读高中,上大学都没有问题,可不能让孩子就这样中止了学业。”
听到刘伟名说了这样的话,杨根民的脸上现出了苦色,再看看那躺着的女人,同样也是满脸的无奈。
过了一阵,杨根民才说道:“刘同志,你费心了,玉仙也大了,是到了为家里减轻负担的时候,为了她上学的事情,家里已借了太多的粮食,现在小弟也要上初中了,家里根本无法负担两个孩子的上学问题,我跟孩子她妈商议了一下,女孩子总得嫁人吧,找一户好的人家,家里也减轻一些负担。”
说完这话,只见他掏出旱烟袋,蹲在那里点燃之后猛吸着。
感受到了杨根民心里面的压力和无助,本来想好的话已经无法说出,刘伟名知道这都是穷字闹的,谁家的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一个好的环境,杨家看来是走到了绝境了。
刘伟名也算是了解到了杨家的情况,知道靠杨家自己的能力真的无法再支持两个孩子的读书,沉思了一下道:“这样吧,我跟你们商量一下,你们看看这事行不?玉仙是一个好孩子,学习成绩了非常好,决不能够让她就这样断了学业,从现在开始,玉仙就由我来资助上学,只要她努力,高中也好,大学也好,全都由我来资助好了。”
没想到刘伟名说出了这话,两口子互相望望,眼睛都是一亮。
那躺着的女人这里在的眼睛就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一阵,看过之后,眼睛里面突然充满了一种猜疑。
一个乡里的干部老远跑来送上了值钱的东西,又表示出要资助自己的女儿读书,这里面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目的呢?
李永花看到的是帅气的刘伟名形象,人帅气,又年轻
看到了刘伟名的情况,李永花的心中就产生了怀疑,心中暗想,难道是这小伙子看上了自己的女儿?
最近山里面也有一户人家的女儿据说跑到了城里被一个老板包y了,带回来了好多钱,她们家的房子都要重新建盖,全家人在这村里很是惹眼的。
杨根民虽然长得五大三粗的,同样也不是笨人,看到了妻子递过来的眼光,顿时就明白了自己老婆的意思,目光就看向了刘伟名。
看看刘伟名,又看了看桌子上那摆放着的礼品,心中早已寻思开了。
这次叫三弟带话去给自己的女儿时,他就在盘算着把自己的女儿嫁到谁家去的问题,到了现在也没有想好这事,村里的这些家庭根本就没有特别出众的人家,那个被城里大老板包y女儿的家庭到是不错,不过呢,据就最近他们家的门槛都踩破了,上门说亲的人不少,刚给他家的儿子订了亲事,嫁入他家是不行了。
旱烟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着,杨根民也在盘算着这事。
“刘同志,你难得来一次这里,先到各处看看,我与孩子她妈商量一下。”杨根民感到这事是一件大事。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我正想四处看看,你们商量你们的,我看看这里的情况。”
并不知道这一家人产生了误会,刘伟名这次到来,就是想真实在感受一下贫困村子的情况,正想到处走走。
出了杨家的门,刘伟名就在这四处走着。
刚走了一段路,就见到那杨根财带着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
“你是乡里的刘同志。”那中年人笑眯眯就走了过来。
刘伟名有点印象,这中年人仿佛中到过乡里开过会,是这个村的村长,忙握住这村长的手道:“是杨村长吧?”
笑了一下,这个叫杨品志的村长握住刘伟名的手道:“刘同志来了,到家里去坐,我请你喝酒。”
杨根财笑了一下,对两人道:“我去大哥那里看看。”说话间就已大步离去。
刘伟名向着杨品志说了自己想四处看看的想法。
杨品志呵呵笑道:“乡里的干部难得到我们村里来,我陪你四处看看。”
这个村子并不大,但是,刘伟名却有了一些发现,一路行来,他就看到这村子里面盛产竹子,每一家人都会编制一些竹器,如果在这方面开发一下,也许还真是一个创收的好项目,另外,这村子里面有着一种乌骨鸡就非常不错,城里人最喜欢吃乌骨鸡,这同样也是一个值得开发的项目,除外,家家都会采集药材,从杨品志那里了解到,山里的药材很丰富。
一路走着,刘伟名对于发展这村子的想法也有了一种明确的方向。
四处看完时,刘伟名答应等一会到村长家吃饭,就再次来到了杨根民家里。
这次来到了杨根民家时,刘伟名发现杨根民家的两口子对自己已经更加热情了许多。
杨根财到是不见了。
“刘同志,我与孩子他娘商议了一下,孩子就交给你了。”杨根民微笑着说道。
这时那躺着的杨玉仙母亲也有了一些气色,喘着气道:“刘同志,我们家玉仙能吃苦,也很会持家,我们知道,这样的情况在城里已经很普遍了,我们也不图什么,只要孩子有一个前途,你对她好一些就行了。”
刘伟名听到这话,疑惑地看着杨家的这夫妇两人,感觉到这话怎么听得怪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