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同志,你醒了?”杨根民披着衣服走了出来。.
忍受着身上发痒的情况,刘伟名微笑道:“打扰你们了。”
“一家人,别见外。”杨根民嘿嘿笑着说道。
这话再次说得刘伟名一阵无语,说道:“我只是想帮助玉仙那孩子一下。”
“嗯,玉仙过了年就十六岁了,她知道你的恩情的。”
刘伟名看到杨根民那个样子,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一家人现在是把自己完全看成了包y他们女儿的人了
看到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刘伟名随便吃了一块自己带来的面包,其它的全都留给了杨根民家,就向着回程的山道走去。
走到了半路,刘伟名看到坐在路边等着的杨军。
看到刘伟名到来,杨军从地上站起身来,对刘伟名道:“刘同志,这里到乡里有四个小时的山路,你第一次来,我担心你迷路,正好我也要到乡里去一趟,我送你。”
看了一眼杨军,刘伟名暗自点头,别看这杨军的话并不多,却是一个实诚人,更是一个会想事的人,他应该就是专门等在这里送自己回去的。
发了一支烟给杨军,刘伟名与杨军一道走着。
“军子,听说你当过特种兵?”刘伟名有事没事地与杨军聊着。
“嗯。”杨军的目光紧盯住前方,只是嗯了一声就没有再说什么。
刘伟名也没有好再说什么,看到杨军的样子,刘伟名突然有一种想法,假如让这样的一个人去给自己当驾驶员,可能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随之又是一笑,自己现在还是一个试用期的公务员,有什么资格谈到用驾驶员
不知不觉中,两人走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就在两人正走着时,突然间,只见杨军从身上摸出一把小刀朝着左边草丛就扔了出去。
那速度太快了,随着小刀的扔出,杨军的身影闪动中已经进入到了草丛。
随后就见杨军拎着一只山鸡走了出来。
好身手啊
以刘伟名练了五禽戏的身手也感到这杨军比自己厉害得太多。
“刘同志,我们找个地方把这山鸡烤了吃,你看怎么样?”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随你。”
正好前方就有一条小河,两人就找到了一处平地,杨军很快找来了一些枯枝,又非常快的在那小河边把山鸡处理了。
刘伟名根本就无法帮上忙,很快,那只山鸡已经被他架在了火上。
看到杨军那熟练的动作,刘伟名对这杨军的欣赏之情更深了许多。
这是一个人才啊
杨军的身上配得有不少的东西,在那山鸡上撒了一些盐之后,那山鸡上很快透出了一些香味。
杨伟名感到自己的身上真是太痒,看到这条小河,干脆就去河里洗了一个澡,更是把所有的衣服都用水洗了一遍。
穿着一条短裤,把那些衣服放在树枝上晒着。
太阳很辣,衣服很快就已是快干了。
刘伟名无事可干的情况下,看到旁边有一个小山包,走过去掏出那物就撒起尿来。
撒完尿,目光就看向了那隐于野草中的地方。
快步冲了过去,认真一看时,刘伟名的心里面就狂跳不已。
“盛世牡丹。”
“真的是盛世牡丹啊。”
看着那几株兰草生长在那野草丛中的情况,特别是看到刚刚开花着的情况,刘伟名的心跳就进一步加速。
作为在省城读书的人,同宿舍就有一个同学家里是种草花的,据说他们家的兰花很不错,那同学时常也会把一些这方面的书拿来给大家看,一来二去的,刘伟名对于兰花也并不是陌生,眼前的这种叫做“盛世牡丹。”的兰花就正好被刘伟名记下。
刘伟名记得临参加工作时,还与那个同学聊起过兰花,正好就聊到了这种兰花的情况,据说这种兰花标价已是六万多一盆。
刘伟名并不知道这种兰花到底是以盆算还是以株算,反正值六万多的价。
假如能够把这些兰花拿去卖给那同学家,也许几万块就能够到手。
这对于正在缺钱的刘伟名就是一个巨大的商机了。
“刘同志,什么事?”杨军看到刘伟名快速冲过去,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一时间也冲了过来问着。
“这是兰花。”刘伟名指着那大概有着五六株的兰花说道。
看了一眼那株兰花,杨军微笑道:“这种东西山里面很多。”
刘伟名听到这话,眼睛就一阵发亮。
抬头向着这四周的大山看了一阵,叹道:“山中有宝啊。”
杨军道:“这东西听说省城有不少人玩,县城到是不多。”
“你帮我把这东西挖出来,别伤到根了。”刘伟名看到杨军带得有刀具,就对他说道。
杨军点了点头,过去很是小心,却又非常快的挖着。
杨军在这方面也是一个能手,先是从旁边挖过去,然后就把那兰花的根带着土一起挖了出来。
想到自己的包里也有着塑料袋,刘伟名很是小心地把这五株兰花的根带着土包好。
担心装入包内会把花弄坏,刘伟名只能拿在了手上。
两人坐在那里很快吃完了山鸡。
衣服这时也干了,刘伟名重新穿上了衣服之后才感到身上的不舒服情况好了许多。
刘伟名看了一眼那些草花,微笑着对杨军道:“阴凉箐很贫困,我们要多帮大家想些办法才行,在这样的关键时候,党员的先锋作用是巨大的,现在虽然有不少地方的党员不像样子,但是,我们既然是党员,就得让村民们感到我们与一般人不同。”
这话如果放到其实的地方讲出来,肯定大家还会鄙视一下刘伟名,可是,自从昨晚上刘伟名当着大家讲了那么多的话之后,阴凉箐的村民们对他的话就非常的信任,今天一早,已经有不少人到了杨品志家去商议着如何发展的事情。
杨军的心中对于刘伟名也有着一种不知从什么地方到来的信任感,听到刘伟名这样说话,叹了一口气道:“关键的是钱的问题。”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看到没有,这些兰花如果是真的,也许就能够换来阴凉箐的发展,我打算去找人看看,能不能卖几个钱来。”
“刘哥,我不太懂这些,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杨军多少也听说过兰花能卖大价钱的事情,听到刘伟名愿意把卖来的钱用于发展阴凉箐上,很自然就把称呼进行了改变。
看了一眼杨军,刘伟名感到这杨军最少也比自己大那么几岁,没想到他竟然已称呼自己“刘哥。”,这是一种很大的信任了
看了看杨军,看到的是杨军眼睛里面的一种信任之情,刘伟名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去纠正对方的说法。
“刘哥,我会搞一个地方,尽可能的把这些兰草集中进行种植,你需要时就送来给你。”杨军说道。
心中感动了,刘伟名知道这杨军已经明白了自己需要兰花去赚钱的想法,主动承担起了挖兰草的事情。
伸手拍了拍杨军的肩膀,刘伟名道:“相信我们的路会走得更远。”刘伟名也不好给对方什么样的承诺,只是表达了一种自己的想法而已。
走了一段路,杨军看到路边有一些山竹,快速用刀坎下,然后很快又编成了一个提蓝的样子,让刘伟名把那捧着的兰花放在了里面。
看着那兰花的花朵情况,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如果运气好的话,搞不好真能弄来几万元钱,到时帮助杨玉仙的事情和帮助阴凉箐发展的事情就有了着落。
拎着这个提蓝,刘伟名顿时轻松了许多,笑道:“军子会的东西不少麻。”
杨军笑了笑没有多言,继续向前走着。
一路行去很快,乡政府已经在望了。
“伟名,怎么才回来?”
回学校宿舍把那兰花重新种好,又请杨军吃了饭并送走了杨军,刘伟名才向着乡政府方向走去。刚走进乡政府,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方怡梅就小声对着刘伟名说了一句。
“有什么新鲜事?”刘伟名开玩笑道。
目光很是复杂地看了一阵刘伟名,方怡梅道:“高书记很重视你啊。”
听完方怡梅的解说,刘伟名才明白乡里还真是发生了事情,县委刚刚做出了一个决定,要对自己的救人行为进行表彰。
听到这事,刘伟名多少还是有些不太明白,疑惑地看向了方怡梅。
“听说县里因为乡里班子翻车的事情受到了市里的批评了。”
看到方怡梅神神秘秘的样子,刘伟名更加疑惑道:“他们翻车与我的救人仿佛并没有联系吧?”
县里的事情对于现在的刘伟名来说还是远了一些,他也没有把自己与县里联系起来,虽然巧合之下救了学生,但是,刘伟名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能够顺利转正,只有顺利转正,自己才有向上冲击的可能。
方怡梅就是一笑道:“太有关系了,你可能不知道,就在乡里翻车的事情发生时,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在市里不知怎么的就被一个女人的老公堵在了一家宾馆里面,那事闹得很大,连市委书记都惊动了,听说为了这事,高书记在市里搞得灰头土脸的。”
刘伟名就更加不解了,站在那里有些发愣,这事全都与自己不沾边,怎么听方怡梅的意思,与自己有着联系
瞪了刘伟名一眼,方怡梅娇嗔道:“怎么还没有明白?”
现在这方怡梅的样子就很有一种撒娇的味道,刘伟名还是第一次发现这方怡梅撒娇起来很是动人,看着方怡梅就有些发愣。
哼了一声,方怡梅对刘伟名的这种表情很是满意,心中对于能够吸引到刘伟名也有了一些自得,自从刘伟名升势的出现之后方怡梅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每天都在想着刘伟名的事情,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很是帅气的刘伟名,心中就有些慌乱,稳了稳心神道:“告诉你吧,这次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县里很是被动,必须要用其它的事情转移视线,也要扭转县里的干部形象,你那救人的事情正好就符合县里的需要。”
刘伟名听到这里,这才明白了过来,笑道:“没想到有那么多的弯弯绕。”
表彰会肯定是县里的一个大型活动,自己只是碰巧了而已
聊了几句,刘伟名这才向着办公室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面牛常胜和姜国平都坐在那里。
看到刘伟名进门,牛常胜对着刘伟名招了一下手道:“小刘回来了?我刚刚打了一个电话给杨品志,他说你已经离开。”
“嗯,路上信号不行,手机也打不通。”刘伟名说道。
“是这样的,县委刚开过了一个会议,在国庆前要举办一个大型的表彰会,各乡镇都有一些名额,会上也决定了就你救人的事迹和春竹乡老师们救助学生的事迹要大力宣传,并且要求全县学习你们的事迹,县委宣传部要派人来弄材料,你们一定要配合做好这项工作。”牛常胜在说这话时就想到了这事是高书记亲自点名的时候,目光就看向了刘伟名。
“弄材料?”
刘伟名有些愕然,这事怎么弄材料啊,难道说是大家因为想看黄碟,结果睡晚了才发现了那事?想到这事刘伟名都感到有趣。
挠了一下头,刘伟名道:“主任,这事乍弄材料啊?”
牛常胜表情复杂地看了看刘伟名,这才说道:“县委宣传部的同志就是吃这碗饭的,他们有经验,你们到是配合好就行了。”看了一眼窗外,牛常胜道:“宣传部的同志已经出发了,应该很快就要到了。”
刘伟名这才答应了一声回到了座位上坐下。
牛常胜一直都在观察着刘伟名的情况,看到刘伟名沉稳地过去坐了下来,心中感叹一声,拿着报纸却是无法看进去。
想到官场上的人们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琢磨上意时,刘伟名只能叹息一声。
今天的姜国平表现得很是平静,整个上班的时间中都是表情复杂地看着刘伟名,以前那种活跃的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变。
刘伟名虽然也在看着一张报纸,每一个人的表情变化同样被他看出,办公室里的情况他也有了一些明白,肯定是对于县委表彰自己的事情有所刺激吧。
刘伟名现在并没有过多的去想大家的想法,从阴凉箐回来,刘伟名的头脑中久久回放着村民们的那种贫困,想到天气渐冷了,许多的家庭却要合一家的人盖一床破烂的被子,更多的人没有冬衣时,他的心中想的唯有如何改变阴凉箐现状的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