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想到了这些事情,刘伟名就想到了自己春城的那个家里专营兰花的同学,就想打一个电话去问一下。
站起身来,刘伟名走出了办公室,走到了乡政府大院的一角,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着电话。
刘伟名并不知道的是他的一举一动都进入到了一些有心人的眼里。
牛常胜的坐位正好对着院子,从楼上就看到了院内一角刘伟名打电话的情况。
看到刘伟名跑那么远去打电话,牛常胜的眼睛就是一凝,心中就在想,这刘伟名难道真的有着更大的背景?
县委决定表彰先进的事情到了现在他仍然感到难解,县委想转移目标,扭转形象,全县有着那么多的好人好事都可以表彰,并没有必要把刘伟名这样的人放到重要的地位上吧,这事里面透着的是一种高书记对刘伟名的重视,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现在刘伟名到底在与什么样的人打这个电话呢?
回想着那次高震山到来的情况,牛常胜感觉高震山,包括那个庞辉与刘伟名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牛常胜在这里怀疑,方怡梅何尝不是在想着这事,她起来倒水时就看到了刘伟名打电话的事情,值此乡里关键的时候,每一个情况的发生都很容易被大家与乡里的调整联系到一起,她更是非常关注这事。
如果刘伟名的背后真的有后台,一切情况就能够解释得清楚了
方怡梅感到自己一直以来都忽视了刘伟名这个人,也话刘伟名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单纯,他的背后藏着的是一个大大的人物
乡人大主任方明贵无意间就看到了刘伟名的情况,端着茶杯坐在房间里面看着刘伟名打电话时,方明贵那平静的脸上现出了一种谁也说不清楚的表情。
刘伟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打电话的事情会引起那么多的人关注,他自己还以为自己是躲在这里打着电话,电话一通,刘伟名就笑道:“胖子,最近在干什么?”
胖子名叫江朝伟,就是刘伟名宿舍中一个相处得较好的同学,家里据说种植兰花很是赚了一些钱,还开有公司,算是富二代。
接到了刘伟名的电话,江朝伟哈哈大笑道:“你小子据说跑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当乡干部去了,怎么样,回省城来,我安排几个小姐帮你按摩一下?”
刘伟名笑骂一句,找到了同学的那份情意。
聊了几句之后,刘伟名说道:“胖子,是这样的,你上次讲过一种叫‘盛世牡丹’的兰花,不知现在是个什么价钱?”
听到谈起兰花,江朝伟顿时激动道:“你怎么回到这花了,我告诉你啊,现在的这种花火了,大家都在谈论着呢,你不知道吧,刚刚召开的一个花博会上,一盆这样的兰花卖出了一百五十万的大价钱,那买来的人转手之下就以二百万卖了出去,火了。”
刘伟名听到这话,心跳都在加快,有些不确定道:“你不是说才六万多吗?”
“那是以前的价钱了,你不知道,这种开的花如同牡丹的兰花太稀有了,几次评奖中都拿到了大奖,不断妙作下来,一下子就把价炒了上去,现在有人出价都找不到买处。”
刘伟名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心中就有些不安,自己那盆兰花就放在人们随意进去了宿舍,看来自己对那兰花的重视不够了。
刘伟名在这里不安,江朝伟却品出了一些味道,大声道:“伟名,你不会有那种兰花吧?”说这话时他也有着不确定。
“胖子,我到乡下去的时候,的确挖了五株正在开着这种花的兰草。”
“什么?”江朝伟失声道。
过了一阵,江朝伟大声道:“你说地点,我立即赶过来,我告诉你,这花我包了,决不会让你吃亏,不得让给别人。”说完这话,江朝伟问了刘伟名所讲的地点,电话就挂了。
刘伟名的脸上顿时现出了笑容,心中暗想这小子比自己还急啊
回到办公室时,刘伟名的脸上仍然挂着笑意,一想到江朝伟急急赶过来的事情就好笑,这江朝品也是一个做事干脆的人物
看到刘伟名那高兴的表情,大家的表情更加复杂。
“小刘,到家里去喝两杯?”看到刘伟名要离开,牛常胜突然说了一句。
看看已经走远了的方怡梅和姜国平,刘伟名微笑道:“早就听说嫂子的菜炒得很好吃。”
牛常胜笑道:“你来到乡里工作,还没有到我家去喝过酒的。”
刘伟名笑道:“行,我先回去换件衣服,换完衣服就过去。”
忙了一阵就来上班,身上的汗水搞得刘伟名浑身不舒服。
牛常胜微微一笑,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牛常胜走了出去,刘伟名就在想着牛常胜突然叫自己去他家吃饭的用意,仿佛自从高书记来过乡里之后,这乡里的事情都透着一种怪异,牛常胜很少叫人到他家吃饭的。
刘伟名第一时间就冲到了自己的那宿舍,看到刚栽到盆里的那盆兰花并没有什么变化时,刘伟名的心中这才放松了下来,这可是宝贝了,千万不能出什么问题
“刘老师……。”
一个怯怯的声音从刘伟名的身后传来。
听到声音,刘伟名转身时,这才发现杨玉仙已经站在了宿舍的门口。
招了招手,刘伟名微笑道:“玉仙来了,快进来。”
杨玉仙完全就是那种没有打扮也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一身很是朴素的装束中透着一种让人怜爱的样子。
咬了咬嘴唇,杨玉仙小心走了进来,那种想问又怕问的样子搞得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意。
“放心吧,这次我与你的父亲已经谈好了,以后你就放心读书,只要你愿意,不仅是初中,就是高中和大学都可以读。”
并没有被这话所吸引,杨玉仙的脸上透着一种难过的表情道:“我们家很穷,我知道爸的想法,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供不起我上学的,今天我就是想来向刘老师告辞的,我还是想回去嫁人了。”
看着杨玉仙那种仿佛已经下了决心的样子,刘伟名在心中感叹,穷人家的孩子就是会想事,城里的孩子又有多少能够像她这样想事的
脸上尽可能的露出一种严肃的表情,刘伟名道:“你一个学生,就应该把心用在学习上,尽东想西想的,你们家的情况我看到了,我也与你的父母谈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把心用在学习上就行了,刘老师来负责供你上学,直到你读完大学。”
满脸都是一种吃惊,杨玉仙的脸上这时才现出了一种激动,小声问道:“真的?”
脸一沉,刘伟名道:“刘老师骗过你们吗?”
猛的就上前一步扑到了刘伟名的怀里,杨玉仙失声哭了起来。
全身都在颤动,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似的。
她这两天来想了太多的事情,有着太多的委屈,现在听到了刘老师会帮助自己时,感到刘伟名就是她的一把大伞。
感受到怀里的这女孩子情况,刘伟名感动全身不得劲,平时没有感受出来,现在这猛的扑到了刘伟名的怀里之后,刘伟名和杨玉仙都是单衣,这让刘伟名一下子就感受到了杨玉仙的那种丰满。
才十五岁多些就那么丰满了
想尽力去除脑子里面那些不好的想法时,杨玉仙父母的那些做法又突然出现在了刘伟名的脑海里面。
以一种无比的毅力,刘伟名把杨玉仙推开了一些,在她的背上轻轻拍了拍道:“别哭,别哭,让人看到了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呢。”
听到刘伟名的话,杨玉仙虽然仍然在抽泣,即也没有再发出任何的声音。
接过刘伟名递过去的毛巾擦着泪水,可是,那泪水仍然在往下流着。
花了一些时间,刘伟名安抚了一阵杨玉仙之后,看着满心欢喜的杨玉仙离开了自己的宿舍,叹了一口气,心中就在想,自己的能力毕竟太弱了,全乡那么多的贫困家庭,自己到底能够帮助多少人呢?
把门锁好,出门时还看了一眼那门窗的情况,刘伟名第一次对于自己居住的这间宿舍在意起来。
走了几步以后,刘伟名就是一笑,虽然城里面有不少人在倒腾着兰花,这春竹乡到是还没有听说有谁在意这事。
想到这里,刘伟名这才放松了心情。
牛常胜本身就是春竹乡的人,以前是乡宣传委员,去年才转任党政办主任,无论是宣传委员还是党政办主任都属于党委委员,其实地位也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这次乡里发生了那么一些事情,他终于看到了一种机会,这段时间都尽可能的到县里去找关系,可是,得到的消息并不如意,心情却是不太好。
看到刘伟名拎了一瓶酒进来,牛常胜道:“怎么搞的麻,就来吃过饭还带什么东西。”
“呵呵,主任,第一次上门,不好意思空手啊。”刘伟名很是随意似的说道。
牛常胜这才哈哈一笑道:“快坐下说话,你嫂子正在弄菜,我们帮不上忙,聊一下。”
刘伟名把酒放在了桌子边,过去坐了下来。
牛常胜的家里显得到是很宽,这是一幢自家盖的小楼,据说是牛常胜自家分到的土地起的房子。
电视中正在播放着一个娱乐节目,牛常胜把电视的声音关小了一些,发了一支烟给刘伟名。
刘伟名看到桌上有打火机,忙打着了先帮牛常胜点燃,这才把自己的烟点燃。
“小刘啊,到乡里来工作还习惯吧?”吸了一口香烟,牛常胜微笑着问道。
“嗯,还行。”刘伟名答道。
“你们家是县里的?”这是明知故问了。
刘伟名并没有因为对方是明知故问说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微笑道:“是的,我妈退休了,一月有一千多元的工资,我爸现在是企业内退,只有几百元的工资,大姐也是下岗,姐夫在外打工,小弟还在高中读书。”
点了点头,牛常胜道:“当长辈的都不容易啊,如果一个家庭里面有几个条件好的,到是可以帮衬一下。”
这话说出来之后,刘伟名的心中一凛,他算是明白了牛常胜的想法了,今天叫自己来吃饭,估计还有一种试探一下自己背景的意思。
“主任说得对,不过呢,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主要还得靠自己才行。”
说话间,牛常胜的老婆已经端着菜出来了。
牛常胜的老婆长得到是漂亮,人也显得随和,招呼着大家摆着桌子。
摆好桌子之后,牛常胜拿出了一个玻璃大瓶道:“这是我专门泡的药酒,对身体很有好处,我们好好的喝几杯。”
大家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家世,刘伟名这才知道牛常胜的夫人家是县城里面的人,孩子都在县城里面上学,他的夫人也是一个企业下岗的工人。
看得出来,能够嫁给一个乡党政办的主任,牛常胜的老婆到是显得很满意。
别人的家事刘伟名也不太好多问。
喝了几杯酒之后,刘伟名就谈到了阴凉箐的贫困情况。
牛常胜对此只是叹了一口气息道:“小刘啊,春竹乡的情况就是摆在这里的,贫困的情况在全县都是有名的,这里交通不便,资源不多,想发展也是非常困难的,几届乡班子都在想办法,结果都没能改变现状。”
刘伟名看到牛常胜不太想谈这些事情,仍然说道:“主任,这次我到了阴凉箐之后有了太多的感触,再不改变这样的现状,我担心要出问题啊。”
牛常胜举杯道:“喝酒,喝酒,这次高书记到了春竹乡也来检查了工作了,对乡里的工作是重视的,相信新班子配备之后,全乡的面貌就会有一个大的改变。”
刘伟名只能点了点头把酒喝了下去。
“小刘以前认识高书记?”牛常胜问道。
刘伟名笑道:“我只认识牛主任你。”
牛常胜笑着指向刘伟名道:“你小子。”
说这话时,牛常胜眯着眼睛看着刘伟名,心里对于刘伟名也有了一些警惕,他第一次发现这个刘伟名并不简单,说起话来似是而非的,让人真的难以猜测。
酒桌上的气氛到是不错,牛常胜的老婆不断询问着刘伟名有没有对象的问题,大有要帮刘伟名介绍对象的意思。
刘伟名只好用自己刚参加工作推辞了。
牛常胜显得心事不断,喝起酒来也是大口大口的喝。
办公室里面的几个人的情况牛常胜到是清楚得很,最没有背景的本来是刘伟名,现在反而最神秘的变成了这小子,试探了一阵也没能从他的嘴里套出点有用的东西。
想到姜国平有一个财政局副局长的亲戚时,牛常胜第一次对于自己的位子有了一种担心,财政局也是一个关键的部门,要是那副局长把目光盯向了自己的位子,搞不好真会出些什么事情。
再想到方怡梅时,他也多少听说过方怡梅在县城里与一个副县长有着特殊的关系,这事搞得不好,同样也会影响到自己的位子。
越想就越烦心了,三个手下,三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自己这个位子越来越不稳啊
不行了,看来得花大价钱才行
牛常胜发现刘伟名等人对自己的威胁越来越大,那种复杂的心情中,很快就喝得靠在沙发上。
“喝。”
手在空中比划了一阵,牛常胜的呼噜声已经传了出来。
刘伟名本来还在喝着,没想到牛常胜一下子就倒下了,吃了一惊之下才发现牛常胜是喝醉了。
帮着牛常胜的老婆把牛常胜扶着睡在床上,想到跑到人家的家里把主人喝倒了,刘伟名多少也有些不太好意思,只能快速撤退。
刘伟名也感受到了牛常胜心情的不好,却没有想到牛常胜是发现自己对他的威胁也同样很大之后才喝得醉倒的。
看到停在中学门口的车子,刘伟名就笑了起来,这江朝伟估计是连夜从省城赶过来的,这“盛世牡丹。”看来已经打动了他的心了
接到电话刘伟名就赶了过来。
老远就看到江朝伟陪着一个五十来岁的胖子站在车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