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朝址访问”刘伟名喊了一声。
转脸看到是刘伟名,江朝伟就苦着脸道:“你小子怎么来了这样一个鸟地方,这路真是难走得很啊。”
刘伟名的目光就看向了那五十来岁的人。
看到刘伟名看过去的目光,那五十来岁的人微笑道:“朝品是我儿子,我叫江顺章。”
“伯父好。”刘伟名没想到江明品的父亲都赶过来了,急忙打着招呼。
“别说了,快带我们去看看那花。”江朝伟急忙说道。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花跑不了,到是你们老远的来,我得请你们吃饭吧。”
“废说,我爸只要听说了有好花,饭是可以不吃的。”
刘伟名看到两父子大有不见到花就不吃饭的架势,只好带着他们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一打开门,那江顺章就看到了摆放在书桌上的那盆兰花,别看他长得胖,冲过去的速度绝对不慢。
看了一阵,更是拿出了放大镜在认真的观看。
过了好一会儿,江顺章才叹了一口气道:“不错,不错,是真的‘盛世牡丹’。”
听到父亲这样说话,江朝伟大声对刘伟名道:“没说的,这盆花归我了。”
刘伟名微笑着看向了江顺章。
江顺章也微笑着看向了刘伟名。
毕竟是生意场上的人,江顺章说道:“小刘,我看得出来,你并不会养这花,照你这样种的话,要不了几天这盆花就废了,如果你愿意转让的话,我会给你一个公道的价钱。”
说完这话,江顺章就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微笑道:“我相信伯父。”
听到这话,江顺章的眼睛就是一凝,心中暗想,仅凭这样的一句话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儿子的同学很有一套啊
本来还想占点便宜的江顺章微笑道:“走,我们先去吃饭,吃了饭再来说花的事情。”
在儿子不解中,江顺章已是带着两个年轻人来到了一家小馆子里。
要了一个火锅,几个人倒上了酒开始吃了起来。
江朝伟这时才看向刘伟名道:“你现在怎么样了?”
刘伟名微笑道:“很不错。”
江顺章道:“你住的那所学校我发现房子仿佛倒了。”
刘伟名说把那天的事情向着两人讲了一遍。
江朝伟听得惊心道:“那么凶险啊,要不是有你的强硬要求,估计这次压死的学生就不在少数。”
“是的,这事县委高书记都亲自赶来了。”刘伟名说道。
江顺章这时却在认真看着刘伟名,心中早已进行了一些盘算,对于他这样的生意人来说,最缺乏的就是官员的朋友,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心中就有了决定。
江顺章对刘伟名道:“小刘,那盆花的价值我现在也不太好说,以刚刚花博会上的售价,应该不低于一百五十万,但是,这里面其实是有着一些道道在里面的,这花啊,说它不值钱的话,还真是一钱不值,但是,当有人需要这种花的时候,它就是一种无价之宝。”
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他知道任何东西都是这样的一个道理。
喝了一杯酒,江顺章说道:“我讲一个事吧,省里我开了一家兰花店,就开在省委旁边,生意却是非常兴隆,你认为是什么原因?”
这话问得刘伟名就是一愣,这种事情仿佛是商兴的秘密,江顺章按理是不应该讲给自己的
摇了摇头,刘伟名道:“我不太明白商业上的事情。”
看了一眼儿子,江顺章说道:“我的每一盆花标价都非常高,大多不下数万,可是,买的人仍然不少。”
这话听得刘伟名疑惑之极。
喝了一口酒,江顺章道:“我的门口贴了一个告示,高价回收本店出售的兰花。”
说完这话,江顺章就埋头吃起菜来。
刘伟名这时已是眼睛一亮,叹道:“伯父好算计啊
听到刘伟名这样一说,埋头吃菜的江顺章抬起头来,看向刘伟名的目光中透着一种赞许。
“小刘很有悟性。”
江朝伟这时看向刘伟名道:“你真的明白?”
点了点头,刘伟名道:“现在送什么都很显眼,送钱就更加会出问题,送一盆兰花就很不错了,既雅致,又不招人眼,这兰花啊,放在你们懂行的眼里,它就是钱,放在我这个不懂兰花的人眼里,就是野草,一文不值,伯父就是摸到了大家的心理,为大家提供了一个中间的环节。”
江顺章这时已是笑了起来道:“朝品,小刘的悟性很强,以后多与小刘交流一下。”
江朝伟道:“你继续说。”
刘伟名看了看江顺章道:“不是伯父说起这事,我还真没有想那么多,唉,真是无所不用了。”
江顺章微微点头道:“我们是生意人,生意人就得寻找每一个商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理解地点了点头,刘伟名也没有说江家的这种做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江家不做,其他的人也会去做,想想这事都让人心惊。
“唉,花数万元,既然上百万买一盆花送入某个领导的府内,那领导的家属又可以抱着那盆花重新卖回到店里来,这中间转了一下手,领导家里面就实实在在的把花变成了钱,就算是纪委去查,大家也都有一个推脱的借口,伯父是诚信经营,只认单据不认人。”
呵呵一笑,江顺章道:“不错,他们的事情我一概不问,只要有我店的单据,视花的情况,折扣一下价格进行回收。”
刘伟名点了点头,这事也难怪江家的生意那么好了,省委大院边上开的这家花店,那些省委领导的家属难道不逛逛,行情肯定是知道的,就算是别人送来的一盆十万元的花,被店里按九万元回收了,这其中他们仍然可以净得九万元,这种礼收得真是轻松得很啊
江朝伟知道:“伟名,你可能不知道,最近到我们店里来询问‘盛世牡丹’的人太多了,送这样的花就显得礼重了。”
刘伟名也明白了这父子两人听到自己这里有这样的花之后连夜赶了过来的原因。
“小刘,这样吧,你那五株兰花,我给你两百五十万,你看怎么样?”
刘伟名还真是被吓了一跳,急忙道:“要不了那么多,要不了那么多。”
江朝伟有些不好意思道:“伟名,说实话,在这事上是我们家占了你的便宜了。”
想到了中学的那些学生,刘伟名道:“你们也看到了中学的情况,许多孩子都还没有床和被盖等物,我想麻烦你们一件事情,你们能不能帮我给这些孩子们购置一批这样的用品,钱就算在给我的钱里面好了。”
江顺章看向刘伟名的目光就透着一种赞叹,感叹道:“朝品说得很对,二百五十万购你的五株兰花是我们占了便宜的,不过,这便宜我们决不会白占你的,最近几年我也认识了不少的官员,你们市里的官员认识得也不少,到时我会还你这份人情至于孩子们的被盖等物的事情,我回去之后就会发起一场捐助活动,到时一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刘伟名站起身来举杯敬向江顺章道:“伯父,多的话我也就不说了,这杯酒我敬你。”
看着江家父子拿了花开车离去,刘伟名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事前还在为缺钱的事情操心着,没想到自己一下子就成了二百五了
想到这数字,刘伟名就在摇头。
这时的车子里面,江朝伟一边开着车子,一边向着自己的父亲询问起来:“爸,你今天是怎么了,从来都是算得很精的,以我与伟名的关系,把花抱走他都不会有二话可说,你花了二百多万啊。”
微微一笑,江顺章道:“我们所做的生意何尝不是在走钢丝,你啊,也应该多个心眼了,我看你这个同学很不简单的,过上几年之后,相信他的情况会有一个大的变化,现在是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多帮他一些,以他那种性情,回报给你的绝对少不了,说起来百来万的确多了一些,但是,目光要放长远些啊。”
“嗯,伟名这个人值得相处,在学校与我就处得很好。”
“关系是要不断的交流才能融洽,那捐助的事情我们回去后就要尽快办,一定要办成小刘的成绩。”
过了一阵,江顺章又说道:“你想过没有,小刘是从什么地方得到那种草花的?”
摇了摇头,江朝伟没有说话。
“既然春竹乡能够找得到这样的兰花,就绝对还能够得到其它的珍品,把关系搞好了,只要小刘有兰花都会送到我们那里的。”
江朝伟苦笑一声,自己这个老爸的算计真是长远得很
江顺章仿佛在自语道:“这世道啊,利益才是永恒的。”
开完县里的表彰会,刘伟名吃过饭后正想回家一趟,就接到了县委书记秘书专门打来的电话,叫他到绝招泡脚城去,说是县委书记在那里要见他。
打完电话,刘伟名拿着那手机就有些疑惑,县委书记在泡脚城见自己?
虽然有着疑惑,刘伟名还是不敢怠慢,快速向着绝招泡脚城赶去。
这几天县里对于刘伟名的事迹还是进行了表扬和宣传,今天更是受到了县委的表彰,得到了一个“优秀党员。”的称号。
虽是泡脚城,刘伟名来到的地方却是一处装修得非常雅静的房间中。
在秘书常明光的带领下,刘伟名进入到了这房间中。
高震山这时正座在那里闭目听着轻松的音乐,显得很是随意。
睁开眼睛,看到进来的刘伟名,高震山的脸上现出了笑容,并没有起身,而是指着对面的椅子道:“小刘来了,坐。”
刘伟名现在是满心疑惑,有些迟疑地半个屁股坐了下来。
双手搓着,刘伟名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高震山有意把刘伟名叫来这里,目的就有一个,想进一步观察刘伟名的情况,别看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这其中含有的内容就太多了。
刘伟名其实也就是表面上表现出了一种不安的神情,更是搓着手表现出了一种局促,可是,心中却在快速思考着高震山把自己弄来这里的真正意思。
按理说高震山完全可以找一个更好的地方,就算是办公室都比这里要好,他为何会把见自己的地方定在这样的一个泡脚城里?
这就很有含义了
“高,高书记,不知有什么工作要安排给我做?”刘伟名只能这样说道。
高震山微笑道:“小刘,别紧张,今天找这样的一个地方,目的就是想与你聊聊家常,非正式的谈话,也不是工作的安排,呵呵。”
刘伟名根本不相信一个县委书记没事找自己这样的一个人来聊家常,却又想不出来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县委书记重视的,难道是因为救了学校的孩子们?刘伟名很快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会是这样的情况。
这次县里对于自己的宣传也过了一些吧
正是由于想不明白,刘伟名只能小心应对。
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刘伟名的表情,看到刘伟名的这种表现,高震山又想到了那省政府人员与刘伟名交流的事情,已过了几天了,省市各方面都没有见到有关春竹乡中学的事情,也没有见到有关春竹乡的事情,通过这事可以看得出来,那去到春竹乡的省政府人员并没有做出什么不利县里的事情,这样看来,应该可以确定是私交的关系了。
既然是私交的关系,县里面做的事情那政府的人应该是在看着的
“小刘,我听说你就是草海县里的人,在省大读的书,省里有亲戚吗?”
看似很随意,也显示出了关心的意思。
刘伟名很快分析出了“省里有亲戚。”这关键的内容,心中一愣,笑了笑道:“是的,是本县的人,省里有一些同学。”
这话说得就含糊了,很自然避开了亲戚的内容。
目光在刘伟名的脸上看了看,高震山心想,估计对方不想谈这事吧,知道有些省里的大人物不希望下面的人猜测,也就没有继续在这件事情上多说。
刘伟名看到高震山一直表现出的亲切样子,已经想明白了高震山安排在这里见自己的一个意思,应该是希望让自己感受到他的一种示好,这样的地方也只有亲近的人才会带来啊
想到这里,刘伟名进一步表现出了一种恭敬的样子,坐得更直了一些。
“县里这次将对你们乡的班子进行调整,你对乡领导班子的调整有什么想法?”高震山突然问道。
刘伟名的心中一震,心想,难道要提拨自己了?
转念间就暗笑自己多心了,刚刚参加工作,转正都还没有,又怎么可能谈到提拨,乡里的领导班子难道是自己可以谈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