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高书记,你看,我刚参加工作,乡里的人都还没有认全。”刘伟名嘿嘿一笑道。
高震山的脸上现出了笑容道:“是啊,一切都得转正之后才能进行’
说到这里,高震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刘伟名,没有看到刘伟名有任何异样的表情,高震山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想,只要不急就好办了。
放下了茶杯,高震山又说道:“这次中学的事情暴露出了我县在教育上的重视不够,组织上想给你压一下担子,专职负责乡中学的建设,挂一个党政办副主任的职务,这样好办事一些。”
乡党政办副主任?
刘伟名微皱眉头,全县各乡镇中还没有哪一个乡镇有一个党政办的副主任,这难道是因人设岗?
看到刘伟名微皱眉头,高震山微笑道:“本来县里应该压更重的担子,你毕竟刚参加工作,压得太重的话,大家会认为县里不关心新同志啊,呵呵。”
刘伟名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现在刚参加工作就提拔,这事还真是难办,的确不能够那么做,能够因人设岗就已经显示出了县里在自己的问题上是有着全盘考虑的,急忙恭敬道:“感谢高书记,感谢县委的关心,我一定努力工作。”
“嗯,县里会拨出一笔专项资金用于学校的重建,这笔资金你来掌管使用,你也可以多方联系,争取把重建的工作做圆满了。”
在泡脚城里面并没有泡脚,谈完了这些事情,刘伟名在秘书常明光的相送下离开了泡脚城。
走在大街上,刘伟名越想越想不明白,找了一处相对静一些的地方,就在那路边的石坎上坐了下来。
掏了一支烟点上,刘伟名细细回味着今天的这事。
很怪啊
刘伟名无论怎么去想也想不明白高震山为何对自己那么好,县委书记找一个刚参加工作的人进行非正式的谈话,还是在那种泡脚城的地方。
示好的意思是明显的,也暗示了过一阵会进一步重用的意思。
凭什么一个县委书记要示好自己,难道就是因为救了学生,说给谁都不信啊。
党政办副主任
想到这个蛋痛的职务,刘伟名就摇头,亏他们想得出来。
“去不去玩玩?”
正想着事情,身边突然闪出一个小女孩,看上去穿得非常可人,那x部在灯光下也是非常的耀眼。
从上到下看了看这小女孩,刘伟名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大步走开。
“哼,是不是那玩意不行啊。”
看到刘伟名大步离开,那小女孩哼了一声,大声朝着刘伟名说了一句。
刘伟名现在满腹的心事,根本就不想与这女孩多说,已是大步走开。
虽然离开了,可是,头脑里面却不断晃动着那白嫩。
看到前方有一个公园,刘伟名快步走了进去。
这是县里面的一个公园,据说也算是一个政绩之一,是县里人们的休闲去处。
现在已经很是幽静,找了一个环境不错的地方,刘伟名调整了一下心气,就在这里练起了五禽戏。
一招一式打得非常的严谨,打了几遍之后,那种燥动的心才算是化解了许多。
长长出了一口气,刘伟名就想到了在省城教授自己的那个师傅,那老头不知还在不在省城,挺神秘的一个人
算了,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是进步了吧
刘伟名虽然知道这其中一定有着问题,却也一时想不明白,干脆就不想了。
很是幽静的公园里面,到处都有着一些谈情说爱的人,看着那一对对搂搂抱抱的人们,正走在小道上的刘伟名飞起一脚就踢飞了地上的一颗小石头。
无意识的一脚之后,就听到前方树林中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吓了一跳的刘伟名抬头看去时,只见一个看似光着屁股的年轻人从草地上跳了起来。
月光之下,那屁股白得耀眼之极。
不好,石子打到那人了
刘伟名闪身中已是躲到了树丛中。
这人的一声大叫在这静寂的公园中非常的刺耳,本来很静的公园一下子就热闹了,好几处树丛中传来响动,更有不少人匆忙逃离。
躲在树丛中的刘伟名愕然地看着这一切,自己的一颗小石子还真是搞乱了公园的秩序
那年轻人向着四处看了一阵,明显也是担心有人发现,又快速躲进了树丛。
过了好一阵,刘伟名才发现一个女人惊慌中从树丛中出来,看上去很是漂亮的一个女人,只见这女人四处看来,把头低头已是匆匆离去。
难道是偷q的人被自己撞破了?
看到那两人的情况,刘伟名很是怀疑这两个人正在办事。
也不知道那石子是打在了那人的什么地方?
刘伟名恶意在想,也许把那关键的地方打着了吧?
想想又摇头,应该没那么准吧。
刘伟名满是好奇地等了好一阵才从另一个方向悄悄离开。
有了这样的一件事情发生,刘伟名的心情顿时变得好了起来,一路上已是哼起了歌曲。
办公室里面只有方怡梅和刘伟名坐着,刘伟名正在想着下一步如果真的让自己负责学校的重建时候如何着手的问题。
县委书记都谈了话,刘伟名知道自己的这个党政办副主任是跑不掉了。
刘伟名只是有一点想不明白的是这教育的事情乡里面一般都是由党委宣传委员负责的,这次却是专门为自己设了一个位子,又专门划了一项工作给自己,这种因人设岗的情况也太特殊了吧
“伟名,在想什么呢?”方怡梅已经看了好长时间刘伟名了,忍不住问了一句。
抬头看看方怡梅时,刘伟名心中暗想,这个方怡梅今天没有去活动?
“呵呵,我能想什么,在想你啊。”按照平常的对付手段,刘伟名开了一句玩笑。
这样的玩笑开了好多次了,一般情况下方怡梅都会递上一个白眼,把话绕开。
刘伟名估计今天也会是这样。
可是,方怡梅的对话大出了刘伟名的意外。
“伟名,你真的在想我?”方怡梅抛了一个媚眼给刘伟名。
一惊之下,刘伟名才听出了方怡梅今天对自己的称呼仿佛从原来的“小刘。”变成了“伟名。”,对于方怡梅这样的女人,开一下玩笑是可以的,刘伟名却没有想过要与她更多的发生点什么,在刘伟名的心目中,这个方怡梅美到是美了,就是很复杂,心机也太深了一些。
“唉,我在想乡里的书记会是什么人来任。”刘伟名急忙把话转移到方怡梅应该最想了解的话题上。
果然,受到这话题的吸引,方怡梅急忙问道:“是不是有什么消息了?”
“我一个小人物,怎么可能有什么消息,到是你们这些老同志应该知道一些吧?”刘伟名笑着说道。
“伟名,我感觉你这次很有希望的。”方怡梅试探道。
“我一个刚参加工作的人,会有什么好处。”刘伟名笑道。
“说得也是。”方怡梅自已都感觉到这事没可能性。
刘伟名这时一直都在看着方怡梅,发现这方怡梅的身材是越发丰满似的。
过了一阵,方怡梅才小声问道:“你认为畅书记能不能?”用手向上指了一下,方怡梅问道。
“我哪里知道这些啊,到是你们这些有关系的人应该知道一些吧?”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刚才出去的姜国平走了进来,端起桌上的那杯冷茶大口喝下,喝完之后才说道:“完了,这次乡里面的班子有了新的变动。”
这话说得大家都是一震,方怡梅笑道:“我们办公室的消息灵通人士看来是得到了最新的消息了。”
刚说完这话,方怡梅的手机也响了起来,只见她看了一眼手机之后,站起身来就向着门外走去,仿佛这个电话的内容不希望大家知道似的。
看了一眼方怡梅的背景,姜国平叹道:“我们的小方同志真是越来越有味了。”
刘伟名早就知道这姜国平对方怡梅有想法,看到他的这个样子,心中暗笑,那方怡梅根本就不可能看得上姜国平。
刚刚坐下,那党政办的主任牛常胜也走了进来,刘伟名看得出来,牛常胜的脸色很不好看。
姜国平这时急忙上前一步,接过了牛常胜的茶杯,帮着他把茶杯忝加了热水。
喝了一口茶水,牛常胜的目光向着两人看了一眼,这才说道:“乡里发生了许多事情,最近大家一定要安心工作,不要影响到工作。”
这话天天都在讲,听得大家都烦了。
看了一眼刘伟名,牛常胜道:“小刘,这次县里对你也算是重视了,这次到县里的时候,见到了县委领导没有?”
刘伟名恭敬道:“在表彰大会上见到了。”
姜国平不阴不阳道:“小刘真是运气,学校的宿舍要倒都能未卜先知,真是牛人啊。”
几句话之后,方怡梅也走了进来。
这时的方怡梅脸色也有些复杂,看了一眼办公室的这些人,走过去坐了下来。
办公室里面一时间显得静了下来。
虽然埋头看着乡里面的一些文件,摆出一幅熟悉工作的架势,刘伟名已在心中分析着今天的情况,看上去仿佛大家都知道了一些什么吧?
坐了一会儿,牛常胜站起身来向着外面走去。
朝着窗外看了一下,看到牛常胜已经离开了乡政府,姜国平微微一笑道:“老牛同志这次也没拿上,心里郁闷得很啊。”
方怡梅道:“县里是怎么回事麻,要从外面调人进来。”
两人果然已经获得了一些情况,刘伟名抬头道:“你们说些什么,有什么变动?”
姜国平叹道:“自从翻车以后,乡里的领导们都热闹得很啊,可惜的是这次是一个事情接一个事情的出,畅明伟要调走了,他的书记梦也算是结束了。”现在他已经不再称呼那畅明伟为书记。
说到这里,姜国平看了一眼方怡梅道:“别看我了,我们两个都没戏老牛同志虽然没得到提拨,他的位子是保住了的这次据说高书记震怒了,谁也不能说情,班子全部从外面进入。”
方怡梅的脸色也不好看,说道:“还以为老牛同志能够更进一步的,这次他也算是白白努力了一把。”
“小刘,可惜了你的那丰功佳绩了。”姜国平笑着摇了摇头。
“也许伟名会有出色的表现也难说。”方怡梅的目光看向了刘伟名,仿佛还抛了一个秋波似的。
微微一笑,刘伟名站起身来道:“我有点事情先走一下了。”
看到两人一直都在为党政办主任的位子暗斗着,刘伟名并不想与他们多说什么。
走出乡政府,刘伟名清理着自己得到的情报,从几个人的对话可以知道,这次乡里的班子会大动,书记和乡长都会从外面调入,副书记畅明伟应该是因为再次出事而调出了春竹乡,党政办主任牛常胜到是保住了位子。
走出了乡政府,刘伟名突然想到了那个姓郑的中年人请自己帮忙的事情还没有办时,匆匆向着井坝方向走去。
现在的刘伟名的乡里也算是一个名人了,一路行去都有村民主动与他打着招呼。
一边回应着打招呼的人,一边行走,刘伟名感到自己多少也算是为乡里做了一件好事。
来到井坝,正好就有一个村民在与刘伟名打招呼,刘伟名记得上次借锄头就是这家,忙问道:“老贵叔,这里找不找得到帮忙修坟的人?”
老贵叔叫方明贵,五十多岁的年纪,听到询问时,脸上带笑道:“小刘同志,你怎么打听这事?”
指了一下那半山腰的孤坟,刘伟名道:“坟主是朋友,请我帮他修一下祖坟。”
这事上次借锄头时就谈过,老贵叔笑道:“这事好办,找几个人,石头现成的,买点水泥、砂子就能搞好。”
“大概要多少钱?”
“看修成什么样了,也不贵。”
“能不能麻烦你一下,请你帮着搞搞,钱不是问题,还要打一个石碑。”
“没事,反正闲着,我帮你搞一下吧。”老贵叔显得很是随后,满口答应这事。
进了老贵叔的家中,刚在门口坐着休息了一阵,老贵叔已经带着几个村民到来,大家认识了一下之后,刘伟名除了要求他们修那坟之外,看到余下的钱还有不少,干脆拿钱出来,请他们从山脚下把那条小道进行修整。
还不到四千元就能够修一座不错的坟,连道路都修了,刘伟名感到这事还真是一件对大家都有利的事情。
把工作交给了老贵叔,刘伟名显得轻松了许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