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走下山去,刘伟名拨打了那个姓郑的中年人的手机,开始时并没有人接,过了一阵对方才反打了回来。【】.
刘伟名就把修坟的情况详细讲了一遍,也把多花了一些钱把小道扩建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姓郑的那人哈哈大笑道:“小刘,真是麻烦你了,那一万元钱你就别省了,你看着办,该修的地方就修一下。”
刘伟名道:“五千块足够了,多的我找个时间送回给你。”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心想,现在的省城老板果然都是有钱人,看看人家,一万块钱并没有看在眼里啊
反正是了了一桩心事,刘伟名的心情还是挺不错的。
回到学校,刘伟名就看到学生们刚刚放了学,正在打饭。
过去打了饭蹲在宿舍外面看着这些虽然衣着破旧,却显得很是快乐的孩子们时,刘伟名又想到了学校重建的事情。
“刘老师,吃完饭我们要去洗衣服,把你的脏衣服找来,我们一起洗了。”
几个初二年级的女生笑着来到了刘伟名的面前。
自从刘伟名晚自习时给大家讲故事之后,大家就喊他老师。
目光在这几个女生的身上看去,这些女生虽然才初二,农村的有些孩子读书却有些晚,问话的是一个长得秀美的女生,叫陈蓉蓉,看上去应该有十五岁的样子。
感叹着农村的孩子成熟快。
刘伟名微笑道:“今天没有。”
几个女生很是羞涩一笑之后,抬着碗已经离去。
看着这些纯朴的学生,刘伟名一边吃着饭,一边在心里面规划着这处学校的建设方案。
刘伟名看着那个坐在主席台上的新任女乡长就有些发愣。
用手再次揉了一下眼睛,睁开眼睛再次看上去时,刘伟名就感到这世界真是太小。
今天是由县委组织部部长庞辉陪同到来的人不少,几个陌生的面孔就坐地主席台上,全乡的干部都通知到来参加这样的会议,刘伟名坐在中间一点的地方,一进来就看到了坐在上面的这个女人。
会议由人大主席方贵财主持。
方贵财是一个老好人,他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就是等待退休的人了,因此,这次的乡里争夺中他并没有去乱精神。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死了那么多人,副书记畅明伟又调走了,只能由他这个快退休的老同志主持。
方贵财也没有想到春竹乡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头发早已花白,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去染发,在他的想法中,反正自己就是要退的人了,没必要再去搞那种装年轻的事情。
咳嗽了一声,方贵财看了一眼烟雾缭绕的会议室,说道:“都坐好了,现在开会。”
在春竹乡的时间较长,方贵财也有一些威信,说了那么一句话之后,他的目光也带有着威严地环视了一圈。
随着方贵财的说话,大家也都慢慢静了下来。
“下面由县委组织部的庞部长讲话,大家欢迎。”说完这话,方贵财率先拍手。
拍手中,还向着庞辉躬了一下身子,礼节到是做足了。
大家也都拍手,并不是太整齐,显得稀稀拉拉的。
看到这乡里的情况,庞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这次春竹乡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看来整个乡的工作都已散了,必须要赶紧抓上去才行。
把香烟往烟灰缸里面一插,庞辉环视了一下开会的这些干部,这才说道:“现在,我宣读县委的任命。”他也没有想多说什么,直接就进行了宣读。
毕竟是县委组织部长,庞辉的威严摆在了那里,乡里的干部们也静了下来。
这可是全乡的大事,干部们到是显得很认真,都在专心听着。
闹了那么一阵,今天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了。
虽然大家也有一些消息来源,毕竟今天是正式宣布,都在认真听着。
“经县委研究……由林民书同志任春竹乡党委委员、党委书记,温芳同志任春竹乡党委委员、副书记、副乡长、代乡长,韩步松同志任春竹乡党委委员、副书记、纪委书记……。”
一个个的任命情况宣读着,基本上都是一些陌生的面孔。
人大主席是方贵财、人武部长是苏中全、党政办主任是牛常胜,这三个人是老春竹乡的委员,没有变化之外,其他的人都已发生了变化,组织委员是一个叫郭红丽的三十来岁女人担任,宣传委员是一个叫普加飞的四十来岁中年人担任,副乡长是由一个叫魏雄海的人担任。
九个委员现在算是完全配齐。
刘伟名就记住了那个代乡长叫温芳。
目光在温芳的身上不断看着,刘伟名无论如何也无法把那晚上惊慌中从公园里面逃走的女人与这个温芳联系起来。
这温芳就是刘伟名那晚在县里公园中一脚踢飞石头之后匆匆离去的女人。
虽然在月光下,刘伟名却是看得非常清楚,自从练习了五禽戏之后,刘伟名发现自己的眼睛是越来越厉害,他相信自己并没有看错人物。
有意思
太有意思了
刘伟名一想到那晚的情况就是一乐,也不知道当时这个女人是在与什么样的人私会。
对于那个年轻的男人,刘伟名也感到非常的好奇,难道这个女人是走了那个男人的关系?
刘伟名心中也在腹诽,这女人什么地方不去私会,怎么就跑到了那公园里面了
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温芳是精心修饰过的,现在看上去,一身得体的装束,头发是短发,烫了一下,整个的发型很有一种官场女人的风味。
身材现在看上去很是丰满,一身装束也得体,把她的整个人都衬得有了几分威严。
最特别的是现在看上去,这个女人也二十来岁的年龄,长得还真是漂亮。
当然了,刘伟名相信这个女人应该在三十岁左右。
还别说,这个女人的身上有着一种吸引人的地方,难怪年轻的男人会在那公园中对她做那事。
不知道这个女人时,自己是否有能力抗拒。
坐在那里听着庞辉的宣布,刘伟名也在分析着到来的这些人的表情,头脑中还真是有些复杂。
各种各样的表情都有啊
现在终于尘埃落定了
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姜国平和方怡梅,刘伟名感觉到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看到他们的这表情,刘伟名就知道他们的县里关系仿佛并没有起到作用。
宣布完了任命之后,无论是林民书还是温芳的发言都中规中矩的,并没有太出彩的地方,估计也是刚到这里,不敢表现得过份。
以人大主席方贵财为首的一批党委成员也都进行了表态,表示会积极支持新同志的工作,把全乡的工作搞上去。
散了会之后,大家都到了乡里的一家餐馆里面等着,新领导到来,大家肯定得好好的吃一顿。
刘伟名也随着大家来到了这家名叫清笋园的餐馆。
这个餐馆也算是乡里的一家生意不错的餐馆了,当然了,以刘伟名的眼光,这家餐馆是无法与县里的那些餐馆相比的。
大多数都是乡里的干部,难得这样合在一起吃饭,还真是高兴得很,呼朋唤友的围成一堆堆的聊得起劲。
更有一些人已经在打牌赢钱。
“小刘,老张叔让我代个话,说是感谢你对他家那独子的救命之恩,说是要来送你点野味。”
“小刘,等一会到我们这桌来,我得敬你一杯。”
刘伟名别看只是一个新来的大学生,由于他救了七八十名学生,在这全乡也算是名人,不少的干部拉着他表示到时一定要敬他一杯。
刘伟名听到大家的说话,也都微笑着与大家说话。
看到刘伟名那么受欢迎,姜国平的脸色显得更加难看,对着方怡梅说道:“这次新的领导来了,我看啊,刘伟名指不定要受到重用。”
这话带有着很浓的嫉妒色彩,方怡梅笑道:“你如果去救了那么多的学生,估计大家也会对你另眼相看的。”
哼了一声,姜国平也过去拉着几个年轻人聊起起来。
方怡梅看到刘伟名与大家的关系那么好,心中其实也多少有些吃味,这刘伟名还真是在走好运啊相对于姜国平,方怡梅的心情就更复杂了一些,没想到刘伟名会那么风光,看来刘伟名很快会有发展了
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就偷眼看着乡政府的方向,开完了大会之后是开小会,乡里的班子成员正在里面开着小会呢,一想到庞辉也在那里面主持时,方怡梅有一种预感,也许今天还会出点什么事情。
“牛主任来了。”姜国平其实也在暗中看着乡政府方向,一眼就看到了匆匆走来的牛常胜。
看到牛常胜到来,姜国平第一时间就冲了过去,表现得很是恭敬的样子。
“主任,有什么事情?”姜国平问道。
“刘伟名呢?”牛常胜看了一眼姜国平,直接就问道。
找刘伟名?
姜国平就是一愣。
方怡梅这时也走到了前面,听到是找刘伟名,指了一下刘伟名的方向道:“在那里。”
牛常胜几步就走了过去,看向刘伟名道:“小刘,搞什么名堂麻,打了手机也不接。”
刘伟名一摸身上,不好意思道:“刚才匆匆了,忘在了宿舍。”
一把拉住刘伟名,牛常胜道:“走,开会去。”
刘伟名知道估计就是要对自己的任命之事,笑了笑跟着牛常胜就向着乡政府走去。
看到牛常胜亲自跑来找刘伟名去开会,姜国平站在那里就在发呆。
方怡梅也好不了多少,吃惊地张着嘴想说点什么,一时又找不到话来说。
“什么事?怎么牛主任把小刘拉走了?”几个乡里的干部也围了上来,目送着离去的刘伟名,感到难解之极。
都是乡里的人,一个钉子一个眼的,大家也听到了任命,乡里面的班子已配齐了,现在拉刘伟名过去,难道是有什么好事?
大家在这里猜测,刘伟名这时已经被牛常胜拉着走进了小会议室。
刘伟名一进入会议室,所有的人都把目光看向了刘伟名。
“各位领导好。”刘伟名表现得很是恭敬,目光环视一遍,更是鞠了一躬。
本来还坐在那里非常严肃的庞辉难得的表现出了一种亲切的样子,微笑道:“小刘来了,坐下吧。”
刘伟名看到门边有一个位子,忙过去坐了下来。
“小刘,今天这会专门叫你来参加一下,县里有工作要专门交给你。”庞辉仿佛很是随意地说道。
刘伟名这时并不知道的是,那个坐在庞辉身边的温芳在看到刘伟名进来,目光就没有移开过。
看到了刘伟名,温芳的心中就暗道:“怎么办?怎么办?”
一想到那天的事情,温芳的脸上表情就快速发生着变化,与那男人悄悄的私会,没想到被人看到了。
其实,那天的温芳虽然开始时显得很是匆忙,走了几步就恢复了过来,她更是在一处转弯的地方又暗中悄悄走了过来,他希望看看是谁发现了自己的事情。
温芳是一个心机很深的女人,那天也是被动之下,又不敢反抗才做了那事。
要不是有那个男人帮忙,自己怎么可能有今天
躲在那里看了好一阵,看到了那男人离去了一阵才见到躲在树丛中的刘伟名出现。
温芳显得很是小心,看到是一个年轻人时,回忆着自己的记忆,很快就想到了刘伟名正是最近乡里很红的一个年轻人。
这几天中,温芳还真是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正值自己的关键时期,如果出了事情,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到了春竹乡之后,温芳虽然坐在那里没有任何的表情,其实,她也一直都在观察着刘伟名的表情,更是看到了刘伟名看了自己之后的那种表情。
一想到自己的事情被这小子看到了,温芳的心情就非常不好。
刚才在大会议室时还不觉得,现在距离得那么近时,温芳对于刘伟名的每一个表情都很是敏感,刘伟名向着自己笑了一下的那表情直接就被温芳认为是这小子有了什么样的想法似的。
环视了一下乡里的干部们,庞辉对于自己的掌控力也感到高兴,看了一眼坐下的刘伟名,庞辉的脸色一整道:“此次春竹乡发生了许多事情,县委对春竹乡的工作高度重视,班了进行了调整之后,希望你们能够尽快投入工作,我们的干部任用就是能者上,庸者下。”
说到这里,目光锐利地环视了一圈。
大家都明白这话有着警告的意味,如果搞不好工作,估计县委不会答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