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林民书看中学的情况也就是走马观花的样子,在牛校长的陪同下听取了一些汇报之后就走了出来。【】
“老牛,一起吃一顿饭吧。”看看时间也到了吃饭的时候,林民书微笑着说道。
听到林民书说吃饭,牛常胜笑道:“要不,到我家里去吃吧?”
林民书看了一眼牛常胜,微皱眉头道:“就不要去打挠了吧,随便对付一顿就行了。”
牛常胜笑道:“林书记很随和那就到清笋园吧,我来安排。”
刘伟名暗中一笑,这老牛同志也不是一个善类,几句话就对林民书进行了一个试探,先是提出了到他家去吃,表明了一种清廉的形象,随后观察到了林民书的表情,就说出了到馆子里去吃的提议,已经把这林民书试探了一遍了
林民书微笑道:“行,老牛安排一下,把郭红丽也叫来吧。”
郭红丽这个组织委员与林民书是一伙的
刘伟名很快就判断了出来。
大家坐下不久,乡组织委员郭红丽就笑着走了进来,看到坐地那里的林民书道:“林书记,听说你到中学去检查工作了?”
哈哈一笑,林民书道:“快坐下吧。”
郭红丽的长像也就中等,只是那腿长得长,有些动人。
大家互相打了招呼之后,郭红丽笑着看向林民书道:“林书记,你的车子还没有调来?”
“哈哈,这次县委对我们春竹乡还是非常重视的,知道乡里的那辆车无法再用,专门调拨了一辆过来,明天应该就会到了。”林民书笑着说道。
牛常胜道:“听说还是高书记的专车。”
牛常胜一说出这事,林民书的脸上闪过一丝得色,很快就隐去。
郭红丽这时就笑道:“高书记的车子可是县里的一号牌照的,这次也就只是换了一下牌照,车况据说非常不错。”
刘伟名笑道:“早就听说政府的车子牌照有着讲究,听说有着许多讲究,县里面也有这样的讲究,就是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划分的。”
看到了林书记那种得色,刘伟名心想干脆问一个林民书感兴趣的事情吧。
林民书哈哈一笑道:“小刘刚出学校,对于政府的事情知道的较少一些,今天我给你普及一下。”
郭红丽笑道:“小刘,林书记对这方面可是很有研究的。”
刘伟名笑道:“有林书记指路,我们果然要少走许多弯路。”
林民书又是一阵大笑道:“我们省的车子一般是这样的,0字头是省委,1字头省政府,2字头省人大,3字头省政协,5、6字头省直辖企事业单位及中央驻省机构,8字头省公安厅,9字头省交警总队等;如果首位是英文字母,则是各地市的公检法、国安、司法系统的行政车牌。举个例吧,如果你看到oo1打头的就是省政府的车子了,以此类推,市里和县里也都是按此挂牌的……。”
刘伟名问的就是林民书最了解的东西,刘伟名又轩出了一幅洗耳恭听的样子,他的这个表情让林民书有着一种很大的满足感,谈兴更浓了起来。
却不知道的是这时的刘伟名终于搞明白了自己为何会那么受到重视的原因。
其它的内容他已经不必去听了,自己想了解的情况已经完全了解。
了解了这个情况之后,再联想到那天宁军开车到来时,正好县委高书记与庞辉到来的事情,刘伟名除了苦笑之外真找不到话来说。
刘伟名的脸上表情一下子精彩了起来。
明白了,还以为背后有着什么神秘的事情,搞了半天是大家误会了
刘伟名记得明白,那个宁军开来的车子,车牌就是oo1打头的车牌。
这事得好好的想想才行
刘伟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想到了自己就因为那神秘的车牌而当上了副主任时,他知道那个姓郑的中年人一定是省里的某个领导,也可能不是领导,但在省里有关系,不管怎么说,这是自己这样的一个草根的一条路了,如果能够与那人把关系搞好,也许自己的仕途之路就将完全打开了。
“哈哈,林书记懂得的东西真多,看看人家小刘都听得入迷了。”郭红丽笑着说道。
这时的菜已经摆上了桌子,刘伟名也从思考中清醒了过来,越是了解到了情况,他就越是表现得恭敬,帮着大家把酒倒好,更是招呼着上菜的事情。
整个的饭桌上,林民书自然就成了重点,刘伟名也在调整着自己的态度。
了解了自己升职的内情之后,刘伟名已经有了想法,就得把这种云中雾里的关系搞得更加复杂,要让大家真的认为自己是暗中来渡金的有关系子弟。
吃喝了一阵之后,刘伟名微笑着对林民书道:“林书记,有我有点私事想到省城去一趟,还请您批准。”
别看林民书一直在高谈,他的目光就没有从刘伟名的身上离开过,他主动讲车牌的事情其实就是有意为之,想从这事里面看看刘伟名在省里的关系情况。
在讲的时候,林民书也是研究着刘伟名的表情,开始时的确看到了刘伟名的表情中有着渴望知道的样子,可是,当自己在真正开讲时,才开了一个头,这刘伟名就已经没有了兴趣的样子。
装得很像,但是,明显就是一切明白的意味,看来关系不在省里就在市里,难怪高震山和庞辉对他都那么重视。
现在又听到了刘伟名请假的要求时,林民书就相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这小子应该关系就在省里,这是要去见什么人了
“哈哈,小刘有事就去办吧,不过吧,中学的重建工作也要抓紧才行。”
听到这话,刘伟名一拍脑袋道:“林书记,你批评我吧,我的大局观还是不行,中学的重建那么重要,我怎么能够请假呢。”
刘伟名显示出迟疑的样子。
“小刘啊,如果有事就去办吧。”林民书关心道。
犹豫的样子表现在刘伟名的脸上。
林民书看了看刘伟名道:“这样吧,乡里学校重建的经费还需要两天才能到位,这事老牛负责一下,小刘有事就去办吧,回来就得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了,哈哈。”
“那好,我听书记的。”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早就算到了这事,经费是批了,但是,从高震山的话语中仅只有五万元,高震山的意思就是建一个简易宿舍,对一些危险的地方进行一下加固,这事刘伟名有着自己的想法,他想到省里去看看能不能搞到一些援助。
说完这些话,餐桌上的气氛又热烈起来,刘伟名不断向着三个领导敬着酒。
挎着一个包,刘伟名来到了省里一家牛奶公司的大门口,到了省城之后,他就立即赶到了这里。
“刘伟名。”
一声很柔的声音传来。
刘伟名就看到从那门卫室里面走出了一个很是时尚的女孩。
“卫雨馨,你越来越美丽了。”刘伟名看到这女孩子就是眼前一亮,开玩笑道。
“嘴巴越来越会说话了。”明显对于刘伟名的赞美很是欣喜,卫雨馨的脸上现出了笑容,两人都是省大的同学,平时也多有交往,接到了刘伟名的电话,卫雨馨就等在了这里。
目光在这牛奶公司的进出车辆看去,刘伟名对于自己的想法也多了几分信心。
“你毕业后就来这里工作了?”刘伟名问道。
笑了笑,卫雨馨道:“反正自已家的公司也需要人来管理。”说到这里,笑道:“你还没吃饭吧,一起到公司里的食堂去吃?”
“行啊。”刘伟名一点也不见外地说道。
目光在刘伟名那帅气的脸上看了看,卫雨馨就是一笑道:“你还是一点没变。”
两人说笑中就来到了公司里面的一个食堂里面,坐在一间小包间里,卫雨馨道:“工人有不少,公司只能自己搞了一个小食堂,简陋了一些。”
菜很快就摆了上来,两人互相敬了一杯酒之后,刘伟名就甩开膀子大吃起来。
看到刘伟名那吃相,卫雨馨的脸上满是笑意道:“乡下很苦吧?”
听到询问,刘伟名道:“我正好照了不少的相片,你看看。”说着就从包里把自己这段时间有意拍摄的相片拿出了一大叠递给了卫雨馨。
接过相片,卫雨馨认真翻看着相片。
里面全都是春竹乡贫困的情况,最多的还是那些农村的孩子们住在学校中的情况。
看着那简陋的校舍,看到孩子们在风雨中发抖的身子,卫雨馨本来平静的心终于发生了变化。
“真有那么苦?”卫雨馨看到一张相片中是一家人挤在草垫上睡觉,身上只盖了簿簿一层被子,脚还露在了外面的情况,忍不住问道。
这时刘伟名也吃得差不多了,叹了一口气道:“比你相像中还要苦。”
随后刘伟名就讲述了那晚上宿舍倒下的事情。
静静听着刘伟名的讲述,卫雨馨叹道:“你到省里面就是想求得一些援助?”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总得试一下才行,县里拨了五万元钱用于重建,你知道吗?五万元钱能做什么,最多就是加固一下,我希望的是建成一座能够为孩子们遮风挡雨的学校。”
卫雨馨敬佩地看着刘伟名道:“你的这想法真好。”
想到了刘伟名拿出这些东西给自己看的目的,卫雨馨转念中就想到了刘伟名的用意,叹了一口气道:“如果是以前,我们公司肯定能够帮得到你一些,现在就有问题了,能不能把公司维持下去都成了困难。”
刘伟名道:“我在报纸上已经看到了你们公司的情况,质量出了问题?”
一谈到这事,卫雨馨的脸色就是一变道:“其实,质量并没有问题,而是行业竞争出了问题。”
卫雨馨就把公司的事情详细讲了一遍。
听完之后刘伟名也明白了,省里有着两家最大的牛奶制品企业,一家就是卫雨馨家的芳草地奶制品公司,另外一家是一个叫花山的奶制品公司,两家的竞争非常激烈,这次花山公司暗中用钱买通了芳草地公司的一个内部人员,暗算了一下芳草地公司,结果就借这事大幅宣扬,打击芳草地公司,造成了芳草地公司的产品出现了滞销的问题。
讲完这事,卫雨馨道:“你也知道,我们这样的企业最注重的就是质量,如果质量出现了问题,对于产品的销售就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这几天的退货潮已经开始了
这话说得很是无奈。
“质量真的没问题?”
“肯定是没问题的,只是被对方暗算了一下。”
刘伟名点头道:“其实呢,我这里就带来了一个策划,虽然不能够完全扭转你们公司的这种声誉问题,但是,如果宣传到位,也许还是能够转移人们的视线,树立一个正面的形象。”
卫雨馨一听这话,美目一亮,看向刘伟名道:“你在学校就是才子,肯定有高招,快说出来,如果真的不错,一定有重奖。”
刘伟名笑道:“我这方案其是是互利的一个方案。”
说话间,刘伟名从包里就拿出了一份策划书递给了卫雨馨。
卫雨馨接过去就看了起来,内容很细,方方面面都已谈到,完全就是一整套的实施过程。
看到卫雨馨看完之后的激动样子,刘伟名道:“这个方案的落脚点就在于我带来的这些资料,先找到一些记者,让他们把春竹乡学校的贫困情况进行充分的报道,除了省里之外,全国各媒体、网终,尽可能的把春竹乡的学生上学难的事情宣扬一下,让全社会都关注春竹乡的上学难问题,然后,由你们公司发起一个捐资助学的行动,喝一袋牛奶就捐出了一毛钱,与春竹乡建立一个助学直通车,从捐资助学到整个的学校建成,每一步都进行全面的宣传,通过宣传,你们公司的正面形象就能够很快建立起来,到时再把公司的检验报告等用合适的方式公布,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把那些打广告的钱投入到这件事情中,起到的效果其实是一样的。”
说这话时刘伟名心中也是暗叹,只能采用这样的方式去帮那些贫困人员一下了
卫雨馨道:“这样吧,你到我爸的办公室去给我爸讲一下,看看他的意思。”
刘伟名知道卫雨馨的父亲就是一个农民企业家出身,碰到了这样的事情肯定一时间难以应对,这才专门找了过来,听到卫雨馨同意带自己去见她的父亲时,笑道:“早就想去拜访伯父了,一直没有机会。”
这话一说,不知怎么的,卫雨馨看向刘伟名的脸上就有些发热。
抛了一个媚眼给刘伟名,卫雨馨道:“我爸是一个难讲话的人,就看你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