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卫雨馨的父亲是一个长得胖胖的中年人,叫卫雄飞,很有一种大哥大的味道,刘伟名在卫雨馨带领下见到他时,卫雄飞刚把一个销售主管骂了一顿。.
“爸,这是我的大学同学刘伟名,他有一个能够扭转我们公司形象的策划,我带他来给你讲一下。”卫雨馨一进门就说道。
脸上顿时现出了笑容,卫雄飞一挥手对卫雨馨道:“倒茶,好茶。”
看到卫雨馨把茶倒好,又瞄了一眼卫雨馨放在自己桌上的那份策划方案,并没有去翻动,卫雄飞就这样看着刘伟名,看了看,又转眼看向自己的女儿。
没有看出什么情况之后,卫雄飞这才笑道:“你讲,我听听。”
明显就是一个混社会的人,见多识广的老手
这是刘伟名对卫雄飞的评价。
刘伟名很快就开始了他那策划方案的内容讲述。
卫雄飞没有说话,闭目坐在那里仿佛是睡着了,双手抱在小肚子上。
刘伟名讲得很细,整个的方案内容都细细进行着分析式的讲解。
讲完了策划方案的内容之后,卫雄飞过了一阵才把眼睛睁开了,看向卫雄飞笑道:“方案不错,不过,仿佛春竹乡也并非就是首选地,这样的贫困学校有着很多。”
说这话时,卫雄飞似笑非笑地看着刘伟名。
刘伟名笑道:“就知道我的这点小心眼瞒不过你老,在这事上我也是有着一点私心的,毕竟我在负责这所学校的重建,只能多方找钱了。”
刘伟名说得也直接。
卫雨馨在一旁笑道:“人家刘伟名现在是乡党政办的副主任了,分管着学校的重建工作。”
听到这话,卫雄飞的眼睛就是一亮,再次把刘伟名看了看。
卫雄飞也是一个久混江湖的老手,对于乡里的事情非常清楚,别看只是一个党政办的副主任,据他所知,自己的女儿既然与这个小子是大学同学,那就是说,这小子刚参加工作,仿佛还没有转正就成了党政办的副主任,这事就非常值得研究了。
再次闭上了眼睛,卫雄飞在权衡着这事的利弊。
说实话,刘伟名的这个策划早已打动了他的心,只需要花很少的钱就能够把这样的一件事情做大,操作得好的话,芳草地公司的企业形象就能够得到大幅扭转,仅只是那种媒体的宣传就足以增加芳草地公司的知名度,这可是全国性的宣传,不同于省里的宣传。
卫雨馨看到自己的父亲闭目沉思,笑道:“爸,反正这事只是借事来宣传,刘伟名现在在春竹乡就是负责这事的人,加上县委又重视,条件上成熟的,与刘伟名他们合作,至少我们在当地的展开方便一些麻。”
卫雨馨想到的是这事既帮到了自己家的公司,又能够帮到刘伟名,卫雄飞在这样的想法中,就多了一个想看看刘伟名走多远的想法。
听到女儿这样一说,卫雄飞哈哈大笑道:“小刘,你这是摸准了雨馨心软的性格了,行,就试一下你这方案吧。”
做了那么多年的企业,卫雄飞认识的记者不少,他相信炒作一下这事并不是一件难事。
刘伟名微微一笑,这方案其实并没有太特别的地方,关键的一点是炒作和作秀,他相信在这方面卫雄飞会做得很好,毕竟是混了好么多年江湖的人,有着各种的关系就应该能够操作好。
“师傅,身体还好吧。”
刘伟名拎着一些烟酒,笑着走进了一幢别墅。
这是一处临江的别墅,环境非常不错,打了电话与自己的五禽戏师傅联系之后,刘伟名就来到了这里。
还是第一次来到师傅的家里,刘伟名多少有些吃惊。
“小刘,难得你还来看我,快请进门坐。”一个非常精神的老头笑眯眯从里面走了出来。
“早就想来看您老了,一直抽不出时间。”刘伟名一边放着礼物,一边说道。
“哈哈,你知道的,我们练的这套五禽戏是正宗的功法,我活过百岁没有什么问题。”
刘伟名这才笑着坐了下来。
这还是师傅第一次请自己到他的家里来坐,看着这一套别墅,刘伟名怎么也难以把别墅的主人与那个一身朴素装束的老头联系起来。
“孩子孝敬的房子,这个城市的气候不错,他们孝敬我的。”老头笑着说道。
老头的老伴就已死去,一直都是独自一人在这里居住,虽然那么大一套别墅,里面也只有一个请的保姆,显得冷清了一些,看到刘伟名到来,他到是显得很高兴。
刘伟名也不见外,自己就去倒了一杯茶坐下。
老头对刘伟名的这种做派很是高兴,脸上一直带着笑意。
两年的时间里面,老头把刘伟名是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从芳草地公司出来,刘伟名就赶到了老头这里,如果说几年的大学生活中有着一种留念的话,最留念的还是这个教了自己两年五禽戏的师傅。
这老头也真是怪人一个,一直以来都是独自一人到那离学校较近的公园里锻炼,也不跟其它人闲聊,就在那里练他的五禽戏。虽是上了年纪的人了,全身上下去透着一股精神,那双眼睛更是非常的明亮。
杨伟名也是在一个无意中救了一个女孩子获得了他的好感,同意教杨伟名练习五禽戏。
老头对杨伟名非常有好感,是真的当成自己的弟子在认真教授。
“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吧?”老头姓田,看到刘伟名坐下,微笑着问道。
这同样也是老头第一次主动询问刘伟名的工作。
刘伟名把自己的工作情况向着老头说了一遍。
田老头听得认真,并没有插话,听完之后,微微点头道:“万丈高楼从地起,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过程,基础打好很重要,你现在到了乡里,能够见到最基层的东西,对你的发展很有好处,要沉下心来多学,多看,要有悟出。”
说完这话,老头就没有再询问工作上的事情。
又聊了一阵,老头微笑道:“有一个人一直都想见你,今天正好也在,你坐一下等等。”
刘伟名笑道:“什么人?”
老头微笑道:“你不是曾经救了一个人吗?”
刘伟名听到这话,转念间就想到了一个少女的形象,时间长了,当时匆忙间,那少女的面像已经模糊。
哈哈一笑,老头道:“你当初救了她,结果她的家人就把她接走了。”
老头解释了一下。
刘伟名还记得当时的情况,竟然有人要杀那女孩子,眼看着女孩子被堵在了一处小巷子里无法逃离,刘伟名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冲上去硬是打倒了一人,身上还为此中了一刀。
正是由于有了刘伟名的阻挡,少女在随后到来的人们的保护下安全离去。
也就在那事之后,老头就开始教授着刘伟名练五禽戏。
“见不见都没关系。”刘伟名心中多少有些不高兴,挨了一刀,救了一个人,结果不声不响就消失了,现在这世道救人的事情真的是很难做
这两年来老头也没有说过当时的情况,刘伟名只是猜测那女孩子的家世不错。
看了一眼刘伟名,田老头笑道:“怎么了,心中有怨气?”
摇了摇头,刘伟名道:“我在思考一件事情,现在的人们,这道德底线到底在什么地方?”
老头笑道:“一个人啊,当你做好事的时候难道心里面想着回报吗?”
老头的这话一说,刘伟名笑道:“你老说的是,当时就是一股劲冲了上去,根本就没有想到任何的回报问题。”
点了点头,田老头道:“既然你没有想回报,又何必有怨气。”
挠了一下头,刘伟名笑了起来,老头这话说得也不错,自己看来这境界还是不太高
“师傅说得对,我的境界还是不太高啊。”刘伟名笑着说道。
田老头这时脸上现出了笑容道:“你现在已经走入了官场,官场是一个大的染缸,有一句话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已,随和是必须的,但是,要守住本心就是我们的道德底线,你需要设定一个道德的底线啊。”
这话说得刘伟名沉思起来,心中不断在想这守住本心的话。
其实,现在的人道德底线已是一降再降了,降到了只能守住本心的程度,就算是这样,许多人还是无法守住本心
“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人一多了,什么样的人都有,我们不能够把个别的现象看成是一个层面的现象。”
田老头赞许地看向刘伟名道:“把心放平了,无论你碰到了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够用另一种更客观的眼光去看待,现在的人有些浮燥了,见到一些个类的事情就无限夸大,长此以往,人们的道德底线反而会受到扭曲的影响。”
正说着话,就听到房门传来打开的声音。
“来了。”田老头笑着说道。
刚说完话,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已经走了进来。
自从这女孩子一进门,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亮,头发飘着,一个很漂亮的发饰别在头发上,高挑的身材,一身清雅的装束,整个人的身上有着一种脱尘的气息。
两年不见,少女的相貌中依稀还能与自己所救的那个女孩联系起来。
更清晰、更成熟了
一进门,这女孩子的眼睛就已看向了刘伟名,脸上的表情复杂之极。
家庭出于保护,也为了不让家族中的那种争斗影响家族的声誉,更有着种种的考虑,逼着她离开国内到了国外读书两年,这两年中,她的眼里总是能够回忆起那个用身体护住自己的人。
“哈哈,梦依,你不是要见你的救命恩人吗?现在小刘来了,怎么站在那里。”田老头笑着说道。
“刘哥,你不会怪我吧?”这个叫梦依的女孩子多少有些情怯的味道。
再次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能够为自己挡刀的年轻人,梦依的心里面有着太多的感慨,一种复杂的情感在心中流动。
“你没事吧?”刘伟名在老头的开导之下,心理上已经平和了,看到了这样一个清雅美丽的女孩子,那心中还存有的一点点怨气早已消失,就问起了对方的情况。
看到刘伟名并没有责怪自己,少女的脸上一红,小声道:“你救了我,我却不声不响就走了,两年了,我一直都想当面感谢你。”
“坐下说话,坐下说话。”老头哈哈大笑着说道。
少女很是优雅地坐了下来,就坐在了刘伟名的身边。
闻着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种很好闻的气息,姜智感觉这少女的身上有着一种很是特别的气质。
“听说刘哥到了一个叫春竹乡的地方工作,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是属于贫困乡,那里的村民很苦。”
谈到了工作上的事情,刘伟名开始时的那种不自然心情也消失了,与少女认真聊起了春竹乡的情况。
刘伟名的包中还有着一些相片,也拿出来给梦依看。
看着一张张的相片,刘伟名把春竹乡的情况讲了一遍。
梦依显得很温婉,静静听着刘伟名的讲述,目光时不时看刘伟名一眼。
“真艰苦。”梦依叹息一声说道。
田老头也翻看着那些相片,感叹一声道:“十五年前我到过那里,没想到过了那么多年了,那里的情况还在没有变化,那些领导是干什么吃的。”
“我这次到省里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帮到那些学生。”刘伟名一想到村民们的情况,心情并不平静。
“你有什么想法?”梦依问道。
刘伟名把自己专门为芳草地公司策划的方案讲了一遍。
梦依听了一阵,微微点头道:“方案不错,如果操作得好的话,对于春竹乡的发展肯定有利。”
田老头沉思了一阵才说道:“你的层次还是低了,先把这事做好再说吧。”
刘伟名道:“我的想法很简单,有多大的能耐就尽力而为,既然乡里把中学重建的事情交给了我,我就一定要把这事做成了。”
梦依的脸上现出敬佩之情道:“我想到你们那里去看看,行不行?”
刘伟名微笑道:“好啊,别的没有,野味到是不少。”
“我叫刘梦依。”少女轻声说道。
刘伟名看了一眼田老头,多少有些不解,看田老头与这刘梦依亲热的想子,还以为他们是一家人的,没想到并非一家。
田老头也看出了刘伟名的样子,微笑道:“梦依现在做生意了,她可能能够帮到你的。”
刘梦依微微一笑,显得很是温柔,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做生意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