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在师傅这里坐了一阵,与刘梦依约好了她到春竹乡去考察的事情,刘伟名就离开了田老头家,他有着自知之明,现在与那刘梦依的距离很大,虽然感受到了刘梦依对自己的那种情意,却也没敢往这方面去想。【】.
出了田老头家,看着这人来人往的省城,刘伟名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握了握拳头,刘伟名在心里面下定了一个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活出一个样子。
拿起手机拨通了宁军的电话,电话一通,宁军就微笑道:“是小刘吗?”
“宁哥,是这样的,这次有点事情到了省城,想向你们介绍一下修坟的事情。”
宁军哈哈一笑道:“小刘有心了,老板有事到京城了,这样吧,我安排一个地点,一起去吃顿饭。”
刘伟名来省城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办完,听到那郑老板没在省城,心中多少也有些遗憾在里面。
约定了吃饭的事情,刘伟名找了一处休闲的广场,过去坐在广场的椅子上混着时间。
把自己做的事情都回想了一遍之后,刘伟名就想到了芳草地公司如果把春竹乡的事情捅了出来之后的一些后患问题。
官员们现在大多报喜不报忧,假如把这样的事情进行大幅的宣传,作为县委书记的高震山肯定是不高兴的,一想到这里,刘伟名掏出香烟抽了起来。
春竹乡的学校再不好好的建设,孩子们就没有一个安全的学习环境,这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事情,高震山不管居于什么样的心思,能够重视自己,也已成了自己的后台,他倒下去之后对于自己也没有好处,这同样是自己不想看到的事情。
难啊
差不多抽了一支香烟,刘伟名也没有想出一个好的办法。
虽然自己也有一些钱,但是,既然进入了官场,就得按官场上的规矩来办,自己的钱也不可能帮得到那么多的人
还有一个关键的地方,无论高震山对自己再怎么重视,万一让他知道了芳草地公司的事情是自己从中运作的,他会怎么想?会不会因为这事而迁怒于自己?
公析了一下现在当官的人那种心理,刘伟名百分之百的有把握那高震山从此会把自己列为死敌。
有一个省里的关系又能如何,这事如果不利于高震山的官位,他肯定也就存有鱼死网破的打算。
好在芳草地公司的运作方案中本来就没有自己多少事情,以卫雄飞的精明,他估计能够看出这事的利弊
到了现在,刘伟名才想到了田老头所说的自己的层次太低的话,现在的自己情况就是无论什么样的人都能够很轻松把自己抹杀。
每一步都很艰难
无论如何,自己既然有了为那些孩子们做点事情的权力,就得好好的运作一下
一支烟抽完,刘伟名已经不再去担心这些事情,守住本心,这是自己的底线,手段可以有多种,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没有底线
时间慢慢过去,刘伟名在这省城里面已经逛了好长时间。
“小刘,在什么地方?”宁军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
看了看身旁一个商场的招牌,刘伟名说出了自己的位置。
“你等着,我开车来接你。”
站在那里等了一阵,只见宁军已是开着一辆看上去是私人的车子来到了刘伟名的面前。
坐进了车子,宁军微笑道:“刚好有点事情在处理,来晚了。”
“宁哥别客气,我就一闲人,趁这机会也可以好好的看看这省城的情况。”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宁军笑道:“省城有什么看的,就是车多,现在还好些,要到下班的时间时,你就能够看到那太多的车子了。”
到了现在刘伟名也没能搞明白宁军的身份,感觉是郑老板的驾驶员,可是,从他的身上又看得出一些官味。
来到一家很雅致的小馆子,宁军微笑道:“刚才我与老板打了一个电话,老板叫我好好的招待你。”
刘伟名笑道:“郑老板是忙人,我也就帮了一点小事而已。”
很快上了菜,两人倒满了酒之后,宁军道:“小刘,你这人是一个直道的人,我喜欢,现在你这样的人不多。”
干了杯中的酒之后,两人很快就聊到了一些修坟的事情。
刘伟名专门照了一些相片递给宁军道:“宁哥,我已经安排人在做了,这些是原来的一些地形情况,给郑老板留个纪念吧。”
翻看着那些相片,宁军眼睛一亮道:“小刘真是有心了,老板回来时还在后悔没有留下几张相片,这些相片相信老板看了很高兴。”
“没事,到时搞好了,我再照一些。”刘伟名微微一笑道。
“小刘,你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两人喝了一阵酒,宁军问道。
刘伟名就把自己的情况向着宁军讲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宁军看了一眼刘伟名,微笑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重视你吗?”
刘伟名摇了摇头道:“这事我也想过了好长时间,还真是没有想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我又没有什么后台背景的后来有一次与我们的乡党委书记吃饭时,听他谈到了车牌的事情,我就想起来了,与我接触的唯有一个就是你们了,我记得你们的车牌仿佛就是书记所说的那种省政府的车牌了。”
本来还有些猜疑的宁军,听到了刘伟名的这话之后,脸色一缓,微微一笑道:“我就说你是一个实诚的人。”
刘伟名的心中也是一阵放松,他之所以说出了这种猜想,就是要表现出自己直爽的一面,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一条天线,他不希望因为猜疑之事而断去。
喝了几口酒之后,宁军这才微笑道:“想必小刘也多少猜到了一些老板的身份了吧?”
刘伟名摇了摇头道:“郑老板到是坐着的是省政府的车子,但是,这种只是坐了一下省政府车子的事情并不少见,我知道,郑老板离我太远,到是宁哥有可能的话帮衬我一点就非常不错了。”
这话说得宁军哈哈大笑起来,笑向刘伟名道:“不错,非常不错,你能这样想就很好,老板现在对你非常关注。”
刘伟名点了点头,对于这样的答复早已猜到,不管郑老板是什么样的人,他的层次在那里的,自己帮助修坟是一个人情,借了他的势升成了党政办副主任,其实他已经变相把这人情还给了自己,现在自己不过就是在他的心目中挂了一个号,最少自己应该靠着自己的努力升到了处级,到了那时,也才勉强能够进入他的法眼,如果自己是一个没有能力的人,他完全可以通过其它的方式再对自己补偿一下。
效果已经很好了
刘伟名放松了心情,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刘伟名的宁军这时已是暗自点头,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就是想进一步试探刘伟名的心性,从这次的试探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刘伟名的确不错。
人很聪明,做事又靠谱,就看看他下一步的发展了。
“你这次到省城来不会只是玩吧?”宁军既然对刘伟名欣赏起来,第一次问起了刘伟名到省城的事情。
“宁哥,这次我到省城是做那么一件事情……。”
刘伟名也没有瞒着宁军,把自己提供给芳草地公司的方案讲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宁军微皱眉头道:“芳草地公司的事情我知道一些,对方也是有后台的,你这个方案到是不失为一个办法,就看那公司的操作了,我认为这事你最好还是不要介入太多,官场的事情你得悟,不悟出一些东西的话,被人整了你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刘伟名苦笑道:“我也刚刚悟出了一个情况,这次到是有可能帮得到孩子们,也有可能帮到芳草地公司,但是,如果让县里知道这事是我在暗中操作的话,估计还是对我不利的。”
宁军笑道:“你的悟性不错麻,官场上的事情决不能够凭着自己的想法去做,在你认为是一件好事的时候,估计就会得罪一大帮的人,以后在这事上一定要上心一些。”
对于宁军的这种点拨,刘伟名还是心存感激的,说道:“宁哥费心了。”
喝了一口菜,宁军看向刘伟名道:“你们的县委书记既然重视于你,这条线你要抓紧了,有一个事情可能对你有些帮助。”
刘伟名敬了宁军一杯酒道:“宁哥请说。”
宁军说道:“你们市的市委书记估计要出事。”
心中一震,刘伟名的目光就看向了宁军。
并没有询问具体的情况,刘伟名知道宁军能够说出这事,已经多少有些违规了。
宁军赞许地点了点头道:“小刘啊,省里认为你们市的班子战斗力不强啊。”
举杯站了起来,刘伟名认真说道:“我敬宁哥。”
这个消息已经值千金了,谁都知道站队的问题,自己只把这事告诉了高震山,相信在高震山心中的地位就非常重要了。
这次到省里果然很有收获。
“芳草地的事情让他们去乱吧,相信那卫雄飞也有一些对策。”宁军说道。
把宁军送走之后,刘伟名重新回到了宾馆,躺在床上细细品味着宁军传来的消息。
送走宁军,刘伟名正在消化着宁军传来的信息时,江朝伟的电话打了过来。
“伟名,在哪里?”
“到省城了。”
“你小子,到了省城也不跟我联系一下,不够朋友。”
刘伟名就笑道:“处理一些私事,正要找你的。”
“在哪里,我来接你。”
刘伟名就说了地方。
等在路边差不多四十分钟,江朝伟开着车子已经来到了刘伟名的面前。
坐进了车了,刘伟名道:“你小子现在的生活不错麻。”
哈哈一笑,江朝伟道:“我爸到是认为你的出路比我宽一些。”
车子穿行在道路上,闲聊中已是来到了一处别墅区。
走进了江朝伟的家里时,刘伟名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看着电视的江顺章和江朝伟的母亲黄丽芳。
看到刘伟名进来,江顺章微笑道:“朝伟听到你来了,一下子就没影了。”
刘伟名忙道:“伯父、伯母,来得匆忙,没带礼品了。”
江朝伟笑道:“你敢带来我跟你急。”
大家笑着坐了下来。
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一阵,江顺章微笑道:“我听说你刚提拨为党政办副主任了?”
没想到自己的事情竟然传到了江顺章这里,刘伟名笑道:“刚刚提拨。”
“哈哈,你小子也当官了。”江朝伟明显并不知道这事,有些吃惊道。
江顺章的脸上现出笑容道:“不错,有一个起点,这对你下一步的发展肯定有着好处。”
刘伟名仅只是笑了笑,没在这事上多说。
江顺章道:“有了这样的位子,做一些事情就名正言顺了,我还在想着这次捐赠的事情怎么样处理,看来可以好好的操作一下了。”
听到捐赠的事情,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亮,这事一直都是自己在操心的事情,眼看着冬天就将来临,如果再不解决一下学生的问题,这个冬天还真是难过。
“伯父,捐赔的事情做得怎么样了?”
“伟名,是这样的,我们一回到省城之后,就把你拍摄的那些相片拿给了许多老板看,说实话,挺感动人的,不少老板都表达出了愿意捐赠的意愿,我们粗略计算了一下,按那所中学四百余人来计算,一人得到一套冬衣、一床棉被已经没有任何的问题,床也不少。”
刘伟名的眼中露出激动之情道:“我代孩子们感谢你们了。”
江朝伟笑道:“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事情,一二十万对于你们那里来说是大事,在这省城的老板心目中并不是一件大事。”
摆了摆手,江顺章道:“小刘,有一个事情我想谈一点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如果我们把这些东西就这样送去,虽然有一定的效果,对你却效果不大,我听说团省委这几年一直都在搞一种叫做‘温暖寒冬’的活动,不过,效果并不大,这次我有一个想法,我们主动去与团省委联络,请团省委进行一次专门针对你们春竹乡特困的捐赠发起活动,到时我们尽可能的搞得热闹一些,这样一来,既解决了孩子们的问题,对你来说也是一项政绩不是?”
看着江顺章那微笑着的表情,刘伟名不得不说这办法真的不错,这事如果操作得好,团省委肯定是受益最大的一方,自己因为这事在县里也拥有了政绩,孩子们得到的是实惠,的确是一件多方有利的好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