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伯父,这事你费心了。【】”刘伟名也没有说感激的话,他知道江顺章也不需要自己说什么。
笑了笑,江顺章道:“我知道一般干部的难处,你要想有大的发展,不走一些捷径就难以成功,这事我想对你的发展肯定有着好处,你放心,孩子们的事情也不会放松,这次各方操作之下,相信会有一个很大的政绩。”喝了一口茶水,江顺章严肃道:“伯父这几年别的能耐没有,帮你解决一下孩子们的过冬问题到是没有多大问题,其实啊,捐个几百万也是能够做到的,不过,你的层次还是低了,搞那么多的钱,你掌控不了。”
刘伟名想了一下,说道:“伯父,这次我到省里还有一件事情,就是与芳草地公司谈了一个事……。”刘伟名便把自己向芳草地公司递上的方案讲了一遍。
江朝伟听完之后就指着刘伟名哈哈大笑道:“你小子,看来是对人家卫雨馨有想法了吧?”
刘伟名到是没有这样的想法,听到这话微笑道:“我一个穷小子,可是没想那么多,就想借他们的公司为孩子们做点事情。”
江顺章沉思了一阵笑道:“这是好事,芳草地公司也是一家大公司,假如他们参与进来,这事可操作性就更强了,到时对于芳草地公司也是一件有利的事情。”
说到这里,江顺章道:“这样吧,明天我约一下团省委的一个副书记,大家一起坐坐,把这事商议一下。”
江顺章这几天开了那花店也不是白开的,到是认识了不少当官的人。
这礼是送得越来越重了
刘伟名知道这次自己是欠了江家的人情。
约好了时间之后,江朝伟把刘伟名送了出来,送到外面,江朝伟送了一个小包给刘伟名道:“这是你那兰花的钱,共有二百五十万,我帮你存在了卡里,密码就是你的身份证后几位,里面还有一些你出售兰花的单据,万一以后有人查起来,你也能够说得清楚。”
“钱就别拿了吧,你们帮了那么多忙。”刘伟名看到江顺章帮了自己那么多忙,就没有想拿这钱。
把那包递到了刘伟名的手中,江朝伟道:“亲兄弟明算账,该你得的你要得,别跟我爸客气,他有钱,你现在刚参加工作,要钱的地方多着的。”
接过了那包包,刘伟名在江朝伟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这情意我收下了。”
江朝伟这才哈哈大笑道:“这就对了麻,以后指不定我还得靠你帮衬。”
没有接受江朝伟安排晚上活动的事情,刘伟名回到了自己所住的宾馆,明天看看能不能约到那个团省委的副书记了。
一想到团省委,刘伟名就有些发晕,高高在上的团省委副书记竟然有可能要与自己一起吃饭,这事真是让人没想到
看看时间还早,刘伟名掏出电话正准备打一个给卫雨馨时,电话就响了起来。
一看号码,刘伟名就乐了,卫雨馨的电话先打了过来。
“在做什么?”卫雨馨笑着问道。
“刚到了江朝伟家里,正没事干呢。”
“没事的话,我来安排好了,你到‘王朝娱乐城’,几个同学在这里唱歌。”
那地方刘伟名还真是去过,是毕业前夕班上一个有钱的同学约请的,大家在那里唱了一次,消费不低。
很快就赶到了那地方,看着装修豪华的这个娱乐城,再看到停满了的豪华车子,想到乡里的那些贫困情况,刘伟名仿佛有一种自己刚刚穿越的感觉。
来到了卫雨馨所说的那个房间,刘伟名一下子就看到了三个女同学正在里面搂着三个男人跳着舞,卫雨馨拿着话筒正在放声高歌。
看到推门进去的刘伟名,几个女孩子都兴奋得很,一个叫林莹莹的女同学笑道:“我们的帅哥可是好久没见了“
一个在班里就爱说爱讲的叫胡露的女同学笑道:“现在大帅哥可是跑到乡里去当了乡干部的,以后帅哥发达了,各位去给他当情人怎么样?”
众人顿时放声大笑起来。
刘伟名也找到了一些学校里的那种情感,笑道:“看来各位小姐都有了心爱的人了,何不介绍一下?”
“要死啊,怎么能称呼我们做小姐呢。”一个叫何林仙的女同学夸张地说道。
里面有着三个年男子,刘伟名还真是一个也不认识,通过介绍,刘伟名才知道这些都是那三个女生新交的男朋友。
何林仙的男朋友叫马华钢,在市农业局当副科长,胡露的男朋友叫詹松,父亲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算是富二代,林莹莹的男朋友叫郑开明,是市水利局的一个副科长。
听到刘伟名只是一个乡里的党政办副主任,几个男士的脸上就现出了矜持的表情。
卫雨馨微笑道:“你的事情办完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差不多了。”
当林莹莹拿起话筒唱起来时,卫雨馨小声道:“跳个舞吧?”
刘伟名点了点头,两人搂着足了起来。
看到卫雨馨与刘伟名跳了起来,三个男士的脸上都现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
正在与胡露跳舞的詹松道:“雨馨的男朋友?”
胡露微笑道:“雨馨一直暗恋着他,一直也没有结果。”
“一个小小的乡干部而已。”詹松哼了一声。
在詹松的腰上捏了一把,胡露道:“是不是看上雨馨了。”
那詹松忙说道:“怎么可能,我的心意你又不是不知道。”说这话时,他的目光却在卫雨馨那动人的身材上不停扫动。
随着歌声,卫雨馨与刘伟名慢慢移动着身体。
房间里面的灯光很暗,两人一直都没有说话,静静感受着这房间里面的那种感觉。
“在想什么?”一直观察着刘伟名的卫雨馨小声问道。
“没想到大家的变化都很大。”看到三个女同学很快就有了男朋友时,特别是想到那胡露以前也是有过男朋友,现在又与另外的男人好上时,刘伟名多少有些感慨。
微微一笑,卫雨馨道:“进入了社会,人总得有所改变。”
明显看出几个男士与刘伟名交不是太融洽,卫雨馨找了一个借口与刘伟名一道离开了娱乐城。
“本来想让大家多交流一下的,没想到会是这样。”卫雨馨有些歉意道。
刘伟名感叹道:“这人啊,一离开了学校,很多东西都在变化。”自从知道刘伟名只是一个乡干部之后,房间里的情况就在发生变化,那三个人有意无意中形成了一伙,把刘伟名抛到了一边,对这事,刘伟名到是没有太多的想法,他也没有想过要与那三个人有什么太多的联系,只是有些感叹而已。
“我相信你是最好的。”卫雨馨微笑着看向刘伟名。
想到了与江家父子商议的事情,刘伟名便把情况卫雨馨讲了一下。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卫雨馨道:“这个到是一个机会,也许我爸会感兴趣,你等下,我打一个电话问问他。”
也没有避开刘伟名,卫雨馨拿出手机已经拨了过去。
把刘伟名所讲的情况讲了一遍之后,就听电话中卫雄飞讲了好一阵。
挂了电话,卫雨馨微笑道:“我爸对这事很感兴趣,他说可行对了,宣传的事情昨天就开始了,现在网络中已经完全是春竹乡的情况,省里的媒体也开始了,这次我爸可是动用了大量的力量,他说了,这事对你来说是一个得罪人的事情,说是尽可能不让你x入进来,现在有了团省委x入的话,你再插进来就比较好了。”
刘伟名心中松了一口气,知道卫雄飞那种人是人精,很会想事。
“如果,如果乡里不好干,你就回省城吧。”卫雨馨小心地说道。
笑了笑,刘伟名道:“我感觉乡里的工作还是挺有意义的。”
叹了一口气,卫雨馨知道刘伟名是属于那种下了决心就无法轻松改变的人,也没有再劝。
开着小车,把刘伟名送到了刘伟名的住处,卫雨馨道:“有什么事情要与我打电话。”
坐在车里看着刘伟名,卫雨馨的眼睛里面带着一种依恋之情。
明白卫雨馨的想法,刘伟名现在却根本就没有那种心思,事情是越来越多,自己为了孩子们的事情已操作了那么一阵,眼看就将取得成效,现在一定要加把劲把事情做好。
拉开车门下去,刘伟名挥了挥手朝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听着车子的响动,刘伟名叹了一口气,说实在的话,刘伟名的心中还是多少有着一些想法,他是一个骄傲的人,如果不干出一番样子,他暂时还不想在这事上多费心思。
洗了一个澡出来,细细盘算了一阵这次到省里的事情,再想到对春竹乡学校的那种宣传正在展开时,刘伟名知道自己得做点什么才是。
从高震山到乡里以来,自己就在借势,现在不拿出一点实在的东西,估计高震山也不满意了。
想到上次高震山专门交待过自己,有了什么事情都可以直接与他打电话时,刘伟名拿起手机开始拨打着高震山的电话。
刘伟名并不知道的是现在的高震山心情非常不好,网上突然传出了大量春竹乡问题的图片,仿佛突然间春竹乡就成了全国网民关注的焦点,这让他这个县委书记很是被动,今天市委书记专门打来电话骂了一顿,作为市长的亲信,高震山真是痛苦万分,这是市委书记要动自己的前兆?
今天高震山那里也没有去,一切安排都已取消,就想好好的分析一下这事。
高震山当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刘伟名,春竹乡平时根本就没有任何事情,难道一切都是刘伟名那小子搞出来的?
正在想着事情,刘伟名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对刘伟名还真是有意见,高震山摆足了官架子,沉声道:“小刘啊,春竹乡学校的工作千头万绪的,我怎么今天听说你请假了?”
“高书记,是这样的,我到了省城,有两件事情需要请示一下高书记。”
刘伟名心中也深知,自己与高震山之间的差距很大,请示也轮不到自己向高震山请示的。
不过,刘伟名也知道,只要说起省城,高震山肯定就得重视。
果然,电话那边高震山沉思了一阵才道:“你说。”
“高书记,是这样的,我听到一个消息,据说我们市的书记可能要出事,省里认为市里的班子战斗力不强。”
“什么?”高震山没有想到刘伟名会讲这样的事情,吃惊中就把声音提高了。
这消息也太让人吃惊了,市里的班子虽然有暗斗,却也没有到那种斗得你死我活的程度,刘伟名怎么听到了书记要出事的消息,这个消息真是太严重了“
声音一沉,高震山道:“小刘呢,你还是一个干部的,怎么能够说这些子虚乌有的话,一个党员,一定要讲党性,不该传谣的时候就决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刘伟名的脸上现出了笑意,打这个电话时,他就知道高震山肯定会这样说话,虽然明知道高震山会这样说话,他还是得把这样的情报送上去。
“高书记,你批评得对,是我的错以后再不会乱说话了,这事我听说了以后第一时间就向你汇报,到是没有想过那么多的东西。”
高震山一愣,这样的消息如果是真的,可就是一件关系到全市的大事,如果刘伟名真的有一些门路,能够知道一些外人不知道的消息,对自己就太管用了,想到那省政府的车子,高震山回想了一下刘伟名的情况,感觉这刘伟名并不是一个随便乱说话的人,这事就只有一个来源,肯定是从那人那里听到的了别吓了他一下,他以后真的不再向自己讲这些了,那可就损失大了。
平静了一下心怕了,高震山语气一缓道:“当然了,作为党员,向组织上反映情况还是可以的,有什么情况你能够及时向组织上汇报,这也说明了你还是有组织纪律的麻。”
“高书记,我听说省里的记者到了我们县进行了暗查,收集了不少我们县贫困的事情,为了让大家对于春竹乡的事情有一个正面的认识,这两天我在省城进行了一些活动,我打算这样操作一下,你看怎么样?”
刘伟名就把商人捐赠、芳草地公司要捐建教学楼、团省委牵头来做“温暖寒冬。”等一系列的活动讲了一遍。
说到这里,刘伟名道:“高书记,明天我请人把团省委的一个副书记请出来汇报这事,假如由团省委来牵头,也许就能够进行正面的引导。”
高震山拿着话筒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刘伟名这小子那么能乱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