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通过这事,高震山的心里面进一步确定了刘伟名省里有关系的事情,要不是有关系,那么短短的时间里面,他又怎么可能搞出那么多的事情。【】上的事情高震山仍然对刘伟名产生着怀疑,但是,这同样也是一个机会,如果操作得好,县里也是可以竖成正面的形象的。
最让高震山吃惊的还是市里的书记要出事的事情也被刘伟名探到了。
盘算了一下这里面的利弊,高震山知道事情如果变一个角度来宣传,对于贫困县的发展也是有着好处的,至少这事运作得好的话,正面形象就会拥有了。
“嗯,小刘啊,年轻人就是要有一种敢想敢干的精神,你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做出那么多的事情,足以说明了组织上把你放在现在的岗位上是正确的,这事你可以放手去做,到时我们县里面也会加以配合,要把声势造足,我让全国人民看到一个真实的草海县。”
“高书记,我听你的,有什么新的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向您报告。”刘伟名认真说道。
“嗯,很好,小刘啊,好好干。”
高震山挂了电话之后,心里面就猫抓似的,他最在意的就是刘伟名所说的那个市委书记可能要出事情的事情了。
想了好一阵,高震山抓起了桌上的电话,很快就拨通了市长狄猛的电话。
这次高震山就没有那么直接去说话,而是对狄猛道:“狄书记,有一个情况,我们县里面有一个年轻人,嗯,叫刘伟名,他在省里有一些关系,今天专门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说是他从可靠渠道得到了一个消息,说是……我也知道这事可信度不高,不过,听到了这样的消息,我还是要向组织上报告一下的。”
狄猛其实刚刚接到了上级的电话,正在想着这事,现在听到了高震山的报告,心中对于高震山就多了几分欣赏,自己的这个手下还是铁忠的,态度就决定了一切,能够把这样的事情进行报告,说明了他的忠心问题
心中高兴,狄猛还是严肃道:“震山啊,没影的事情决不能够乱传,年轻同志不懂,你们不可能不懂吧,不管市里发生了什么变化,你们都要相信组织。”
对狄猛有着深刻认识的高震山听得出来,狄猛的语气中对自己就多了几分欣赏之意,心虽然对方在批评,他也知道这种批评不必去在意。
这也是一种表忠心的方式
省里会从外面派一个新的书记到来
这是高震山和狄猛都在思考的事情。
高震山知道只要狄猛不倒,自己就决不会倒下,狄猛却是不同,他最关心的是书记出事了,自己的前途问题,从传来的消息可以知道,省里有意外派书记了,看来自己得加紧活动才是
狄猛的头脑里面第一次装入了一个叫做刘伟名的名字。
接到了刘伟名的电话,压在高震山心头的那石头也如同搬开了一般,市委书记一直不待见自己,现在好了,这块大石要搬开了
脸上现出笑容,高震山感觉自己重视刘伟名是正确的。
事情办得非常顺利,由于有着江顺章和卫雄飞这两人的联手,团省委对于选择春竹乡作为重点,进行“温暖寒冬。”的事情非常重视,很快就开始操作了起来,刘伟名当然是第一时间就向高震山进行了汇报。
看着这县委的大楼,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几天的时间里面,自己的运作也已经见到了成效,今天就是高震山叫他到县委来汇报团省委的这次活动情况。
在秘书通报之后,刘伟名很快就见到了高震山。
坐在老板椅上,高震山并没有起身,不过,脸上还是现出了一些笑容。
指了指前面的沙发,高震山道:“小刘,坐下说话。”
高震山的这种态度还是把他的秘书常明光震了一下,很少见到书记对一个乡里的干部有这样的表情啊
常明光正要走出去时,高震山道:“明光,帮小刘泡一杯茶来。”
这话就更加让常明光吃惊了,眼睛也忍不住向着刘伟名看了一眼。
看到常明光端过茶来,刘伟名忙道:“谢谢常哥。”
微笑着向外走出,常明光的心中却是无法平静,这个刘伟名他到是知道的,可是,也没必要老板对他那么亲热吧
看到常明光走了出,高震山的脸上现出笑容道:“你把到省里的情况讲一下吧。”
“高书记,是这样的,经过运作之后,我们见到了团省委副书记韩则天,他听了整个的运作方案之后非常重视,第一时间就向团省书记进行了汇报,对于这事,团省委到是很重视,立即约见了芳草地公司的董事长和一些省内的老板,经过协商,由芳草地公司出资二百万,团省委划拨二十万,一些老板的捐助三十万,打算在春竹乡建一栋教学楼,不过,有一个情况还得高书记来决定,团省委的意思是县里也要拿出一笔钱来一起建设,这事我无法做主。”
这两天网络上的炒作很是热闹,草海县的贫困学生情况已经让全国人们知道了这里很艰苦,学生们没有好的教学楼,说什么的都有,搞得草海县委对此事也是头疼,尽快扭转舆论的导向已经成了大家的共识。
拿起桌上的电话,高震山拨通了县长崔永志的电话:“老崔,你过来一趟。”
过了一阵,县长崔永志已经来到了高震山的办公室。
看到崔永志进门,刘伟名忙站起身来。
“老崔,快坐下说话。”高震山上前握着崔永志的手,拉着他坐在了沙发上。
“书记,有什么指示?”崔永志微笑道。
虽然两人不和,表面上却也显得很是团结,一般情况下崔永志都还是给予了高震山一种尊敬。
“老崔,有这么一个事情。”
高震山三言两语把情况说了一遍。
听完高震山的讲述,崔永志的目光就得向了刘伟名。
崔永志心中也感到奇怪,这段时间以来,这高震山仿佛对坐在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很是热心,到底他们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崔永志暗中也让秘书查了一下刘伟名的情况,结果却是没有查出任何有用的东西,只是知道刘伟名的家庭条件非常一般。
脸上带着笑容,崔永志道:“小刘不错,能够用那么短的时间就与团省委取得了联系。”
这话说得有些不阴不阳的味道了
刘伟名只能微笑道:“这都是高书记运作的,我就是跑跑路而已。”
脸上带着笑意,高震山道:“现在的情况是团省委和那芳草地公司都出招了,该拿钱的拿钱了,就看我们县怎么应对了,老崔啊,二百多万啊,如果真能在春竹乡建一座好的学校,就能够解决全乡孩子的上学问题,教育是大事啊。”
崔永志明白高震山的想法,想借这件事情转移视线,这事对他这个县长也是同样有用的,这两天他的压力也不小。
“嗯,我看这次县里也要有一个态度才行,重建春竹乡学校有了二百来万,一楼教学楼还是能够建起来的,毕竟不必要征地费等费用,材料也可以就地取材。”
高震山就笑了起来道:“不错,这事我看可行,县里也拿出几十万来投入进去吧,团省委都关心了,我们也不能小器。”
“高书记说得是。”崔永志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刘伟名。
“那好,尽快召开一个常委会,把这事定一下,另外,也应该借这事进行一些宣传才行。”
两人很快就统一了意见。
“小刘,这两天你就留在县里,到时你陪我到省里去一趟。”高震山说道。
崔永志再次看了一眼刘伟名,心中也多少有了一些警惕,这个刘伟名看来有省里的背景了,要不然的话,高震山不会主动把这事承担。
“我听领导的。”刘伟名忙说道。
从县委出来,刘伟名的心情不错,如果县里也拿出了一笔钱,加上大家出资的钱,建一座教学楼,然后把学生的宿舍也建好,春竹乡的学生就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了。
跑了那么几天才弄成了这个样子,刘伟名第一次发现做点事情真难。
刘伟名也知道,如果没有江顺章和卫雄飞的运作,凭自己的能力根本就做不成这事,他第一次发现了关系的重要。
想到自己毕竟还是乡党政办的副主任,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报告一声,这就是对领导的不敬了,急忙掏出手机拨通了乡党委书记林民书的电话。
刘伟名在电话中把事情向林民书汇报了一遍。
拿着电话,林民书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这刘伟名也太能够折腾了吧,请个假到省城都能够弄出那么大的动静,这事对于乡里可就是一件大事了
听到高书记要求刘伟名留在县城,林民书忙说道:“很好,我也赶到县里来。”
放下电话,林民书的心中多少有些不满,这个刘伟名怎么没有第一时间向自己这个书记汇报,现在连县委书记都知道了这事,自己这个乡党委书记却不知道,太乱弹琴了
随之又想到了高震山对刘伟名的重视时,林民书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看这架势,刘伟名的势头很劲啊
想到现在县里的局势,林书记就直皱眉头,高震山来到了县里任书记快两年了,县里面的崔永志的势力却是越来越强,那崔永志的背后还有着市委书记的后台,高震山斗得过崔永志吗?
林民书第一次存了打压刘伟名的想法,他不希望刘伟名这个高震山的亲信发展得太快。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摇了摇头,自己只顾孩子们的事情,竟然忘记了第一时间向林民书进行汇报,现在指不定林民书对自己产生了看法了
叹了一口气,刘伟名心想,自己只要做事情做得心安,暂时也不必去管那些事情。
很快就走到了父母亲住的那个企业小区。
看着四处都已破败的居住环境,刘伟名的心中却有着一种平和,这才是自己熟悉的地点
打开门进去时,刘伟名一眼就看到了正座在那里看着电视的母亲,喊了一声“妈。”,心中多少有些激动。
“伟名。”刘伟名的母亲睁大眼睛,惊喜着站了起来。
“爸呢?”刘伟名没有见到自己的父亲,急忙问道。
“他啊,闲不住,听说一个工地要招一个守门的,跑去看去了。”
刘伟名就是一皱眉头道:“爸也上了岁数,就在家休息好了,别去做那门卫了,我现在也工作了,到时我带钱给你们。”
刘伟名虽然手中有着二百五十万,却也不敢拿出来,他太清楚自己父亲的性格了,真要拿了出来,指不定会被教育一番。
想了一下,还是从身上拿出了一千元钱给自己的母亲道:“妈,这是刚发的资金,你收着。”
“那么快就发资金了?”母亲孙智芳吃惊地接过了钱。
刘伟名微笑道:“我现在也是吃皇粮的人了,以后我会把钱带回来的,小弟的上学费用我包了。”
孙智芳笑道:“这钱我帮你存着,你也差不多应该谈一个对象了,最近大家都在聊着你的事情呢。”
刘伟名知道母亲有不少的朋友,没事就会聊这样的事情,笑道:“你儿子英明神武的,还怕找不到女朋友,这事你就别操心了。”
孙智芳就是一笑道:“把你能得我还等着报孙子的。”
“妈,我刚工作,一切要以事业为重才是。”
说话间,门打开之后,瘦瘦高高的父亲刘恒成走了进来。
看到自己父亲单簿的身体,刘伟名的心中突然涌动着一种难过的情感,喊了一声“爸。”。
眼睛里面露出激动之情,脸上却并没有任何特别的表情,刘恒成嗯了一声道:“回来了?”
走过去从地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刘恒成有些疲惫地靠在了沙发上。
“怎么样?”孙智芳问道。
摇了摇头,刘恒成道:“说我老了。”
“爸,这事就不要急了,我现在也工作了,小弟的上学费用我会想办法。”
“你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别做有背良心的事情我知道你们政府里面的人有着不少的灰色收入,我告诉你,你敢乱搞的话,我打断你的腿。”
“你这死老头子,儿子才回家你就发火,不如意的事情也别对着儿子发。”孙智芳不高兴了。
“妈,我去洗个澡。”刘伟名对自己父亲还是有些怕,赶紧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