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县委小会议室里面,县委常委们都已在座,列席会议的有春竹乡党委书记林民书、春竹乡代乡长温芳、春竹乡党政办副主任刘伟名。.
走进会议室,刘伟名找了一个角落座了下来,看到身边坐着的已有林民书和温芳,两人的脸上都现出一种严肃,只是朝着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
看到林民书的样子,刘伟名就明白,自己没有事先向他报告的事情还是让他心里不快。
目光看向温芳时,看到的是今天的温芳精心化了一下妆,头发也仿佛刚烫了一下似的。
看到刘伟名的目光,温芳向着他笑了一下,态度到是比林民书好些。
大家的目光这时也都向着刘伟名看着,对于这个仿佛突然间冒出来的年轻人,大家有着太多的猜测,今天的会议就是因为刘伟名到省里搞了一个事情才召开的,这小子的后面真的有着大大的后台?
很快,高震山和崔永志并肩说笑中走了进来。
会议室内一下子静了下来。
看了看到会的人,高震山的脸上表现出一种严肃。
“今天临时召开一个会议,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与大家交流一下,由于这事涉及到了春竹乡,所以把春竹乡的同志也叫来开这个会。”
看了看在座的人们,高震山道:“鉴于春竹乡中学校的特殊情况,县委对于重建中学校的事情是重视的,按照县委的布置,春竹乡的刘伟名同志主动承担了重任,这不,由团省委、省城芳草地公司和一些企业家联合资助重建春竹乡中学的议项已经出来了,同志们啊,团省委能够把资助的目标放到我们县,这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件大好事,今天这个会议就是专门研究这事的会议。”
县长崔永志微笑道:“上次县里还在操心着春竹乡学校的事情,没想到小刘同志不负众望,一下子就弄来了资金,非常了不起啊,我就不明白了,我们那么多的乡镇,那么多的干部,为何就没人学习小刘啊,同志们啊,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得出来,我们的许多干部还存在着等靠要的思想,并没有主动去承担重任,春竹乡的事情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干部就得有开拓的精神才行。”
崔永志的话说得刘伟名心中大震,这县长的话完全就是棒杀了
刘伟名太明白这话的威力了,这样的一句话,看似在表扬自己,其实呢,是把自己放在了干部们的对立上,崔永志说自己有开拓精神,不就是批评大家没有开拓精神啊,这让全县的干部们怎么去想?
偷眼看看坐在这里的干部们,并没有从大家的脸上看出特别的东西,只是在林民书的嘴角上看出了一丝笑意。
高震山看了一眼崔永志,仿佛没有听出他的意思似的,微微一笑道:“下面,请春竹乡的刘伟名同志把具体的情况报告一下。”
听到高震山叫自己汇报,刘伟名到是没有什么紧张的地方,目光在大家的脸上看了一阵,这才说道:“各位领导,根握县委高书记的指示,春竹乡党委委派我到了省城,专门就中学重建的事情做了一些工作,现在基本上达成了一些意向,遵照高书记的指示,今天我向领导们汇报一下这事的内容。”
高震山听到刘伟名一口一声说是自己的指示,心情不错,脸上露出了笑容。
春竹乡的两个领导听到刘伟名说是由乡里委派的,心中的那种不快也减轻了一些,脸色也缓和了一些。
县委常委们的目光再次在刘伟名的脸上扫视了一下,不少人暗赞一声,这小子也厉害啊,几句话中就把这事说成是高震山的指派,把崔永志的陷阱也破了一些,有些意思了
刘伟名说得很有条理,详细把自己到省城的事情向大家讲了一遍。
也没有隐瞒,把江顺章和卫雄飞是自己的同学父亲,他们从中大力帮助的事情讲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县委常委们才算是明白了刘伟名为什么那么快就取得了成绩。
常务副县长彭学云道:“团省委这是逼着我们要出钱啊。”
大家听到这话都笑了起来。
副县长钟守富道:“不干脆啊。”
众人也是摇头,这团省委花二十万,名声全都拿去了,成绩也出了,还要逼着县里也出钱,这钱真是出得太不干脆。
彭学云道:“现在我们县学校危房较多,到处都要进行改造,两三百万啊,如果能够摊在各乡镇上,会有不少的危房能够得到改善啊。”
钟守富赞同道:“学云副县长的话说得很对,我看可以修改一下这方案,不一定非要搞出一幢好的教学楼出来,把钱用在刀刃上才是重要的。”
崔永志微微点头道:“同志们都是从全县的大局出发,想的都是整个的大局,如果真能把那么一大笔的钱投入到各乡镇,对我们全县的发展肯定会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刘伟名听到这话,心中就是一愣,好好的一件事情怎么变成了这样。
说实话,大家的想法自己也理解,能够把全县的学校都建得好起来,这也是刘伟名想看到的事情,可是,这次的整个行动完全就是自己针对各方利益而谋划的事情,如果真要搞成这样,不要说钱不可能到位,就算是春竹乡的重建也会成为泡影。
县委组织部长庞辉一看这情况,说道:“这事是专项的资金,动用了这笔钱,团省委不可能答应,那些老板也不可能同意。”
县委宣传部长周安荣道:“现在网上有着太多不利我县的事情,有这样的一个项目,操作得好的话,也许就能够扭转我县的形象,我认为还是要以促成这事为重。”
钟守富微笑道:“其实,这笔钱完全可以先划过来,对外也宣传是春竹乡的重建使用,只要钱到了,我们县完全可以灵活使用,至于芳草地这家企业,他们也就是图个名,捐来做什么都是一样,给他们名好了,团省委那么高的级别,他们更看重的是把事情办了,只要我们把钱花在了各乡镇,相信他们也能理解。”
高震山一直以来在县里都有些势弱,崔永志是市委书记的人,一直也在县里压着自己,现在钱还没有到,崔永志已经在设法搞事。
答应得好好的,没想到开会就暗中搞自己
高震山的脸色很不好看。
崔永志的想法高震山也知道,看到了县里面了各方攻击的焦点,仗着有市委书记的后台,这是要把自己逼到绝路上去,到时搞出了事情,虽然他崔永志也要承担一点,可是,有着市委书记的后台,他不仅能够过关,而且就有可能把自己顶掉。
高震山正要说话时,崔永志微笑道:“这事是春竹乡运作的事情,我们也不要全部包揽了,我认为还是要听听春竹乡的意见才是。”
看向林民书,崔永志的脸上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说道:“林民书同志,县里的情况你们也是知道的,县里目前很困难啊,如果这笔钱能够由县里来统一调配,你们认为怎么样?”
县里的情况林民书比谁都清楚,他更知道草海县是崔强高弱的情况,看到崔永志眼睛里面露出的那种意味深长的眼神,心中就有些发慌。
崔永志在这草海县的力量大得惊人
林民书的确也算是高震山的人,不过,他也是在高震山暂时没有可用人手的情况下才用的人,想想高震山的情况,这高震山到来才不到两年的时间,并没有把崔永志压下去,反而县政府一方成了铁板一块的情况时,特别是想到高震山这段时间对刘伟名的重视时,林书记的心中就有些紧张。
“经济上的事情还是由温芳同志来说吧。”
不知怎么的,林民书把事情就推到了温芳的身上。
没想到会是这样,高震山的心中愕然之下,目光就看向了林民书,那眼睛里面已是透着一股杀气,这次自己也算是看在了自己老婆的面子上把林民书放到了春竹乡书记的岗位上,真是没有想到,关键的时候这小子竟然滑头了
崔永书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同样一愣之下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看来我们春竹乡的班子配备得非常好,班子很团结麻温芳同志,你就谈谈你的想法吧。”
作为崔永志一系的人,温芳当然看得明白情况,眼波流动,挺了挺身子,有意把她那美好的身材尽力展示了一下,这才说道:“春竹乡是草海县的一个部分,一切都以大局为重,只要是有利于全县的发展,我们都能够想得通。”
彭学云笑道:“看来我们的春竹乡班子是一个有着大局观的班子,很好啊。”
会场的气氛一下子由崔永志一系的人掌控,现在对于高震山来说已经上升到了他在这县里的威信的问题了,这事搞得他大没面子,自己人竟然软了
庞辉作为高震山一系的人也没有想到林民书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发呆了一下,忍不住看向了高震山,如果这事真的就这样通过了,先不说那些资金是否会出问题,高震山的威信必将受到重创,以后谁还在意县委书记啊,这可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了
高震山的脸色非常难看,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林民书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虽然林民书没有直接表态,但是,这样把事情推给了温芳的行为比背叛还让人痛心,自己怎么扶持了这样一个阮不拉稀的人当了书记了
众人的表情高震山尽收眼底,那个最近有意靠向自己的宣传部长在这事发生后已经闭了嘴,大有退缩之事,其他一些摇摆着的人甚至把眼睛都闭上了,大有坐山观虎斗的架势,如果不挽回一些危局,今天自己算是毁在林民书的手中了。
“老高,你看这事是否就定了?”崔永志的脸上带着笑意,看向高震山说着。
高震山的目光突然间就看到了刘伟名,心中一动,漫声道:“这事是刘伟名同志操作的,我们也应该讲民主麻,我认为还是听听刘伟名同志的看法。”
高震山其实对刘伟名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是不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完全被崔永志一系的人牵着鼻子走,他这心里面是不甘愿。
庞辉也符合道:“小刘谈一下你的想法也好,毕竟这笔钱是你运作来的。”
刘伟名这时已经是把所有的情况都收入到了眼底,看到会开成了这样,刘伟名就已经初步分析出了一些情况,县长一系的人势力很强大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该如何去做呢?
刘伟名早已进行着紧张的分析,高震山的目的还是明确的,就是要把钱用在学校的重建上面,从崔永志他们的话语中可以看得出来,除了想搅黄这事之外,更有一个可能,就是这钱如果到了县里之后,很有可能会被他们划到各乡镇,到时谁也说不清楚这钱到底用到了什么地方。
想到这里,刘伟名就知道这钱必须要专款专用,还必须用到春竹乡才行。
以前没参加工作时,刘伟名也听说了一些胆大的县里领导公然敢把扶贫款挪用的事情,现在这只是一笔小型的款项,刘伟名相信,只要今天通过了这些提议,搞不好真会出现钱被挪走的事情。
刘伟名也看出了一些情况,今天这个会有些变味了,崔永志等人在借这个会削高震山的面子,在打他的威信啊
看到崔永志一方占据了主导时,刘伟名早就想说几句了,可是,作为一个乡干部,在这样的县委常委会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发言权,他就是想说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听到高震山要自己说上几句时,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亮,无论如何自己也得帮着高震山冲锋一次了。
刘伟名太清楚今天的情况了,如果自己真的冲锋了,就是把自己摆在了崔永志他们的对立面,下一步自己面对的肯定有着不少的打击。
想到春竹乡的那些孩子们,刘伟名咬了咬牙,在众人那表情各异的目光中站起身来。
环顾了一下领导们,刘伟名说道:“各位领导,我只想说的一点就是,这笔钱只能专款专用,这次团省委的意思是表确的,钱必须花在春竹乡中学的建设上,芳草地公司的意思同样是明确的,他们只捐给春竹乡中学,至于其他的老板们,他们是在看到了春竹乡的贫困情况之后才伸出援助之手的,如果县里随意修改方案,这次的行动有可能会无法进行,我也没有办法做工作了。”
刘伟名的态度非常的明确,说完之后就看常委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