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哼了一声,副县长钟守富沉声道:“刘伟名同志,作为一个干部,首先就是要以大局为重,全县那么多的学校都困难,并不仅只有你们春竹乡,刚才你都讲了,芳草地公司的董事长和那个牵线的老板都是你同学的父亲,相信凭着这层关系,你完全能够改变他们的态度,这事你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必须服从组织的意图,事情就交给你了,无论如何你也要把这件事情搞成功。”
这话说得霸道之极,大有以势压人之意。
听到钟守富的这话,县委的常委们都是一阵愕然,这钟守富竟然以一个副县长的权势去压一下小小的乡干部,这事做得也太不地道了。
高震山也是脸上有了怒色,钟守富的目的他太清楚了,看似是压刘伟名,其实就是在啪啪的打自己的脸了,只要刘伟名这个敢于说话的人被压下了,这县里还有谁会听自己的
刘伟名只是一个小小的干部啊,他难道敢于顶牛?
看了一眼坐在那里低着头的林民书,高震山感到刘伟名根本就不可能再顶下去。
可是,让人没有料到的是刘伟名的目光这时看钟守富。
目光就这样盯着钟守富,刘伟名道:“这是县委的最后决定?”
这话一说,县委常委们看向刘伟名的眼神就是一变。
“刘伟名,你说什么?”钟守富杀人似的目光看刘伟名。
刘伟名毫不退缩道:“作为一名党员干部,我一定服从县委的最终决定,但是,在县委没有最终决定的情况下,任何个人都不能凌驾于县委之上。”
说这话时,刘伟名想到的是市委书记出事的事情了,如果那市委书记真的出了事,据刘伟名了解到的情况,崔永志这个市委书记一系的人肯定不会再有这样的权势,反而是高震山有可能借这事快速掌握全县。
刘伟名当然也明白,以自己现在的情况,得罪了一个副县长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很有可能就会要自己好看。
当然,刘伟名也在赌,赌的就是高震山现在必须全力支持自己,只有支持了自己,才能够维护他的威信。
钟守富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是一个县委的常委,一直以来都是有着权势的人的,正是由于每次在县委常委会上冲锋陷阵,很得崔永志的欢心,今天看到高震山势弱,他果断站了出来再次冲锋,在他的想法中,林民书都软了,一个小小的乡干部又怎么可能顶得住自己的压力,还不是轻松就能拿下。
情况会向着这个方向发展,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事情。
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看到常委们那表情,钟守富感到自己是被刘伟名打脸了。
“你是什么东西,敢在常委会上说这样的话。”钟守富怒极之下大声吼道。
仍然站在那里,刘伟名沉声道:“钟守富同志,你是一个党员,更是一名县级的领导干部,对待一名并没有犯错的党员干部就是这样的态度?”
刘伟名不急不燥地说着。
刚喝了一口茶水的县委副书记赵卫江顿时呛得不断的咳嗽起来。
常委们的脸上也都有着太大的震惊,这个刘伟名也太生猛了,他仗着的到底是什么啊,竟然敢于在这样的会上与钟守富顶牛
高震山现在真的是惊喜莫名了,他没有想到刘伟名会这样的顶钟守富。
一直以来这钟守富就在充当着崔永志的先锋,这次算是被刘伟名当众顶了一次了,无论今天这会开成了什么样子,钟守富这次算是栽到了刘伟名的手中了
高震山看着那气得脖子都变粗了的钟守富,心中顿时有着一种畅快,这个刘伟名真是不错啊。
转念中想到了刘伟名的背景问题时,高震山突然间就明白了刘伟名为何敢于顶一个副县长的事情,看来刘伟名的背后果然是有着一个大人物了
要不是有着大人物,借刘伟名一个胆子,他也决不敢当众这样顶一个副县长。
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刘伟名
这是高震山的想法。
高震山有着这样的想法时,坐在那里的崔永志同样也有了与高震山同样的想法。
在他们这些人的想法中,一般的干部又怎么可能敢于当众顶一个进入常委的副县长,这事反常得很啊
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不断的扫视,崔永志的心思也复杂了起来。
偷眼看到高震山那得意的眼神时,崔永志就有些警惕起来,想到这段时间以来高震山对待刘伟名的态度时,崔永志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打击一下高震山的威信是可以的,但是,不明不白中得罪了一个暗藏的大人物就真是不值得了。
感受到会场的气氛,林民书沉声对身边的刘伟名道:“刘伟名,搞什么明堂,无组织无纪律的。”
刘伟名现在就看不起这个林民书,听到这话,大声的道:“你还是不是春竹乡的书记。”
这话同样无理之极了。
林民书被顶得一时也找不到话来说,看向高震山时,看到的是高震山那阴冷的目光,把到嘴的话一下子吓了回去。
高震山已经很满意事情发展成了这样,知道再说下去对刘伟名就不利了,看到钟守富还想说话时,高震山脸色一沉道:“钟守富同志,这是县委常委会议,你说的话是一个党员干部说的话?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动不动就在会上出言侮人,这还是一个领导干部做的事情吗?”
本来钟守富的那话就骂得有问题,崔永志知道这事说到哪里去都是钟守富的不对,再说了,他现在对刘伟名也看不明白,不想凭白无故中树一个大敌,微微一笑道:“算了,大家都是为了工作着想,这是因工作而发生的事情,我们就不必在这事上多纠缠,还是继续讨论一下如何处理这事的问题。”
高震山样也不想把事情闹大,点了点头道:“老崔说得对,大家都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小刘啊,你那态度也有问题,对待一个副县长,这就是你的态度?”
刘伟名这时看向钟守富道:“钟副县长,很对不起啊。”
钟守富胸膛不断起伏,想说话又说不出来,今天真是被刘伟名气得失了方寸。
常委们已经没有把心放在建设学校的事情上了,今天的这个会开得很有趣了,谁也没有想到刘伟名仅只是一个小小的乡干部就敢于跟一个进入常委的副县长顶牛,这可是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好戏啊。
在常委们看来,今天这个会已经融入了一种新的情况,刘伟名凭着什么敢于与钟守富顶牛呢?如果说刘伟名只是一个莽撞的人,大家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的,从今天会上刘伟名的表现看,他所说的话,做的事情都抓得住关键,占得住理由,完全就是一个精细的人物。
联系到最近以来高震山和庞辉对待刘伟名的态度看,这个刘伟名应该是真的有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强大后台。
有了种种的想法之后,大家一时也不太好在今天的这个会议上多言了,言多必失是官场生存的戒律,许多时候一不注意就会把一个强大的人物得罪,在没有搞明白情况的前提下,最好的办法就是闭嘴。
特别是看到了崔永志的态度之后,大家就更加不会随意多嘴。
看得出来,崔永志仿佛对这个年轻人也存有着戒心啊
作为当事人,钟守富也是一个敏感的人,看到崔永志并没有强力的支持自己时,心中也是一个激凌,他也感到这事有些问题了,同样也想到了刘伟名背后可能有人的事情,高震山作为一个县委书记都那么重视,这就足以说明刘伟名的背后之人不会局限于市里,如果是市里的话,最大还能大过市委书记?明显不是
恨刘伟名他是明显恨极了,这小子让自己下不了台,不过,在没有摸清楚他的情况之下,暂时放过于他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整死这个小子,自己这口气就无法出。
装做很大气的样子,钟守富坐下之后道:“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钟守富都承认错误了
这次是林民书和温芳睁大眼睛看着钟守富,他们真没有想到那么火爆的场面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崔永志严肃道:“小刘啊,一个年轻人,起码的态度还是要有的,今天也就是碰到钟县长了,换一个人的话,你这态度可是不太好的。”
毕竟钟守富是崔永志的人,他还是得站在钟守富一方说话。
刘伟名也很给面子,忙重新站起身来道:“崔县长批评的是,往后我一定要这方面加强学习,提高自身的修养。”
这话说得钟守富的眉头又是一皱,刘伟名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是自己的修养不够?
高震山哈哈大笑道:“好了,都说了不再纠缠这事了,我看啊,小刘能够争取来资金也是不易的,说个实话,虽然那些人里面有着小刘的关系,毕竟他们也是有着各自的目的的,据我所知,芳草地公司之所以有这样的大手笔,目的就是想扭转他们的不利局面,如果无法搞大场面,他们的目的就无法实现,所以啊,这次芳草地公司的捐赠就是有针对性的,如果我们硬要逼着改变捐赠方向,这的确是为难小刘了全省有那么多的贫困学校,芳草地公司不投向我们这里,改而投向其它的地方,他们的同样也是能够达到的,既然有了意向,我们就应该促成这事才对。”
这话说得也很实在,常委们将心比已了一下,感到钟守富的那种要求的确是为难刘伟名了。
纪委书记黄启功微笑道:“我看啊,这事县里就不要再更改了,通过这事,我们县里能够与团省委拉上关系,又与一些企业家拉上关系,对于下一步全县的发展是有利的,别因小失大,我看这事可以专门成立一个领导小组,建设一座高质量的乡中学,这对于全县的对外宣传也是有着好处的。”
黄启功一般情况下并不会轻易发表意见,听到他也表达出了对刘伟名的理解时,崔永志也不太好多言了。
今天的这会议也是他临时起意的一个行为,想借这事来为难一下高震山而已,其实,从崔永志的心里面,他也是赞同黄启功的观点的。
暗叹一声,他是算到了林民书的软弱,却是没有算到刘伟名有那么大的胆量,目光再次在刘伟名的身上扫视了一下,崔永志对刘伟名也升起了几分欣赏之情。
“嗯,我看黄书记的意见可行。”崔永志点了点头说道。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对于高震山来说就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了,要不是刘伟名,估计今天他这面子就完全被削了,想到了刘伟名说过的市委书记要出事的事情时,高震山看了一眼崔永志,心中就在想,如果这事真的发生,崔永志还能够嚣张吗?
高震山也点头道:“黄书记的意见我也认为是毕竟客观的,既然有着这样一笑资金,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能够用这笔资金来把一个农村的中学建好,对于我县的形象也是一个正面的,我看小刘既然做了那么多的工作,这个领导小组的办公室最好就设在春竹乡,小刘任一个办公室主任,主要负责这事,大家看怎么样?”
庞辉赞同道:“我同意这意见,反正小刘同志熟悉各方面的关系,由他来负责是比较好的。”
这时钟守富的脸色已经转为平静道:“作为主管教育的副县长,我也自告奋勇一下,这项工作我来抓怎么样?”
他的这话一说出来,常委们的心中就是一顿,目光全都看向了钟守富。
他想干什么?
这是大家的疑惑之处。
崔永志虽然也微皱眉头,想到钟守富一直以来也是自己的铁杆时,只好微笑道:“我看这事可行,就由钟守富同志担任组长,相关部门的负责同志为副组长,当然了,春竹乡的书记和乡长是要纳入进副组长行列的。”
高震山点头道:“我看可以,这个没问题了,现在要研究的是县里拿出多少钱的问题,老崔,你看拿出多少合适?”
崔永志道:“团省委出的是二十万,我们不能够超过团省委吧,我看县里也拿二十万出来就行了。”
说到这里,崔永志严肃地对刘伟名道:“小刘,这事主要在你了,我看你多操心一些,一定要用最快的时间把资金落实到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