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没想到一下子就搞了一个所谓的领导小组,想到钟守富担任领导小组的组长时,心中就要想着资金的安全问题,现在自己已经不太好多言了,看来要尽快与江顺章他们研究一下如何确保资金安全的问题,别把钱弄来了,最后搞得汤汤水水的。.
“请领导们放心,我会把工作做好。”刘伟名也只能表了这个态。
会议很快结束了,看到领导们按着秩序一个个的离去,刘伟名除了苦笑之外,还真是找不出话来说。
刘伟名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自己只是想实实在在的为孩子们做一件事情,结果却把领导们都得罪了,林民书这个书记是肯定得罪了,自己的主管领导啊钟守富离去时看了自己一眼时的那种表情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副县长在心底里面也是把自己恨上了。
一下子就得罪了那么两个有权的人,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乡干部啊
不过,刘伟名也并没有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情,为了孩子们的未来,自己也只能这样。
当然了,刘伟名自己也有着自己的小心眼,宁军所说的市委书记出事的事情应该就在这一两天了,这是自己的一个投向高震山一方的投名状,今天这事维护了高震山的威信,高震山应该对自己非常满意的,只要得到了高震山的庇护,就算是崔永志想动自己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再说了,刘伟名也暗中观察了一下崔永志的态度,看来崔永志对于自己身后的所谓背景有些戒心,在没有弄清楚自己背景的情况下,相信崔永志也不会轻易收拾自己。
想去想来,现在自己面对的可能就是林民书这个乡党委书记了
想想林民书的做法,刘伟名也真是不解,这林民书明明是高震山的人,为何那么软呢,他难道以为他不顶上去,崔永志就会放过于他?
怎么有这样的人啊
想到大家之所以搞成了现在这情况,不外就是因为怀疑自己的背后有着大的背景而已。
想到这里,刘伟名都有着一种放声大笑的冲动,假如大家发现了自己并没有强大的背景,他们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呢?
刘伟名有了一种自己正在走于钢丝上的感觉,只需要一个不慎,面对自己的就是万丈的深渊
不管了,反正自己也有了二百五十万元的钱,就算是不干这个公务员,也饿不了自己的饭,既然干了一天,就一心一意为孩子们做点实事好了
看到林民书阴沉着脸走了出去,根本就没有与自己说话的意思,再看到温芳也快步离开的情况,刘伟名也向外走了出去。
既然要装,自己就装得更像一些
三凌越野车停在了刘伟名的身边,车窗摇下就露出了正微笑坐在车里的刘梦依,刘伟名看到这个柔弱的女孩子竟然独自驾着这样一辆车到来,对她的观感也大大改变。
“你自己开来的车?”刘伟名道。
“怎么了,我就不能开车过来?”
笑了笑,刘伟名道:“饿了吧,我请你吃饭。”
“上车。”刘梦依微笑着说道。
刘梦依虽然开了那么长时间的车子,见到刘伟名却显得很是兴奋。
在刘伟名的指导下,车子很快就开到了一处草海县比较有特色的馆子。
开完会就接到了刘梦依的电话,说她已经到了草海县,刘伟名急忙迎了过去。
刘伟名也没有想到刘梦依会那么快就跑到草海县。
看着这个各方面都非常出色的女孩子,刘伟名就想到了当初救这女孩子的情况,也不知道他们家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到了现在刘伟名对于这个女孩子的家世仍然不太清楚,只是感觉她的家世不太一般,听田师傅的意思,刘梦依还在做着生意,这事对于春竹乡也许就有着一些好处。
“这里还真是热闹。”一到了这里,刘梦依就笑着说道。
“那是当然的,别看这馆子的外表不怎么样,生意好得出奇,每天来这里吃饭的人都很多。”刘伟名一边介绍着,一边朝里走去。
“我怎么看到全是公车?”刘梦依有趣地看着刘伟名。
“没办法,国情就这样。”刘伟名说着,就找了一个桌子请刘梦依坐下。
馆子里面的人已经很多,不少人都是县里的公务员,这家馆子平时来吃饭的差不多就是公款消费。
刚把菜点好过来,刘伟名就看到温芳与一个年轻男子有说有笑中进来。
看到这两人,刘伟名的脸上就露出了怪异的表情。
真是太巧了,那男子正好就是那次刘伟名踢了一颗石子飞去不知打在了对方什么地方的野男。
看到是这样的一个男子,刘伟名那目光就就透出了一种怪异之情。
温芳本来正与那男子有说有笑中,突然就看到站在那里的刘伟名,特别就看到了刘伟名眼睛里面的那种眼神。
两人到是并没有太亲密的表情,走路只是并肩而已,可是,让温芳没有想到的是竟然碰到了那个知道自己与这个男人内情的人。
没想到刘伟名也在这里,看到刘伟名那特别的眼神,温芳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温芳是知道刘伟名看到过自己与这男人有事情的,现在碰到了一起,从刘伟名的目光中透出的完全就是一种看破了自己行为的意思。
心中狂跳,温芳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乡长,你也来吃饭?”刘伟名显得很是恭敬地说道,脸上也笑眯眯的。
这表情落到了温芳的眼里,完全就是刘伟名在打趣自己的意味,脸就更红了一些。
听到刘伟名打招呼,深呼吸了一下,温芳才微笑道:“小刘也来了?”
“你们认识?”那年轻人一进来就把目光看向了坐在那里的刘梦依身上。
刘梦依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她的身上更是透出了一种非常特别的气质,坐在那里顿时就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年轻人正找不到机会时,没想到温芳与这个人竟然认识,心中狂喜之下,就看向了刘伟名。
“嗯,是我们乡的党政办副主任刘伟名。”
这样的介绍之后,年轻人的脸色一缓,脸上就现出了一种矜持之情,伸手握向了刘伟名道:“我叫盛国飞。”
说出这名字时,年轻人的脸上现出一种自傲之情,仿佛这名字很厉害似的。
刘伟名微皱眉头,想了一下也没能想起这名字的情况。
看到刘伟名那种表情,温芳介绍道:“小刘,我帮你们介绍一下,这是盛少,盛少的父亲是市委盛书记。”
听到温芳的这种介绍,盛国飞的脸上更显矜持,转脸就看向了刘梦依。
市委书记的公子,这牌子无论走到哪里都吃得开,在这样的一个小县城里面盛国飞有着自信,只要这牌子一亮出去,泡女孩子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刘梦依这时静静坐在那里,并没有因为大家的对话就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没有从这个漂亮女孩子的表情中看到自己所要的东西,盛国飞的心情就不怎么好了。
不过,这也难不倒盛国飞,在这小县城里面难得见到这样绝色的女孩子,盛国飞已存在泡这女孩子之心。
看看这个乡里的干部,盛国飞直接无视了他的存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乡干部而已,就算是自己泡了他的女人,谅他也不敢与自己作对。
“温芳,既然大家都是熟人,坐在一起吃饭吧。”
盛国飞说着已是坐在了刘梦依的身边,更是把椅子移了过去,一只手就放在了刘梦依椅背上,大有要搂住刘梦依的趋势。
刘梦依一皱眉,移动了一下椅子。
“我叫盛国飞,我爸盛正丰。”
刘伟名这时才想了起来,市委盛书记就是市委书记盛正丰,没想到自己一石子打到的人竟然是市委书记的儿子。
本来刘伟名还想招呼着大家一起吃饭,没想到这小子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就坐在了刘梦依的身边了,其用心已是一目了然。
我x
刘伟名心中生气,无论刘梦依是不是自己的女朋友,这小子如此做派完全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这是公然要泡别人的女人之意了。
心中不快之下,刘伟名就想发火。
一个市委书记又如何,刘梦依既然来到了自己的地界,这种事情就是天王老子来了,刘伟名也得跟他干一仗。
“伟名,这里位子不太好,我们换一下。”刘梦依看向刘伟名说道。
刘梦依已经看出了刘伟名的杀气,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刘伟名不快,立即说了一句。
正在想着给这个公子哥一些脸色的刘伟名听到了刘梦依的话,只好说道:“行,我们换一个地方。”
说完这话,刘伟名对温芳道:“乡长,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温芳微笑道:“行。”她是巴不得刘伟名带着那女孩子离远点,她看得出来,盛国飞对那女孩子有了想法。
“怎么的,不给面子?”盛国飞也看出了刘伟名与刘梦依的意思,脸就阴沉了下来,自己是一个堂堂市委书记的公子,一个小小的乡干部竟然敢这样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面子?我只见到光着屁股的人,没见到面子。”
刘伟名的这话一说出来,盛国飞的眼睛里面就现出了凶光,看向刘伟名,仿佛眼睛里面已是布满了杀气,咬着牙沉声道:“你?”
他也想到了刘伟名这话的意思。
一想到那事,他杀了刘伟名的心都有了。
外人不知道,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那晚上不明不白中被一颗石子飞来正好就打在了他下面的关键部位。
那天他来到了草海县,陪着温芳在县城中绕了一圈之后,酒后开车就去到了那处公园附近,一时间突然产生了在公园中做那事的想法,硬拉着温芳到了公园里面。
在那公园中,盛国飞也不知道怎么的,就产生了强大的欲情,拉着温芳就在那草丛中打算做那事,裤子是脱下了,人也按翻了,翘着屁股正准备杀入时,不知怎么的,一颗石子就从他那两脚飞了进去,正正就击中了他那关键的部位。
一石之力当场就把他那翘起的东西打得软了下去,更加让他痛苦的是从那事之后,那物就已经不得劲了,会挺起来,可是,每当摆出那种要进入的姿式时,那物就软了下去,吃药也不见效果,他一直不知道是谁干出了那事,现在听到刘伟名这话,立即明白了,做出这事的人竟然就是这个一直微笑着面对自己的年轻人。
“我打死你这***。”气急之下,盛国飞朝着刘伟名一拳就击了过去。
刘伟名早就防备着对方,看到对方一拳击过来,有意让了一下身子。
盛国飞的那一拳就打空了。
盛国飞现在完全就是有着打死刘伟名的想法,气急之中,一个飞腿就扫了过去。
馆子里面本来人就很多,大家看到盛国飞又是出拳,又是飞腿的,当时就有一些年轻人不满了。
刘伟名这时大声道:“我们草海人你也敢打,欺我们草海无人吗?”
这话就具有着煽动性了,本来大家就喝了一些酒,听到刘伟名说出草海无人时,再看到外来的人打草海人,当场就有一个年轻人把桌子一拍道:“打那***。”
有意思的是,那年轻人刚说出这话,盛国飞的一个飞腿把桌子上的茶水就踢得飞到了那几个年轻人的身上。
这一下更是激起了众怒,瞬间的时间中,这馆子中就已是打得一片混乱。
盛国飞如何是那么多的人对手,没过多长时间,盛国飞就已经被打得倒在了地上。
温芳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吃惊地看着发生的情况,她花了许多的手段才勾上了盛国飞,更是靠着盛国飞与崔永志打了招呼才当上了代乡长,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当时就傻眼了,站在那里看着倒下的盛国飞,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刘伟名并没有出手的机会,拉着刘梦依离开了这家馆子。
“只能另外找一个地方吃饭了。”刘伟名有些歉意地向着刘梦依说道。
很有趣地看向刘伟名,刘梦依笑道:“没想到你也够坏的,挑起那些醉汉打架。”说这话时刘梦依的脸上现出了笑意,对于刘伟名有这种做派并没有反感,反而更喜欢一些。
“我是堂堂的公务员,打架的这种事情是不能做的。”刘伟名很是严肃地说道。
打了刘伟名一拳,刘梦依笑道:“找打。”
这动作就显得很是亲密的样子了。
刘伟名想到混乱中自己催促着温芳送盛国飞去医院,反而没有叫警察的事情,就脸上露出了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