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崔永志在这里搞不清楚情况,高震山的心里却已是震惊了。【】
看到崔永志走了出去,高震山自语道:“真的出事了没想到啊,还真是出事了。”
刚刚是自己的一个市里的同学打来的电话,这个同学是市委办副主任莫,电话中就说了一个事情,市委书记盛正丰在到了省里之后就被省纪委双规了。
右手在桌子上不断敲击着,高震山的头脑里面想到的就是刘伟名早在之前就告诉了自己盛正丰要出事的情况,当时自己还认为此事决不可能,现在看来刘伟名获得消息的渠道很核心了。
没想到啊。
感受到了刘伟名的强大后台,高震山嘴角露出了笑意,能够事先就知道盛正丰要出事的人难道会怕一个市委书记的儿子?
想到自己一直以来与刘伟名的友好关系,再想到这次刘伟名在会上帮助自己保住了面子的情况,高震山知道,自己应该进一步加强与刘伟名的关系。
这个刘伟名看来应该好好的用一下,也许通过刘伟名,自己还能够挂上更重要的人物。
至于盛正丰儿子被打的事情,现在盛正丰都出事了,正是趁机打落水狗的时候,先听听市长的意思再说了。
想到县里的情况,高震山的心情非常不错,从现在开始,崔永志再也没有了强大的后台,看他还怎么与自己斗?草海县的天要变了
高震山还想看看崔永志的表现,最好就是崔永志强势一些去整刘伟名。
陪着刘梦依在春竹乡看了一天,刘伟名看着刘梦依的车子绝尘而去,心情很是不错,通过一天的了解,刘梦依对于自己的一些理念是有了充分的理解,只要得到了一定的资金,许多事情就能够推动了。
崔永志让刘伟名停职的事情刘伟名也没有太大的担心,有着高震山顶着,他相信在这事上高震山也不可能真的拿自己怎么样,不管怎么说,那么多的干部目睹了整个的事情发展,如果因为这事而整了自己,到时候自己就把事情闹大一些好了,反正盛正丰也是长不了的人。
走进乡政府党政办,刘伟名就看到办公室里面的几个人表情各一。
朝着大家微微一笑,刘伟名走过去拿起茶杯到外面的水管上洗了一下,进去装上茶,倒了一杯茶水坐了下去。
整个的过程中大家都在观察着刘伟名的情况,并没有一个人说话。
方怡梅一直就盯着刘伟名,她突然就发现现在的刘伟名怎么看怎么顺眼,心中就在嘀咕,以前自己怎么就没有发现这刘伟名是一个人物?
姜国平同样显得小心起来,这个刘伟名不知不觉中就已成了党政办副主任了,也不知道这小子的背后有着什么人。
牛常胜就要说上几句时,又感到一时没话可说。
就在这时,林民书站在门口向着房间里面看了一眼,在刘伟名的身上停留了一下之后,对牛常胜道:“老牛,通知党委成员开会。”说完这话就朝着他的办公室走去。
牛常胜一楞,答应了一声,急忙中通知着人。
牛常胜刚刚离开办公室,办公室里面一下子就活跃起来。
“刘主任,升了官也不请客啊?”方怡梅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姜国平也嘿嘿一笑道:“小刘,恭喜啊,当了我们的领导了。”
这话说得就多少有些不礼貌了,称呼上就看得出来,他并没有真的把刘伟名当成领导尊敬。
刘伟名并不想计较这事,看向方怡梅道:“事情太多,抽空大家聚上一聚。”
说了几句闲话,姜国平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看向刘伟名的目光中就透着兴灾乐祸的味道,放声大笑着对刘伟名一竖大拇指道:“小刘,你牛啊,连市委书记的公子也敢带人打。”
刘伟名抿了一口茶水,微笑道:“小姜啊,你这信息也太滞后了,怎么现在才知道情况,没看到乡里要开党委会研究我的事情吗?”
这话说得姜国平的嘴张得老大,指了指会议室的方向,有些诧异道:“既然知道要开会研究你的事情,你还那么平静?”
方怡梅比起姜国平的消息还滞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问道:“小姜,什么事?”
姜国平看向刘伟名的目光中透着太多的诧异,说道:“我接刚到消息,小刘这次在县里很生猛了,不仅在常委会上顶了钟副县长,而已在刚散会之后就跑去带人把市委盛书记的公子打得住进了医院,我怎么就没发现春竹乡有那么牛的人呢?”
方怡梅同样震惊了,看向刘伟名道:“伟名,这些事情是真的?”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更正一点,打盛国飞的是一些年轻人,并不是我带人去打的,是他自己欠揍。”
这事把大家震得不轻。
方怡梅叹道:“伟名,我怎么说你才好你刚刚提了副主任,现在搞出了这样的一些事情,你这位子都难保了。”
姜国平哈哈一笑道:“也许人家小刘还有大人物罩着的。”
刘伟名并没有理两个人,掏出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口之后,心中再次盘算了一下这事的整个情况。
整个事情看似全是刘伟名的鲁莽行为,其实整个的事情都是刘伟名有意思的行为。
县委常委会上他就已经看出了高震山的情况,当时林民书软了,这完全就是自己坚定站在高震山一方的机会,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如果是一般的人,可能会担心高震山以后压不住崔永志,刘伟名却明白得很,高震山有着市长的后台,在这次高崔的争夺中就必将是最后胜出的人物,关键时候站在了高震山一方,很自然就会被高震山纳入他的核心,这是一个机会。
后果刘伟名也想过了,得罪了崔永志一方虽然对于自己的下一步发展有着一些阻碍,但是,对于自己这种没有任何根基的草根人物来说,关键时候不押上身家,以后再找这样的机会就难了,这是一种草根人物的无奈。
虽然刘伟名也想到了宁军他们的后台作用,但是,他更清楚一点,如果自己连在县里都站不住脚,那后台也会很快失去。
至于挑起人来打盛国飞的事情,这事到是刘伟名维护刘梦衣的行为,里面到是没有带太多的功利,自己带来的女孩子被盛国飞那样的人打主意,这事刘伟名多少也带有着一些不舒服的味道在里面,他并没有去想盛国飞被打之后的反应。
就算是想到了盛家会提出开除自己公职的要求,他碰到了这样的事情仍然要这样去做。
盛国飞被打了,刘伟名的心中其实也是不安的,不管怎么说,那盛正丰还在位上,要收拾自己这样的小人物根本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甚至也不必他自己去动手,下面会有一大批人跳出来把自己收拾了。
看了一眼会议室的方向,刘伟名微皱一下眉头,那盛正丰怎么还没有出事?
捏了一下拳头,刘伟名心想就算是乡里要处理自己,自己也只能忍一下了。
想到刘梦依,刘伟名摇了摇头,美女到了什么地方都容易出事,如果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自己还是一个男人?
就看高震山挡不挡得住了
可能是接到了这个电话需要询问一些事情,姜国平快速走了出去,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刘伟名并不知道的是,就在陪着刘梦依察看春竹乡的情况时,刘梦依偷偷打的一个电话才是造成了盛正丰快速双规的关键。
“小刘,在哪里?”电话是县委书记高震山亲自打到刘伟名手机上的。
高震山的语气中显示出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亲切。
刘伟名一接到高震山亲自打来的电话,脸上就露出了笑容,他知道自己这次的赌局胜了,高震山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应该就是高震山已经有了最终的决定,至少对自己并不是一件坏事。
“高书记,我现在在乡里的办公室,等着乡里的决定,乡党委正在开会,听说有可能是研究对我的处理之事,我正在等着处理的结果。”刘伟名认真地说道。
“什么?”高震山本来是想与刘伟名交流一下,带有示好之意,没想到乡里正在研究处理刘伟名的事情,一听这事,高震山就想到了林民书在县常委扩大会上的表现,心里那憋着的怒火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高书记,无论乡里对我有什么的处理,我都会接受,请组织上放心,我一定不会把情绪带在工作上。”刘伟名表态性地说道。
“乱弹琴处理什么?你放心开展工作,别有思想包袱,县委会支持你的工作。”高震山怒气中挂了电话。
把手机放到了桌子上,刘伟名没有太多的表情流露。
这时的办公室里面只剩下了刘伟名和满是诧异的方怡梅。
方怡梅现在完全看不明白刘伟名了,她一直小心听着刘伟名打电话,开始时刘伟名的称呼中她听得出来,电话竟然是县委书记高震山亲自打来的。
隐约中她甚至还听到了刘伟名讲了乡党委开会要研究处理他的事情时,从那电话中传来的高震山震怒的声音。
刘伟名靠上了高震山了,难怪他爬得那么快
这是方怡梅分析出来的情报,她更加分析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事情,乡里要处理刘伟名的事情,县委书记是不高兴的,也就是说林民书这个乡党委书记并没有得到他的靠山高震山的同意就想处理刘伟名了。
这可是一件大事了
方怡梅看向刘伟名的眼睛里面有着一种巨大的震惊之情,作为高震山一系的林民书并不得高震山的欢心,反而是这个刘伟名成了高震山极力庇护的对象,刘伟名要么就是很得高震山的欢心,要么就是有着强大得高震山都必须要护着他的后台。
无论是哪一个结果,方怡梅都不得不对刘伟名重视了。
真的没有想到啊
方怡梅看向刘伟名的眼睛里面顿时多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刘伟名这时的身形在方怡梅的心目中已经高大起来。
这是自己应该靠过去的大树?
方怡梅一时间真是无法适应这样的转变。她感到自己得好好的盘算一下这事了。
姜国平这时也从其它的办公室聊了一阵走了进来,从与大家的闲聊中,姜国平知道这次刘伟名是有难了,得罪的人全都是强大的人物,就算有一个高震山护着,他刘伟名这次看来根本就无法幸免了。
“小刘啊,我认为这世上啊,有的人是万万不能得罪的。”姜国平微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也是一笑道:“小姜说得真是太对了。”
林民书现在的心情不好,并且是非常的不好,在县医院里面,当那市委书记盛正丰的老婆知道了他是春竹乡的党委书记之后,张口就把他大骂了一顿。
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温芳,林民书也是叹气,温芳这个乡长同样也被那女人骂得不轻。
看到陆续到来的党委成员们,林民书清了一下嗓子道:“现在开会了,我们乡这次又出名了。”
大家是临时叫来的人,不过,有几个人还是知道了一些情况。
谁也没有说话,全都把目光看向了林民书。
一拍桌子,林民书道:“我们乡的刘伟名真是无法无天了,在县委常委会上公然向钟副县长顶牛,开完了会出来,又带着人把市委盛书记的儿子打得住进了医院。”
除了知道一些情况的人们表情复杂之外,更多的人那脸上已是露出了愕然的表情。

真的是牛
只能用这样的话来表达大家的感情,一个乡干部搞出这样的一些事情,还真的可以用无法无天来形容了。
“温乡长,你是当事人,你介绍一下当时打人的情况。”林民书发了一阵脾气,这才对着温芳说道。
温芳的心情并不比林民书好多少,一想到这事,她的心里面就满是委屈,自己差不多都成了那盛国飞的玩物了,可是,当盛国飞的母亲骂自己时,盛国飞根本就没有任何帮自己说话的意思,现在林民书把在县委常委扩大会上的气撒在了刘伟名的身上,想拿刘伟名开刀,自己陷入进来之后,以刘伟名的脾气,真不知道他最终会搞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林民书下了决心要动刘伟名了,自己也只能帮着做了,先介绍一下情况,尽力维护一下刘伟名好了,要让刘伟名明白,这事自己并没有要拿他如何的想法,关键是林民书要整他。
本是靠在椅子上,现在温芳朝前坐直了身体,表现出了一种威严。
人们的目光也转到了温芳的身上。
她的这个动作其实很是养眼,里面穿着的是一件翻领的衬衣类型的衣服,这样一挺直了身体之后,那丰满一下子呈现了出来。
几个男人的目光就在她的那沟渠方位瞄了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