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刚才林书记谈了打人的事情,我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
温芳介绍得很细,当时的情况到是没有任何夸大的地方,完全就是讲了实话。
听到温芳的介绍,本来想借这事整刘伟名的林民书脸上更加阴沉。
目光在温芳的身上看了一眼,林民书心中暗想,这臭婆娘到底是站在哪一方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完全就是那盛国飞的人,自己这样搞刘伟名应该与她是在一条线上的事情,怎么不趁机搞刘伟名
林民书也有过判断,既然刘伟名得罪了市委书记家,整他就很轻松了,就算是高震山也不可能再护着刘伟名,因为一个小小的乡干部就得罪了市委书记,就算是高震山不属于市委书记一系,他应该也不会做这事,现在有那么一个报复这小子在会上让自己下不了台的机会,就一定要了好的整这小子一下。
本以为温芳会很乐意配合自己,没想到温芳是这样的态度。
温芳介绍完了情况,说道:“当时我正陪着盛国飞来县里考察项目,结果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现在盛国飞的家人很愤怒。”
这些话说完,温芳就没有再接着说下去,看了一眼林民书道:“林书记,情况就是这些。”
林民书微微点了一下头道:“同志们啊,春竹乡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县里对春竹乡那么重视,班子刚刚配齐就发生了这事,这是给我们全乡的干部群众丢脸的大事,今天召开这样的会议,目的就一个,如何处理刘伟名。”
林民书一上来就定了性,搞得大家一时沉默了起来。
林民书刚刚当上乡党委书记,在这春竹乡里还没有那个救了学生的刘伟名威望高,在班子里面也还没有建立起他的班底,大家也就没有太过在意他的意思。
副书记韩步松是非常清楚当时县委常委会上情况的人,听到这里,看了一眼林民书时,心里面就寻思开了,从会上的情况看,这个高震山的人已经完全失去了高震山的信任,他现在要动的刘伟名在会上又是帮助了高震山的人,这里面的内容就复杂了,高系的人窝里在斗,也不知道会斗成什么样子。
搅一下浑水也不错
想到这里,韩步松严肃道:“我认为这事既然事关刘伟名同志,是否可以把刘伟名同志叫来一起开会,这样能够让大家有一个清晰的分析?”
人大主席方贵财本来就是要退的人了,现在对他来说就是大有看戏的味道,越是斗得欢,他越是喜欢,微笑道:“韩书记说得不错,韩书记也兼着纪委书记,毕竟是内行,把小刘同志叫来一起开会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说实话,到了现在我除了震惊,还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都客观的听听,也让小刘把内情说一下麻。”
听到这两个在乡里面有影响的班子成员都提出了要刘伟名来开会,林民书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目光在大家的脸上看去时,看到的却是大家那复杂的表情。
“温乡长,你的意见呢?”
听到林民书询问,温芳心中一松,这的确是一个办法,让刘伟名来参加了会议的话,也许刘伟名就能够知道,并不是自己非要动他,是林民书要动他。
“大家的意见我也赞同。”温芳当即表态。
“老牛,把刘伟名叫来。”林民书阴沉着脸,仿佛大家都欠了他钱似的。
牛常胜打刘伟名手机时,发现刘伟名一直都在通话中,只好跑着来到了党政办。
这时的刘伟名刚刚与高震山通完了电话。
“刘伟名,叫你去开会。”牛常胜现在都有些佩服起刘伟名了,这小子做了那么多惊人的事情,现在仿佛并没有放在心上似的,这胆子也太肥了。
本来会议室就在旁边,两人快速就进入到了会议室。
一走进会议室,党委成员们的目光齐整整的就扫视过去。
对于这个最近出尽了风头的年轻人,大家都有着太多的好奇。
看到门口方向有一个座位,刘伟名走过去坐了下来,并且还有模有样的把拿着的笔记本翻开,掏出一支笔表现出要记录的样子。
瞪了一眼刘伟名,林民书道:“好了,现在继续开会,刚才温乡长已经介绍了刘伟名打人的事情,现在大家都讨论一下这事应该怎么样处理。”
刘伟名这时就把目光看向了温芳。
看到刘伟名的眼睛看了过来,温芳一慌,急忙说道:“林民书,刚才我介绍得是清楚的,刘伟名并没有参与动手。”
说完这话,眼睛有些闪砾地看了一眼刘伟名。
刘伟名有了高震山的电话,心中淡定得很,看到温芳仿佛有些怕自己的样子,朝着温芳微微一笑,还微微点了一下头。
看到刘伟名这表情,也不知道怎么的,温芳感到自己松了一口气似的。
听到温芳竟然这样说话,林民书就是眉头一皱。
组织委员郭红丽坐在那里全身不得劲,他同样也有着自己的消息来源,知道了县委常委会上的情况,自从她听到了会上的情况之后,心中就非常不安,作为高震山一系的人,她一直都是唯林民书马首是瞻的,现在高书记肯定已经不待见林民书了,反而那刘伟名在会上的表现深得高书记的欢心,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到底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郭红丽的目光一直都在刘伟名的身上观察,感觉这年轻人一派镇定。
难道是有了支持?
“小刘,刚刚通报了那个盛国飞被打的事情,这是一件有损乡里形象的大事,请你来的目光就是想给你一个自辨的机会,有什么话你也谈一下。”韩步松严肃地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站起身来恭敬地向着大家鞠了一躬,然后才坐了下来,表现出了一种很礼貌的样子。
坐下之后,刘伟名的目光看向温芳道:“我不知道这个会上是如何介绍当时情况的,不过,这事也瞒不了人,当时在场的县里干部很多,有不少人都是看到了当时情况的,这事要查一下并不难,具体的情况我也不谈了,这事发生之后,崔县长把我叫去,说是让我停职检查,后来高书记又要求我不要受到影响,把工作做好,说实话,我到现在也有些不安,我到底是该停职呢,还是继续工作呢?”
这话说得大家就是一乐,这小子有趣了
县里两个大佬的斗争已经越来越激烈,崔永志的力量一直很大,b得高震山都快被架空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刘伟名充当起了高震山的先锋不说,还把这事明白说了出来,这时完全就是与崔永志划清界限之意了。
有意思啊,高震山一系的内部正在斗着,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刘伟名又说道:“我这事可能有些大,看来得在县委有了决定之下才能去研究,作为一个党员干部,无论组织上最终会有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服从的。”
说完这话,刘伟名就坐在那里看着大家。
林民书这个气啊,刘伟名的话里已经透露出了太多的东西,一个就是自己已经不得宠了,高震山将要抛弃自己,二是告诉大家,在县里没有指示的情况下,处理他根本就没有用,更有一个意思是说高震山都没有发话,他就跳了出来,完全就已经不属于高震山的人了,这是在另立山头。
实实在在的在打自己的脸啊
刘伟名表现得非常强势,虽然表情上看不出对林民书的不尊敬,可是,大家都能够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一种对林民书的无视。
接到了高震山的电话之后,刘伟名就非常清楚,林民书已经不可能再嚣张多长时间了,借今天这会打击一下林民书的威信,也能够显示出自己的强势,加上温芳明显是怕了自己,有着这样的一些条件,对于下一步自己负责重建中学的事情就有了太多的助力。
会议室里面一时间烟雾弥漫,大家都在沉思似的,对于刘伟名的强势,大家也算是第一次看到,透过烟雾,大家有一种感觉,林民书仿佛后台不硬了。
如果林民书仍然有高震山的支持,整一下刘伟名并非不行,但是,现在明显这林民书并没有得到高震山的指示就要整刘伟名,大家参与进去的话,搞不好就会得罪高震山,这事当然不能轻动。
春竹乡的班子是重建的班子,大家从各方到来,互相之间并没有形成合力,对林民书这个书记的尊敬也仅只是知道他的后台是高震山而已,现在发现高震山仿佛不待见林民书时,想法立即就不同了。
林民书也明白现在的情况对自己的威信就是一大打击,如果无法拿下刘伟名,下一步自己在这里的工作还怎么开展,谁还听自己的话?
“刘伟名,这里是乡政府,不是县委。”
林民书沉声说道。
刘伟名看向林民书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
林民书的话说得很没水平,党委成员们的皱头都是一皱,这话传出去会让县委领导们怎么去想?这话的意思很有歧义了,可以理解为林民书没有把县委放在眼里啊
温芳偷偷观察了一下林民书,知道这林民书是被刘伟名气的,现在林民书的心态已经出现了问题了
温芳的心情是复杂的,在处理刘伟名的事情上她并不希望搞得大家都下不了台,好不容易才爬上一乡之长的宝座,自己容易吗?假如把刘伟名得罪惨了,到时刘伟名把自己的事情捅出来的话,问题就大了。
要知道自己现在还只是一个代乡长,代字没有取掉之前,一切都有变化,因为这事而无法上位,这种损失是她万万不能接受的。
盛国飞根本就不顾虑自己的想法要动刘伟名,林民书也对刘伟名恨极,想在今天的会上拿下刘伟名,两人的力量都是那么的强大,重压之下这刘伟名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可是,刘伟名是想动就动得了的吗?
再看向坐在那里非常沉稳的刘伟名时,温芳突然间有一种感觉,仿佛刘伟名才是乡党委书记,林民书与刘伟名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似的。
林民书说了那句话之后,也发现了自己这话的毛病,心中一慌,急忙道:“我的意思是你属于乡里的干部。”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明白,我明白书记的话。”
刘伟名说这话时表现得很是认真的样子,手中的笔仿佛也在本子上记了一下。
这做派搞得大家就想发笑。
林民书被刘伟名这样一搞,心中满不是个滋味,仿佛自己的那个补充起到了更加不好的作用。
牛常胜坐在那里一直没有讲话,心中却已是想法太多。
最近以来林民书示好之意明显,大有把自己拉到他一方的意思,对此,牛常胜也在犹豫,想到了林民书背后有着高震山时,牛常胜还是有了投过去的想法,可是,今天发生的这事让他就更加犹豫了,看起来林民书在高震山的心目中已经不行了,失去了高震山的支持,林民书还有什么权势?
看来得好好的观察一下再说了
忍不住再次看向刘伟名时,牛常胜也在皱眉,自己的党政务办搞了一个这样的副主任,以后的工作自己指挥得动他吗?
想到刘伟名的这些事迹,牛常胜感到自己的头就在疼,完全就是一个自己无法掌控的人。
再想到党政办里的另外两个手下,牛常胜发现全都是刺头,姜国平有县里财政局副局长的亲戚,自己不能得罪,方怡梅弱一些,但是,她与一个副县长走得近不说,人长得漂亮就是本钱,谁也说不一定她哪天就靠山了一个更强的靠山,同样也不可大意。
唉两头都不好搞啊
有牛常胜这样想法的还有几个。
林民书没想到会是这样,想借会上的强势来动刘伟名一下,这时才发现仿佛是自己一人在唱独脚戏。
我一个堂堂的乡党委书记难道就收拾不了一个小小的乡干部?
林民书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得压下刘伟名才行。
刚想说话时,林民书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一下子就响了起来。
眼睛朝着手机瞟了一眼时,林民书的脸上顿时有了一种激动,快速抓起了手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