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高书记,我林民书,小林啊。.”
这时的林民书是激动的。
昨天又与高震山的老婆进行了联系,她答应晚上与高震山再说说自己的事情,看来效果出来了
老将出马看来效果是明显的
林民书一晚上都无法入睡,对于在会上的事情他是后悔得肠子都青了,自己的性格太软了
这是林民书对自己的评价,当时为何要把事情推给温芳呢?
林民书到了现在也没想明白自己的做法。
当时看到崔永志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林民书的心里面就发虚,想的就是暂避锋芒,当时并没有去想高震山的感受,要是当时挺一下,就不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现在好了,看来威力还是不错的,只要得到了高震山的谅解,自己在这春竹乡就还有威势,一个小小的刘伟名就不在话下。
目光在大家的脸上扫了一眼时,发现大家看似无意,其实都在注意着自己打电话的事情。
结果是林民书根本就没有想到的事情,高震山的声音很大,震得耳鼓都嗡嗡直响。
“林民书,你的眼里还有没有县委放着工作不好好干,一天就尽想着整人,刘伟名的事情县委都还没有一个定性,你就开会要整人,这就是一个书记尽有的态度?我告诉你,盛国飞的事情县里还没有定性,还轮不到你去收拾人。”
电话中高震山根本就没有给林民书的面子,昨晚上老婆显得很温柔,尽心服侍自己,也为林民书求了情。
可是,老婆的同学又如何,再好的友情也比不上刘伟名背后势力的重要。
高震山现在也是气愤了,通过盛正丰双规的事情,他算是看到了刘伟名背后的强大实力,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就应该进一步的加强与刘伟名的关系,还应该保护好刘伟名才对,现在林民书私下就想动刘伟名,这是在破坏他的谋划了,这是高震山万万不能答应的事情。
一上来就是一通大骂,骂完之后高震山把电话一砸。
会议室里面的人知道是县委书记高震山打来的电话,全都静静听着,由于没人说话,林民书的手机声音开得大,高震山的声音又很大,结果那电话中的声音就被不少人听到。
没听到电话中声音的人们都在观察着林民书的表情。
高震山砸了电话,林民书的脸色就发生了巨大变化,气势很强的林民书一下子就蔫了。
林民书也是有自己的一个目的,盛国飞是市委书记的儿子,办好了这件事情,也许就能够在市委书记那里挂上名字,只要得到了市委书记的欣赏,再加强与温芳的关系,搞不好就能够挂上盛国飞,到时也多了一条通向盛国飞的线,这对于自己下一步的发展意义非常。
高震山的电话一下子震醒了林民书,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想法有些天真了,高震山对刘伟名的重视超出了自己的预想。
又走错路了
坐在林民书旁边的温芳是听得最清楚的人,高震山的话差不多被她一字不漏的听到了耳中,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看去时,温芳看到的是刘伟名很平静的样子,这时的刘伟名坐在那里的恭敬情况完全就是装佯
“这样吧,高书记叫我到县委去一趟,今天的会暂时就这样吧,散会。”
说完这话,林民书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全身都有着一些虚弱感,刚站起身来,林民书就发现自己的腿有些软,用手撑了一下桌子,稳住了心神,林民书向外走了出去。
每一个人都注视着林民书的情况,看到林民书那有些摇晃似的身影时,大家的表情都有了一些变化。
温芳看了一眼刘伟名,强笑了一下道:“林书记既然有事,那就下次再开会吧。”说到这里,看向刘伟名道:“小刘,不要有任何负担,要把工作做好。”
温芳走了出去,她同样需要好好的想一下这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想到自己听到的电话中内容,温芳感觉县里已经发生了大事,这事还得赶到县里去问问盛国飞才行。
临出门时,副书记韩步松轻轻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道:“小刘啊,中学重建的事情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来找我。”
人大主席方贵财也微笑着朝刘伟名点了点头才走了出去。
今天的会议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曾经的高震山亲信林民书失势了。
刘伟名一直很有趣地看着林民书的情况,看到林民书打了电话之后的那表情,刘伟名明白得很,今天高震山肯定是发怒了。
待所有人都已离开,刘伟名合上笔记本也站起身来朝外走去。
走进党政办,刘伟名发现牛常胜坐在那里满腹的心事,心中一乐,现在牛常胜肯定对于自己的情况非常难解。
看到刘伟名进门,坐在里面的姜国平和方怡梅全都抬头向着刘伟名望去。
说实话,他们一直都在观察着牛常胜的情况,可是,那牛常胜进门之后连茶水都没有去倒着喝,就在那里看似翻着报纸,其实在发呆。
反常啊
现在见到刘伟名进门,两人看向刘伟名的眼神中就希望从刘伟名的脸上能够看出一些什么。
今天的党委会研究的一个主要内容基本上打听清楚了,就是书记林民书在整刘伟名,以大家的判断,这事完全就是走一个过场,刘伟名这次有难了。
结果却是成了这样,牛常胜没言语,刘伟名走过去也坐在那里没说话。
难道说会上有什么样的变故?
方怡梅坐在窗边,她是看到了林民书阴沉着脸坐进了车子离开的。
紧随其后,温芳也满是心事的坐进了一辆车子离去。
书记和乡长都是这样子,牛常胜又是这样,这里到到底有什么内容?这事搞得两人的心里面猫抓似的。
“主任,我回宿舍一趟,向你请个假。”刘伟名对着牛常胜说道。
“嗯,好,好。”牛常胜显得有些紧张似的,身子都微倾了一下。
目送着刘伟名不紧不慢离去的背影,姜国平与方怡梅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的心中有一种震惊感,牛主任今天仿佛很反常
刘伟名已经出了乡政府的大门,牛常胜这才站了起来,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扫视了一下,拎着他的包包离开了办公室。
同样看到牛常胜离去,办公室里面的两个人全都长吁了一口气。
方怡梅拍了拍她那鼓胀的x口道:“要命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今天怎么一个个都怪怪的。”
姜国平的目光在方怡梅偷窥了一下,还是被这事震动,说道:“不错了,今天这事太怪了,我听到消息说是林书记要动刘伟名,市委书记的夫人在县里也放出了狠话,说是要开除刘伟名,今天这会就是研究这个的。”
方怡梅也得到了一些消息,微微点头道:“我听到的消息也是这事,据说钟副县长在办公室里面都拍了桌子,非要收拾小刘的。”
说到这里,两人互相看看,感到今天的事情反常了,这刘伟名仿佛并没有被收拾的样子。
刘伟名慢慢向着自己住的宿舍走去,发生了那么一些事情,刘伟名也需要清理一下自己的思路。
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其实也非常危险,假如得不到高震山的支持,林民书与温芳联手之下,要收拾自己完全就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自己也算是赌了一把,赌的就是宁军那消息的准确性,赌的就是高震山维护他权威的决心,这两样事情只要有一样出现了差错,自己估计真会卷被子走人
叹息一声,刘伟名对于自己这样的草根想发展有着太多的感慨。
现在到处都说女人要进步,上面要有人,想想温芳,再想想方怡梅,刘伟名并没有看不起她们的想法,她也也是属于被生活压迫了的人,不这样做,凭着他们草根的身份,她们又有多少成功的可能?
累太累
刘伟名躺在床上很快就进入梦乡。
当刘伟名起床时才发现已是学生们吃饭的时间,外面来来往往的学生们一派热闹。
走了床洗了洗脸,刘伟名就感到精神一振,门也没关,出门去上了一个厕所回来时,只见桌子上打饭的碗失去了踪影。
“刘老师,看到你回来了,我帮你买了饭,饭票是从你的桌上拿的。”一个怯怯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刘伟名转身看去时,看到的却是一身花格子衬衣,身材修长,秀美的杨玉仙。
接过碗,刘伟名微笑道:“谢谢玉仙了。”
脸上一红,咬了一下嘴唇,杨玉仙用一种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道:“我爸来过学校了。”
刘伟名道:“好啊,想家了吧?”
脸上满是红霞,杨玉仙道:“我爸说了一些事情。”
刘伟名道:“嗯,上次到你家之后,我跟你家父母都是谈好的,你放心吧。”
听到刘伟名这话,杨玉仙的脸更红了,小声道:“爸让我听你的话,不给你忝乱,我会记住的。”
刘伟名越听越不明白,抬头时,就与刚刚把头抬了起来,连耳朵都红了的杨玉仙那目光对在了一起,他一下子反应过来杨玉仙的意思。
杨玉仙别看出身在贫困的家庭,他那皮肤就非常白嫩,虽然十六岁不到,可是,全身都已长得丰满起来,再加上那羞涩的样子,刘伟名也有一种惊艳感。
目光对上,刘伟名就是一阵发愣,那杨根民难道真的跑来跟杨玉仙说了什么话?
“刘老师,我上自习去了。”小声说完这话,杨玉仙逃似的已经离开了刘伟名的宿舍。
看着一阵风似逃走的杨玉仙,刘伟名的眼睛睁得老大,过了一阵才一跺脚道:“***杨根财,未成年少女啊。”
吃着饿,刘伟名的头脑里面一片混乱,那心思就太复杂了,道德底线与那美丽的少女交织在一起。
“我是国家干部我是国家干部。”
刘伟名自言自语着。
“哈哈,伟名,你当然是国家干部了,这都要自言自语的你没事吧?”门外走进了方怡梅。
今天的事情透着太多的疑惑,事后方怡梅和姜国平终于也探到了会上的情况。
了解到了会上的情况之后,方怡梅和姜国平的那种震惊之情真的是难以言说。
两人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面对着那么凶险的情况,最终却是那样的一种结果收场,一想到林民书都无法拿下刘伟名时,方怡梅感到自己得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个刘伟名了。
吃过了饭,方怡梅精心修饰了一下容貌之后就找了过来。
刚到门口就听到刘伟名在那里神神叨叨的念着“我是国家干部。”的话,心中完全就是一种不解了。
“小方来了,坐,请坐。”刘伟名到了现在也没能清醒过来,说起话来也有些搞笑。
方怡梅笑道:“你真的没事?”
目光在方怡梅的身上看去时,刘伟名的头脑中很自然就用方怡梅与杨玉仙进行了一番比较。
春竹乡出美人啊
一时也难以分出高下,只是这方怡梅更加成熟而已。
看到刘伟名的目光不断在自己的身上巡视,方怡梅的脸上就是一红,有意无意中调整了一下身子,尽可能的把自己最吸引男人的地方展示着。
“吃过饭没有?”刘伟名突然问道。
方怡梅有一种想踢刘伟名一脚的冲动,这小子是怎么的,今天整个人都不对了,开了一个会就开成了这样
“你请我吃饭?”方怡梅微笑道。
“你先吃这碗,我再去买。”刘伟名就想离去。
“吃过了,你快吃吧。”方怡梅微笑着说道。
还真是饿了,刘伟名端起饭来,先把一切都抛到了脑后,快速吃了起来。
方怡梅有趣地看着刘伟名吃饭,她突然发现这个刘伟名长得真是帅气。
“你今天真是威风啊。”方怡梅笑着说道。
刘伟名装佯道:“什么威风?”
把嘴一嘟,方怡梅娇媚道:“好啊,我们两个这样的关系都还要瞒着我,老实交待,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的后台?”
刘伟名笑道:“我的情况你都可以倒背了,我记得你还专门到我家去看过的。”
“那是领导让我们了解人员情况麻。”
说到这里,方怡梅道:“说真的,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的关系?”
两人本来在办公室就喜欢开玩笑,现在没有在两人之间,方怡梅有意以一种撒娇似的语气套着语。
刘伟名吃了饭之后也恢复了平静,如何会上方怡梅的当,笑道:“我倒是听说你有关系的,我能我什么关系,往后发达了,我可是指望你了。”
听到这话,方怡梅的脸色微变了一下道:“别听人家乱说,我不是大家说的那种人。”
刘伟名就笑着看向了方怡梅。
一跺脚,方怡梅道:“真的没有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