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有些发急的方怡梅,刘伟名看到她的眉毛贴得较紧,仿佛是相书中所言的j女情形,心中暗想,难道真的没事?
嘴上就说道:“我相信你。.”
话是这样在说,刘伟名却在心中暗想,相书上说的东西到底有多少可信度,现在都能够做假,相书还可靠吗?
方怡梅听到刘伟名这话,脸上才是一缓。
方怡梅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非常在意刘伟名的感受。
刘伟名说相信自己,她的这心中就很快乐似的,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随着方怡梅的变情变幻,正巧窗外的阳光透了进来,在阳光下,这方怡梅就显得很是动人。
感受到刘伟名的目光,方怡梅感到心中有些发慌,脸一红道:“我就是来看看你,没事就好,我走了。”说完这话,一阵风就走了。
挠了一下头,刘伟名摇了摇头,今天真是奇怪的一天。
温芳赶到县医院的时候,看到的是郑兰香和盛国飞被一些人带上车离去的情况。
本来温芳对于发生的一些事情就有着太多的疑惑,看到那些带走郑兰香的人很是严肃的样子,站在一旁真是全身发冷。
发生什么事情了?
温芳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
再看看四周,温芳发现县纪委书记黄启功也站在这里,同样表现出了一种严肃。
吓着的温芳快速闪到了一旁。
黄启功这时缓缓向着他的车了走去。
走到温芳身边时,看了温芳一眼,并没有说话,然后大步离去。
当所有的人都已离开,温芳才从医院那里了解到了一些情况,竟然是市委书记盛正丰双规了,他的老婆和儿了存在许多问题,市里配合省里的工作组前来带走了郑兰香和盛国飞。
了解到了这情况,温芳有着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完了!
温芳发现自己努力了那么长的时间,最终得到的结果却是失败时,感到自己的头脑里面一片混乱。
坐在医院的椅子上,温芳的脸色苍白,神情就显得慌乱。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何乡里的会议上,县委高书记要专门打来电话维护刘伟名的事情,盛正丰出了事情,对于打了盛国飞的刘伟名反而是一件好事,一般情况下,与坏人作斗争的都是好人,刘伟名现在就是充当了好人的角色了。
这刘伟名怎么就有那么好的运气,救了孩子得到了县里的表扬,打了市委书记的儿子,现在反而站在了好人一方。
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再想到高震山在电话中大骂林民书的事情,温芳发现,那个刘伟名才是高震山真正的心腹之人,这小子看来是要发达了
坐在这是想了好长的时间,温芳发现自己除了盛正丰的后台之外,根本就没有其它的后台,认真说起来也不是盛正丰是她的后台,她的后台就是盛国飞,现在盛正丰完蛋了,县长崔永志能否稳得住暂且不谈,看到盛正丰完了,他还会支持自己吗?
一想到这里,温芳更慌了,自己的位子难道就这样完了?
县里下一步必将成为高震山强,崔永志弱的情况,这局面大转了。
投到高震山一方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位子。
这是温芳分析出的一个最好的办法。
可是,高震山一直就不待见自己,把自己划成了崔永志的人,想投到他那一方,他并不可能会接纳啊。
想了很长时间,温芳的脑海里面突然冒出了一个人来。
刘伟名!
也许就只有这小子能够帮到自己了。
有了这样的判断,温芳自己都感到难以理解,那刘伟名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党政办副主任,他难道真的难够帮到自己?
高震山凭什么一直都帮扶刘伟名呢,难道真的就是刘伟名站在了高震山一方?
温芳感到刘伟名的背后肯定有人。
只能这样了。
温芳知道自己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抓住这根救命的稻草。
温芳在这胡思乱想着,县里的政局动荡得就非常厉害了。
随着盛正丰双规的消息传出,高震山的办公室一下子热闹起来,大量官员都争着跑到他这里来汇报工作。
官场上就是很现实,谁有势力就跟着谁,崔永志这个县长的确很强,但是,他强又能如何,他的后台大家都知道是盛正丰,现在盛正丰完蛋了,谁也说不清楚盛正丰的事情会不会把崔永志也带下水去,就算他没事,失去了靠山的人就等于失去了权力。
崔永志完了!
这是大家的一个理解。
高震山这时的心情真是好得不得了,打了一个电话给市长狄猛时,高震山听得出来,狄猛市长的心情明显很不错,聊了几句,狄猛甚至询问起了刘伟名的情况。
高震山把刘伟名正在负责中学重建的事情时,狄猛难得的对高震山进行了一种表示,说是可以带着刘伟名到市里去,市里划拨一笔款项也支持一下春竹乡的重建。
这事让高震山想了一阵,高震山感觉出狄猛同样也对刘伟名感起了兴趣。
拿起电话,高震山拨通了刘伟名的电话,电话一通,高震山就微笑道:“小刘,你现在准备一下春竹乡中学重建方面的资料,到县委来一下。”
挂了电话,高震山暂时也没有叫秘书安排人进来,而是掏出了一支烟点燃吸了起来。
县里的局面变化了
高震山轻轻敲击着桌子,思考着下一步的县委情况,趁着这个大好的局势,自己应该用最快的速度把整个县的班子掌握住,只有这样,自己才是县里说一不二的人。
现在高震山也找到了一些县委书记的感觉。
“老板,庞部长来了。”秘书常明光小心地走了进来报告着。
常明光明显就兴奋了许多,现在自己的老板终于强大了,自己这个秘书今天也受到了太多人的奉承,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哦,请老庞进来。”对于这个一直紧跟着自己的组织部长,高震山还是要给予必要的礼遇。
庞辉很快就微笑着走了进来。
庞辉当然也是高兴的,自己站的队算是证明了正确性。
站起身来与庞辉握了握手,两人坐在了沙发上,庞辉很是恭敬道:“高书记,不知下一步县里的干部队伍建设你有什么指示,我们组织部好根据你的指示开展工作。”
高震山一愣之后,很快脸上就现出了笑容,朝着庞辉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老庞啊,你的这提醒很及时,草海县要想有一个大的发展,干部队伍的建设就显得非常重要,我们县的干部队伍总体上还是不错的,但是,也存在着一些在其位不谋其职的现象,县委的确应该进行一些必要的调整了。”
“高书记,有了你的指示,我们就好开展工作了。”庞辉微笑着说道。
递了一支烟给庞辉,高震山微笑道:“老庞,你的工作我是相信的,放手开展工作吧,从上到下一直都是这样的,对于认真工作,立场坚定的同志就要大力任用。”
这话就透着了一种会报答庞辉一直以来支持自己的意思了。
庞辉的脸上更显笑容道:“那好,我们组织部门会根据高书记的指示,先搞出一个草案来,待你看了之后再进行修改。”
高震山心情不错地点了点头。
庞辉微笑道:“刘伟名同志是一个各方面出色的同志。”
这话也就是试一下高震山想法的意思了。
大家都是看到了刘伟名在县委扩大会议上的那种力挺高震山,不惜与副县长顶牛的事情,现在也到了论功行赏的时候了。
高震山微微点头道:“小刘同志是一个很不错的同志,才参加工作就勇于承担重担,现在春竹乡中学的重建之事从上到下都在关注,我看他目前暂时还是负责中学的重建为好,到他的试用期结束之后再行调整,不过,小刘要承担重建的工作,不给他一些权力还真是不行,我看可以微调一下春竹乡的班子,方贵财同志差不多到点了,放在春竹乡无法再有干劲,可以放到县里的政协过渡一阵,那牛常胜同志还是不错的,挪一下位子,小刘麻,先暂时任党政办主任,进入党委班子,你认为怎么样?”
庞辉明白,高震山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要让全县的干部们看到紧跟他的人都有好处之事,别看刘伟名还没有转正,同样也能够重用。
庞辉微笑道:“书记,我认为在试用转正这事上可以灵活一些,小刘同志虽然参加工作的时间很短,他做的工作不少,救了孩子们就是一个大功,与团省委进行了一些接触,又要拉来一大笔的重建资金,这又是一大功,在全县的大是大非问题上,他敢于顶住压力,这就更加难能可贵了,鉴于他的情况特殊,可以提前转正麻。”
高震山点头道:“我认为可以。”
两人很快就达成了一致,庞辉微笑着走了出去。
看着庞辉的背影,高震山微微点头,今天庞辉到来的一个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提醒自己到了调整县里各部门班子的事情,趁着现在这个势头,要尽快把一些常委拉到自己一方。
想到团省委的事情,高震山感到自己暂时没有那个精力了,只能是全权委托给刘伟名来做,他相信以刘伟名的能力,应该把那事做得圆满。
正想着事情,高震山的老婆涂林丽的电话就打了进来,电话一通,涂林丽就说道:“老高,我老同学林民书知道他错了,找到了我,说是一定要向你认识错误,你看这事,林民书毕竟也是一直听你话的人,你也需要用人麻,是不是就放他一马?”
不提林民书还好,涂林丽一提到这人,高震山的心中就满是火气,需要用人哼,这样的人用了就是一个反骨仔,高震山打死也不敢再用这样的人了。
“别说了,县委在干部任用上都要严格的规定,你往后别插手。”高震山把电话挂断了。
挂了电话,高震山也在想着春竹乡班子的事情,看来可以用刘伟名来压制林民书。
高震山也看得出来,林民书就是一个软骨之人,只要自己支持刘伟名,林民书就不敢乱动。
刘伟名赶到县里时也快接近下班,想到是高震山亲自打电话要自己前去,匆匆就赶到了高震山办公室的门口。
到了这里刘伟名才发现等着的乡镇一把手还有着好多个,就连林民书这个春竹乡的党委书记都脸色难看地坐在那里等着。
看到林民书那个样子,刘伟名在心里暗自叹气,这林民书就是软,要不然也不可能变成这样。
看到刘伟名到来,林民书的眼睛里面再也没有了那种杀气,反而是无神看了一眼刘伟名,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
看到林民书那脸上的笑容,刘伟名也朝他笑了笑,主动道:“林书记也来了?”
这时的高震山秘书常明光正好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刘伟名,脸上堆起了笑容道:“伟名来了高书记等你一阵了,快进去吧。”
这话说得等在这里的领导们全都把头抬了起来看向刘伟名。
对于县里的这个牛人,大家真是如雷贯耳了,还有谁比得过刘伟名那么生猛,在县委常委扩大会上敢在局势不利于高震山的情况下坚定站在高震山一方,为此不惜顶了钟副县长,还敢于挑动人员把市委书记的儿子打了。
这些事情全都是大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结果他不仅做了,而且还屁事都没有。
现在到好了,他做的两件惊天大事竟然证明了是正确的,他的队站得是那么的正确。
刘伟名在大家那复杂的眼神中走进了高震山的办公室。
高震山现在真是太累了,一天就与不少的人谈了话,坐在那里刚喘了一口气,就看到秘书带着刘伟名走了进来。
看到是刘伟名,高震山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对刘伟名道:“小刘,乡里的事情我知道了,这事我批评了林民书,你受委屈了。”
秘书常明光的心中都有些嫉妒了,这刘伟名怎么就那么深得高震山的欣赏呢。
虽然心中好奇,常明光难得的泡了一杯茶给刘伟名。
“谢谢常哥了。”刘伟名恭敬道。
常明光这才心中一畅,微笑着点了点头走了出。
“高书记,春竹乡中学的重建要尽快落实才行,我担心再过一阵就更冷了。”刘伟名发现这几天尽干些无用的事情,重建的事情已经拖下,趁着这机会,他赶紧谈了这事。
高震山微微点头道:“上次你到省里联系的事情现在应该差不多了,今天找你来,我就是想与你谈这个事情。在谈这事之前,我想与你谈一下你下一步的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