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一愣,自己的级别仿佛变得高了起来,自己的工作竟然就成了县委书记来亲自谈了,这待遇……
心中多少也有些不安,仿佛把自己放到了浪尖上了。(.)
虽然明知道这样做不太合适,刘伟名当然不可能说县委书记做这事就不合适了,很是恭敬道:“我一切行动听高书记的。”
高震山心中就是一畅,这个年轻人不错啊完全就是自己的坚定亲信。
“小刘,是这样的,春竹乡是全县的一个贫困乡,工作的难度很大,县委打算再对春竹乡的班子进行微调,也想给你再加加担子,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刘伟名心中苦笑,自己就是一个刚参加工作的人,县委书记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听自己的意见的话都说了出来。
目光在刘伟名的脸上看去,高震山对于自己的这做派很是满意,心中暗想,无论你小子有着什么样的背景,就算是这背景暂时不想暴露出来,自己该做的事情先做好,相你刘伟名背后的那人能够看出自己的良苦用心。
“高书记,你知道的,我刚参加工作,对乡里的事情还没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刘伟名说道。
摆了一下手,高震山道:“是这样的,你们乡的人大主席方贵财同志身体不好,多病,他也多次提出过申请,组织上有可能把他调离春竹乡,这样一来,就需要有一个各方面都不错的同志担任人大主席,你认为牛常胜同志怎么样?”
刘伟名转念间就明白了高震山的意思,心中就是一阵狂跳,心中暗想,不会吧,自己难道又要当主任了?
越想越感到这事非常有可能,不过,刘伟名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地方,只是说道:“牛主任各方面的素质的确不错,对春竹乡的情况也非常熟悉。”
高震山就笑着点了点头道:“小刘啊,县里鉴于你的工作情况,已责成有关部门让你提前转正,希望你能够抛开一切包袱,全力展开工作。”
刘伟名当然知道这是高震山一手操作的结果,感激道:“高书记,我知道你一直以来对我的信任,请你放心,我一定努力工作,不辜负你和县委的重用。”
看到刘伟名再次表态,把自己放在了县委前面,高震山的心情不错,说道:“县里的事情太多,本来我是打算带着你到省里去谈中学重建的事情,现在看来已经无法带你去了,只能是由你来进行操作,你放心,只要是不太出格的地方,县里都会支持你的。”
刘伟名感到这事才是重点,中学的重建终于可以做了,心中高兴,对高震山道:“请书记放心,这事我全力运作,一定做好。”
“嗯,这也是县里对你的一次考验了,这事一定要做得圆满。”
刘伟名立即把事情应承了下来。
“小刘啊,晚上没安排吧?”
“没有。”
“那好,下了班以后一起吃一顿饭,我们再聊聊。”高震山微笑着说道。
进入高震山的圈子了
这是刘伟名的一个感觉,从现在开始,自己才算是真正成了高震山的心腹之人。
从高震山的办公室出来,几个等待着的领导们都微笑着向刘伟名点头。
谁都知道,从现在开始,这个小子应该已经靠上了高震山这棵大树了。
毕竟刘伟名只是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大家虽然心里面想着与刘伟名加深关系,却也不太好把架子完全放下,大多数人显得都矜持了一些。
刘伟名知道这些领导在级别上比自己高得太多,抱着不得罪人的想法,也都热情地回应着他们。
“小刘,晚上一起吃饭?”林民书突然对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学真是没有想到这林民书的转变会有那么快,对于这个人,刘伟名从心底里面是看不起的,脸上还是现出了一种恭敬神态道:“林书记,下次吧,刚才高书记叫我陪他吃饭的。”

林民书一愣,眼睛里面就现出了深深的嫉妒之情。
其他的那些领导们同样也是感到羡慕了,高书记主动邀请刘伟名吃饭,这就说明了这小子在高书记的心目中非同小可了,这是一个能够在高书记的面前说得起话的人物
本来还有着一些矜持做派的领导们也把那种矜持完全放下,一个个的笑着以开玩笑的方式约着刘伟名吃饭。
刘伟名都微笑着接受了大家的邀请。
并没有在这里多停留,刘伟名快速离开了县委大楼。
刚走到县委大楼之外,刘伟名就看到站在大门前面的温芳。
“温乡长,你也来县委了?”刘伟名心想这女人应该是属于崔永志一系的人,怎么跑到了高震山这里。
脸上露出微笑,淡妆的温芳更加受看。
刘伟名暗赞一声,这女人难怪能够迷倒盛国飞那小子,果然也是一个极品女人。
“小刘,一起吃饭去?”温芳微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现在刘伟名采用的办法就是尽可能的让大家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因此,就想到借用高震山来压一下这些人的想法,这也是他在楼上对大家说高书记邀请的事情。
现在听到温芳的邀请,刘伟名明白得很,随着盛正丰的倒下,温芳的处境就艰难了,崔永志那里她是靠不上了,现在高震山又把她看成是崔永志的人,不待见她也成了必然。
难道说她把主意打到了自己这里?
转念间,刘伟名差不多就摸到了温芳的想法。
“温乡长,下次吧,刚才高书记叫我晚饭陪他吃,说是要进一步了解中学重建的事情。”
“啊哦。”
温芳有些震惊地看向刘伟名,心中就在想,果然刘伟名很得高震山的欢心了,如果刘伟名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到高震山那里帮着自己说说话,也许这一关就能过去。
“伟名,以后私下你叫我温姐就行了,我们相差也不大,叫乡长生份了。”温芳嗔怪地说道。
说这话时,温芳表现出了一种娇媚的小女儿态。
愣了一下,刘伟名微笑道:“我早就想这样称呼,又怕温姐不高兴的。”
温芳这才笑道:“这样就对了麻,以后乡里的工作我们姐弟同心,一定能够做好。”
看了看温芳,刘伟名知道这女人同在是乱投医的心态了
“有温姐罩着,我在乡里的日子就好过了。”刘伟名开玩笑道。
温芳高兴道:“伟名放心,姐全力支持你的工作。”
温芳听得出来,刘伟名已经表达了一种会帮自己在高震山面前美言的意思,心情一下子不错了起来。
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体上看了一眼,高震山赞道:“年轻就是好啊。”
第一次洗桑拿,蒸了出来看到高震山已泡在了温水池里面,池子里面还泡着高震山的秘书常明光、县委秘书长陈锁源、组织部长庞辉、副县长钱中立几个人时,刘伟名多少还是有些不太自然。
每一个人都赤着身体,到了这里,大家的威严已经完全失去。
与领导们赤luo相见,自己现在应该是与他们一伙的人了吧?
刘伟名年轻,又练过五禽戏,整个的身体上下充满了阳刚美,关键的地方更是有型,也难怪高震山看到了刘伟名的身体时忍不住赞了一声。
学着大家,刘伟名下到了温水池里泡着。
进入了池内,虽然大家的目光还是能够互相看到对方的身体情况,不过,有了水多少遮了一些之后,刘伟名才感到自然了许多。
桑拿进入草海县也就是刚刚进入的事情,在县里已是一个很高级的享受,刘伟名并不知道会花多少钱,吃了饭之后就被叫到了这里。
庞辉虽然身材也还行,却也油肚很大,泡在水里听到高震山的这话,脸上就带着笑容道:“高书记这话就说得不对了,怎么能说年轻人就是好这话呢,高书记正当年,相信战斗力并不比小刘弱。”
陈锁源也笑道:“持久性上还得看我们这些老了的人。”
众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副县长钱中立也笑道:“财大,器粗这话书记是占全了的,现在的女孩子可是喜欢这样的男人,我们的小刘器粗到是器粗了,财大却是无法与老头子们比的。”
这话说得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高震山指着钱中立笑道:“你这个钱中立啊,财大器粗是你这样解释的吗?”
钱中立嘿嘿笑了一下。
说了几句,这气氛一下子融洽了起来。
高震山微笑看向刘伟名道:“小刘啊,你看看这些领导,平时一派严肃的,下来之后说点话也是乱七八糟的。”说这话时,高震山的目光象是无意似的盯着刘伟名。
刘伟名在适应了这里的情况之后,对于大家在自己的面前说出这些话已经有些明白,他知道别看大家看似随意的在说笑话,其实也是在试自己的意思,如果自己不能融入他们的话,下一步想进入到他们的这核心估计就难了,到那个时候,也许面临的就是他们的戒心。
想明白了这些事情,装做很理解似的说道:“其实,这样才更显得真实一些,圣人都说过‘食色性也’的话,说点笑话能够很快融洽气氛,这是领导们说话艺术的体现,财大器粗能够这样理解,不是现在的男人对女人也提出了‘有容,奶大’的要求吗?”
听到刘伟名这样一说,大家全都放声大笑了起来。
高震山哈哈笑着对钱中立道:“看来我们小刘也有研究啊。”
钱中立笑道:“不错,不错,小刘大有培养前途,如此有学问的人,组织部门应该重点培养才是。”
庞辉笑道:“组织部一直都在重点关注着小刘的发展的,这次就打算给小刘再压压担子的。”
由于刘伟名说话符合了大家,气氛就更加融洽了一些。
刘伟名也是如此近距离与县里的主要领导们坐在了一起,还是在这样的气氛中进行,看到了这真实的情况,他对于官场的事情又有了深入的理解,头脑里面一直都在研究着融入的问题,看来当官并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么简单,除了啃干事之外,这关系网才是一个关键
“小刘,春竹乡的班子配备之后,你感觉现在的春竹乡在工作力度上有没有增强?”
高震山自从盛正丰双规之后,气势已经显示了出来,在这县里他的势力仿佛突然间就鼓胀到了一个高度,这话如果是以前,他并不会这样去问,还是要顾及一下崔永志的想法,现在除了底气足之外,这里又都是他圈子的核心层,所以,说起话来就没摆出县委书记的那种深沉做派。
陈锁源道:“我感觉温芳那代乡长还是存在一些问题的,在任用的时候显得仓促了一些。”
钱中立道:“秘书长说得不错,我们在任用干部的时候不能够以一些人的意志为转移。”
刘伟名还没有说话,两个县委成员就谈起了这事,搞得刘伟名也只能听着他们说话。
高震山其实心里面也有些不舒服,虽然这人都是自己的人,可是,这两人在自己向刘伟名询问时插话,这还是不礼貌的行为。
有了这样的不舒服,就存了敲打一下他们的想法,说道:“这事已是县委通过的事情,我们作为领导干部,还是要维护县委的威严。”
两人一愣,很快想到了高震山现在不同了,嘴就闭上。
高震山继续看向刘伟名道:“小刘,别有什么顾虑,放开了讲,讲错了也没有关系。”
庞辉是最清楚高震山心意的人,知道今天高震山的这个做派就是想进一步加深与刘伟名的情感的意思,庞辉自从有了与高震山同样的心思之后,他也有着交好刘伟名,从而是获得强大支持的想法,脸上就带着笑意,表现得很是亲切道:“小刘,高书记都表了态的,有什么就说吧,要知道你的意见县里也是重视的。”
听着书记和这庞辉对刘伟名说话都是那么的亲切,陈锁源和钱中立虽然都是脸上带笑,心中却想了不少的事情。
他们能够感受出来,高震山决不是因为刘伟名在会上力挺了他一下就这么重视刘伟名,难道这里在面还有着什么内情?
刘伟名这里也在权衡自己该如何说话的问题,他看得出来,今天自己所说的话可能真的对县里的人事有着影响。
很是认真的表情显露在刘伟名的脸上,刘伟名看向高震山道:“高书记,我说错了别怪我啊。”
高震山微笑道:“我们领导干部就是要倾听群众的呼声麻,怎么能够动不动就怪罪敢说话的人,你放心,我可不是老虎。”
大家就是一笑,秘书常明光微笑道:“小刘,书记让你说就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