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高书记,各位领导,我是这样想的,春竹乡需要的就是一个稳定的大局,只有稳定了,全乡干部们把心思都用在工作上,只有团结一心,春竹乡的工作才能够搞上去,我认为乡领导们应该沉下心来好好的谋求全乡的发展了,干部们要深入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了解群众的疾苦,实实在在的帮群众做实事,这样才能够得到群众的认可。.”
听了刘伟名这样说话,高震山感叹道:“小刘的基本素质就是不错,心中想的就是工作上的事情,如果我们的干部都有这样沉下去好好工作的心态,相信草海县的发展就会是另一番天地。”
庞辉道:“别看小刘刚刚参加工作不久,所做的事情组织部都是一直在跟踪的,的确是把心用在了工作上的,听说小刘曾到了春竹乡最艰苦的阴凉箐?”
提起这事,刘伟名道:“是的,阴凉箐的人们真的是很苦,到了那里看了一阵之后,我有着太多的感悟,其实,那里的群众对于富裕的想法是非常强烈的,关键就是那里没有一个好的带头人,我觉得只好把心沉下去,那里的工作还是大有可为的。”
常明光突然插了一句道:“小刘既然对那里有着信心,包村的工作何不选择阴凉箐?”
这话说得高震山的目光就盯了过去,那目光中有了一种不高兴的意味。
看到高震山的那种目光,常明光的头上顿时冒汗了。
常明光对于刘伟名受到高震山的欣赏其实一直都不太舒服,他甚至有一种感觉,仿佛高震山有了一种把刘伟名弄来给他当秘书的心思。
一想到刘伟名比自己都受宠,甚至有可能取代自己的秘书位子时,他的心态就有些失衡。
说这话时,常明光的确有着自己的私心在里面,你刘伟名不是很想做事吗,那就去弄一下全县最贫困的村去,弄不好的话,说出来的话完全就是大话和废话。
都是精明的人,常明光的话一说出来,大家都在暗中摇头,常明光也真是的,高震山的心思难道没有看出来,在这里设计刘伟名,还不得讨高震山的骂。
刘伟名早就有了这样的想法,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刘伟名就说道:“还别说,我真的有这样的想法,这次我到了省里就是想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一些技术,虽然那地方交通不方便,我们可以在经济价值较高的物品上下功夫,我坚信只要下了决心,那个村子的面貌就会有一个大的改观。”
高震山微微一笑道:“小刘,一步步的来,先把中学的事情做好才是,我们做事要一步步的前进。”
这话就是让刘伟名先别去管那阴凉箐的意思。
刘伟名也知道高震山存了保护自己的意思,心中有自己的打算,只好说道:“请领导放心,我会把工作做好。”
点了点头,看向刘伟名的目光中透着亲切,转脸再看向常明光的目光却有了一些微妙的改变。
“老庞,春竹乡的班子微调要加紧进行。”
本来高震山是有着把林民书和温芳调整掉的想法,现在听了刘伟名那种稳定局面的说法之后,想到林民书毕竟是自己提起来的人,现在捏死他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而已,县里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过一阵再收拾他也可以,再想到温芳时,心中就在想,温芳是崔永志强硬要求放在乡长岗位上的人,现在崔永志虽然失去了靠山,但他毕竟还没有倒,暂时不必去管这事,先把县里的事情做好就行了,目前要做的就是把刘伟名放在主任的岗位上,这才是重点。
庞辉点头道:“这事已在进行。”
看向了刘伟名,高震山微笑道:“小刘,有压力才有动力,要把工作做好。”
泡在这温水池里面,喝着冰镇的饮料,吃着一些果品之类的东西,刘伟名发现这高震山等人还是很会享受的。
刘伟名知道自己当上党政办主任的事情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心中多少也有些激动,这才多长时间啊,自己就已经快成为乡党政办的主任了,这当官的速度也不慢了
几个都是县里的大领导,对于提拨一个乡党政办的主任仿佛并没有花太大的力气似的,几句话的功夫就把这事基本上敲定。
高震山和庞辉都非常清楚,在目前的情况下,县内的事情只要高震山定了的,其他的常委不太会驳他的面子,再说了,刘伟名那么生猛的一个人,又有几个人在没看明白他的背景的情况下随便得罪于他。
可能这里面心里面最不舒服的就是高震山的秘书常明光了,想到自己还没有刘伟名受宠时,心理面很不是滋味。
“请高书记放心,请各位领导放心,我一定用努力的工作来回报大家对我的信任。”刘伟名进行着表态。
谈完了这些事情,泡在池里面的人们又说笑起来,钱中立的黄色笑话很多,这气氛被他调得非常不错。
置身在这样的环境中,刘伟名仿佛感到自己是与一些老百姓在说笑。
领导们也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凡人。
这是刘伟名对于领导的一个新的认识,脱去了他们的那官衣,他们其实就是一些很平凡的老百姓。
泡了澡,高震山接了一个电话之后说是有事,这聚会才散去。
刘伟名是搭着钱中立的车子回到自己父母所住的那个小区。
“小刘啊,你的老家就是草海的?”坐在车里,钱中立微笑着问道。
“啊,我爸妈都是这个企业的,不过,我妈到是退休了,我爸内退了。”
“兄弟姊妹呢?”
“我大姐和姐夫都下岗,还有一个小弟在读高中。”
这些事情很容易查到,刘伟名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如实讲了情况。
钱中立的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一阵才点了点头道:“现在的企业的确不太好,不过,怎么能让一家子那么多人的下岗,抽个时间我找他们的领导谈谈,这是要不得的。”
刘伟名道:“那就麻烦领导了。”
“家里有亲戚在省城?”
“这个到是不太清楚了,得问我爸他们,我一直在读书,很少知道这些,也没有过问。”刘伟名在这里就有意搞了一个花招,目的就是要把钱中立的思维按他自己的思维上走。
果然,刘伟名的这话说得钱中立微微点头,他感到这里面才是最根本的地方。
两人又聊了不少的事情,车子已开进了小区。
刘伟名发现这钱中立也是一个很有心机的人,一路上话语中不断刺探着自己的情况。
车子停在了刘伟名家的楼下,钱中立在车上朝着刘伟名挥了挥手,他的车子这才缓缓离去。
送走了钱中立,刘伟名站在那里摇了摇头,这陪好领导的事情其实并不轻松。
看看手表,时间才八点多钟。
刘伟名上楼打开了自己家的房门。
家里面自己的父母都坐在那里,两老的脸色都很不好看,电视也没有打开。
看到家里在的情况,刘伟名不解道:“怎么不开电视?”
母亲孙智芳看到刘伟名进来,顿时有了一种惊喜道:“伟名,怎么突然回来了?”
换了一双拖鞋,走过去倒了一杯茶水端着过去坐下,刘伟名道:“爸、妈,你们坐在这里生什么气了?”
叹了一口气,母亲孙智芳说道:“伟名啊,你姐带着孩子刚走,你姐夫回来了,说是单位辞退了他了这才介绍到新的单位上几天啊。”
刘伟名知道大姐家的情况,夫妻两人都已是下岗人员,为了养家,姐夫经人介绍到一家企业打工,每月也有一千五的收入,现在一下子被辞退了,大姐家的情况肯定就难过了。
“姐夫是实诚人,他干工作应该很踏实的,怎么会被辞退?”刘伟名问道。
哼了一声,父亲刘恒成说道:“我看现在的人都势利得很,只要会拍马屁的人,不要会干事的人。”
“你这死老头,不就是没有要你去做事吗,有那么大的怨气。”母亲孙智芳不高兴道。
看向了刘伟名,母亲道:“伟名,你在单位上还好吧?眼睛灵活点,别学你爸,把人都得罪完了,也别学你姐夫,完全就是一个实心眼。”
刘伟名喝了一口水道:“那单位不行就另外找一家吧。”
“说得轻巧找工作就那么好找?”
刘伟名的心里面其实还是有一个谋划的,自己的姐夫是实诚人,大姐可是一个精明的人,自己不是有着一笔钱吗?那阴凉箐又有着一些资源,也许可以用这笔钱来做一些事情,利用得好的话,不仅可以帮到阴凉箐的村民,也许还能够帮到大姐一家。
不过,刘伟名还需要到省里去看看市场的情况。
在自己的父母面前,刘伟名就没有了那么多的心机,微笑道:“爸妈,我跟你们说一个事。”
“你有女朋友了?”母亲孙智芳惊喜地看向刘伟名。
刘伟名有些哭笑不得了,自己这母亲最在意的就是这事。
“你小子给我好好的工作,别刚参加工作就去乱弹琴有一个饭碗就给我端好了。”刘恒成皱眉沉声说道。
“你爸说得对,现在有一个工作不容易,千万要好好的工作。”孙智芳也关心地说道。
对于他们这家庭来说,现在有一个吃皇粮的人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对刘伟名也是寄予了希望的,当然不希望刘伟名那里出什么事情。
被父母说了一阵,刘伟名道:“你们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要告诉你们,你们的儿子很快就要当上乡党政办主任了。”
本想看看自己父母的惊喜,没想到两个老人看了看刘伟名,脸上并没有惊喜之情,反而是刘恒成严肃道:“做人要踏实一些,别好高骛远的,你才参加工作,做人也要低调才是,别动不动就说出自己要当官的心思,小心别人听到了说出去,传到了领导的耳中就不好了。”
“爸,我说的是真的,现在你们的儿子都已是党政办的副主任,再过几天应该就是主任了。”
刘恒成听到这话,脸上更是一沉道:“你也累了,洗洗去睡了吧,乡里的工作压力大我们能理解,别东想西想了。”
孙智芳说道:“你还没有吃饭吧,我下点面条给你吃,煎两个鸡蛋吧。”说完这话已是进入到了厨房。
两人根本就不相信刘伟名还没有转正就能当上领导,脸上都露出了一种心疼的表情,自己的儿子难道是工作的压力太大了?
没想到自己当官的事情竟然父母都不相信,这让刘伟名感到一阵郁闷。
不相信就算了吧。
刘伟名苦笑一声把电视打开了。
电视上播放的是市台的新闻,父亲还真是喜欢看市里的新闻。
抬着一大碗鸡蛋面,刘伟名吃得很是舒心,外面的东西吃得再好,哪里有自己母亲做得好。
孙智芳看着刘伟名吃东西,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伟名,工作上有压力的话别闷在心里,回来与家里人说说,大家一定能够想出解决的办法。”
看了一阵新闻,刘恒成摇了摇头道:“哪碗饭都不好吃,看看这官场也够凶险的,你看看那盛正丰,多红的一个人,说出事就出事了,伟名啊,我们不图什么,就图一个平安就行了,别当了官就学坏,又是贪污,又是**的,要相信我们的党是决不可能容许他们胡作非为的。”
“你这老头子,还真以为你是党员了申请都递了无数次,就是无法入党,还不是你这脾气,把领导都得罪完了,现在明白了?晚了。”
刘恒成一瞪眼道:“怎么些,老子就是有这个信念,有这信念还错了?”
刘伟名微笑道:“妈爸也是一个追求进步的人麻,迟早他还是能够入党的。”
刘恒成这才微笑道:“看到没有,儿子都能理解我的心情,争取了一辈子了,那些**份子都能入,我就不相信党不要我这样的人了。”
孙智芳笑了笑,没再争论这事。
喝了几口酒,刘伟名已经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田老头看了一眼刘梦依,两人的脸上都透着一种怪异。
刘梦依一下子就笑了起来:“没想到你要这夹缝中都能够生存。”
田老头很有深意地看向刘伟名道:“很不错了,能够利用任何的机会做出有利于自己的事情,看似鲁莽的背后有着不少的智慧,华夏的官场其实就是这样,没有一些机缘,想进步的可能性很小,这次你能够把握住机会,果断靠到那个高震山一方,下一步只要把握得好,相信你还有更大的发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