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自从看到了刘伟名弄来了几百万建学以后,大家早已把刘伟名看成是有能耐的人物。.
说实话,在这乡干部里面,班子到是换了不少,又有谁有那么大的能耐弄来那么多的资金,人家小刘主任现在又弄了一个什么灵芝的项目,一想这事,谁还有心情吃饭啊。
开始时只是一些近的人把椅子移了过去,慢慢的,知道情况的人们都快过去听着刘伟名的讲述。
林民书本来是今天的心,可是,发生了这事之后,除了他这桌上少数的几个乡政府的干部没敢挪位子之外,那些村长书长的都朝他笑笑,然后就跑过去听了起来。
林民书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脸上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看到差不多全乡的村干部都围到了刘伟名的身边时,林民书对刘伟名就生出了更大的怒气,这小子怎么老是与自己作对啊
与林民书有着相同想法的当然也有一些乡里面的班子成员,不过,大家都尽可能的没有把这样的想法表现在脸上。
温芳那一桌同样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看到发生了这情况,温芳暗向着林民书就看了过去,看到了林民书阴沉着脸的样子,温芳突然有了一个主意,这同样也是一个示好于刘伟名的机会。
温芳站起身来走到刘伟名那一桌,脸上带着笑意,对着刘伟名就说道:“伟名,看来你的那个项目大家上心,说实话,乡里面要发展,就需要引进一些项目,这样吧,趁着还没有吃饭,你就把这项目给大家好好的讲一下,我看啊,要是你不讲的话,大家也没有这个心思吃饭了。”
温芳的表现很是亲和,村干部们都朝她笑了起来。
郭红丽坐在刘伟名的身边时,她的心也是震惊,她同样没有想到刘伟名在群众有着那么高的威望。
要知道一个乡干部随意说出一个项目会有那么多的人认真在听,这已足说明了大家对刘伟名的信任。
透过人群,郭红丽就看到了林民书的表情,心一动,林民书看来是不行了,也许高震山下一步启用的就是这个年轻人了,自己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与刘伟名保持高度的一致才是。
郭红丽正在这样想事时,就听到了温芳的这话,看看温芳那表情时,郭红丽又是一愣,看到温芳都在示好刘伟名了。
想了那么多,郭红丽微笑着对刘伟名道:“刘主任,我看温乡长的话是对的,大家都等着你讲项目啊。”
刘伟名同样是看到了林民书的表情,对此,刘伟名并没有放在心上,说实话,林民书不过就是仗着有一个高震山的后台,在高震山的心目,现在的自己比起林民书有用得太多了。
刘伟名是从心底里面看不起林民书的,这个书记来到了春竹乡之后并没有拿出任何有用的东西来,跑县城的时间比他在春竹乡的时间还长,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带动全乡发展起来。
也没客气,刘伟名站起身来对大家道:“既然温乡长和郭委员都这样说了,那好吧,我就把这项目的情况跟大家聊聊。”
大家这时都围着刘伟名坐了下来。
刘伟名的目光看向了林民书道:“书记,各位领导,我就说一下?”
这话明着是请示,其实不请示也就是那样了。
看到刘伟名给了自己一个台阶,刘伟名的脸上硬是挤出了一点笑容道:“没事,没事,既然大家想听,你就谈一下好了。”
牛常胜是一个明白人,早就看明白了情况,就在知道了自己的这主席位子是高震山征求过刘伟名意见得到的时候,牛常胜就有了想法,投到林民书一方还不如与刘伟名搞好关系,也许刘伟名还有着发展的空间。
这时的牛常胜表现得就很到位了,站起身来走过来道:“伟名,要不要黑板,我让人去抬一块来?”
刘伟名一愣,看了一眼牛常胜时,心就明白了牛常胜示好的意思,脸上带笑道:“牛主席,不必麻烦了,就讲一下大概的情况好了。”
牛常胜嘿嘿一笑道:“我也听听。”说着已是走了过来。
自然有村干部们把位子让了出来。
温芳和牛常胜都坐了下来。
这时的情况就显得很微妙了,本来以林民书为心的情况一下子发生了变化,竟然变得以刘伟名为心了。
副书记韩步松一直都在暗观察着情况的发展,看到了林民书脸上那种阴沉着的表情,韩步松的心就是一动,打掉了林民书的威信,这对于下一步乡里的局面变幻有着巨大的好处,也许得好好的利用一下。
想到这里,韩步松也站起身来,大声道:“刘主任这次去了省城,带来了能够促进全乡发展的项目,我认为乡里面应该重视这事,趁着大家都在这里,都听听是有好处的,我看啊,刘主任就好好的给大家上一堂课好了,我也要认真听听。”
韩步松说完就走到了刘伟名这一桌。
同样有村干部把椅子让给了他。
除了林民书和两三个委员远远的坐着没动之外,刘伟名的身边一下子围了一大帮子人。
局面发展成了这样,刘伟名知道如果放在其他的乡镇,自己就成了众矢之人,现在到了春竹乡,反而是一个自己树立威信,加强权威的机会,反正自己与那林民书并不可能有任何的盟友关系了,他想怎么想由他好了。
刘伟名暂时也把官场的那一套抛开,站在那里就讲开了全乡的发展。
他并没有局限于灵芝的种植内容,从春竹乡的情况讲起,针对着春竹乡遍地野生药材的事情谈起了全国,全球的草药的行情。
大家听得很是认真。
“我们春竹乡并非没有资源,而是有着太多的资源,交通制约了我们的发展,我们不可能再等下去,要先发展短平快的项目,聚集一定的资金,然后不断推开,药材的种植我认为就是一个好的项目,但是,居于我们的交通等制约,种植的就必须是那种可以卖好价钱的药材,这次美国试验室搞出来的灵芝种植技术成本很低,不需要高的技术,只要培训一下就能够学会,省里的企业家说了,他们会投入资金,种出来之后也会以一种高的价格进行回收,这样一来,大家就没有太大的风险,只需要认真种植就能够收益……。”
刘伟名讲述着灵芝的种植,更讲着如何发展成为药材种植基地的一些内容,一个很美好的蓝图就划了出来。
人们听得眼睛里面都散发着光彩,假如真的能够实现,这春竹乡脱贫就有了希望了。
第二天一早,林民书就通知召开班子会议,大家也都快来到了小会议室。
林民书是最后一个进门的人,今天林民书的脸是阴沉着的,进门之后向着刘伟名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走过去坐了下来。
“开会了,今天的会议有那么几个内容,一是县里对我们的班子进行了调整,需要对班子成员的分工重新搞一下,二是有些事情需要研究一下。”
大家都听着林民书说话,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新的内容要谈。
“党政办主任牛常胜同志调人大任主席,这个就是接手人大的事情就行了,现在党政办主任由小刘来担任,以前老牛的工作由小刘担任,这个在会上明确一下。”
这些内容大家都不感到意外,很正常。
林民书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声音提高了许多,大声道:“一个乡的工作需要的是要有组织纪律性吧?我认为我们的干部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应该首先强调出一个组织纪律,在这里,我要批评一下小刘同志,你昨天搞的那个项目的事情就很没有组织纪律性,不错,为群众做事是应该的,但是,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你怎么不向乡里进行报告,这种无组织无纪徤的行为是要不得的。”
今天是刘伟名上任的第一天,这林民书一上来就把矛头指向了刘伟名,说明了他昨天的气是憋大了
党委成员们看着发脾气的林民书,再看向了坐在那里的刘伟名,心就知道,这林民书与刘伟名的斗争开始了。
谁也没有去想两人之间的力量问题,现在大家早已把刘伟名的能耐看得与林民书有着一拼。
其实,刘伟名也知道自己的做法有些不合适,这样的事情还真是应该与乡里进行汇报之后才进行,本来今天是想找一个机会向林民书解释这事的,可是,突然间林民书就搞出了这样的事情,刘伟名那种向他解释的想法也消失了。
看到大家都没有说话,林民书越说就越气了,大声道:“从上到下都讲的是集体,一个无集体观念的干部是要不得的,我希望小刘同志在今后的工作要充分认识到自己的身份,别到处乱表态,你看看昨天的情况,啊,事情如果办不成的话,这让群众怎么看我们的领导,怎么去看我们的政府?”
林民书知道自己抓到了关键的地方,这是一个打击刘伟名的好机会,声音也越来越大。
“呵呵,林民书,这事你就错怪伟名了,伟名得到了这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向我进行了汇报,对于这个项目我是同意的,由于这事是政府方面的事情,所以我们就没有向党委报告,伟名同志既然做了这事,我们就要相信伟名有这个能力把事情做好。”温芳的脸上露着笑容,坐直了身体对着林民书说道。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刘伟名这样做也并没有任何可以说道的地方,温芳是代乡长,主管的就是经济,刘伟名向她进行了汇报的话,你林民书插一手算个什么事情,用这事来打击刘伟名,那就更显得林民书的肚量太小了。
想到昨天的情况,大家看向林民书的眼神露出了更多特别的东西。
刘伟名同样一愣,目光就看向了温芳,看到的是温芳递过来的一种善意的目光,那目光更有着一种示好的味道。
看到温芳这样的目光,刘伟名心里面就明白了,这温芳在这个时候搞出这样的事情,目的应该是想拉近与自己的关系。
对于这事,刘伟名并没有排斥的地方,一个代乡长如果能够支持自己,对于下一步的发展,对于自己下一步在乡里的工作肯定是有着好处的。
既然温芳这样说了,刘伟名也就没有必要再做解释,他到是想看看这会上的情况。
林民书本来以为抓到了刘伟名的错处,借这事就想好好的削一下刘伟名的面子,从而让大家知道,这春竹乡仍然是他这个书记说了算的,没想到温芳在这关键的时候站出来帮刘伟名说话,被堵得一下子就找不到话说。
韩步松这时微笑道:“既然刘伟名同志已经向温乡长汇报过了这事,我看这程序上就没有问题了,老林啊,现在党政分工麻,要放手让干部们去开展工作不是?如果我们乡有大量刘伟名这样能干事的同志,春竹乡的发展就能够更上一个台阶啊。”
这韩步松一直都是一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做派,这话说出来之后,林民书的心情就更加不好了。
牛常胜一直坐在那里观察着情况,他有一个发现,现在刘伟名虽然刚刚坐进这里,却仿佛有了一些实力了,看温芳的样子,哪里是一个代乡长的情况,完全就带有讨好刘伟名的意味,有着温芳的支持,再加上刘伟名背后那高震山的身影,这春竹乡的情况是叶强林弱啊
再想到了刘伟名对自己的好,牛常胜也有了决定。
“韩书记的话我赞成,我到是觉得春竹乡应该多几个象刘伟名这样的同志,春竹乡需要的是观念的改变,需要的是有一个团结的班子,我们这些老同志一定要大力支持年轻同志开展工作才行,我们想不出办法来带领群众走上富裕的道路,看到了有人能够拿出好的办法,那就得大力支持,关心爱护才是,千万不能打击同志。”牛常胜慢声说道。
这话就有所指了。
“牛常胜,你什么意思,难道我林民书在打击同志了?”林民书看向牛常胜大声问道。
牛常胜现在也是人大主席团主席,并不怕这个失去了高震山支持的书记,哼了一声道:“我可没说这话,如果你要这样理解的话,我也没办法。”
这话再次堵了林民书一下。
大家现在真是有些吃惊了,会上的情况有了一种微妙的变化了,大家在联手削林民书的威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