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组织委员郭红丽这时头脑里面嗡嗡的,她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开始时林民书占据了优势,随着温芳说了话之后,牛常胜也站到了刘伟名一方,如果真是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林民书下一步还有什么威信可言。【】.这时,一直都不太喜欢在会上发言的人武部长苏全咳嗽了一声道:“刘伟名同志的心想的是尽快的让群众富起来,为此也积极在联系各方,这就非常值得我们学习了,为了这事指责刘伟名同志是不合适的,传了出去,这让群众怎么看我们?我认为要抛开成见,共同行动起来,把服务群众的事情做好。”
郭红丽这时心一震,苏全讲了一个关键的情况,要是今天的会上内容传了出去,大家知道有人为这事指责刘伟名的话,问题可就严重了。
看了一眼林民书,郭红丽心想,这事上自己得站到刘伟名一方才行。
“我也认为要大力支持刘伟名同志的工作,我提议一下,是否在乡里分工的事情上再给刘伟名同志压压担子呢。”
林民书这时也发现了一个自己忽视掉的问题,从昨天的情况看,村干部们对于刘伟名提出的那事是非常上心的,假如知道自己为了这事指责了刘伟名的话,搞不好自己在这乡里的威信就完全失去了。
昨天被刘伟名一整,林民书一晚上都没睡好,想的就是如果在今天的会上整刘伟名一下,一直在县里的机关工作,他根本就没有去想乡里的这些干部的想法,今天才发现自己忽视掉的这事情太关键了。
刘伟名把众人的情况看在了眼里,看到大家这样的一些做派,只能是摇头,自己不过就是想为大家做点事情,搞成了这样,既然你林民书一直在针对自己,那好,自己也玩点手段好了。
“既然林书记认为我做的事情不合适,往后我就专心做我的本职工作好了,林书记的批评很对,我接受,的确是我把手伸得远了一些,毕竟我是一个党政办的主任,并不是主管经济工作的人,往后一定会注意这事,那个项目的事情就算了吧。”
刘伟名首先承认了错误,然后就表明了会止那个项目的跟进。
刘伟名的这话说得林民书头上就微微冒汗了,如果真的因为自己的批评,刘伟名就真的止了那个项目,自己还不得被全乡的人骂死,心一急,大声道:“刘伟名,你怎么这样,我只是在会上批评了你一下,怎么就耍起态度了,你还是不是一个党员干部了。”
刘伟名也是一怒,沉声道:“林书记,你到底打算让我怎么样?”
温芳这时就说道:“伟名问的这话值得我们思考啊。”
牛常胜叹道:“是啊,到底怎么做才好呢?”
韩步松看向林民书道:“小刘的确很为难啊。”
郭红丽心苦笑,这林民书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了,怎么就非要与刘伟名对着干呢?一想这事到是一个让刘伟名涉入经济管理工作的机会,说道:“我看伟名同志在经济工作上很有一套,是不是乡里针对经济的发展专门成立一个经济工作领导小组之类的机构,由乡长挂帅,党政办兼办公室工作,这样一来,刘伟名同志就很自然的方便投入到这项工作了?”
其实也是废话,无论怎么样做,党政办都是在做这些工作。
郭红丽这样一说,林民书的目光就盯向了郭红丽,这段时间他很是花了一番心思在郭红丽的身上,目的就是想让郭红丽紧紧跟着自己走,可是,在这关键的时候,这个臭女人竟然拆了自己的台,这话完全就是要把刘伟名的分管权限扩大一些了
温芳这时微微点头道:“红丽的意见我看很重要,随着春竹乡经济的发展,的确是需要加强这方面的力量,刘伟名同志虽然是党政办的主任,我认为他到是可以更多的负责一些济方面的工作。”
林民书的脸色更加难看,看了一眼温芳,心暗想,这女人难道是失去了后台之后,想投到高震山一方?
高震山会接纳于她吗?
看到温芳那非常有型的身材,林民书的心火就是一热,心就在想,这女人还真是尤物一个,也许高震山还真有可能看上了她。
再看向刘伟名时,林民书又产生了一个怀疑,也许这女人与刘伟名早就睡到了一起也难说,要不然她凭什么一直以来都那么上心的支持刘伟名。
想得就越来越多了许多。
韩步松现在是最兴奋的人了,看到林民书的威信被削掉,他感到自己这个副书记兼纪委书就在春竹乡就大有可为了,哈哈一笑,韩步松道:“刘伟名同志本来就是办公室主任,何必分得那么清楚,只要是乡里的工作,我看他都应该参与才是。”说完这话还微笑着看了一眼林民书。
副乡长魏雄海一直都在观察着事态的发展,看到林民书现在这个样子,他也是惊心,再看向刘伟名时,魏雄海心就在想,要是刘伟名再有一些政绩的话,他搞不好真能够很快升成副乡长。
有了这样的想法,魏雄海就有些无法淡定了,他当然不希望一个刘伟名这样的人来抢夺自己的位子,既然刘伟名有那么大的能力,那就让他去最难搞的地方包村好了
“林书记,包村的工作还没有定下来的,是不是这个会上也定一下?”
魏雄海就说了那么一句。
正在心不舒服的林民书就看了一眼魏雄海,心一亮,点了点头就说道:“我们乡有着十三个行政村,四十个自然村,每一个乡领导都要包一个村到两个村的工作,以前的阴凉箐村是由方贵财同志负责的,现在方贵财同志调走了,牛常胜同志接了他的工作,牛常胜同志以前也一直有包村的任务,小刘年轻,又有干劲,我看阴凉箐就交给小刘负责好了。”
刘伟名本来就有想法要包村到阴凉箐,听到这话,就点头道:“行,我负责阴凉箐的工作。”
大家互相看看,谁也不会去说话,现在的林民书在气头上,万一说了话,那林民书干脆就把那阴凉箐交给了自己,那就真是要命了。
看到大家都没有说话,刘伟名又同意了这事,林民书的脸色才好看了许多。
“这事就这么定了,阴凉箐的发展交给刘伟名同志,小刘啊,其它的事情你就别插手了,党政办的工作为重。”
林民书说了这话之后宣布了散会。
林民书的态度就有些两可了,既没有同意刘伟名把那餐馆所说的发展之事认可,也没有反对。
开完会出来,刘伟名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时的牛常胜已经搬走,刘伟名的办公桌已经移到了原来牛常胜坐的那个位子。
桌子收得很是齐整,茶水也泡好了摆在那里,还冒着热气。
刘伟名一走进办公室,就看到除了方怡梅和姜国平之外,还有一个长得很是富态的女人。
刘伟名知道,由于牛常胜离开,这个叫宁秋菊的女人进入了党政办。
宁秋菊是原人大主席方贵财的一个亲戚,临走时提出了调这个女人到党政办的要求。
县里还是尊重方贵财的,也指示把这女人调进了乡党政办。
也不知道自己的办公室是谁搞过来的,刘伟名坐了下去。
三个人都偷偷看了一眼刘伟名,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点今天开会的内容。
刘伟名并没有谈会上的情况,掏出一支烟点燃之后吸了一口,想到会上的情况,他非常明白,温芳应该是有了示好自己的意思,这个女人开始时是感到她有把柄捏在自己的手上,现在失去了靠山之后,在没有新的靠山之下,肯定是希望自己在高震山的面前为她说几句话,这当然是好事,对于自己下一步的工作是有着好的作用的。
林民书的情况刘伟名也进行了一些分析,这个林民书能力差是肯定的,做事又没有担当,这样的人在失去了靠山之后就慌了,出的招数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昏招,他越是这样搞,在乡里的威信就越是失去,反而不如温芳来得沉稳。
“方怡梅,你尽可能的搜集一些有关阴凉箐情况的资料。”想到自己现在包村了,对阴凉箐的事情得好好的了解一下才行。
脸上带着笑容,方怡梅从一个柜子里面拿出了一个件袋装着的资料递到了刘伟名的面前道:“刘主任,这是你要的东西。”
刘伟名一愣,没想到这方怡梅是一个有心人。
“刘主任,上次你到了阴凉箐之后,我就把有关阴凉箐方面的内容进行了搜集,这是我能够找到的一些内容了。”
能力强,又是一个有心人
刘伟名对方怡梅有了这样的判断。
“嗯,我看看。”刘伟名接过那些资料,打开之后就认真看了起来。
阴凉箐是行政村,下面有着五个分散各处的自然村,更有几个小组,人员非常分散。
刘伟名坐在那里就认真看着材料的那些内容。
他并不知道的是这三个办公室的人都暗在观察着他的情况。
姜国平的心情是最复杂的人了,自己有着财政局副局长亲戚的后台,硬是没能干过一个刚参加工作的人,这真是让他难以理解。
面对着刘伟名这样的一个神秘人物,姜国平平时的那种嚣张情况也收捡了许多,坐在那里就有着一种压力感。
方怡梅与他就不同了,方怡梅这时是越看越感到自己仿佛把目标放错了,一直以为县里的那个副县长是能够帮到自己的人,现在看起来,这个以前一直没有看好的刘伟名才是真正能够对自己有着帮助作用的人。
方怡梅已经存了一种新的想法,如果能够与刘伟名结成夫妻,也许就是一种互相促进的发展方向。
偷偷看着坐在那里看着材料的刘伟名,这时的刘伟名在方怡梅的心里就变得更帅气了几分。
刘伟名并没有发现办公室里面的情况,看完了资料之后,他就想到了自己下一步如何发展阴凉箐的问题。
从今天的会议情况看,林民书是不打算让自己负责全乡的种植项目,这样虽然无法全面带动全乡的发展,却是能够让自己集精力来把阴凉箐的事情搞好。
突然想起军子和那崔月兰的父亲都要来,也不知道到了没有。
站起身来,刘伟名看向方怡梅道:“小方,我出去一下,有什么事情你看着点。”
方怡梅的眼睛就是一亮,急忙答应了一声。
别看刘伟名这句话是随意的一句话,有了刘伟名的这句话,方怡梅虽然没有职务在身,却已是除刘伟名之外的第二号党政办人物了。
方怡梅的心里面乐滋滋的,这说明了自己在刘伟名的心目是一个重要的人物了
刘伟名交待了方怡梅负责之后就走出了乡政府。
刚刚出了乡政府的大门,刘伟名就看到了蹲在那里的杨军和一个四十来岁的人。
看到那人,刘伟名估计应该就是崔月兰的父亲。
“刘哥。”看到刘伟名走出乡政府,可以杨军就站了起来,高兴得喊着。
他虽然比刘伟名大几岁,喊出刘哥这话却是非常的自然。
那年人也站了起来,他的身上那衣服就非常的破旧,脸上的皱纹堆满了,鞋子是一双很破的皮鞋。
“刘老师……。”这人也小声道。
“你是月兰的父亲吧?”刘伟名微笑着问道。
“嗯,小兰这孩子让人代话说你要见我?”
刘伟名向着杨军一招手道:“都没吃饭吧,走,今天我请你们吃去。”
说着就拉着两人向着一家靠近乡政府的小馆子走去。
“刘老师,我吃过了的。”崔月兰的父亲有些迟疑道。
笑了笑,刘伟名道:“我也没吃饭,一起去,当陪我吃。”
刘伟名也问过了,崔月兰的父亲叫崔大石,是一个看似很本份的农民,家里面是真的穷,并不比杨玉仙家好多少。
杨军显得很是高兴,刘伟名的事情他了解了不少,知道刘伟名是一个有本事的人,这次叫自己到来,肯定就是有好事了。
一路聊了一些家常,很快就坐进了小馆子。
看到了刘伟名到来,那开馆子的人就显得恭敬了,把唯一的一个小包间样的房间让给了刘伟名他们。
看到崔大石仍然很是不安的样子,刘伟名发了一支烟给他,让他也坐了下来。
三个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事情,崔大石现在是心充满了疑惑之情,月兰这孩子请人代了一个话,说是刘老师请他来一趟,有一个活计让自己干时,崔大石与老婆就在家合计了一下这事,两口子怎么也想不明白刘伟名叫他去乡里干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