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下午的方怡梅身着一身牛仔裤,上身一个小坎肩的衣服,把她的整个身材都凸显了出来。.
看看四周没有人,方怡梅小声对刘伟名道:“主任,林书记坐着车子到县里去了。”
刘伟名这才向着窗下一看,果然那辆小车已经失去了踪影。
“我听到消息,林书记在省里面是有着亲戚的。”
方怡梅的小道消息到是不少,两句话就把林民书的去向讲了出来,更是点了一句省城有着林民书亲戚的事情。
开始时刘伟名还没有太过于重视,听到了后面这句话之后,刘伟名的目光就看向了方怡梅。
方怡梅对于自己今天的这身打扮到是自信得很,迎着刘伟名投过来的目光,方怡梅送了一个秋波过去。
刘伟名现在很想知道的就是林民书省城亲戚的情况,他相信方怡梅不会随意说出这话。
果然,方怡梅说道:“我是听朋友打来电话说的,林民书的老婆在办公室聊天时说起了一件事情,据说他们家有一个亲戚当上了省发改委副主任了。”
刘伟名的心神就是一震,这可是一件大事了,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情,林民书估计真的就会翻身了。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据说是刚刚任命,人是从一个地州调上去的。”
说完这话,方怡梅就看向了刘伟名,说实话,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方怡梅想到的就是这次林民书要翻身了,与他作对的刘伟名估计要倒霉。
发改委副主任?
刘伟名沉思了一阵,这官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是,用来镇一下县里的官员是肯定能够镇住的,要是高震山知道了这事,对待自己的态度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呢?
这个情报太重要了
刘伟名看向方怡梅微微点了点头。
方怡梅回了一个笑容过去。
这时那个叫宁秋菊的女人也走了进来。
看到刘伟名已经坐在那里,这女人就看了一下墙上挂着的钟,看到自己并没有迟到时,心才是一松,脸上露出笑容道:“刘主任早。”
刘伟名微笑道:“你也早。”
紧随宁秋菊,姜国平也走了进来。
姜国平一进门,脸上就变得严肃了起来,同样也是对着刘伟名道:“主任早。”
刘伟名也同样答应了一声。
坐了一阵,桌上的电话响起,刘伟名听到是温芳打来的,要他过去商谈一下工作上的事情。
刘伟名就起身走了出去。
刘伟名这里刚刚离开,姜国平一下子就变得活跃了起来,对着两人道:“听到消息没有,林书书有大的后台了。”
宁秋菊微笑道:“林书记当然是有后台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当上书记。”
姜国平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了吧,省里新提拨了一个发改委副主任,是林书记家的亲戚,据说还是很亲的那种,你们说说,如果这事是真的,林书记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啊。”
仿佛这亲戚是他家的亲戚一样,姜国平的心情显得非常不错。
方怡梅装做不知道这事道:“真的有这事,怪不得林书记匆匆乘车走了。”
姜国平笑道:“当然了,有那么大的一个领导,就得尽快确定一下,我们的主任这次要惨了。”说到这里,姜国平感叹道:“你们说这世道是不是就那么的有趣。”
方怡梅明白他的想法,对于刘伟名担任主任的事情,这姜国平一直都是心不快的,以前看到了刘伟名的强势,他不敢多言,现在看到林民书强势就将到来他的心情肯定不错。
林民书强势了,对于刘伟名的报复行为就会更加的猛烈,刘伟名如果拿不出强大的后台来,可就真的是惨了。
刘伟名有没有强大的后台呢?
方怡梅埋头写着材料,心却快思考着。
如果刘伟名没有后台,或是后台并没有林民书的后台强大,搞不好高震山对刘伟名的那种支持就会变得越来越弱,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刘伟名到底能够走多远呢?
方怡梅刚才告诉了刘伟名这个信息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刘伟名有没有后手,如果刘伟名真的有后台的话,刘伟名就应该有出招的地方,否则的话,自己下了跟随刘伟名的这决心可就下错了
方怡梅心这时多少就有了一些犹豫。
刘伟名这时已经走进了温芳的办公室。
温芳的办公室是靠在近头的一间房间,整个的办公室布置得很是温馨,绿色植物不少,窗帘也是绿色的,走进这房间,刘伟名感到身心都是一畅。
“伟名,坐下说话。”温芳主动站起身来上前与刘伟名握了握手,又与刘伟名一同坐在了沙发上。
面对面的沙发,两人之间有一个茶几,温芳亲自泡了一杯茶给刘伟名。
说实话,温芳一直都不想与刘伟名坐在一起,可是,现在发生了一些事情,她知道自己与刘伟名不知不觉就已是成了联盟的关系,不与刘伟名交流一下还真是不行。
坐下之后,温芳发现刘伟名的目光看了过来,心微一慌乱,那双腿就并得紧了一紧,整个人也坐得更直。
刘伟名看到温芳紧张的样子,心暗笑,这个女人在自己的面前真是没有了多少威严的地方
“温乡长,有什么事情吗?”刘伟名也不想让这女人太尴尬,微笑着问道。
迎着刘伟名的眼神,温芳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神道:“林书记去县里了。”
刘伟名再次看向了温芳。
温芳说出了林书记到了县里的话,刘伟名就多少明白了一些温芳找自己过来的意思了,装做不太明白道:“林书记的家在县城,回去一趟也正常,没有跟你说一声?”
温芳的目光在刘伟名的脸上看了一阵,这才说道:“伟名,其实,我一直都是以诚待你的。”这话说着,温芳的脸上就有些发红。
刘伟名微笑道:“我知道温乡长是一个不错的乡长。”
眼睛里面顿时透出了一种毅然之情,温芳道:“我知道你看到了我与盛国飞的事情,肯定在心里面看不起我,我也没有办法,女人混官场总得付出才行。”
刘伟名听到这话时,看向温芳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没想到这个女人也是一个有胆气的女人
如果是一般的女人,可能就会如此下去,根本不敢直接说出来,这个温芳不简单啊,竟然敢于在自己的面前说出来。
这女人看来是想与自己开诚布公的谈一些事情了
温芳这时走过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关上门之后,温芳重新过来坐在了沙发上,仿佛说出了那话之后,温芳的精神都一下子放松了似的,坐下来的身形就显得随意了许多。
“伟名,我把这事挑开了,目的就只有一个,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共进退。”
刘伟名心佩服这女人的胆气,也就没有再做隐瞒的想法,目光直视着温芳道:“温乡长请说。”
“伟名,现在在这草海县里面,我们两个人的情况都差不多,虽然我知道你也有一些省城的关系,但是,从我了解到的情况看,林民书的那个亲戚作为一个发改委的副主任,如果不是后面有着大人物的支持,他是不可能升上去的,有了这样的一个亲戚存在,就算是县里的一二把手也不可能没有顾虑的地方,你现在得到高书记的支持,但是,毕竟林民书也是属于高书记一系的人,以前不待见他,并不等于以后也不待见他,现在他有了省里这个副主任的靠山,我相信高书记的态度必将发生大的转变,这对你是非常不利的。”
温芳完全把代乡长的这身份放在了一边,与刘伟名之间就有着了一种开诚布公的味道。
刘伟名拿起香烟点燃自己吸了一口时,目光继续看向了温芳,他在等着温芳把她的想法说出来。
温芳看了一眼刘伟名道:“你现在的情况与我的情况是完全一样的,想当初有着盛书记在位,崔县长对我是一直强力进行着支持,可是,现在的情况也看到的,崔县长为了避嫌,根本就已经不管我了,这是让我自生自灭的意思,有了这样的情况,万一人大开会时我被选掉,对我来说就是一次仕途终止的信号,我是这个样子,你也可能会是一个样子。”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可能我没有那么倒霉吧?”这话带有着一种开玩笑的意味了。
眼睛就看向了刘伟名,温芳苦笑了一声道:“我都这样了,你还不能开诚布公一些吗?”
刘伟名这才说道:“你说得很对,可能县里的局势会发生一些变化,但是,我们无法左右县里的局面,就只能是拿出我们的政绩来说明我们的能力,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当领导,他都需要一批能够做事的人不是?”
“伟名,你还是不相信我我知道你也有了一些想法,今天请你过来,我就是想好好的与你交流一下,我这个女人为了向上爬,身子都可以舍去,还在乎其他的吗,这女人啊,只要愿意把自己的身体放开,根本就不愁找不到一个靠山,但是,我真的不想再做那些事情,我知道你还有着靠山,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想你与达成一种协议,目前我是乡长的身份,对你肯定具有支持作用,只是希望你有朝一日到了我上面的时候,能够对我关照一些,不让我太惨。”
果然是走投无路的情况了。
看到温芳连这样的话就说了出来,刘伟名在心暗叹一声,这女人一时是没有路了,把希望寄托到了自己的身上。
心神一震,刘伟名的心仍然有着警惕之处,这个女人舍身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又有什么样的事情做不出来?
朝着温芳点了点头,刘伟名道:“县里在干部任用上决不可能儿戏,无论有什么样的变化,上级的意图是不可能随意进行改变,你当选乡长的事情也决不可能会发生任何的变化,就算是乡里有了一些微小的变化,集体主义还是要讲的麻。”
刘伟名的这席话说得温芳把身体坐得靠得沙发背更紧了一些,仿佛在寻找着靠山似的。
看到温芳表现出来的一种柔弱,刘伟名心就在想,现在政府里面的女人有几个是她的这种情况呢?
也许女人混官场真的比男人更艰难也难说
想了一下,刘伟名道:“我的目的就是希望春竹乡能够有一个大的发展,只要是心往这里想的人我都会支持。”说完这话,刘伟名站起身来向着门口走去。
“你放心,我肯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温芳仿佛看到了希望似的。
刘伟名已经拉开门走了出去。
对于这个温芳,刘伟名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她才好,这样女人决不是表现出来的那种柔弱,只要给她一片天地,绝对是一个不可轻视的角色。
这是一个纯粹的官场女人,为了爬上去,她可以什么都不要。
刚刚出门,刘伟名就见老贵叔在那里伸头看着。
看到老贵叔,刘伟名才想起了让老贵叔帮着修坟的事情,这段时间一直很忙,这事都没有顾得上去过问。
这事刘伟名也不想让乡里面的人知道,向着老贵叔招了招手,两人向着乡政府外就走了出去。
“刘主任,你交待我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今天就是想请你去检查一下的。”方明贵现在对刘伟名多少也有了一些敬畏,现在的刘伟名在乡里可是一个红得发紫的人物
刚开始时,刘伟名交待老贵叔帮忙时,刘伟名还只是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现在一晃眼的功夫,刘伟名已经是乡里的党委委员,党政办主任了,这升官的度真的是快得要命。
有些表功似的,老贵叔紧跟着刘伟名道:“刘主任,这次大家可是下了功夫在搞,保证你满意,你拿的五千元钱只花了四千多点。”
“麻烦老贵叔了。”
“应该的,应该的。”仿佛得到了刘伟名的表扬是一种荣誉似的,老贵叔的脸上都是笑容。
想了一下,刘伟名回到宿舍把相机拿了出来与老贵叔向着那座山上走去。
很快就来到了那半山腰上,一眼望去,刘伟名就已经非常满意了,修建过的情况与从前是完全变了一个样子,完全就是方案的那种修建方法。
石碑也搞得非常醒目。
认真地查察看着这修建的情况,老贵叔就紧跟在刘伟名的身后,仿佛还有些紧张似的。
看到一条修得很是不错的小道已经从山脚下延伸上来,刘伟名微笑道:“这条路修得不错。”
嘻嘻一笑,老贵叔道:“大家知道是刘主任交待的任务,大多都是义务的,没有要一分钱。”
“这怎么行,一定要给钱的。”刘伟名说道。
笑了笑,老贵叔道:“大家都说了,帮刘主任干活都要收钱的话,那可是失德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