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就有些愕然,这事竟然与失德的事情结合到了一起
拿着相机,刘伟名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把这座坟的情况照了一遍。【】.
与老贵叔一道下了山,刘伟名并没有收老贵叔那剩下的钱,想了一下,又拿了一千元交给老贵叔道:“老贵叔,这座坟的修建我也是受朋友相托搞的,我朋友平时也难得来一次,如果碰到逢年过节的,这些钱还请你用来请人帮着把坟上的野草之类的清理一下,你看怎么样?”
摇了摇手,老贵叔道:“清个草不费事情,那里要钱啊。”
刘伟名还是把钱塞到了老贵叔的手道:“这钱你必须收入,我代朋友感谢你了。”
捏着手的钱,老贵叔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没事就去帮着清理一下,忝点土之类的,这不费事。”
把这事搞完,刘伟名想了一下,直接就拨通了省里那郑老板的手机。
同样是过了一阵,那边才回了一个电话过来。
电话一通,郑老板爽朗的笑声就传了过来:“小刘,上次你到省里,我刚好出差了。”
“郑老板,是这样的,修坟的事情我得向你汇报一下,今天那坟已经完全修好了,我照了不少相片,从山脚下也修了一条路上去,另外,想到你们来一次春竹乡也不容易,我自己作主拿了一千元钱给主持修坟的老贵叔,请他经常清理一下坟头上的野草,忝点土什么的。”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郑老板的声音就透着一种感激道:“小刘,你做得很好,我感谢你相片明天宁军就会来拿。”
刘伟名道:“没什么大事,帮个忙罢了,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再请人弄。”
“行,我看看再说。”对方聊了几句,电话听到人声时,对方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就接到了高震山秘书常明光打来的电话,说是让他到高书记的办公室去一趟。
刘伟名赶到县里之后立即就赶到了高震山的办公室。
秘书常明光看到刘伟名到来,微笑道:“伟名,来得快麻。”
对于这个刘伟名,常明光的心情是极度复杂的,知道高震山看重刘伟名的原因是刘伟名有着省里面的关系,自己应该尽可能的也与刘伟名搞好关系才是,可是,想到最近以来高震山对刘伟名的态度是越来越好,特别是看到刘伟名果然能够从省里面弄到一笔资金时,高震山就更加在意刘伟名了,这事对于自己这个秘书来说是一个威胁,谁也说不清楚高震山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搞不好哪一天高震山突然就把刘伟名弄去给他当秘书了也难说。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又让常明光放心了一些,特别是今天林民书到了高震山的办公室出来的情况可以看得出来,高震山对待刘伟名的态度应该不会像以前那样的热情,对自己的威胁是否就减弱了许多呢。
“常哥,接到了你的电话之后,我是不敢怠慢,立即就赶过来的。”刘伟名表现出了一种对常明光的尊敬。
常明光微微一笑,明显对刘伟名的这个态度是满意的。
看到高震山的门口等着不少人,刘伟名还以为自己也要等一阵时,常明光进去了一下,随着一个局长出来,常明光就招呼着刘伟名向着里面走去。
等在这里的人们目光透着一种羡慕。
现在随着高震山势力的鼓胀,县里的干部们都明白了这草海县的天已经在变化了,原来到崔永志那里的一些人也想法改换门庭,看到刘伟名这个高震山的第一红人没有等待就直接进了高震山的办公室,大家就多了几分交好刘伟名的想法。
走进了高震山的房间,只见高震山正坐在那里抽着香烟。
“高书记,您找我?”刘伟名进门后对着高震山说道。
微微点了一下头,高震山指了一下沙发道:“坐下说话。”
刘伟名坐了下去。
看到刘伟名坐下,高震山道:“小刘啊,项目的进展要加快,眼看着冬天就要到来,孩子们的上学问题是大事。”
“高书记,我正想向您汇报一下学校重建的事情。”
摆了摆手,高震山道:“学的重建虽然是县里在管,但是,毕竟那地方属于春竹乡,你又是春竹乡的党政办主任,程序上还是不要越级为好,有什么情况可以向你们乡的领导汇报,我就不专门听这汇报了。”
听到这话,刘伟名的心就是一动,他知道高震山的态度果然有了一些改变。
“高书记,这事是您亲自抓的,我听你的。”刘伟名说道。
脸上露出了笑容,高震山道:“只要是为人民服务,只要做的事情有利于群众,县委肯定会大力支持,小刘啊,你们乡的班子刚刚调整,团结才是最重要的,有一个团结的班子比什么都重要,听说你在会上与林民书有些矛盾,我看啊,工作上的事情在会上扯一下就行了,别把事情记在心上。”
刘伟名吓了一跳,这话说得有些重,急忙道:“高书记批评得对,在下一步的工作我一定注意这事。”
微微一笑,高震山道:“你和林民书都是我推荐的人,如果你们两人能够团结在一起,相信春竹乡的工作会上一个新的台阶。”
“高书记,我明白的,我相信春竹乡在乡党委的领导下会是一个团结的,有战斗力的队伍。”
点了点头,高震山道:“现在有些不太好的传言,说是春竹乡的班子不太团结,小刘啊,你和民书同志都是我看好的同志,到了乡里面,你们应该精诚团结麻,一个地方的工作能否搞好,我看啊,最重要的还是班子的问题,如果班子不团结,还怎么去做工作?”
刘伟名道:“其实也不存在不团结的事情,工作上的事情争论一下就过了,只要大家心往工作上想,任何的矛盾都不成为矛盾。”
高震山笑道:“小刘啊,有这样的认识就很好麻,虽然你是我推荐的人,却也要尊重班长,要在维护班子团体上多做些工作。”
刘伟名道:“相信林书记也是这样的。”
这话就有些担心林民书不是这样去想的意思了。
看了看刘伟名,高震山当然理解刘伟名的想法,说道:“嗯,今天上午我与林民书也谈了一次话,他也认识到了班子团结的重要,你们没事多交流一下。”
高震山说完这话就把头埋到了件。
刘伟名知道今天高震山找自己前来就是敲打的意思,忙站起身来道:“高书记,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抬起头来看向刘伟名,高震山点了点头。
从高震山的办公室出来,刘伟名开始沉思起来,今天高震山把自己从大老远的叫来就说了那么几句话,这些话里面足以说明了高震山对于事情的重视。
与常明光打了一个招呼,在常明光那很有深意的目光,刘伟名离开了县委。
走了一段路,看到有一个冷饮摊,要了一杯饮料,刘伟名坐在那里一边喝着,一边分析着下一步可能会发生的变化。
高震山明显是知道了林民书的情况,知道了情况之后,高震山也有了新的想法。
从高震山的心理上可以知道,林民书的那个亲戚虽然不是直接管高震山,但是,高震山肯定做了一种不过份得罪人的想法,毕竟是省里面的关系,得罪了林民书的话,林民书背后那人在什么地方被使了一个绊子,对于高震山的升迁就会带来危害。
与此同时,高震山居于看不明白自己后面背景的心理,他也有着一种不得罪自己的想法。
正是由于有了这样的想法,高震山就采取了一种和稀泥的手段,反正这两人都属于他高震山一系,把两边的关系都搞好,对高震山来说就是一大助力。
还好,形势并不算太严峻
分析了一阵高震山的心理,刘伟名感到自己多少也算是把握住了一些高震山的心理,只要高震山没有完全投到支持林民书一方的决定,自己就还是有着一些腾挪的余地。
基层的干部想做点事情怎么那么难呢
刘伟名多少有些感慨。
自己不过就是想为春竹乡的农民做点实事,这过程去是那么的无夺,到处都存在着各种的争斗。
林民书难道真的就会听高震山的话?
刘伟名摇了摇头,以自己对林民书的了解,这林民书在得到了省里亲戚的支持之后,那憋着的气肯定得出一下,如果他要在乡里搞事,以高震山现在的心理,就很有可能抱着两不相帮的态度,到时就得靠自己来应对了
只要高震山不插手,自己并不怕他林民书
想到温芳表达出来的意思,刘伟名就笑了起来。
喝了一口饮料,刘伟名抬头看出去时,眼睛就是一眯,眨了一下眼睛再看时,就发现林民书正有说有笑与一个长得很是娇艳的女人说笑走过来。
急忙把身子一倾,尽可能的不让林民书看到自己。
林民书难道在与他的老婆逛街?
看上去林民书很有些意气风发的样子
有了亲戚的支持果然就是不同,现在看上去,这林民书一改在春竹乡那种憋屈的样子,整个人显得傲气得很了
两人明显没有发现刘伟名的存在。
林民书在确认了自己的亲戚果然成了省发改委副主任之后,心情是无比的快乐,今天一早高震山又把自己叫了过去,说话时都是好言好语的说话,表现出了一种与从前完全不同的态度,这让林民书明白了自己有强大亲戚的事情让高震山也怕了自己几分。
心情正爽时,老q人也打来了电话恭喜。
一想到高震山对自己的态度,再想到自己那老q人是高震山的老婆时,不知怎么的,林民书就有了一种冲动,在电话就约着高震山的老婆出来。
看到涂林丽那越来越富态的样子,林民书的心情不错,装做与涂林丽装着路遇的样子一路走着。
涂林丽是高震山的老婆,但是,也不知道高震山与她分床了多少时间了,反正高震山自从当上了领导之后,回家是越来越晚,有时干脆就没有回家去住,在县里的一家高级酒店里面,高震山还有着一间长期包下的房间。
涂林丽明白得很,高震山在外面绝对有着不止一个的女人。
正是有了这样的认识,婚是不会离的,涂林丽也就抱了一种你敢做这事,老娘同样敢做的心态,在同学会上与林民书这个老q人很快就重暖旧好起来。
两人虽然一边走着,一边聊着林民书亲戚的事情,但是,两人本就是q人的关系,有意无意间的那种表现落到了刘伟名的眼,就越看越感觉到两人有着太多的亲密劲。
刘伟名并不认识涂林丽,心就在想,这林民书看来过得不错麻,早上就带着老婆逛起了街
想到春竹乡还有着太多的事情要做,这个乡党委书记却跑到了县里里面带着他的老婆逛街时,刘伟名只能摇了摇头。
目光送着林民书两人离去,刘伟名感叹着这林民书的运道。
喝了一口饮料,刘伟名正想离去时,眼睛就看向了林民书他们的方向。
只见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了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紧紧跟在了林民书他们的身后。
小偷!
这是刘伟名的第一感觉。
看看林民书他们走入的是一个热闹的小街口时,刘伟名就在想这事自己到底是不是提醒呢?
也没多想,刘伟名就站起身来向着林民书他们的方向大步走去。
就算是阻止一下也得阻止才是。
这是一个县城比较热闹的地方,当刘伟名走到时,林民书和地女人的身影已经失去。
四处一看,刘伟名就发现那个紧跟在林民书他们身后的少年手拿着一部摄像机似的东西,满脸都是笑容。
几步冲过去,刘伟名道:“哪里跑。”
手就伸了过去,打算抓那少年。
没想到刚刚得手了一部摄像机,刚打开,还没有看时,这里就冲来了一个年轻人,那少年吓得拨腿就跑。
刘伟名当然不可能让他跑掉,也是迈步狂追。
有意思的是并没有一个人帮忙,都很好奇地看着刘伟名追那少年。
拼命跑了一阵,刘伟名平时就练五禽戏的人,体力非常好,眼看就要追到那少年了。
少年也知道自己跑不赢后面这人,一下子就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刀子。
刀子掏出之后,少年喘着气大声道:“别挡我财路,否则我就让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这是一个长得并不凶恶的少年,有意却把头发染成了黄色,身体看上去也很单簿。
刘伟名的目光盯住那少年道:“偷了东西想跑,没那么好的事情。”
把刀子在空狂舞了一下,少年有些胆怯道:“最多不过我还你机器。”
说完这话,把手的那摄像机就朝着刘伟名的另一旁扔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