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摄像机被扔过来,刘伟名想到这机器砸在地上就会坏时,急忙张开手去接。.
少年看到刘伟名在接那机器,撒腿再次奔跑,很快就没有了影子。
刘伟名接得也及时,扑过去接住了摄像机时,只见那少年早已不见了踪影。
抬头看向四周时,刘伟名这才发现这里完全就是一个很静的小巷子,那个少年早已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唉,这小子!
刘伟名对于小偷也很是赞叹,这小子摸准了自己不会让摄像机掉到地上,果然趁机跑了。
抓不到那少年,刘伟名也就只能算了,想到机器夺回了,抽个空可以赔给那林民书他们。

紧接着的时间,刘伟名就看向那摄像机发呆起来。
耳传来的是唧唧歪歪的声音,再看向手的那机器时,看到的却是林民书与刚才与他同行的那个女人很是火爆的场面。
我x
一家人做点事情还要录下来。
看着两人那一套套的动作,刘伟名还是一个没有经历过这事的人,眼睛都有些无法移动了。
看看四周没人,刘伟名干脆找了一个清静的地方,拿着那机器就细细观看起来。
看着这香艳的内容,刘伟名感到全身都有着一种兴奋。
上次在乡学想看,结果搞得上了一堂党课,现在无意抓小偷,却真实看到了这火爆的场面。
看完之后,刘伟名对于林民书已是有了一些敬佩之情,至少那些繁杂的动作就决不是自己能够明白。
这家人够浪漫的
收起了摄像机,刘伟名突然发现这东西有些不太好还给林民书了,万一让他知道自己得到了他的这机器,还不知道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挠了挠头,刘伟名拿着这东西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想了一下,刘伟名心想先把这东西带回乡上,抽个空悄悄的放到林民书的桌子里,也算是暗还他好了。
有了这样的想法,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样很好,既还了东西,又不让林民书知道自己看到了他们两口子的这些内容。
把那机器收进了自己背着的包包里面,刘伟名再向四周看看时,心这才有了一些后怕,自己竟然躲在这里看了那么长时间的香艳录像,要是那少年叫些人来,还不得把自己堵在这里打一顿啊。
快向四周看了一下,刘伟名干脆翻墙从一处相对低一些的墙上翻了出去。
翻过了那墙,看到是一条小巷子时,刘伟名快向前走了出去。
刘伟名并不知道的是他刚刚离去,一伙身着各种花梢衣服,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少年拎着棍棒已是来到了那巷子内。
“小母鸡,你说的就是这里?”一个戴着大大耳环的年轻人看向那个被刘伟名追着的少年问道。
“三哥,就是这里,***,把我得手的机子也带走了。”
“大家四处看看,***,截到我们的身上,抓住了要他好看。”
年轻人们快在这四周查找了起来。
“小母鸡,你怎么搞的嘛,那么长的时间才来告诉我们。”那三哥不高兴道。
苦着脸,小母鸡道:“我爸半路上抓到了我,非要拉我回去,我是磨了半天才跑出来的。”
“三哥,到处都找了,没有发现那人。”一个壮实的年轻人拎着短棍说道。
很快,大家都找了,全都报告没有发现有小母鸡所说的那人。
在小母鸡的头上就是一巴掌,那三哥道:“***,人都跑掉了才来告诉我们,害得老子手气正好时白白跑来,你小子今天不孝敬我一下,老子要你好看。”
“三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孝敬的。”小母鸡有些害怕地说道。
年轻人们又找了一阵,这才离去。
走了一段,涂林丽突然指着林民书的那包包道:“民书,你的包包怎么通了?”
林民书一看自己的包包时,心就是一突。
急忙把包包打开时,只见里面放着的那部微型摄像机竟然不见了,机器他到是不太在意,关键的是一时意起,把他与涂林丽在床上的事情偷偷录了下来。
本来打算今天找一个地方与涂林丽共渡美好时光时,打开这机器,一边看着一边做的,没想到机器一下子就被偷走了。
林民书当然知道这机器里面的东西如果失去之后的后果,眼睛就有些发呆。
“民书,怎么了,没掉什么重要的东西吧?”涂林丽关心地问道。
林民书不敢把这事说出来,只好强笑道:“没事,没事,好在没有偷走什么东西。”
涂林丽微笑道:“没掉什么好东西就好,我看你这包也不太好了,这样吧,老高还有不少这样的包包,我找一个好点的给你。”
林民书心暗苦,脸上却是强笑道:“我们两人怎么都没有发现小偷呢?”
“哼,现在的草海县这治安是该好好的整治一下了,回家我得跟老高提个醒,要公安局好好的整治一下,上个街都会被小偷偷。”涂林丽看到林民书被偷,心也是不太高兴。
听到涂林丽说要整治治安,林民书吓了一跳,要是警察在整治的时候把那机器也弄出来了,那可真就要出大事了,最好的办法就是那些小偷不明白内情。
转念一想,万一那内容从小偷那里流露了出去,这事可就有些闹严重了
林民书本来很好的心情顿时坏了起来。
本来林民书今天是想找一个地方与涂林丽秘密做那事的,心顿时没有了激情。
对涂林丽道:“我想起来了,今天还有些事情,就不陪你了。”
涂林丽听到这话,心就不高兴了,说道:“怎么些,你老婆的舅舅红火了,就看不上我了?”
那省里发改委的副主任是林民书老婆的舅舅,涂林丽就有些吃醋的意味了。
心发苦,林民书道:“今天我们那么明显的走在街上,如果让有心人看到就不好了,往后我们干脆购一套房子,这样方便一些。”
涂林丽也才点了点头道:“这事我来办,老高还是有点钱的。”
涂林丽被哄得离去了,林民书重新回到了那小街,四处看了看,根本就没有看出情况。
问了几个人时,只有一个人说起过一个情况,有一个年轻人到是追着一个少年到跑去,也不知道追到没有。
看看这街道的情况,根本就没有设置影像装置时,林民书郁闷之极,怎么就不在这里设置影像装置呢,这县里的公安部门都的是有些问题
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个设置摄像头的地方,林民书通过关系问了一下,结果更加让人郁闷,那个摄像头正好坏了,据说正打算修。
完了,到什么地方去找人啊
重新找到了那个看到年轻人追少年的店铺老板时,那老板说他并没有看到样子,只感觉是一个年轻人。
没有线索之下,林民书的心如同压着铁块,感到非常的沉重。
听到刘伟名在县城里面,宁军显得非常高兴,开着车了就找到了刘伟名这里。
这次宁军开的是一辆挂着省政府牌照的越野车,车子停下就笑着对刘伟名道:“说实话,你们春竹乡的那条路我真是走一次怕一次,是得好好的修一下了。”
“宁哥,这事我也没有办法,那条路真是让人担心,不过,有一条路总比没路要好吧,整个的乡里就只有那么一条路通向各方,如果没有这条路,还不知道乡里会穷成什么样子。”
“嗯,我也听说这情况了,想当初许多人就是不甘在那穷地方呆着,这才跑了出来,所以才有一些在外面发达的人。”
刘伟名笑道:“知道你要来,我把相片都带在身上的。”
眼看到已经到了吃饭的时候,刘伟名带着宁军就进了一家馆子。
坐在包间里面,宁军接过了刘伟名递过来的那些相片。
认真看了一下相片的内容,宁军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小刘,做得不错啊,这孤坟被这么一整,感觉上就非常好,郑老板临来时再三让我感谢你的。”
刘伟名又把剩下的四千元钱递给宁军道:“钱只用了六千,这是剩下的四千元,请交给郑老板。”
“郑老板说了的,钱不用还了。”宁军说道。
把钱放在了宁军的面前,刘伟名道:“帮忙就帮忙,没用完当然得退回,宁哥,你就交给郑老板好了,本来还用不了那么多的,我拿了一千给修坟的人,请他们平时帮着照看一下。”
宁军微微点头道:“小刘,你这人为人真是没说的了,处理的事情也很让郑老板高兴,说实话,我们都没有想得那么细,有一个人平时照看一下,的确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说话间,菜也端上来了,两人没有喝酒,因为宁军还得赶回去,要了一杯饮料,两人也吃了起来。
“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吧?”宁军微笑着问道。
刘伟名也没隐瞒,把自己在春竹乡的事情大体讲了一下。
微微一笑,宁军道:“看来你与你们的那个书记还是有些矛盾。”
苦笑一声,刘伟名道:“你以为我想得罪他啊,当时的情况就是那样,我只能是顶高书记了。”
宁军就是一笑道:“也难为你了,没有后台,要想上位,的确必须抓到每一个机会。”
刘伟名道:“现在形势又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一个什么亲戚的出现,估计下一步我们乡里面又会热闹一阵了。”
宁军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很特别的笑容道:“一个发改委副主任而已,我到是听说过这事,那人是从下面调上去的,排名最后的副主任。”
看了看宁军,刘伟名还真是有些不太好问,微微点了点头。
宁军发了一支烟给刘伟名,自己点燃了香烟抽了起来,在吞出了一口烟雾之后才微笑道:“小刘,有些事情我想还是要提醒你一下,借力可以,但是,一切都得靠你的本事,你要知道如果本身不够碰的话,硬生生把你放在高的位子上,搞不好你碰到的明枪暗箭会更多,到了那个时候,一不注意的话,捅出的漏子就太大了,乡里面复杂点对你有着好处,越是复杂的地方,越是能够对你有着锻炼作用。”
这是一种交心的话了。
听到了宁军的这话,刘伟名认真一想,还真是这个理。
以自己现在应对官场的能力,如果放到了一个县委书记的位子上,能不能够应对复杂的局面还真是很难说得清楚。
“宁哥,我明白了,乡里复杂一些,对我的成长是有着好处的。”
“老弟,官场就如同战场,只是官场是一种不见血的暗斗而已,别看不见血,见了血的话,瞬间就会要人命。”
看到刘伟名专心在听,宁军的谈兴也浓了起来,说道:“我举一个例子给你听吧,我记得有一个县,一直以来都是县长强,书记弱,那书记甚至被逼得老婆的弟弟被县长弄得把工作都挺脱了,一时之下,那个县里面完全就是县长的天下,可是,借着一个致命的事情,书记杀出了一刀,这一刀就如同武林高手的那一大杀招,根本就没有让那县长有任何反抗的机会,瞬间的时间,县长双规,然后判了无期,那县长在县里面建立的庞大势力土崩瓦解,书记随后用强大的力量把县长的势力拨起。”
说到这里,宁军就看向了刘伟名道:“别管这事的过程有多么的凶险,你对这事是一个什么样的看法?”
刘伟名道:“这事与我们县开始时的情况有些像,崔县长就很强势,没想到他的后台一下子出了事情,他也失势了,现在反过来了,书记显得强势了从这事里面可以看得出来,为官之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得小心,没有各种的手段,很容易被别人击败,失败之后可能就是一次生死的危机。”
宁军微笑道:“古时候败亡的一方面临的可能就是杀头的结局,现在好了一些,但是,这里面的凶险程度外人是无法看清楚的。”
刘伟名点头道:“许多大官曾经风光无限,仅只是一件小事之后,就落得了退下的结局。”
“能够退下还是算很好的结局了,如果弄得不好的话,可就是刚才说的那种牢狱之灾。”
刘伟名明白了宁军的意思,自己如果没有官场的那种种应对的手段,越是到了高位,可能就越是危险,他是要求自己在乡里好好的磨练一下了。
“放心吧,没人能把你怎么样,放手去开展工作就行了。”宁军临走之前轻轻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
看着宁军的车子快离去,刘伟名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听了宁军的话,刘伟名的心里面顿时亮堂了起来。
郑老板并不是不伸手,关键的时候他肯定也会伸出手来援助自己的。
想到现在的情况,高震山看来是不会随意插手自己与林民书之间的事情,最可能的情况就是看着自己与林民书去斗,对两人都采取一种不相帮的态度,既然是这样,那就会把斗争控制在乡里面。
保住温芳,让她顶在前面与林民书斗,自己在这斗争好好的做一些成绩出来,只要有了成绩,自己在全乡就是一个无法替代的人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