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小刘,上次你讲了你们家的事情之后,这事我是一直放在心上的,今天趁着大家在这里,我得批评一下他们了,一家的人竟然搞得两口子都下岗了,这什么事嘛。.”
说到这里,看向一个长得很肥胖的年人道:“卫远,小刘家的事情你们经贸委得好好的过问一下才是,搞什么嘛,一家子搞得又是下岗又是内退的,还要不要人活了。”
县经贸委主任吴卫远的目光就转向了刘伟名,他是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刘,你跟卫远说一下你们家的事情。”钱立说道。
刘伟名只好介绍了一下自己家里的情况。
吴卫远听完之后暗骂一声,全县有那么多的家庭都存在这样的情况,钱立却去关心起了刘伟名家里的事情
不过,对于刘伟名这个人,吴卫远还是注意到了人,现在县里的局级领导又有几个人不注意这小子的,高书记跟前的红人啊,就算是林民书现在有了后台,据说刘伟名的后台也不弱,与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能得罪,还要示好。
吴卫远同样也有着一个疑惑之处,刘伟名家里既然有了强硬的后台,怎么家里的情况还搞成了这样
虽然心疑惑,吴卫远还是显得非常严肃道:“伟名啊,真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们下面的一些同志在工作上显得简单粗糙,没有从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啊,这事我必须要尽快解决。”
钱立微微点头道:“小刘父亲所在的公司是一直由你们经贸委管理的,企业曾经也辉煌过,但是,现在出了问题了,你们应该多研究一下企业的情况,我从从群众的角度去思考,我心装着老百姓啊。”
这话说得吴卫远把那企业的领导都骂了一遍,难道不知道刘伟名现在是那么红火的人吗?搞什么搞嘛
“钱县长,你放心好了,这事我会立即去办,不能这样乱搞的。”
说到这里,看向刘伟名道:“伟名,这事你吴哥没有做好工作。”
刘伟名有些愕然地看了一眼钱立,何尝不明白这是钱立示好自己的意思,可是,他一个副县长,示好自己有个屁用。
“吴哥,看你说的,这事又不是你的问题,企业困难啊。”刘伟名说道。
钱立这才微微点头道:“这话说得也对,草海县现在的经济发展一直无法跟上,小刘在省里有些关系的话,一定要多努力一些,能够搞来一些企业帮助县里的发展,你也是大功啊。”
刘伟名趁机道:“钱县长,上次我到了省城时,与一家叫做亚腾的企业进行了商谈,他们答应在县里开一家分公司,专门从事药材的收购和种植,这事他们公司已在进行了,相信随着这家分公司的建成,对春竹乡的发展也会带来好处的。”
钱立就哈哈大笑道:“小刘不错麻,不声不响的又搞了一件大事,让他们放心,只要是合法经营,我们县都会大开绿灯。”
说到这里,钱立问道:“不知这家公司的实力如何?”
那经贸委的吴主任想了一下道:“你说的是亚腾集团?”
钱立就问道:“你们知道?”
吴卫远立即认真道:“亚腾集团是国内的一家非常的实力的公司,据说这公司背景深厚的,没想到会跑到我们县来开分公司。”
钱立看向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亮,心暗想,果然是有背景的人,不能被这小子的表面现象影响,一定得加强与这小子的联系才行。
有了想法,看向刘伟名的眼神就更加亲切,钱立道:“小刘,是吴主华尔街说的那家公司?”
说实话,刘伟名还真是没有注意亚腾公司的情况,只是听那付明山讲过公司的名字。
看到钱立关心的样子,刘伟名道:“名字是这个名字,我也没太注意。”
钱立就微微一笑,这骗谁啊,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呢?
钱立顿时就想到了刘伟名保密的意思,心在想,也许背后的人有了交待,这事要低调做事。
微笑了一下同,钱立道:“嗯,企业的事情我们别太多插手,作为政府部门,我们做好保驾护航的作用就行了。”
说完这些话,钱立微笑着对刘伟名道:“小刘,别坐着,起来跳舞唱歌。”
看到钱立搂着一个女人跳了起来,刘伟名这才喝了一杯啤酒,说了那么多的话,自己也搞得口干舌燥的。
“帅哥,请跳舞。”一个身着得体制服的美女微笑着伸手进行着邀请。
刘伟名回来得晚,睡得正迷糊时,母亲孙智芳就满是兴奋地摇醒了他,说道:“伟名,刚才厂长亲自打来电话,说是他要来我们家。”
昨晚又唱又跳的很是折腾了一阵,刘伟名的头脑都还不太清醒,听到这话道:“来就来吧。”
“快起床,高厂长专门问起你的。”
刘伟名这才有些明白过来。
昨晚上那经贸委的主任当场就打了电话把高厂长骂了,估计今天就是为这事来的。
刘伟名慢慢爬了起来。
出了房间才发现父母都换了一身衣服,就连大姐和姐夫也有些紧张的样子。
看到他们这样子,刘伟名道:“搞那么紧张干什么,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领导。”
大姐就说道:“高厂长专门来了我们家,我们就得好好的说一下我们家的困难情况,至少也得让林飞上岗不是?”
父亲也点头道:“看来厂里对困难人员开始重视了,要不然也不可能来我们家。”
刘伟名摇了摇头,走去刷牙洗脸。
正在洗着脸,听到敲门声,母亲快过去把门打开时,只见一个长得高高胖胖的年人在几个人的陪同下已是笑眯眯走了进来。
“这是我们高厂长。”一个妖艳的女人脸上笑得像花一样介绍着。
“你就是刘师傅吧?”那高厂长已是双手伸出,紧紧握住了刘恒成的手。
这种热情的情况搞得刘家的人紧张万分。
刘恒成有些紧张道:“高厂长来了,请坐,请坐。”
来的人除了高厂长,那个女人,还有两个看上去也是厂里领导的人员,四个人一进来,房间就里面就显得有些挤。
高封清昨晚上一晚都没睡好,接到了吴卫远的电话之后,开始时他还没放在心上,后来又打了一个电话给一个局长时,那局长也正好就陪着钱立活动着,大家都是老朋友了,那个局长找了一个相对较静的地方又回了一个电话。
“老高啊,这事你可得上心些,你知道吴卫远说的是谁家吗?刘伟名啊今晚我就陪着钱副在这里的,你没看到啊,为了刘伟名的事情,钱副可是没给吴卫远面子的,当着那么多的人就训了吴卫远一顿。”
“刘恒成家没什么大的背景啊。”高封清对于刘家的情况一直清楚,疑惑道。
“老高啊,具体的情况我是不清楚的,不过,我提醒你一下,现在高书记和钱副对刘伟名都非常重视,这事你自己想一想好了,今晚上钱副对刘伟名的那态度可不是上级对下级的态度哟。”
这话说完,那局长就挂了电话。
“刘恒成家难道真的有强大的后台?”接了这电话,高封清坐不住了,当即打了几个电话询问刘家的情况,可是,无论怎么样询问,得到的答案都没太大的变化,只是刘家有一个二儿子到了春竹乡去当了公务员而已,并没有情况显示出他们刘家有什么后台啊
又是几个电话出去,高封清向一些县里的朋友了解着刘伟名的情况,了解了刘伟名的情况之后,高封清还真是有些吃惊,这刘伟名还真是混得有些牛了。
宁可信其有啊
这是高封清最后得出的结论。
一晚上想了不少的事情,如果那刘家真的有着强大的后台,就算是没有强大的后台,有了高震山和钱立的过问,自己却把刘家逼得那么多人下岗,这事情就足以摘了自己的帽子。
不行了,一定要用最快的时间挽救这局面
一晚上没睡好,眼圈都有些发青的高封清比任何时候上班都早,今天由于上班较早,再加上心情不好,站在厂里的大门口,硬是抓到了不少迟倒的人,每人五十元的罚款吓得整个厂里都是心惊胆颤的。
召集了办公室主任、退休办主任,高封清立即就朝着刘家赶了过来。
高封清清楚得很,盯着自己这位子的人太多,如果今天不把刘家的事情处理好,让刘家弄一下的话,搞不好自己这位子就得失去。
高封清进门之后就在寻找着刘家老2的情况。
这时的刘伟名也洗完了脸走了出来。
看到刘伟名出来,高封清本来正与刘恒成说着话时,脸上一下子显出了一种恭敬的表情,站起身来大声道:“是刘伟名同志吧,我厂里的老高啊。”
双手已是紧紧握到了刘伟名的手上。
刘伟名握住高封清的手道:“高厂长好。”
听到这话,高封清就是放声大笑道:“刘伟名同志,都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啊,你们家的情况我了解了,下面的同志就是乱弹琴,怎么能乱搞呢?”
高封清的话说得大家都是不解,全都看向了两人。
刘恒成也是不解了,这高厂长仿佛对儿子比对自己还热情,到底是怎么了?
刘伟名微笑道:“高厂长管那么大的一个厂,那里顾得过来啊。”
在刘伟名脸上看了一阵,高封清认真分析着刘伟名这话,心在想,看来刘家人心存了怨气了
重新坐下之后,高封清的目光又看向了刘莹道:“小刘,听说你工作一向积极,还多次得过表彰的?”
刘莹听到厂长询问,就有些紧张道:“高厂长,那是以前的事情了。”
把脸一沉,高封清就看向办公室主任道:“小张啊,厂里需要的就是一大批各方面出色的人才,像这种受到过多次表彰的人就得重视,他们才是我们厂里的宝贵财富,我看看,小刘既然是一个不错的同志,你们就应该把她放在重要的岗位上,怎么能够让她下岗呢?”
办公室主任郭芯芯就是那个妖艳的女人,她感到有些疑惑,今天这厂长到底是怎么了,一大早的发着神经,跑来刘家,更是表现出了一种讨好的意味。
别看这郭芯芯妖艳得仿佛无大脑的样子,其实精明得很,一直都在暗观察着厂长的情况,更是看到了刘伟名那不惊不乍的情况,心就有些明白,估计这刘家有势力了。
听到高封清的这话,郭芯芯就微笑道:“高厂长,你不知道的,小刘是三八红旗手的。”
“是吗?看来小刘是一个工作非常踏实的同志。”
目光转向了刘恒成,高封清道:“刘师傅,你是厂里的老同志了,技术上也一直是不错的,把你放着闲在家,这是厂里的损失,你可要做好准备,厂里会请你去承担重要的工作,说实话,厂里需要你们,需要你们传帮带啊。”
说这话时,高封清的手在刘恒成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表现得非常的亲切。
一直都看着高封清在表演,刘伟名的心有着太多的感慨,如果不是自己搞出了那么一些场面,这一直在厂里高高在上的厂长又怎么可能亲自跑到自己家里来呢?
高封清明显是一个很会来事的人物,每一个人都点到了名,把每一个人都夸了一下,由于昨晚上认真研究了一下刘家的情况,今天在专门谈到刘家每一个人情况时说出来的那种熟悉情况对刘家人都是一种冲击。
刘伟名就发现自己的父母们被这高封清搞得激动万分。
当然了,刘伟名也不想去说什么,这世道就这样。
说了那么多的话,以高封清的精明,多少也看出了一些情况,高封清心暗想,看来刘家的情况变化很有可能还是落在这个刘家二儿子的身上,火力必须要朝着刘伟名攻击才行。
微笑着看向刘伟名道:“伟名同志是乡里的主任,往后还要多多到回厂里来支持一下我们厂的工作才是。”
刘伟名微笑道:“我从小就是在这厂里长大的,对厂里是有感情的,希望的是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高封清听到这话,心就是一畅,心暗想,自己的努力终于没有白废,刘伟名这话是不再追究以前的事情了
“刘主任,你这次回县里来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就请说。”
“呵呵,也没什么事情,高书记让我来汇报一下工作,打算今天午就回乡里了。”
“唉,我还想今天约着大家吃顿饭的。”
“下次吧,下次回来我请高厂长。”
脸上露出笑容,高封清站起身来道:“那好,我就不打扰了。”
伸手再次握住刘恒成的手道:“刘师傅,往后有什么困难,你就直接来找我吧。”
“高厂长慢走。”刘恒成一家子到现在也没弄明白情况,被搞得晕呼呼的。
“你们请回,你们请回。”郭芯芯也微笑着扶住孙智芳的手。
刘伟名送出门之后,高封清再次握住刘伟名的手道:“不好意思,我没做好工作。”
刘伟名微微笑了笑道:“企业的发展才是大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