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了一几方的人,温芳又说道:“我还想谈的一点是今天这个会议不合程序的问题,无论刘伟名这个主任在不在乡里,要召开这样的一个会议,我看最好还是要让刘伟名同志知道为好,当然了,如果刘伟名同志犯了什么错误,不需要让他知道的话,到是可以避开他的,另外,这是党政办的会议,扯了半天就扯一个部门里面的工作,我认为也是不合适的,全乡的发展还有着大量的工作需要我们去做,部门的工作自然有部门的同志去做,班子的成员们如果都陷于这些事情,还要不要大家去负责更重要的工作了?”
韩步松这时也接话道:“我认为温乡长的话很有道理,党委会突然召开,大家坐在这里就是谈一个部门内部的事情,并且这个部门内部还没有可以找得出来的大问题,传了出去,还不得让兄弟乡镇笑话,这让县里的领导怎么看我们乡里的干部?林书记,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情的话,我看就散会吧,乡里的工作那么多,我看大家都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林民书完全没有想到会议会开成这样,事前他的想法就是只要一开会就拿着刘伟名的党政办说事,借着这事把姜国平这个听自己话的人暂时弄到党政办的第二号人物的位子上,议了之后自己到县里面为他争取一个副主任的位子,到了那个时候,党政办就真的掌握在了自己的手。
当然了,今天也就是一个试探而已,以他看了一些官场书的经验,一般情况下,乡里面的干部是不会敢于与一个党委书记顶牛了。
可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乡里的这些人都合了起来不给自己面子。
越想越气,林民书又一时找不出党政办有什么问题,最多就是刘伟名离开了两天,没有在乡里面而已。
脸色转变了一阵,林民书知道今天是不可能对刘伟名如何了,只好说道:“我的本意就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而已,没想到大家会有那么多的想法,算了,这事先放一边,我们还是研究第二个议题吧。”
他也只能转移话题了。
刘伟名也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姜国平明显是想要搞事,趁着自己没在的这两天就投到了林民书一方,这样的人当然不能够再放在自己的办公室,散了会之后,立即就把姜国平弄到了计生办,把计生办的一个叫秦桂东的年轻人调到了党政办。
秦桂东后来听到自己能够到党政办是刘伟名的意思之后,心对刘伟名就存有了感激之情,做事也非常认直。
对于这事,林民书却并没有再过问,仿佛就没有想到过姜国平似的。
本来刘伟名也做好了因这事与林民书再斗一下的想法,结果却是这样,刘伟名也就把心放在了工作上。
发生了党委会上的事情之后,乡里面的领导们都沉寂了下来,这事虽然是乡里面的事情,但是,两人都是高震山的手下,谁也不知道高震山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
其实,发生了这事之后,林民书第一时间就给涂林丽打了一个电话,把情况向涂林丽说了一遍。
对于林民书的事情,涂林丽还是上心的,当晚就给高震山讲了这事。
高震山到是还不太清楚这事,想了一下,想到了郭红丽,于是亲自打了一个电话向郭红丽了解情况。
郭红丽就没有任何增减的把会上的情况向高震山讲了一遍。
接完电话,高震山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道:“你们是同学,我也算是帮了你们这个同学一把,你也不去问问,林民书做的什么事情一个堂堂的书记,出招就是对付一个党政办主任,要对付也找点岔子再搞吧,我怎么就听了你的话把他放在了乡党委书记的位子上了。”
这时的高震山真是郁闷之极,自己那么看重的一个人竟然是这样一个没有什么手段的人,把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想到是自己的老情人,涂林丽看到高震山不帮忙,心就不高兴了,说道:“人家林民书还是你亲自提拨起来的书记呢,关键时候都都不帮他一把,这让他怎么去想?不行的话,我去一趟春竹乡,算是给他站个台?”
高震山看了自己的老婆一下,很是摇头,站台是谁都可以站台的?
也不知道老婆从什么地方了解到了站台这词,有事没事都会借自己的威风去帮一些手下搞这事。
“乱弹琴,春竹乡谁认识你啊。”高震山沉声说道。
“把小常带着去不就行了。”涂林丽虽然四十多了,撒起娇来还真是有一套,没用多长时间,高震山只好答应了这事。
第二天一早,高震山把常明光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对常明光道:“今天你涂阿姨要去春竹乡一趟,我陪着去一下,不过,你什么话也别说,,就是陪着,她如果做得过份了,你得阻止一下。”
常明光是最明白高震山心事的人,想到林民书与涂林丽是老同学关系,这次涂林丽就是去帮林民书站台的,再想到高震山这话里的意思是要维护刘伟名时,心真是有着太多的怨念,心就暗想,你高书记的家事让自己插到间,这什么个事嘛。
有怨念是有怨念,常明光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高震山也有自己的想法,这次到是想看看刘伟名面对着这样压力时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对策,如果刘伟名因为这样的事情就与自己离心了,到时就全力支持林民书,反之,如果刘伟名仍然保持原来的那种态度,这就要重视刘伟名,把刘伟名培养起来。
高震山其实还有着一个心病,到了现在,他多少就有了一些怀疑,自己的老婆与那林民书难道真的就只是老同学的关系,一想到这事,高震山的心多少有些纠结,如果并不仅仅只是老同学的关系,这事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看着常明光的背影,高震山越来越不满意自己的这个秘密,都说秘密是自己最贴心的人,看来很多事情常明光并没有告诉自己啊
涂林丽要到春竹乡的事情刘伟名当然不知道了,现在他正陪着韩步松在一个村里检查工作。
一早就被韩步松约着来到了这个叫老板石村的村子,离乡政府到是并不远,两人都是步行到来。
看着老板石村已经在望,韩步松微笑道:“新调整的班子成员里面,我估计就我们两个把大多数村子走了一遍。”
刘伟名在这点上还是佩服这个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的确是他所说的情况,党委成员,除了老的几个之外,还真是只有自己和韩步松深入村子里面,其他的人还真没有下个几次村子。
“春竹乡很穷,如果再不发展,就会远远的落后全县各乡了。”刘伟名很是忧心地说道。
“是啊,我看乡里应该沉下心来好好的发展才是正理。”
递了一支烟给韩步松,刘伟名微微点头道:“只要大家团结一心,相信乡里的工作会很快志来的。”
“你真的相信班子都是心往一处想的?”韩步松问道。
这话问得刘伟名的心一闷,想到了林民书的做派,就没有再多言。
一直都在暗观察着刘伟名,看到他这情况,韩步松道:“唉,说实话,我们有些干部啊,心里面根本就没有装着群众,每天尽想的事情就是争来斗去的,组织上把我们放在这重要的岗位上,还是要多想一些群众才是正理。”
刘伟名赞同道:“韩书记说得是。”
“伟名啊,你这人不错,一直都是很踏实的在工作,但是,你这样想干事的同志需要的还是一个利于工作的环境,如果没有好的环境,做起工作来的难度就更大了一些,你放心,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有利于全乡的发展,我都会支持你的工作。”
“感谢韩书记的支持。”刘伟名说道。
哈哈一笑,韩步松道:“上次我到了市里面,我爱人的远房叔叔就说过,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面,朋友要尽量多一些才行,多一个朋友多条路,多一个敌人多座山,有时我想起来,这话还真是有着一定的道理,只有大家形成合力,无论面临多大的风浪都能够安然而过,你认为呢?”
刘伟名也品出了一些味道了,韩步松今天一早约着自己出来,这是要拉拢自己之意了。
“哦,这话说得很有哲理,你爱人的远房叔叔是做什么的,很有见识啊。”知道对方有意透出一个什么叔叔的事情,刘伟名估计他的这个叔叔决不是一般的人物。
“哈哈,你应该也听说过,刚刚任命为副市长的庞大维。”
庞大维
刘伟名还真是刚刚听说过,最近市里的人事也有了一些变动,一个叫庞大维的人提拨成了副市长,不过,这个副市长并没有进入常委。
虽然没有进入常委,却也不能小视了,毕竟也是副市长了。
刘伟名有意表现出了一种吃惊,叹道:“没想到庞市长与你还有着这样的亲戚关系。”
韩步松就笑道:“她那叔叔很低调,就算有了这层关系,乡里面的人也大多不知道的。”
刘伟名微笑道:“许多领导就是这样,一心为公,并不高调。”
韩步松微笑道:“说得对,庞市长就是这样的一个领导。”
话说了那么多,该说的也都说了,两人也快走进村子。
刘伟名心想,果然是到处都有心机,韩步松在会上大力的支持自己,他是有了他的想法的,有了一个这样的叔叔,相信他在县里面的份量又会重了许多,高震山是书记,他是不敢公然整林民书的,但是,不敢公然去整,却也敢于利用别人去整,只要整下了林民书,韩步松有了那样的关系,只要运作一下,很有可能就会上位为书记。
韩步松是把主意打到了自己这里了
一边走着,刘伟名就在权衡着这事,与韩步松他们联手的话,林民书现在的这些能耐根本就不是大家的对手,估计设局的事情韩步松早就已在动脑筋了,弄倒林民书到是简单,可是,如果林民书倒了,温芳是注定不可能上台的,温芳无法上台,能够上台的就必定是第三号人物的韩步松。
这韩步松比起林民书就难弄得多了,他上了台难道真的就是他所说的那种一心为群众?
对于这事,刘伟名是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的。
有的时候,弄下一个弱者,把一个强者放上去,还不如就让那弱者继续在位上。
刘伟名经过一些斗争,也越来越成熟起来,他更多的时候会去权衡这其的利弊关系。
如果林民书被自己收拾得像温芳那样的情况,这对于自己做事就方便得太多了。
先看看再说吧。
刘伟名并不想那么快就把林民书弄得倒下。
韩步松这时的脸上到是现出了笑容,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又透露出了庞大维的事情,相信刘伟名急于弄下林民书的心态下,很容易与自己达成共识啊
想到林民书一下台,自己就很有可能上台时,韩步松的心情是非常不错的。
正在村里检查工作,这次是林民书亲自打了一个电话给刘伟名,说是县里的妇联到乡里来检查工作,叫他与韩步松一道去开会汇报工作。
接完电话,刘伟名有些疑惑地对韩步松道:“县妇联来了也搞那么大的动静?”
韩步松听到了刘伟名的询问,脸上顿时现出了一种怪异的表情道:“还是尽快赶加去吧,应该是涂副主席来了。”
涂副主席?
别看刘伟名已是党政办主任,对于县里的情况还是不太清楚,并不知道存在一个涂副主席。
韩步松笑了笑道:“高书记的夫人叫涂林丽。”
刘伟名一听这话,脸色就微微一变,如果是高震山的老婆,这个时候跑到乡来干什么?
韩步松很有深意地看向刘伟名道:“听说林书记与涂副主席曾经是同学,他们是老同学的关系。”
刘伟名这才点了点头。
昨天刚刚与林民书对上了,今天这老同学就跑来了,这里面到底有没有高震山的意思呢?
如果有着高震山的意思,这事就有些微妙了。
两人都走得很快,用了四十来分钟就回到了乡政府大院。
一进大院,看到的就是一辆越野车在那里,乡里的干部们都显得很是忙碌。
“主任,大家都到小会议室了,感觉涂副主席很不高兴,常秘书也来了。”方怡梅看到刘伟名到来,小声对他说道。
微微点头,刘伟名一路上已经想得明白,这事肯定是涂林丽受林民书所托来为他助威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