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昨天那么一搞,林民书的威风被打击了一下,如果不能扭转,对他下一步在乡里的威信就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在这样的情况下涂林丽这个县委书记的夫人到来,对他来就说是一个巨大的支持,大家看到县委书记的夫人都公然支持于他,就不敢再做出一些明显的动作了。.
刘伟名还没有喝一口水就走向了小会议室。
会议室里面这时到是显得很是热闹,乡里的班子人员可能除了韩步松和自己之外,全都已是到了,更有一些负责妇联工作的同志,把个小会议室挤得满满的。
刘伟名走进时,就看到了高踞主位坐着的一个女人,这女人正低着头与林民书小声交谈,仿佛很是融洽的样子,林民书到是抬着头的,脸上满是笑容。
果然是请来了一个助威的人。
这时的林民书也看到了刘伟名进来。
看到刘伟名进门,本来还笑着的林民书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大声道:“怎么搞的,通知了那么久才到来,县妇联的同志都等了一阵了。”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我与韩书记到村里去检查工作,接到电话就赶了回来。”
乡里的人都知道那村子回来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已是非常不容易了,刘伟名说了这话时,就想看看这妇联的副主席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物。
让刘伟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妇联主席抬起头来之后的情况。
看着那妇联的副主席抬起了头时,刘伟名就惊得呆住了。
书记夫人?
这个就是书记夫人?
刘伟名的头脑里面完全就是那摄像机里面的香艳镜头。
刘伟名吃惊地发现,这个女人竟然就是与林民书在床上搞事的女人。
没看错吧?
刘伟名闭了一下眼睛,然后再次睁开看去。
没错,就是这个女人。
看到刘伟名进来,涂林丽也表现得严肃起来,对着林民书就大声道:“看来春竹乡的干部很尽责嘛。”
林民书这时也是脸色一转,说道:“这是县妇联涂主席,今天到乡里来检查妇联的工作,坐下吧。”
刘伟名找到了自己应该坐的位子坐了下来。
抬头再看去时,就看到常明光也坐在涂林丽的身旁。
看到刘伟名望过去的眼神,常明光对着他笑了笑。
看到常明光这表情,刘伟名心就明白了,高震山并没有对自己有什么意见,今天这次到来应该只是涂林丽搞出来的事情。
看到上来人是涂林丽之后,刘伟名的心是安定的,不就是一个与林民书私通的女人吗,如果真的敢乱来,自己可是要她好看的。
这时韩步松也迈着步子走了进来。
看到涂林丽,韩步松就迎上前去与涂林丽握手道:“与伟名同志到村里去了,我们是紧赶慢赶的,终于用最快的时间赶回来了,让涂主席久等了。”
涂林丽微笑道:“韩书记是去工作,等一下没关系,今天我们妇联的同志就是来看看春竹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哈哈,有了涂主席的支持,有了妇联同志的支持,我们春竹乡的工作肯定会更上一个新的台阶的,今天我得好好的敬大家几杯了。”
聊了几句,大家这才坐了下来。
看到大家都已坐下,林民书说道:“涂主席率领妇联的同志到来,这是对我们乡里工作的支持的关心,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感谢涂主席与妇联同志的到来。”
会议室里面顿时是一片掌声。
林民书把这次涂林丽的到来搞得规格上有些高,乡里的班子成员全都被他叫来参加了会议。
涂林丽的脸上满是笑容,对着大家道:“我与春竹乡的关系是不浅的,可能大家都不知道,你们的林书记与我曾经还是同学的,这次林书记邀请我们妇联来春竹乡,这说明了林书记对妇联工作的重视,相信有了林书记这样的领导支持,春竹乡的妇联工作会做得更好。”
这还没有了解情况,涂林丽已经在表扬着林民书的工作了,这让刘伟名很是摇头。
目光一直都在涂林丽的身上扫视,头脑里回味着那摄像机的情况,刘伟名有一种很好笑的感觉,自己到底是走了什么样的运气,先是发现了温芳与男人的事情,然后是抓个小偷也搞到了林民书与县委书记夫人的事情,怎么都碰到一起了?
涂林丽其实也一直在观察着刘伟名的情况,看到坐在那里的刘伟名,心就在暗想,这个小子看上去也是一个精明的人,怎么就与林民书对上了,如果不是与林民书对上了,到是一个可以培养的对象
想到林民书所说的刘伟名的可恶情况,涂林丽的脸色也阴沉下来,这时的刘伟名刚好想到了县委书记与林民书的事情,头就微微摇了摇。
这摇头的情况就被涂林丽看到了,看到自己在讲话时刘伟名摇头,涂林丽就更加不乐意了,难道自己讲的话就那么不听?
“小刘,我看到你摇头,是不是对我所说的话有什么看法?”涂林丽就大声对着刘伟名说道。
会议室里面的人们把目光一下子也就转到了刘伟名的身上。
感受到了大家的目光,刘伟名微笑道:“涂主席可能看错了,我是点头,听了涂主席的话,我感受到了妇联对乡里工作的支持,相信有了县妇联的支持,我们乡的工作会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涂林丽微微一笑道:“我们家老高对于春竹乡的工作也是很重视的,临来之前要求我代个话,就是一定要团结在乡党委的周围展开工作,春竹乡刚调整了班子,班子间的磨合还需要一些时间,但是,不能因为这样就做一些拆台的事情,同志们啊,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心,乡里的工作就无法做出成效,春竹乡的心是什么,我认为就是以林书记为首的心,大家只要紧密团结在以林民书同志为首的乡党委周围,就一定能够把乡里的工作做好。”
听到涂林丽这样赤ll的帮林民书说话的行为,再想到涂林丽不过就是一个县妇联的副主席而已,乡里的这些领导们都在暗自摇头,这事做得也太不地道了。
毕竟是县委书记的夫人,县委书记的秘书就被她带来了,有了常明光在那里坐着,请也弄不清楚这些话是不是高震山的意见。
会场的气氛就显得有些凝重。
林民书的心情不错,乡里的班子成员们现在应该看得清楚情况了吧,与自己斗,那就是在与县委书记在斗,这份量应该会好好的惦量一下了。
随后的时间就是负责乡妇联工作的同志向着县妇联的人员汇报妇联的工作。
会场是负责各项工作的人进行着汇报,刘伟名完全把心放平了,认真听着汇报,心就在想着下一步自己该采取什么措施的问题。
盘算了一阵,刘伟名在心已有了决定,这个林民书还是保留下来为好,决不能够让韩步松上位。
这韩步松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想拉着自己当先锋去冲,他自己躲在后面捡便宜,那有那么好的事情,既然有了林民书的那录像的东西,自己下一步只需要好好的利用一下就行了,相信只要自己利用得好,就一定能够收到奇特的效果。
其实,汇报这种事情大家都没有放在心上,就是县妇联的同志也没有把这事当成一件什么大事,检查不过就是下来吃吃玩玩而已,大家都在想着心事。
涂林丽春竹乡之行明显是满意的,在乡里察看了一番,吃了两顿野味之后,由林民书送着回了县城。
看着林民书的小车尾随而行,刘伟名摇了摇头,这个林民书,以为拉来了高震山的老婆就真能把持乡里了?想得也太简单了。
向着乡里的这些领导们看了看,刘伟名还是看得出来,这次的涂林丽到来,对于一些乡里的干部还是产生了一些影响。
转身向回走时,温芳走到刘伟名身边小声道:“等一会一起吃饭?”
刘伟名就点了一下头,他知道温芳的心有些慌乱了。
两天的整个过程,涂林丽几乎就无视了温芳的存在,这给温芳带来的压力肯定有些大。
回到了办公室时,刘伟名看到办公室里面的人们都已规矩地坐着,看到没有了姜国平之后的办公室已经完全掌控在了自己的手,刘伟名还是感到高兴。
想到姜国平竟然也搭着林民书的车子回了县里时,刘伟名又感到这林民书还会搞一些事情出来。
“小方,跟我到学去看看。”看到方怡梅多次偷看自己,转念间刘伟名就明白了方怡梅的心情,看到了高震山的老婆都跑来支持林民书,她滑一些担心是不可能的。
现在的方怡梅明显已是站在了自己一方,是自己在用的人,官场上的事情很少有间派能够得到重用,不是林民书的人,肯定就会受到林民书的不待见,也难怪方怡梅心慌了。
与方怡梅向着学走去。
走了一段之后,方怡梅实在忍不住了,小声对刘伟名道:“主任,怎么办?”
这话问得就有些有意思了。
刘伟名指着前面那学的重建情况道:“你看,只要我们想做一件事情,就一定能够做成,这学的重建原来大家都只是想着修补一下就行了,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还不是发生了改变?”
刘伟名的这话就太有意思了,听着刘伟名说出这话,再看到刘伟名那沉稳的样子,不知怎么的,方怡梅心的那种不安也减轻了许多。
也许刘伟名的背后真的有着比林民书还强大的存在
两人走到了学,看到这里的建设度非常快,在工地上察看了一阵,刘伟名感到非常满意。
看到项目经理迎面走来,刘伟名问道:“怎么样,能不能按计划完工?”
项目经理微笑道:“加紧在施工,在明年四月份之前肯定能够完工。”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其它的都是小事,关键的一点就是质量,你们要知道,这是给孩子们学习的地方,全乡的未来就在这里了。”
项目经理严肃道:“请刘主任放心,我早就说过了,质量是根本,就算是不赚钱,我们也必须建出一座高质量的学校。”
这时就见到牛校长也走了过来。
看到刘伟名,牛校长高兴道:“刘主任啊,现在这里已成了大家没事时就在聊天的话题了,你看那展板前面,天天都有村民赶来观看,有了这样的一座学校,我们乡的教学工作就有了保障了。”
“牛校长,天气快冷了,我请人在省城进行了一些募捐,很快就有一批衣服之类的东西会送到,我们决不能够让孩子们因为天气而影响到学习啊。”
方怡梅一直都在旁边听着刘伟名与这些人说话,她有一个感觉,这个刘伟名并不算一个纯粹的官员,太实在了
不过,从刘伟名的身上方怡梅却看到了一种一心为民的好官员形象。
心产生了一种很怪异的感觉,现在的官员难道真的有一心为公的人?
这个刘伟名到底有几分是装的?
牛校长听到了刘伟名的话,已是非常激动道:“刘主任,说实话,每年看到孩子们在寒冬的学习情况,我这心啊都堵得难受,春竹乡太穷了我们也想了许多的办法,根本没有任何效果,相信明年就会好起来了。”
刘伟名微微点头,说道:“只要我们认真去做事,总是难够克服困难的。”
察看了学之后,刘伟名与方怡梅向着办公室走去。
一路上方怡梅都在观察着刘伟名的情况,心对于刘伟名就多了许多的好奇,这个比自己还晚进乡政府的人到底心里面装着的是一些什么东西呢?
晚饭是温芳安排的,两人来到了一家小馆里面,这是一个大院子,老板是本地人,房子就是他们家的,搞了不少的包间,两人要了一间包间坐了进去,上齐菜之后,温芳为刘伟名满上了一杯酒之后说道:“其实我还是喜欢自己做菜吃,那样吃得舒服,馆子里面的菜吃多了不好。”
刘伟名微笑道:“干部现在的基本功就是喝酒、吃饭了。”
温芳就是一笑道:“你也是干部啊。”
刘伟名道:“如果我们国家规定一条,不比官员喝酒,你看这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温芳就笑道:“这政府可是一件大失民心的事情啊你看看现在的官员有谁不喝酒的,互相间吃饭要喝,请上级也得喝,办事情也得喝,如果搞出了你说的那事,我看啊,许多的事情都无法办了,更加头疼的可能还是会有太多的人会失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