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被温芳的话也说得叹气道:“你说得还真是这样,没有喝酒的人了,这办事真是难办,酒厂现在都是干部们养着的,如果真是那样,酒得就得倒掉一大片,销售酒的整个渠道里面的太多人会失业,这的确是一个牵一毛而动全身的大事,也难怪天天在说吃喝**,却是没有真正的把这事杜绝了。【】.”
聊了一阵,两人就显得融洽起来。
温芳道:“涂主席这次到来,你有什么想法?”
刘伟名就是一笑道:“上级来检查工作,这能够促进我们工作的开展,是好事啊,只是,我感觉到这上级的检查还是要尽量少些才是,你也看到了的,两天时间就耗在了这事上面,陪着看看,陪着吃饭,晚上还得安排活动,好在我们乡的条件就这样,要不然的话,这笔费用也不是一个小数。”
刘伟名并没有把温芳看成是乡长,有话就直接说了出来,他也不担心温芳会到什么地方去说出这话。
听到了刘伟名说出这种心理话,温芳的心感到很是舒服,刘伟名能够在自己的面前说出这话,就足以说明了刘伟名不见外的意思,这是好事。
本来温芳在刘伟名的面前还有些拘束,喝了几杯酒之后,整个的脸色就透着一种红润,看上去娇艳得很。
今天温芳显得有些激动的样子,喝起酒来自己劝自己,根本就不必刘伟名劝她喝,四五杯酒就已是喝了下。
喝了酒之后,温芳的那种矜持已是完全失去,眼睛里面透着媚劲,看着刘伟名道:“我知道你看不起来。”
刘伟名一看温芳这种空肚子喝法,就知道她有些醉了,忙说道:“你多心了,快吃点菜。”
把手不断摆动,温芳大声道:“我知道你看不起来我容易吗?你以为我愿意吗?”
说着又是一大口喝了下去。
刘伟名四处看看,好在这间房间是专门为乡里领导们设置的,比较隐瞒,到是没有人看到这里的情况。
看到刘伟名四处在看,温芳道:“你相不相信,当时是我与他第一次打算那样做事?”
刘伟名心想,信你才怪。
嘴上还是说道:“少喝些,刚才说了,酒喝多了伤人。”
“我说的是真的,你不知道,这事我老公根本就不知道,他不知道的,我就是一个坏女人。”
刘伟名叹了一口气,心暗想,今天这饭是吃不成了,温芳的压力太大,这是要借酒消愁之意
“本来我以为付出一点身体就能够找到一个大的靠山,日他隔壁的怎么就出事了呢。”
这名话震得刘伟名不轻,没想到温芳说出话来那么的强悍。
看到温芳又在倒酒,刘伟名急忙去抢那酒瓶,知道这女人再喝的话就真的要倒了。
“别拦我,我要喝。”温芳去抢酒瓶时,身体一歪就全身倒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急忙去扶时,由于手有着酒瓶,只能一只手去扶,这样一搞之下,那温芳的整个身体就完全倒进了刘伟名的怀里。
更要命的是温芳的一只手就按在了刘伟名那下面关键的部位。
被那温芳一按,强大的力量之下,刘伟名的头上顿时冒汗,疼得急忙去推对方时,那手也就按在了温芳那丰满的左峰。
温芳醉意,那按着的手就用力捏了捏,刘伟名只能是用更大的力气把温芳推开。
看到温芳双眼媚意,刘伟名只好把她扶着重新坐好。
温芳这时的双眼就盯着她刚才按过的地方,突然就笑了起来道:“盛国飞那玩意儿被你打坏了。”
刘伟名发现这女人今天太出格了,再说下去估计真要出问题,看到桌上的酒杯,端起一杯酒递给她道:“干。”
温芳也很听话,一口把酒喝了下去。
把老板的老婆叫来,把让她找了一间房间让温芳睡着,刘伟名这才离开了这里。
并不是刘伟名对温芳没有感觉,只是他现在根本就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事上面。
回到宿舍时,看到的是前方那些教室里面散发出来的暗淡煤油灯,孩子们都还在上着自习。
好长时间没去给孩子们讲故事了
掏出电话,刘伟名拨通了江朝伟的电话。
“伟名,我们后天就到你们乡了,这次带来的东西较多。”
“好啊,能不能收一些旧书之类的,孩子们的知识接触太缺乏。”刘伟名说道。
“没问题,号召一下就行了,这次团市委响应号召,在一些学校也进行了一些图片展示,到是捐到了不少的书籍。”
听得出来,江朝伟那里是一派歌舞升平的情况。
刘伟名道:“还在**?”
江朝伟就笑道:“几个政府部位的朋友约着在这里乐呵一下。”
刘伟名道:“还好,乐的时候没忘了受苦的人们。”
“呵呵,你小子,当了几天领导,说出话来就一付官腔了。”江朝伟放声大笑起来。
刘伟名又落实了具体的情况,知道这次拉来的东西极多时,就知道必须要跟高震山讲一步这事了。
“对了,伟名,这次团省书记许夫杰也要到你们那里来。”
刘伟名接完电话之后,心就在想着这事,团省书记要来的事情肯定会通过团省委以组织的形式通知下来,虽然高震山能够知道这事,自己还得通知到他才行。
看看时间,看到才九点来钟时,刘伟名就在想,也许高震山还在什么地方活动着,应该并没有睡去。
掏出手机拨通了常明光的电话时,很快常明光就回了一个电话过来。
“伟名,有什么事情?”常明光的手机传来的同样是一派歌声,还是一个听上去很甜的女人声音。
“常哥,是这样的,我刚接到省里的电话,说是团省委的许书记将要到我们乡来,这事我得向高书记汇报一下。”
“你等一下,我过一会挂电话过来。”
刘伟名就坐在那里等着。
过了七八分钟之后,高震山的电话打过来了。
“小刘,有什么事情?”
刘伟名就把自己从江朝伟那里得到的情况向高震山讲了一遍。
认真听完了刘伟名的汇报之后,高震山也感到有些吃惊,他并不是吃惊送来的衣物等事,而是对于团省委的许夫杰到来之事有些吃惊,以许夫杰的情况,级别摆在那里的,外放的话,基本就是市委书记之类的人选,搞得好的话更是可以直接进入省委,这样的人竟然放着大事不抓,跑到春竹乡了解情况,这情况就有些让人意外了
难道说刘伟名的后台强得让许夫杰都要示好?
高震山第一时间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小刘,做得不错,你们一定要把工作做好,接待的事情县委会进行安排,你们那里的条件不适合接待。”
刘伟名道:“有县委的支持,我们的工作就很容易开展了。”
挂了电话,刘伟名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当一个主任就搞得累成这样,难怪许多政府官员未老先衰了
刘伟名心也有着一些感慨。
看了一会儿书,听到敲钟的声音时,就见本来寂静的校园热闹了起来。
拿着一本经济方面的书坐在那里看着时,刘伟名就听到开门的声音,只见杨玉仙与几个女孩子说笑走了进来。
“刘老师,看到你的房间灯亮,我们就知道你回来了。”一个女孩子笑着说道。
看到一下子进来了几个学生,刘伟名笑道:“自己找地方坐。”
大家与刘伟名都是很熟的人了,都笑着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杨玉仙笑道:“大家晚上洗脸脚都是来这里洗的,我先烧些热水。”
看到几个女生在忙着烧水,刘伟名微微点头,这杨玉仙也是一个聪明人,有了自己房间的钥匙之后,把同学们也拉过来一起洗洗热水脸之类的事情,这才不出格,很好啊
“天气冷了,你们需要热水的话就来我这里搞,其他同学要喝点热水之类的也都可以来这里搞的。”
听到刘伟名这话,一个女生道:“玉仙也说了的,刘老师给她说过。”
这时就见杨玉仙的脸上有些发红,有些怯怯地看向刘伟名。
知道杨玉仙担心她自作主张的事情自己会见怪,刘伟名朝她递去一个赞许的眼神道:“不错,我经常不在这里,乡里的事情太多,钥匙我交给杨玉仙了,她做得很好。”
得到了刘伟名的表扬,杨玉仙的红上更加发红,小声道:“刘老师,大家会把这宿舍搞好的。”
听到杨玉仙的这些话,刘伟名对杨玉仙也赞叹起来,这女孩子心眼灵活得很,是一个值得培养的好苗了。
看到女孩子们没有太多顾虑地在那里洗脸脚,刘伟名忙站起身来道:“我去串串门,你们忙完了关灯就行了。”说完这话,刘伟名出了宿舍。
想到了杨军他们的那办事处情况,刘伟名朝着办事处的那酱菜厂方向走了过去。
还在远处,刘伟名就看到厂里面灯火通明,走近一看时,只见杨军和崔大石,还有一个长得漂亮的女人在那里指挥着整理这厂房。
没想到刘伟名会来,杨军和崔大石都迎了上来。
“刘哥,现在正在进行清理,我们把原来的破厂房重新修整了。”
“钱还够用吧?”刘伟名拿了一些钱给杨军,这时问了起来。
“没问题,足够了。”杨军也是感到了兴奋,跟着刘伟名,这小日子越发好过了。
这时崔大石的两口子有些拘束地站在那里。
刘伟名微笑着看向普丽仙时,普丽仙的脸上带着笑容道:“刘主任,我是月兰她妈。”
刘伟名就笑道:“麻烦你们了。”
普丽仙就笑道:“哪里麻烦了,刘主任对人好,这是在帮助我们家啊。”
说话,只见崔月兰也走了过来。
看到刘伟名,崔月兰眼睛一亮道:“刘老师,你也来了?”
看到崔月兰冻得有些红的脸色,刘伟名道:“天冷了,要注意身体。”
崔月兰就笑道:“不冷。”
“这孩子人家刘老师是关心你的。”普丽仙笑着说道。
刘伟名跟着杨军向着里面走去。
看到的情况让刘伟名感到满意,这里的情况已经面目一新了。
“先在阴凉箐进行试点吧钱由我来出,最好是由党员来负责这事,毕竟这是一个起带头作用的事情,只要做成了,大家的日子就会好起来。”刘伟名向着杨军交待着。
杨军道:“你拿来的那份需求名册我已经看了,也传话给了各村,大家都有着一些药材,我想了一下,这事还得专业才行,就把乡里的一个草药郎也请来了,估计得一千元一月才行。”
刘伟名微笑道:“这个交给你去办了。我会在你的卡上打入一笔钱,全部由你支配。”
杨军道:“普丽仙这人很能干,我觉得她的能力很强。”
刘伟名到是不知道这事,只是感觉那女人长得漂亮,点头道:“这样吧,你们也得有一个机构才是,让她先干着办公室主任,看看再说。”
杨军朝着那远处的普丽仙招了招手。
普丽仙正在与女儿说着话,急忙就跑了过来。
刘伟名道:“杨经理说你能力较强,我看这样吧,办事处也得有一个办公室主任才行,你先兼着。”
普丽仙没想到自己一下子就升成了办公室主任,虽然整个办事处仅只有这几个人,但是,这主任两字说出去的话,那就是很有面子的事情了,普丽仙的脸上散发着光彩道:“刘主任放心,我一定把事情做好。”
普丽仙在说这话时,心感叹着,果然是自己的女婿,知道疼丈母娘,自己的女儿跟着他的话,这享福的日子还在后面啊,这事得跟女儿提个醒,一定得抓紧了这个刘老师。
普丽仙这时突然间感到自己的视野开阔了起来,全身上下充满了一种干劲。
刘伟名当然不知道普丽仙想的事情,看到这里的一切在杨军的操作下干得不错时,很是满意。
临走时,普丽仙大声对着站在一旁的女儿道:“月兰,这黑灯瞎火的,刘老师要回去,还不跟着刘老师走。”
崔月兰忙答应了一声,紧紧跟上了刘伟名的步伐。
乡里面本来就没有太多的灯光,不时还传来一些狗叫的声音,天气也转冷了,看着崔月兰那单簿的衣服,刘伟名道:“小兰,天冷了,我这里有些钱,你去购置几件衣服。”
“嗯。”崔月兰没客气地接过了刘伟名拿出的两百元钱。
咬着嘴唇了一阵,崔月兰小声道:“刘老师,你能不能也给我一把你宿舍的钥匙?”
刘伟名看向这个有些羞涩的女孩子,微笑道:“行啊,等一会到了宿舍我拿一把给你。”
“真的?”仿佛得到了一种巨大的惊喜,崔月兰就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心想,天冷了,女孩子用点热水也正常,拿一把钥匙给她,也能够帮到不少学生,这并不是一件大事。
“刘老师骗过你?”
不停摇头,崔月兰道:“刘老师是好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