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团省书记许夫杰坐在越野车内,想到这次到春竹乡的事情时,心就有些急切,这次到春竹乡的事情他是非常重视的,重视的一个最主要的内容就是项目建设的跟踪透明情况。.
“则天,这次的上透明情况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你们一定要认真细致。”
“许书记放心,这次的事情是我亲自盯着的,每一笔开支都是完全透明,县乡两级也进行了认真的核实,决不可能出现任何的差错。”韩则天看向了坐在身旁的许夫杰,他非常清楚这事的后果。
一想到这事是自己引导着刘伟名他们到了团省委才推行的时候,韩则天也有些心热。
“则天啊,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许夫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明白轻重,总理一直都强调公平、公开、公正,这话说了许多次了,团省委都一直没有一个好的试验田,春竹乡的这事就是一个很好的试验田。”韩则天说道。
“不错,这事省书记都是高度重视的,我几次去汇报工作,他都询问了春竹乡的情况,认为这是团省委的一个很好的尝试,具有推广意义。”
看了一眼前方一长排的车子,许夫杰的脸上有了更多的笑容,说道:“团央对于我们省搞出来的这种上跟踪,完全透明的建设方式是给予了高度赞扬的。”
车子开始不停的摇晃,道路也越发不好走了。
韩则天心却在寻思起来,许夫杰现在正处于关键时期,很有可能放到下面去任一个市委书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作为一直跟随着许夫杰的亲信,自己会不会有一个爬升?
就看这次的情况了,搞得好的话,这就是许夫杰一个实实在在的政绩,对他的发展有着巨大的好处。
别看许夫杰现在也是正厅级,但是,没有到过地方上发展,就太过于单一,他肯定会抓住现在的机会。
想到黑兰市的情况,韩则天又看了一眼许夫杰,自从黑兰市的市委书记盛正丰双规之后,省委一直没有安排一个新的书记过去,许夫杰应该把目光是盯在了黑兰市了
这次到黑兰市,许夫杰的目的何在呢,是不是想借这事发现一些人才,或是想先探探路?
再想到随行到来的是黑兰市的市委副书记何格宁时,韩则天微微一笑,市长狄猛估计还在做着书记的梦的
这事到是狄猛与许夫杰的一次争夺了
想到小小的一个春竹乡学项目竟然成了许夫杰的一个新思路的试验田时,韩则天都在叹息,那个叫刘伟名的小子随便搞出来的一个想法竟然有可能成为许夫杰压倒狄猛的一个法码,这事说出去都让人难以相信。
韩则天相信,现在的许夫杰对于那个刘伟名是有着巨大的好感的。
“小刘拿了照片给我时,我都还没有想到这里的情况有那么恶劣,看来我们的工作还是太浮,只有深入到基层,我们才能够了解到下面的真实情况。”看到一路上道路的那种艰难,许夫杰发出了一种感叹。
刚说了这话,车子就是一个摇晃,几个车里的人都紧紧抓住了能够抓住的地方。
“春竹乡到了。”
看着那条由林民书安排了挂在路的长幅标语,驾驶员也松了一口气。
车子一长排停在了路上,春竹乡的党委书记林民书带着一些乡领导早已等在了那里。
这次到来的当然有着县委书记高震山,车子一停,高震山就下了车子。
看到跑过来的林民书,高震山道:“准备得怎么样了?”
“请高书记放心,一切都已准备好了。”
这时许夫杰在何格宁的陪同下也走了过来。
目光在迎接的人群看了一眼,许夫杰的眉头就是微微一皱,竟然没有在这迎接的人群看到刘伟名的身影。
何格宁发现了许夫杰的表情,有些不解地看了看迎接的人群,并没有说话。
“小刘呢?”最清楚许夫杰想法的韩则天就问了一句。
听到询问刘伟名,高震山也朝着人群看了一眼,就狠狠瞪了一眼林民书。
林民书说道:“刘伟名啊,我安排他守在学了。”
说完这话,林民书又说道:“各位领导一直辛苦了,请到乡政府休息一下。”
许夫杰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视了一眼,然后转向何格宁道:“何书记,我们是否先到学去看看,把该做的事情先做一下?”
何格宁微笑道:“许书记说得是,还是不休息了,就到学去看看吧,几家共建的学牵动了太多人的心。”
许夫杰这才对着高震山道:“高书记,是不是我们现在就过去?”
高震山只能微笑道:“各位领导请。”
大家也没有坐车,都是步行,车子缓缓跟在后方。
一眼就看到了学的情况,看到了那破旧的校舍,也看到了已经有些样子的新建大楼。
看着这里发生的变化,许夫杰叹道:“当初我看到这里的情况时,还有些怀疑,没想到这里的情况那么的严重。”
副县长钟守富感觉到这是一个自己上场的机会了,急忙说道:“各位领导,我们草海县高度重视这里的重建工作,专门成立了领导小组负责这项工作,大家一边走,我把重建的工作向各位领导汇报一下。”
许夫杰就看了一眼钟守富。
高震山忙介绍道:“这是重建领导小组的组长,副县长钟守富同志。”
钟守富的脸上堆满了笑容道:“各位领导叫我小钟就行了。”
许夫杰微笑道:“草海县委在这件事情上是做了大量工作的。”
高震山就笑道:“主要还是团省委和市里的重视,我们就是做了一些具体的工作而已。”
也不知道是居于什么样的目的,陪同的副书记何格宁微笑道:“高震山同志是能够很强的同志,伍市长很欣赏的。”
“哦。”许夫杰的目光就在许夫杰的脸上看了看。
高震山的笑容更盛,说道:“我就是做了应该做的工作而已。”
韩则天心暗笑,这何格宁难道听到了一些风声?这是在下眼药啊
钟守富并没有看出什么情况,紧随着何格宁和许夫杰,介绍着县里在这件事情上的一些举措。
许夫杰微笑着听着钟守富的介绍,看向何格宁道:“何书记,黑兰市的这种地方多不多?”
何格宁严肃道:“黑兰市是一个贫困地区,全市的山区较多,这样的学校其实非常多,这次团省委能够大力支持,这是乡里的富气唉,穷啊,市里多次开会研究如果改变落后情况的问题,一直都没有一个好的办法,交通不畅、干部队伍的思想僵化,这一切都是制约黑兰市发展的一个关键,为此,没少被省委批评的。”
这事许夫杰当然知道,正是因为省里对黑兰市的班子有着看法,所以才有了从外面调入干部的想法,要不然那狄猛就很容易升上去了。
正在说着话,就见那许夫杰的眼睛一亮,步子也加快了一些。
大家也发现了许夫杰的情况,高震山看到刘伟名与师生们都排好队等候在学校里面。
一眼望去的是身着破烂衣服,脸上带着好奇神情的孩子们。
许夫杰的脸上现出了笑容,主动就伸手握向了刘伟名。
“小刘,我们又见面了。”
这仅只是一句问候的话语,但是,这话从许夫杰的口说出来,这不能不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视。
高震山又看了一眼林民书,心就不是太高兴,刘伟名既然能够到省里去与许夫杰变成共建的事情,许夫杰来到了春竹乡,你林民书就连让刘伟名去迎接的事情都不会做一下?这不是在给自己上眼药吗?
“许书记,没想到您亲自来了,有了团省委的帮助,孩子们这个冬天就好过了。”刘伟名是带着感情说的,心涌动着一种激动之情,想到这次除了在建学校之外,带来了大量的衣物等物品,这事真的是对孩子们的一种巨大的帮助。
看到刘伟名真情流露的情况,许夫杰也有所感触,微微点头道:“我们许多的干部都浮在面上,没有能够深入到最需要我们的地方,真正能够沉下心来做事的同志才是我们的根本。”
看到高震山也来了,刘伟名道:“县委高书记一直都很关心春竹乡的工作,要不是有了县委的支持,重建工作就很难进行。”
高震山听了这话,心情就非常不错,对比了一下林民书与刘伟名的情况,对刘伟名很是满意,心暗想,这个刘伟名很明白整理啊
何格宁也第一次好好的看了一眼刘伟名,心暗想,这个刘伟名到是一个很会来事的人物,几句话就把高震山突出了出来,想到这事就是刘伟名促成的,再想到了盛正丰的儿子竟然被这小子让人打了也没事时,何格宁就在想,对于这个小子得好好的了解一下才行。
团省书记许夫杰坐在越野车内,想到这次到春竹乡的事情时,心就有些急切,这次到春竹乡的事情他是非常重视的,重视的一个最主要的内容就是项目建设的跟踪透明情况。
“则天,这次的上透明情况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你们一定要认真细致。”
“许书记放心,这次的事情是我亲自盯着的,每一笔开支都是完全透明,县乡两级也进行了认真的核实,决不可能出现任何的差错。”韩则天看向了坐在身旁的许夫杰,他非常清楚这事的后果。
一想到这事是自己引导着刘伟名他们到了团省委才推行的时候,韩则天也有些心热。
“则天啊,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许夫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明白轻重,总理一直都强调公平、公开、公正,这话说了许多次了,团省委都一直没有一个好的试验田,春竹乡的这事就是一个很好的试验田。”韩则天说道。
“不错,这事省书记都是高度重视的,我几次去汇报工作,他都询问了春竹乡的情况,认为这是团省委的一个很好的尝试,具有推广意义。”
看了一眼前方一长排的车子,许夫杰的脸上有了更多的笑容,说道:“团央对于我们省搞出来的这种上跟踪,完全透明的建设方式是给予了高度赞扬的。”
车子开始不停的摇晃,道路也越发不好走了。
韩则天心却在寻思起来,许夫杰现在正处于关键时期,很有可能放到下面去任一个市委书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作为一直跟随着许夫杰的亲信,自己会不会有一个爬升?
就看这次的情况了,搞得好的话,这就是许夫杰一个实实在在的政绩,对他的发展有着巨大的好处。
别看许夫杰现在也是正厅级,但是,没有到过地方上发展,就太过于单一,他肯定会抓住现在的机会。
想到黑兰市的情况,韩则天又看了一眼许夫杰,自从黑兰市的市委书记盛正丰双规之后,省委一直没有安排一个新的书记过去,许夫杰应该把目光是盯在了黑兰市了
这次到黑兰市,许夫杰的目的何在呢,是不是想借这事发现一些人才,或是想先探探路?
再想到随行到来的是黑兰市的市委副书记何格宁时,韩则天微微一笑,市长狄猛估计还在做着书记的梦的
这事到是狄猛与许夫杰的一次争夺了
想到小小的一个春竹乡学项目竟然成了许夫杰的一个新思路的试验田时,韩则天都在叹息,那个叫刘伟名的小子随便搞出来的一个想法竟然有可能成为许夫杰压倒狄猛的一个法码,这事说出去都让人难以相信。
韩则天相信,现在的许夫杰对于那个刘伟名是有着巨大的好感的。
“小刘拿了照片给我时,我都还没有想到这里的情况有那么恶劣,看来我们的工作还是太浮,只有深入到基层,我们才能够了解到下面的真实情况。”看到一路上道路的那种艰难,许夫杰发出了一种感叹。
刚说了这话,车子就是一个摇晃,几个车里的人都紧紧抓住了能够抓住的地方。
“春竹乡到了。”
看着那条由林民书安排了挂在路的长幅标语,驾驶员也松了一口气。
车子一长排停在了路上,春竹乡的党委书记林民书带着一些乡领导早已等在了那里。
这次到来的当然有着县委书记高震山,车子一停,高震山就下了车子。
看到跑过来的林民书,高震山道:“准备得怎么样了?”
“请高书记放心,一切都已准备好了。”
这时许夫杰在何格宁的陪同下也走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