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目光在迎接的人群看了一眼,许夫杰的眉头就是微微一皱,竟然没有在这迎接的人群看到刘伟名的身影。【】.
何格宁发现了许夫杰的表情,有些不解地看了看迎接的人群,并没有说话。
“小刘呢?”最清楚许夫杰想法的韩则天就问了一句。
听到询问刘伟名,高震山也朝着人群看了一眼,就狠狠瞪了一眼林民书。
林民书说道:“刘伟名啊,我安排他守在学了。”
说完这话,林民书又说道:“各位领导一直辛苦了,请到乡政府休息一下。”
许夫杰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视了一眼,然后转向何格宁道:“何书记,我们是否先到学去看看,把该做的事情先做一下?”
何格宁微笑道:“许书记说得是,还是不休息了,就到学去看看吧,几家共建的学牵动了太多人的心。”
许夫杰这才对着高震山道:“高书记,是不是我们现在就过去?”
高震山只能微笑道:“各位领导请。”
大家也没有坐车,都是步行,车子缓缓跟在后方。
一眼就看到了学的情况,看到了那破旧的校舍,也看到了已经有些样子的新建大楼。
看着这里发生的变化,许夫杰叹道:“当初我看到这里的情况时,还有些怀疑,没想到这里的情况那么的严重。”
副县长钟守富感觉到这是一个自己上场的机会了,急忙说道:“各位领导,我们草海县高度重视这里的重建工作,专门成立了领导小组负责这项工作,大家一边走,我把重建的工作向各位领导汇报一下。”
许夫杰就看了一眼钟守富。
高震山忙介绍道:“这是重建领导小组的组长,副县长钟守富同志。”
钟守富的脸上堆满了笑容道:“各位领导叫我小钟就行了。”
许夫杰微笑道:“草海县委在这件事情上是做了大量工作的。”
高震山就笑道:“主要还是团省委和市里的重视,我们就是做了一些具体的工作而已。”
也不知道是居于什么样的目的,陪同的副书记何格宁微笑道:“高震山同志是能够很强的同志,伍市长很欣赏的。”
“哦。”许夫杰的目光就在许夫杰的脸上看了看。
高震山的笑容更盛,说道:“我就是做了应该做的工作而已。”
韩则天心暗笑,这何格宁难道听到了一些风声?这是在下眼药啊
钟守富并没有看出什么情况,紧随着何格宁和许夫杰,介绍着县里在这件事情上的一些举措。
许夫杰微笑着听着钟守富的介绍,看向何格宁道:“何书记,黑兰市的这种地方多不多?”
何格宁严肃道:“黑兰市是一个贫困地区,全市的山区较多,这样的学校其实非常多,这次团省委能够大力支持,这是乡里的富气唉,穷啊,市里多次开会研究如果改变落后情况的问题,一直都没有一个好的办法,交通不畅、干部队伍的思想僵化,这一切都是制约黑兰市发展的一个关键,为此,没少被省委批评的。”
这事许夫杰当然知道,正是因为省里对黑兰市的班子有着看法,所以才有了从外面调入干部的想法,要不然那狄猛就很容易升上去了。
正在说着话,就见那许夫杰的眼睛一亮,步子也加快了一些。
大家也发现了许夫杰的情况,高震山看到刘伟名与师生们都排好队等候在学校里面。
一眼望去的是身着破烂衣服,脸上带着好奇神情的孩子们。
许夫杰的脸上现出了笑容,主动就伸手握向了刘伟名。
“小刘,我们又见面了。”
这仅只是一句问候的话语,但是,这话从许夫杰的口说出来,这不能不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视。
高震山又看了一眼林民书,心就不是太高兴,刘伟名既然能够到省里去与许夫杰变成共建的事情,许夫杰来到了春竹乡,你林民书就连让刘伟名去迎接的事情都不会做一下?这不是在给自己上眼药吗?
“许书记,没想到您亲自来了,有了团省委的帮助,孩子们这个冬天就好过了。”刘伟名是带着感情说的,心涌动着一种激动之情,想到这次除了在建学校之外,带来了大量的衣物等物品,这事真的是对孩子们的一种巨大的帮助。
看到刘伟名真情流露的情况,许夫杰也有所感触,微微点头道:“我们许多的干部都浮在面上,没有能够深入到最需要我们的地方,真正能够沉下心来做事的同志才是我们的根本。”
看到高震山也来了,刘伟名道:“县委高书记一直都很关心春竹乡的工作,要不是有了县委的支持,重建工作就很难进行。”
高震山听了这话,心情就非常不错,对比了一下林民书与刘伟名的情况,对刘伟名很是满意,心暗想,这个刘伟名很明白整理啊
何格宁也第一次好好的看了一眼刘伟名,心暗想,这个刘伟名到是一个很会来事的人物,几句话就把高震山突出了出来,想到这事就是刘伟名促成的,再想到了盛正丰的儿子竟然被这小子让人打了也没事时,何格宁就在想,对于这个小子得好好的了解一下才行。
早就摆好了一长排的桌子和凳子,领导们大大小小的坐满了主席台。
天气已经开始冷了,孩子们站在那破烂的操场上好奇地看着主席台上的人们,当然了,他们最好奇的还是那刚刚从车上搬上来堆在那里的衣物。
刘伟名的级别就是帮着搬运东西,与许夫杰握了手之后,他就帮着把这些东西搬了下来。
江朝伟这时才有机会与刘伟名说话。
哈哈一笑,江朝伟道:“这阵势搞得有些大吧?”
看了一眼坐在主席台上的江顺章,刘伟名笑道:“你爸看上去也有一些领导的派头。”
江朝伟就笑了起来道:“我爸其实是一个官迷,可惜的是生不逢时,没机会了,你不知道,他是一直都希望我从政的。”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道:“你小子的性格,从政的话,问题不小。”
两人一边随大家搬着,一边闲聊着。
搬完东西之后,江朝伟递了一支香烟给刘伟名,两人就躲在了一边抽着烟。
“怎么样,最近有没有挖到兰花?”江朝伟问道。
“哪有那时间啊,事情太多,官场又不是你想像的那么好混,乱着呢。”刘伟名在自己的同学面前也有了一些感慨。
笑了笑,江朝伟道:“早就明白这事,以我的性格,还真是无法混这官场,我爸到是很看好你的。”
看了一眼刚搬下的那些物品,刘伟名其实也是明镜似的,江朝伟这是在对自己进行投资啊。
领导们这时已经在主席台上讲话了。
带来的不少媒体记者拿着长枪短炮的不断忙碌着。
孩子们从来没有见到过那么多的人到来,一个个都眼睛里面露着兴奋的神情,看西洋镜似的看着领导们,对于领导们的讲话内容也一知半解。
江朝伟在看到许夫杰讲话时,用手撞了一下刘伟名道:“看到没有,那个许书记。”
刘伟名道:“感觉许书记到是一个做实事的人。”
撇了一下嘴,江朝伟道:“做戏是官员的一个基本功,你混官场会不知道?”
刘伟名就微微笑了一下。
“你们黑兰市的市委书记一直没有任命,知道原因吗?”江朝伟问道。
刘伟名心一愣,随之有些好奇道:“难道你小子知道了一些内情?”
“我知道个屁,还不是我们家老头子探到了一些情况,我告诉你吧,听说省委对于黑兰市一直以来经济在全省垫底的行为很有意见,加上又出了盛正丰的事情,对本地干部不太感冒。”
联想到刚才江朝伟让自己看许夫杰的事情,刘伟名眼睛猛地一亮道:“你是说许书记?”
“你小子,难怪我家老爷子对你赞誉有佳,刚提了一个头,你就明白过来了果然是混官场的料现在上面争夺得厉害,你们的市长与他正在争着的,小心些。”
刘伟名就再次看了看正在讲话的许夫杰,心的那种震动真是难以言说。
许夫杰讲了话,几个领导都分别讲了话,很快就是发放物品。
看着这些在冷空气里面发抖的人们,刘伟名与江朝伟快把手的羽绒衣递向了排队来领的孩子们。
领导们同样也在做着这样的事情,一个个都表现得很是亲切,更是把大手在孩子们的头上抚动。
刘伟名把羽绒服递到了何勇飞的手,看到何勇飞冻得发青的脸,说道:“把衣服穿上鞋子也穿上,别冷病了。”
何勇飞的家庭条件同样很差,拿着这些衣服鞋子,眼睛里面透着一种激动,听到刘伟名的话,何勇飞笑了笑道:“刘老师,我还是第一次有这样漂亮的衣服,我想回去洗一下身上再穿。”
刘伟名的眼睛里面有了一些湿润,在何勇飞的头上抚动了一下,强笑道:“行。”
一个女生接过了刘伟名递上的衣物的鞋子,紧紧就把那些东西抱在了怀里。
看着这些孩子们那幸福的样子,刘伟名感到自己的嗓子很干,吸了吸鼻子,并没有再说话,只是不断把衣物正行了发放。
孩子们都是一样的心理,除了少数几个学生立即穿上之外,大家都抱在了怀里。
看到杨玉仙抱着那发到的东西,刘伟名道:“穿上吧。”
摇了摇头,杨玉仙道:“我想把这些东西带回去给家里,他们需要。”简单的一句话说得刘伟名的心更加激荡,仿佛这全乡的发展没有搞上去就是自己的责任似的。
看到刘伟名没有说话,杨玉仙道:“爸说了的,我有刘老师照顾,不会再受穷了“
刘伟名看了看杨玉仙,点了点头道:“你们放心,只要我在这春竹乡一天,就一定要改变春竹乡的这种现状。”
这次带来的东西除了衣物鞋子之外,还有着一床床的被子,也有着一些学习的用具。
看着孩子们拿着大量的东西那欢快的场面,记者们都在抓拍着镜头。
很快就结束了发放工作,许夫杰在大家的陪同下察看了教学楼的建设情况。
看到建学楼建设的进展非常顺利时,询问了一些情况之后就看到刘伟名远远的在与一些孩子说话。
看到刘伟名,许夫杰的心就在想,这个年轻人真的是不错,才到了春竹乡就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就算是乡里有了一种对他的排挤,在他的脸上并没有看出任何不满的地方,很沉稳啊。
看了一眼高震山时,许夫杰又在想,刘伟名到底属不属于高震山一系的人呢?
看向了身边同样兴奋的江顺章,许夫杰微笑道:“江董,这次的捐献行为真是要感谢你们了。”
江顺章笑道:“助人为乐,这是做人的根本,今天看到孩子们幸福的样子,我自己都感到年轻了许多。”
众人就是大笑。
许夫杰道:“说得不错,我们的企业家就是要有这样的胸怀,不能够只看到钱,做善事来回报社会,这是一种大爱。”
江顺章想到了刘伟名道:“小刘这孩子不错,与我们家那小子虽然是同学,但是,自从他到了这春竹乡之后,做出来的事情都让我赞叹,单枪匹马的赶到了省里,找到我之后就讲乡里的贫困,搞得我不感动都不行。”
许夫杰微笑道:“小刘参加工作是自己参加公务员考试的?”
江顺章道:“可不是,小刘有能力很强,全都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做事,比我们家的孩子强多了。”
许夫杰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点头道:“很不容易了。”
几句话的功夫,许夫杰已经有了判断,那刘伟名在县里面并没有任何的关系,完全就是机缘巧合发展了起来,看来与高震山他们并没有太大的交接,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很有培养前途。
林民书这时一直都紧跟在高震山的身边,高震山又跟着许夫杰,听到了江顺章与许夫杰的对答,林民书的心里面就有些不太痛快,听到江顺章的话,仿佛这学的事情就是他刘伟名一个人的功劳了
想到自己也做了不少的工作时,林民书就说道:“各位领导,春竹乡一直以来都在做工作,学重建的事情只是我们全乡工作的一个部分。”
介绍乡里面工作的小册子刚才方怡梅他们就已人手一份发过,林民书相信那小册子的内容领导们看了之后会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