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何格宁听他这样一说,就看了一眼许夫杰,何格宁太清楚许夫杰这次前来春竹乡的用意了,这是要把学那项目的透明公示当成一个政绩,一个亮点,乡里面的其它事情许夫杰根本就不可能感兴趣。【】
这个乡党委书记太没眼水了
何格宁也是郁闷,盛正丰出事之后,最有可能接位的除了狄猛之外,就是他了,可是,上次到了省城找到老领导时,老领导直接就告诉了他,这次省委对于黑兰市的书记人选很慎重,省书记的意思是不再从黑兰市升任,要从外面派入。
有了这样的提示,何格宁就知道自己没有了希望,也算是放开了心。
许夫杰会是下一个到黑兰市的市委书记吗?
何格宁只是有一种怀疑。
许夫杰听到林民书说话,微笑着看向高震山道:“看来春竹乡做了不少工作啊。”
高震山心早就不满了,可是,现在这情况下,他还真是不太好说林民书什么,只能微笑道:“春竹乡的班子刚刚调整,还在磨合期间,不过,他们还是用最快的时间投入到了工作。”
许夫杰微笑道:“一个班子只有在团结上下功夫,把全体干部都凝结起来,这才有战斗力。”
高震山心苦笑,真是让外人看笑话了,就连许夫杰都看出了春竹乡的班子不太团结了
“请领导们放心,县委一直都在重视基层的班子建设。”
虽然团省委并没有直接管县委的权力,陪同的却有着一个堂堂的市委副书记,林民书的这种排挤刘伟名的行为太明显了,搞得高震山很没面子,心情已是郁闷得很。
官场还是一个讲究级别的地方,就算是许夫杰对刘伟名很欣赏,回县城时也并没有刘伟名陪同的份,乡里面也就林民书和温芳随同前往。
临走前,许夫杰到是紧紧握住了刘伟名的手道:“小刘,要把工作做好。”
刘伟名道:“请领导们放心,我一定把工作做好。”
何格宁这时也难得的握住刘伟名的手道:“小刘不错,这次到春竹乡之后,你们的工作给了我们更多的惊喜。”
刘伟名忙说道:“有县委政府的重视,相信春竹乡的工作会越来越好。”
微微一笑,何格宁对高震山道:“草海县出人才啊。”
高震山就笑道:“小刘一直工作都做得踏实的。”
高震山说完,也与刘伟名握了握手,更是用手轻轻在刘伟名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一长排的车子已经离去,整个的校园内只剩下欢快的孩子们和忙着撤台子的工作人员。
刘伟名指挥着大家把那些布置好的会场撤去。
搞完了这些事情后,刘伟名对着方怡梅道:“你安排一下,大家的晚饭一起吃。”
方怡梅就微笑着点了点头。
一直以来方怡梅都暗进行着观察,她发现那个团省书记仿佛对刘伟名非常不错,心就在想,有了这样的一个大人物在后面,就算是没有其它的后台,只需要与他交好,相信刘伟名都能够走得更远。
做完了这些事情,刘伟名就走进了一间教室。
“刘老师好。”
学生们见到刘伟名进入,全都在向着他打招呼。
看到大家在那里擦身上,洗脚的,刘伟名就笑了,知道大家是怕把新的衣服弄脏。
“刘老师,大家都说这是你到省里去弄来的衣服,是这样的吗?”一个胆子大的孩子兴奋地对刘伟名问道。
看到大家的目光,刘伟名微笑道:“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而是有着太多的好心人在默默关注着你们。”
说到这里,看了看学生们,刘伟名又说道:“我一直都给你们讲过,一个人身处于这个社会,就要积极的融入,我们就如同在一个大的家庭里面,谁家有了事情都应该积极进行帮,这次省城的好心人们积极伸出了援助之手帮助了你们,你就要把这种恩情埋藏在心,有朝一日当你们也有了能力的时候,你们也应该向需要帮助的人们伸出你们的手,只要大家都有了这样的心,就没有什么困难能够阻挡我们前进和道路。”
“刘老师放心,我以后一会也要帮助困难的人。”一个学生用力点了点头说道。
更多的学生也说出了同样的话。
“刘老师,我们能够帮助别人?”一个家境情况同样不太好的学生有些迟疑地问道。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你们今天帮不了其他的人,并不代表着你们就永远无法帮到别人,你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学习,只要你们掌握了知识,你们就能够用自己掌握的知识去改变自己的生活,贫困的原因就是在于我们没有让自己走上富裕这路的思想,只要你们好好的学习,就一定能够让你们的生活好起来,就一定能够帮助到你们的家庭。”
那学生用力点了一下头道:“刘老师,我明白了,我一定用心学习。”
看到大家都用力点头的样子,刘伟名就笑了。
“快穿上衣服吧,这是你们第一次穿上这样温暖的衣服,却并不是你们唯一的一次穿上这样温暖衣服的机会,我希望下一次你们穿上的这种衣服会是你们用自己的双手努力而得。”
孩子们一个个小心地穿着衣服,教室里面变得温暖了起来。
看到孩子们那幸福的样子,看到孩子们在自己的身上不断察看的情况,刘伟名点了点头,他知道,有了这身羽绒服,这个冬天对于孩子们来说就很温暖了。
走出了教室,刘伟名就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一推门进去,满目的是一屋子青春的气息。
吃惊地看着满屋子里面的女学生,刘伟名自己都感觉到自己仿佛走错了房间。
看到突然推门进来的刘伟名,满屋子的女生都吃惊地看向了刘伟名,随之是一阵阵“刘老师好。”的招呼。
看到大家都是穿好了衣服的,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没打扰你们吧?”
杨玉仙这时笑道:“大家说刘老师这里方便洗脸脚,所以我就带大家来了。”
刘伟名的目光再次在这些女生们的身上看去,暗自点头,这些学生平时穿得破烂,看不出太多的变化,没想到穿上了一身新衣服之后,一个个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精神多了,也更加受看了
“很好嘛,穿了这样的衣服应该很暖和吧?”刘伟名问道。
一个女学生高兴道:“刘老师,我们家一直买不起衣服,就算是有了新衣服也是先给最大的穿,到了我这里时都已破了,这是我第一次穿新衣和新鞋子。”
看到杨玉仙仍然穿着原来的那身衣服,刘伟名道:“玉仙,你也穿上吧,你们家里到时我会想办法再给他们送去,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学习,不能够因为天冷就把身体冻坏了,如果那样的话,会影响学习的。”
杨玉仙其实一直都想穿上新衣,她也从来没有穿过新衣,听到刘伟名的话就有些意动。
一个女生微笑道:“玉仙,听刘老师的话。”
杨玉仙这才点了点头。
刘伟名重新走出了房间。
在门口掏出了一支烟点燃抽着,目光也看向了往来着的那些身着羽绒服的学生们。
看到学生们那高兴的样子,刘伟名有着一种巨大的满足感,通过自己的努力,这所破败的学正在焕发着生机,孩子们有了御寒的冬衣,也有了温暖的棉被,虽然那教室仍然很破,却已经比原来好得太多。
再看看那正在修建的楼房,想到孩子们再过几个月就能够搬进那温暖的教室时,心的那种幸福感就更加的强烈。
为大家做一点事情其实能够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幸福感
刚把一支烟抽完,就见到房门打来,女学生们兴奋地走了出来。
看着这些花季的少女那充满了幸福感的表情,刘伟名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刘老师,这羽绒服真是暖和。”一个女学生笑着说道。
刘伟名的目光在人群一扫,就看到了身着红色羽绒服的杨玉仙。
看到换了衣服的杨玉仙,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亮,本就很漂亮的杨玉仙这时充满了一种青春的朝气,那身衣服把她的秀美身材衬得更加有型。
杨玉仙看到了刘伟名看过去的目光,就有些羞涩地看向了刘伟名,手脚也仿佛没有了放处似的。
“很不错嘛你们穿上了这身衣服,这冬天就不再是冬天了。”刘伟名对着大家说道。
“刘老师,谢谢你。”一个女学生看向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一愕时,那女学生说道:“我爸说了,我们的学校变化都是刘老师带来的。”
另一个学生也说道:“我爸也说了,这个乡里面自从有了刘老师,整个乡就有了希望。”
刘伟名急忙说道:“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好心人帮助和支持,我一个人也做不出多大的事情,你们还小,别东想西想的了,要把心放在学习上,只有学习上去了,你们才能够有更多的知识来改变现状,也才能够改变你们的命运。”
杨玉仙说道:“刘老师,你放心,我们一定听你的话,好好的学习。”
刘伟名微笑着看了看大家道:“你们放心,日子会一天天的好起来的,只要你们爱学习,高也好,大学也好,刘老师都会支持你们去读书,我相信你们都会成为国家有用的人才,你们都能够用你们的双手改变你们的命运。”
穿着温暖的衣服,听着刘伟名那暖心的话,女学生们的心激荡着一股暖流,有几个女学生的泪水就流了下来,她们从刘伟名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父亲的关爱之情。
“刘老师,我们去看书了。”杨玉仙对着刘伟名说道。
摆了摆手,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些孩子很单纯,引导得好的话,她们一定能够成为社会有用的人。
看着女学生们说笑离去,看着那操场上往来欢跳的学生们,刘伟名的心很温暖。
春竹乡的药材收购办事处在付明山的指导下,杨军上手极快,很快就运作了起来,收购的价格明显比起那些贩子们高得太多,各村的农民也在杨军的宣传下纷纷到办事处去出售他们采集到的药材。
事情交给了杨军,看到村民们出售药材能够比出售给贩子们获取更多的收益时,刘伟名是高兴的,能够为村民们争取到一些利益,这比做什么都有意义。
并没有对这办事处的情况过多的插手,既然目的达到了,其它的事情也是小事。
乡里面的事情现在有些复杂了,林民书自从有了妻舅那个省发改委的副主任之后,很能够拿着鸡毛当令剑,最近与副县长钟守富打得火热。
这一切刘伟名都看在眼里,有了一些从政的经验之后,刘伟名也开始能够做到沉稳两字。
办公室里面,只有秦桂东和方怡梅,宁秋菊请了病假。
刘伟名在处理完了一些办公室内的杂事之后,点燃了一支香烟,秦桂东急忙过去拿起他的茶杯为他忝了些热水。
看到秦桂东这做派,刘伟名朝他微微点了点头,这秦桂东怎么那么像自己刚刚参加工作的那几天
“主任,宁秋菊经常请前几天假,长期这样,影响不太好啊。”方怡梅看了一眼秦桂东,有意这样说道。
刘伟名心就是一乐,这方怡梅是说给秦桂东听的,就看秦桂东是不是一个有眼色的人了
“主任,方姐说得很对,我听说宁秋菊三天两头的请病假,主要是回县城去,最近听说在活动,想从乡里调回城里,她这样经常请假,影响的确很不好。”秦桂东也说道。
刘伟名知道宁秋菊原来是乡农机站的人,调到党政办是方贵财的关系,现在估计方贵财是想把她活动了调到县城了。
“算了,有病看病,这事大家也能够理解,你们多承担一些工作吧。”刘伟名想了一下,这党政办里面有宁秋菊也不多,无她也不少,想活动了调走是她的事情,先观察一个月再说,如果一个月之后还是这样,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我跟她谈一下。”刘伟名又说道。
通过那么几句话,大家的关系也拉近了一些,刘伟名对秦桂东也满意了,这小子还是很有眼色的,就看下一步他的做派了。
“明天我到阴凉箐去一趟,党政办的事情小方多盯着一些。”想到了付明山带来的那些技术和一个技术人员时,刘伟名知道,以阴凉箐为试点,展开以灵芝为主的药材种植已经可以展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