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里并不缺竹子,架大棚的支架全都是用竹子来做,早有准备的情况下,这建设的度很快。【】.
付明山叹道:“这里其实还是有着太多的资源的,关键的一点就是守着宝山过穷日子,相信只要有朝一日这里的交通问题解决了,整个山区的面貌就会一新。”
刘伟名赞同道:“你说得太对了,不过,暂时是无法解决交通的问题了,难道说没有了交通问题的解决,我们就不过日子了?就得过这穷日子?我认为还得靠我们自己的双手来创造我们的生活。”
听到了刘伟名这样说话,付明山对刘伟名的想法才算是有了一些认识,心也升起了几分敬佩之情,从刘伟名的这话里面可以感受得出来,他是真的想帮这里的人一把。
这里的山果酒是不缺的,大家平时没事时就拼酒,今晚再次的聚会,刘伟名和付明山、李永明就成了大家敬酒的对象,那付明山和李永明在大家的盛情之下,还没有吃多少东西就已是抬着去睡了。
刘伟名与大家喝了一阵酒,看到大家的酒兴很浓时,心情也是不错。
杨品志这时站了起来拍了拍手,大声对着大家说道:“乡亲们,上次刘主任到了我们村,他说的话你们还记得吗?”
“记得。”几个小孩子大声说道。
大人们脸上带着笑容,也大声道:“刘主任说有话我们都记得。”
杨吕志有些激动地指着建设的地点道:“看到了没有,刘主任今天又来了,他说话就是实诚,是说到做到的人。”
村民们的目光就看向了刘伟名,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最敬佩的当然就是刘伟名这样说话算话的人了。
大家都看到了那漂亮的大棚,知道那就是刘主任带领着大家要走上富裕的道路,心情都很是激动。
“大家站起来,把你们碗里倒满了,这碗酒我们一起敬刘主任。”
很快,每一个人都把酒端了起来,这时的人们脸上没有了嘻笑之情,全都满是严肃,大家的目光就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这时也站了起来,同样把自己的那碗酒倒满了。
杨品志大声说道:“乡亲们是谁给了我们希望?”
“刘主任。”
“小刘主任。”
“刘老师。”
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
杨品志道:“从刘主任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他的真诚,看到了他是真心在帮助我们大家,这才是我们的干部,这才是跟我们贴心的干部,你们说这样的干部好不好?”
“好。”
这次非常齐心。
杨品成又说道:“端起碗来,我们敬刘干部。”
“敬刘干部。”这次的声音非常的响亮,也非常的整齐。
看到大家把碗的酒完全喝下,刘伟名的心激荡不已,把碗双手举起,对着四周比了一下,然后大口喝干。
在阴凉箐呆了两天,看到李永明教授着那些村民如何种植灵芝,刘伟名也插不上手,独自回到了乡里。
刘伟名也知道,自己就是一个引路的人,把大家引上路了之后,具体会向什么样的方向发展,这就要看这次试验的结果了。
一回到乡上,刘伟名就感觉出乡里的气氛有些不同。
“钟副县长来了。”方怡梅小声说道。
正说着话,就见到林民书和温芳陪同着钟守富从学检查工作回来。
刘伟名也只好迎了上去。
看到刘伟名到来,钟守富的眼睛里面透着一种阴冷,并没有与刘伟名握手。
“钟县长来了?”刘伟名还是打了一个招呼。
哼了一声,钟守富道:“学的重建是大事,不盯着重建的工作,到处乱跑。”
“包村工作也是大事。”反正自己与这老小子是结了仇的,礼数做到了,对方还要挑刺,刘伟名也就顶了一句。
没想到刘伟名顶了自己一句,钟守富的眼睛里面就散发出一种寒光,沉声道:“林书记,这就是你们乡的干部?”
林民书本来就不待见刘伟名,看到钟守富不满刘伟名了,心高兴,看向刘伟名就大声道:“搞什么名堂嘛,还有没有一点上下级观念了?”
果然这次是来挑刺的
这是刘伟名的感觉,既然这样,一个副县长而已,自己也没必要给他多少面子。
“几位领导,高书记还等着我汇报学重建的工作呢?我得去打一个电话,你们忙。”说完这话,刘伟名转身就走进了办公室。
“你看看,你看看,拿高书记来压我。”钟守富大声说道。
温芳只好说道:“钟县长,年轻人嘛,不必跟他计较。”
钟守富看了一眼林民书道:“民书啊,有的时候工作得放开了干,切不可手软,一个软弱的领导,自然就会培养出一批娇兵,这是要不得的。”
“请钟县长放心,春竹乡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温芳的脸上就透着一种担忧,毕竟这钟守富是副县长,刘伟名得罪了他的话,问题是很严重的,这外钟守富一直就想动刘伟名,这次借这事会不会整刘伟名一下呢?
温芳在担忧,刘伟名也在想着这事,自己今天是完全没有给钟守富的面子了,对方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堂堂的副县长,就算是高震山可能也得卖他一点面子,如果是这样,林民书必将借这事好好的收拾自己了。
没办法,钟守富肯定得借这事搞自己,这次搞不倒自己,下次呢,可能也会搞自己一下。
想了一阵,刘伟名知道凭着自己现在的情况,要斗钟守富,还得多拉几个人站在自己一方才行。
高震山的想法应该是明显的,对于春竹乡的事情暂时放任,在没有搞明白自己和林民书后台的情况下,高震山绝对不会动手。
高震山不动手,并不代表了他就不会借林民书与自己相斗的事情来摸自己的底,这次林民书有了钟守富的支持,林民书必将向自己发起攻势,这次的攻势肯定会非常的猛烈。
自己能够顶得住吗?
如果双方的激战展开,自己单个人的力量肯定是无法顶得住一个副县长加上乡党委书记的攻势,到时就必须去搬救兵。
叹息一声,自己一直都在走钢丝,别人以为自己有着后台,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一直都是在借势而为,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势才是自己的根本,一切铺开的话,自己根本就不明白自己到底有着多少的反击力量。
想想宁军他们,刘伟名摇了摇头,从目前的情况看,自己没有表现出值得他们出手的价值之前,他们也绝对不会出手,最多是自己败了之后伸手帮一把,如果真是那样,这人情就没有了。
再想到刘梦依时,刘伟名有一种感觉,这刘梦依的家庭应该有一定的力量,但是,凭着刘伟名的骄傲,他并不想因为这事去求一个女人。
江顺章那里?
刘伟名同样摇头,这老头其实很势利的,投资在自己的身上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让他感觉到自己连一个乡里的斗争都过不了的话,可能真就再也不会在意自己的事情。
没有路了?
用手在桌子上轻轻敲击着,刘伟名的头脑也快思考着应对的办法。
其实,刘伟名与钟守富的冲突之事早已被方怡梅他们看到,大家发现刘伟名进入办公室之后就坐在那里沉思,谁都没有敢说话。
方怡梅心在想着这次的危局,同样也是担心起来,看来刘伟名的这一关很难过了
点燃一支烟抽了一口,刘伟名苦笑一声,心就在想,看来得利用一下那摄像机了
本来这种阴招刘伟名是不打算用的,可是,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地步,再不用阴招就真的很难过这一关了。
到了下班的时间了,办公室里的人都相继悄悄走出。
方怡梅落在了最后,走到刘伟名的面前小声道:“主任,没事吧?”
看到方怡梅的担心,刘伟名微笑道:“有什么事?”
方怡梅就笑了笑道:“主任,我先走了。”
看到大家都已离去,刘伟名从保险柜里把那摄像机拿了出来,然后用一个件袋装了就拿着走向了林民书的办公室。
林民书的办公室钥匙他是有的,打开门之后,刘伟名就把那件袋放在了他的桌子上,刘伟名并没有留下什么话,东西放在这里,到时吓林民书一下也好。
关上了门,刘伟名慢步离去。
午饭是林民书陪着钟守富吃的,在酒桌上两人很是喝了一些酒,林民书看到钟守富这次前来就是要找刘伟名算帐的时候,心情到是不错,不断向着钟守富表态,这次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一下刘伟名。
钟守富一直以来都堵着这口气,过去了那么多天,县里乡里的事情又那么多,好不容易得到了这样清闲的机会,他当然得前来出这口气了。
本来钟守富还以为自己一个副县长就足以压制刘伟名了,没想到那刘伟名还敢当着乡里的领导不给自己的面子,当时差点就气得晕了过去,好在当了那么多年的领导这养气的功夫还是有的,终于把这气沉了下去。
钟守富当然也知道自己这次前来打压刘伟名的事情太明显了会让人笑话,一个堂堂的副县长亲自跑到乡里去收拾一个乡干部,这事传了出去肯定对自己不利。
这事他也是盘算了一阵的,知道林民书与刘伟名同样有矛盾时,他是打了借林民书来收拾刘伟名的想法,这次前来,不过就是向林民书表个态。
两人是一拍即合,酒桌上很是喝了一些酒。
把钟守富安排进乡里的招待所里面住下,林民书就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里面到是有一张床,可以在那里对付一下。
打开门进去时,林民书感觉到自己的腿有些软,就坐在了沙发上。
坐在沙发上,林民书透着彤红的眼睛看了一眼房间内的情况。
林民书在细小的事情上还是很小心的,办公室里面的每一样东西他都不希望外人去动,什么东西摆放在什么地方,他非常清楚。
就算是带着醉意,林民书还是看到了桌子上与往常有了不同。
那是什么?
林民书甩了一下脑袋,摇晃着身子就站了起来。
酒喝得有些多,走出都有些不太稳。
一屁股就坐在了自己的那张老板椅上。
坐下之后,林民书就看到了桌子上的那个袋子。
摄像机?
看看那件袋就是办公室所用的件袋。
再想到自己离开时门是锁了的,这房间只有刘伟名有着一把钥匙时,林民书就知道这东西应该是刘伟名放在这里的。
想到刘伟名竟然跑来送自己摄像机时,林民书就笑了起来,这个刘伟名竟然搞起了贿赂自己的事情了
以为贿赂一台摄像机,自己就放过他了?
真是笑话。
拿着那摄像机,林民书的酒意仿佛也减轻了一些,心高兴,这机器大可交给纪委,如果是纪委得到了这东西,刘伟名贿赂的罪名就成立了
跟我斗
林民书的脸上已是现出了笑容。
把玩着手的摄像机,林民书就想到了自己掉了的那部机器。
这机子仿佛跟自己掉的是同一型号?
林民书就发现这机器与自己掉的那部太过相同了。
翻去覆来的看了一阵,林民书的酒意上涌,把机器再次装进了件袋,他已经有了打算,借这机子到是可以整刘伟名一下,东西是肯定不会收的,就把这机子交到县纪委好了,这次要让刘伟名知道小锅是铁打的贿赂自己就行了?
虽然抓不到把柄,但是,这交上去,至少纪委对于刘伟名的印象就不会好。
坐了一阵,林民书摇晃着身子走去倒在了床上。
“书记,刚才春竹乡的党委书记来上缴了一部摄像机,据他所说,这机子是乡党政办主任送给他的,他不敢收这贵重物品,就赶到了纪委进行了上缴。”县纪委党廉室主任林雨仙在送走了林民书之后,第一时间就来到了纪委书记黄启功这里。
听到这话,黄启功微皱了一下眉头,春竹乡的林民书与刘伟名之间的矛盾他当然知道,上次的会上发生的事情他更知道,他还知道这几天钟守富也跑到了春竹乡。
听到这话,黄启功就有些不解了,既然都已斗了起来,刘伟名为何还跑去贿赂那林民书呢?
这事真是太奇怪了,这不合逻辑嘛
目光就看向了林雨仙,黄启功道:“有没有证据证明这事?”
林雨仙道:“据林民书所言,他陪着钟副县长去吃饭前他是锁了办公室的门的,吃了饭回到办公室时就发现了这东西,他的办公室除了他有钥匙之外,就只有刘伟名的手有着一把钥匙,他怀疑这事是刘伟名做的,由于不太好确定,只好上缴到县纪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