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摄像机?
还是刘伟名暗送的!
黄启功越想就越感到这事有些怪。【】.
两人都是高震山的亲信手下,现在两人斗得那么激烈,高震山却并没有任何的表态,这事还真是让自己的些难办。
“机器检查了没有?”
我送走了林民书就赶过来向您汇报,机器拿给小张在检查。
知道小张崔永志的儿媳妇,做事也一直很踏实,黄启功微微点了一下头。
他们在这里说着话,党廉办里面的一个女人已是面红耳赤地看着摄像机内的内容。
太让人震惊了
张芯完全没有想到检查一下摄像机也会看到那么香艳火爆的场面。
开始时她吓了一跳,又忍不住去看时并没有看出太大的问题。
可是,当那个男人的脸转着对向了镜头时,张芯的嘴都张得老大,再看到那脸对向镜头时的女人时,差点没把摄像机搞得掉到了地上。
竟然是林民书和涂林丽
张芯真的是震惊了。
自己的老公公现在正与高震山斗着,自从失去了靠山之后,老公公的情绪一直不太好,也许这东西对老公公有着用处也难说
张芯稳了稳心神,偷偷看了一眼办公室之外,想到林雨仙去向黄启功汇报时,她已是快对机子里面的内容进行着复制。
刚刚搞完,张芯就看到林雨仙与黄启功一道走了进来。
黄启功也想看看这机子的情况,在与林雨仙聊了一阵之后就来到了这办公室。
张芯真是紧张得要命,整个的脸色就红得诱人。
看到张芯这个样子,黄启功看了一眼林雨仙道:“检查了?”
这话是向着张芯在问。
张芯有些慌乱道:“没有什么?”
林雨仙就看到那机子正开着,耳就听到了一些怪异的声音。
黄启功也是一愣,这声音还真是有些熟悉。
两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机子。
张芯毕竟是刚结婚的人,脸皮还没有那么厚,急忙站起身来道:“我出去一趟。”
看到张芯红着脸走出办公室,黄启功这才把目光盯在了那机子播放的画面上。
林雨仙早就已经在看,她真是没有想到机子会是这样的内容。
用手捂住嘴,林雨仙吃惊地站在那里。
黄启功也有些尴尬了,林雨仙是一个女人,自己一个县纪委书记与她在办公室里面看那啥,这什么个事嘛
“这个小张。”黄启功还以为这内容是张芯搞来的,她独自躲在这里看,心就不高兴了,是崔永志的儿媳又能如何,跑到纪委来看片,这不是丢纪委的脸吗?
“黄书记。”
林雨仙喊了一句。
平时黄启功被人喊了黄书记到是没什么感觉,现在就特别的敏感,一听“黄书记”三个字,心就老大不乐意了,自己有那么黄?
林雨仙并不知道黄启功的想法,说道:“黄书记,你快看。”
这话说得黄启功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小林啊,怎么能这样公然叫自己快看呢?
还没有等黄启功说话,林雨仙道:“里面的男人是林民书,那个女的好像是高书记的爱人。”
说这话时,林雨仙就感到了一种震惊了。
黄启功一惊,大声道:“什么?”
一步就迈过去,把那摄像机就拿到了手。
现在黄启功的心已经没有了其他的想法了,双眼就紧紧盯住了那副面的内容。
看到了画面的内容,黄启功的头上就微微在冒汗了。
“快,把小张叫来。”黄启功大声对着林雨仙吼道。
张芯其实就在外面不远处,林雨芯很快把她叫进了办公室。
目光盯住张芯,黄启功沉声道:“这机子里面的内容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张芯道:“这机子就是林民书缴上来的那部机子啊,我打开看了,里面竟然,竟然是那个内容。”张芯的脸又红了。
黄启功愕然地看向张芯,他真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林雨仙也感到难解了,这机子缴来时她是打上了标记的,刚才也察看过了,果然就是那机子。
想想这事也是不可能张芯会动任何的手脚,谁也不可能预先知道林民书要上缴一部机子来吧。
纪委到是有这些东西,可也不可能在机子里面藏着这些吧。
黄启功已经确定这东西就是林民书缴来的那部机子了。
可是
黄启功就完全疑惑了,这事太怪,怪得他这个老纪委都没有了头绪,林民书明显是要用这个机子整一下刘伟名的,可是,要整刘伟名的话,为什么不拿一部空的机子,还要把他与高震山老婆做那事的内容录了缴来呢?
完全就是瞎扯蛋吧,这也太考人了
揉了揉太阳穴,黄启功真的是无法想明白这事。
想不通啊
“这事保密,谁也不能传出去。”黄启功只能这样交待了。
三个人再次从头到尾把摄像机里面的内容看了一遍,看完之后,黄启功看向两个面红耳赤的女人,严肃道:“自己知道就行了,一定要保密,小林,你负责收好这机子。”
林雨仙从头到尾看了一遍那里面的内容,全身都已是酥软,脸上泛着红光,小声道:“黄书记放心,我看保密的。”
现在黄启功听到这“黄书记。”三字就心腻味,目光看向了张芯。
张芯也急忙说道:“黄书记,我听你的。”
揉了揉太阳穴,黄启功心腹诽,还黄书记呢,你真的能听我的?
心对那林民书也是有了一些不满,没事送这样一个东西来干什么啊炫耀?
你林民书难道真以为你那物很厉害了?
黄启功一直以来那物就不怎么得劲,看到了林民书与涂林丽那种疯狂的情况,心就有些不高兴。
回到了办公室,黄启功越想越感到这事太怪异了。
林民书玩的是什么招数啊?
把摄像机缴到纪委这对林民书来说有着两个好处,一个是证明了他的廉洁,二是虽然没有证据证明这事就是刘伟名做的,确也可以通过这事造成刘伟名一直都在行贿的不好影响,至少让县里对刘伟名产生看法。
这两点都不能理解,最难理解的还是林民书为何要把他与高震山老婆摄像的内容录在里面的事情,这不是自己整自己吗?
以黄启功多年纪委的经验,他发现还有一个可能是自己没有想到的地方,就是刘伟名可能暗录了林民书与高震山老婆做这事的内容,拿着机子去威胁林民书了,结果林民书没发现内容,就把机子送来了。
不得不说黄启功也是一个有经验的人,他的这个分析就很接近了。
可是,黄启功又摇了摇头,他不相信这机子拿在手时,那林民书没有看过。
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黄启功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机子并没有任何的包装,看上去就是用过的东西,林民书是明白说了的,这东西是刘伟名送给他的,难道现在的人送东西都要撤了包装送,还要送一个旧的机子?
不通嘛
如果是刘伟名拿了这机子去威胁林民书,这事还多少说得过去,刚才翻看了林民书的谈话记录,林民书明白的说这东西是刘伟名放在他的办公室的。
如果行贿,应该就是一部新的机子,如果是威胁,林民书难道看都不看就交来了,他有毛病啊
骂那隔壁的
黄启功忍不住骂了起来。
这事让自己怎么去搞。
最令黄启功难办的还是机子里面的内容,张芯是崔永志家的儿媳,她难道不会告诉崔永志?
林雨仙与副书记赵卫江有着亲戚关系,她难道不会告诉赵卫江?
***林民书,这不是给自己忝乱吗?
搞这样的一个东西给自己,他到底存了什么样的心啊
刘伟名并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会搞得与自己的想法天差地远,他只是知道林民书到了县城了,并不知道林民书跑到县纪委去了。
林民书走了,钟守富也早走了,这乡里面又恢复了宁静。
奇怪了
刘伟名有些不解地看着楼下的那院子,自己把那东西放到了林民书那里,并没有看出林民书有任何异常的情况啊
很快,刘伟名就把这事抛到了一边,反正林民书既然要动,自己就决不可能忍气,温芳是要拉拢住的,那个韩副书记也得加强联系才是。
走进了温芳的办公室时,看到温芳正看着空外发呆,这时的温芳身上根本就找不出一个乡长的味道,完全就是一个邻家小女孩。
“温乡长。”刘伟名在门口叫了一声。
一愣之下,温芳这才回过神来,看到是刘伟名,脸上露出了笑容:“伟名来了,快请坐。”说话,温芳站起身来去倒了一杯茶给刘伟名。
看着温芳倒茶,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这温芳估计也在担心着自己的事情。
倒好了茶,温芳走过去坐在沙发上,然后说道:“伟名啊,这次你不该与钟副顶撞的,他毕竟是副县长。”
刘伟名严肃道:“你认为我该怎么做?”
温芳其实早就想过了这事,摇了摇头,知道钟守富本来与刘伟名就有着积怨,就算是刘伟名忍让,估计那钟守富也决不可能罢休,这事也真是一个难题。
“高书记那里就没有一些表示?”温芳试着问道。
这事完全就是刘伟名为了高震山结的怨,那高震山这个时候应该站出来挺刘伟名一下才对。
刘伟名微笑道:“县委对春竹乡的工作一直都是关注的,稳定才是春竹乡的大局,县里有那么多的工作要做,春竹乡的事情乡里自己解决。
温芳就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这次高震山是打算两不相帮了。
“伟名,我一直都是支持你工作的。”温芳知道现在的情况,自己与刘伟名有着共同的利益,只能是站在刘伟名一方,她也有一个万一之想,也许刘伟名的后台很硬,只要站了出来,刘伟名的事情就会大事化了。
有了温芳的这话,刘伟名此行的目的就达到了,脸上现出笑容道:“乡里的发展才是重要的,只要我们把心放在工作上,就没有迈不过的坎。”
这话其实是在安慰温芳了,她现在的处境并不比自己好多少,人大那边都还没有通过他的乡长任命,这个代字对她来说是一大压力。
从温芳那里出来,刘伟名又到韩步松那里坐了一下,两人到是聊得非常投机。
两人心里面都明白,互相也就是利用的情况居多,官场就是这样,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现在对于韩步松来说,弄倒了林民书,他就很有可能更进一步。
吃过晚饭,刘伟名蹲在宿舍门口看着孩子们在操场上笑闹,心情也好了许多。杨玉仙与几个女生说笑走了过来。
看到蹲在那里的刘伟名,杨玉仙的眼睛里面散发出喜悦,对刘伟名道:“我妈带话来了,说是我爸会送她到县里去看病,刘老师,又要麻烦你了。”
刘伟名把脸一沉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的别多想,你就把学习搞好就行了。”
杨玉仙道:“人家才不是小孩子。”说完这话,想到父母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偷偷看了一眼刘伟名时,脸就有些红了。
一个女生道:“刘老师,你真是好人。”
刘伟名就笑道:“玉仙的母亲到底是什么毛病,得到县医院检查一下才知道,如果她的病好了,对于玉仙他们这个家庭就是一件好事。”
看到女生们很自然地走进了自己的宿舍,刘伟名站起身来向着学外面走去。
平时吃了饭没事时,刘伟名都会在乡间的那道路上散散步。
一路上见到的村民全都会停下身形与刘伟名打一个招呼,还有许多人会与他聊上一阵。
刘伟名发现自己已经融入到了这乡里面。
看着这四周的一切,刘伟名心就在想,假如好好的发展一下,这春竹乡并非就没有发展的前途,关键就是要去想如何发展的问题。
天已渐渐黑下来,刘伟名漫步向回走去。
刚到了学门口,就看到急匆匆从里面走出来的方怡梅。
“小方,什么事那么急?”
看到刘伟名,方怡梅的脸上就现出了一种很是奇怪的表情,有些兴奋道:“主任,你不知道吗?县里出了一件大事了。”
刘伟名就笑道:“县里面出了事情跟我们有关系?”
很是怀疑地看了看刘伟名,方怡梅道:“你真的不知道?”
刘伟名不解道:“我知道什么啊?”
“我还以为你知道的。”方怡梅道。
“说吧,什么事情。”刘伟名感觉真有可能发生了大事。
方怡梅这才很是神秘地说道:“你不知道啊,现在县城里面都传疯了,说是林民书与高书记的老婆做了那事,还拍了录像了。”
“什么?”
刘伟名愕然地睁大了双眼,这事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事怎么就传到了县里了
“主任,这事说起来真的是很奇怪了,这事还是林民书自己捅出来的事情。”方怡梅有趣地看着刘伟名。
“说说是什么情况。”刘伟名同样感到很是奇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