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说起来这事与你有关的,据说林民书拿着一个摄像机跑到了县纪委,说是有可能是你送他的机子,他不愿意受贿,就上缴到了县纪委。.”说到这里,就停下话语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的心却是震惊了,这个林民书难道是喝酒喝多了,把那个机子就这么送到了县纪委?
看到刘伟名吃惊的表情,方怡梅才在心确认了这事刘伟名并不知道。
“你不知道,这事可是有意思了,党廉办的人在检查那机子时,竟然发现里面录有林民书与高书记的老婆做那事的大量内容,黄书记下了封口令,可是,这事又怎么可能封得住口,早已传得满街都是了。”
刘伟名愕然看向方怡梅,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样,完全就不是自己设计的那情节嘛
对于这事刘伟名多少有些郁闷,自己把林民书看得太精明了,没想到这小子根本就是一个草包,那有行贿送一个没有包装的摄像机啊
事情仿佛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心苦笑,刘伟名还不摇头叹息道:“我怎么会向他行贿呢?”
方怡梅也笑道:“大家也说了,那机子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包装,应该是使用过的机子,我还真是没有见你用过那种摄像机。”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要相信组织上会调查的。”
“主任,这是好事啊,有了这件事情,高书记会有什么想法呢?我看他林民书还怎么跳。”方怡梅显得很是高兴,林民书倒霉了,对她来说就是一件好事。
这里刚把方怡梅送走,刘伟名在宿舍里面想事时,温芳也是兴奋地打来了电话。
“伟名,你听到县里面发生的事情没有?”
听到这话,刘伟名就知道温芳应该也知道了一些县里发生的事情,通过这事,刘伟名发现自己的关系还是有待建立,外人都知道的事情,自己竟然不知,这事对于从政的人是不利的,看来下一步得好好的经营一下这种络才行。
“什么事?”刘伟名表现出一种无知的情况。
“是这样的,现在县城里面都传开了,高书记亲自去了一趟纪委,出来之后就阴沉着脸,林民书与涂林丽的事情录了下来,现在搞得全县都知道了。”
刘伟名心发苦,这事如果没有自己夹在里面,到是可以坐山观虎斗,问题是自己正好就是局之人,这事还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呢。
从这事上可以知道,高震山在恨上林民书时,肯定把自己也恨上了,头疼了,也许高震山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这事想想都猜得出高震山的心情,自己一个县委书记的老婆公然偷人,还录了像,这事是完全丢面子的事情,他能够不愤怒?
刘伟名不想信这事没有下过封口令,可是,下了封口令还传了出来,这里面肯定就存在着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的行为,县里面的斗争并不像表现上看上去的那么平静
本想借这事来震一下林民书,没想到搞得自己也陷入了进去。
细细想了一下自己做这事的过程,刘伟名到是放心的,自己并没有任何的把柄落在林民书的手,就算是纪委去查了,也不能够就断定自己在里面做了手脚。
想到了摄像机上的指纹时,刘伟名感觉上面应该有着太多的指纹了,这也并不能够就是证明自己把摄像机送到了林民书的手吧。
事情已经脱离了自己的设想,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这事最大的变数就是把县委书记也牵到了里面。
黄启功想了好长时间,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事说给高震山听,他非常清楚,就算是自己下了封口令,以党廉办的这两个小女人的背景,她们是绝对不可能不说给她们背后的人听的,在目前这个复杂的草海县里面,这事会很快传出去。
心把林民书骂了一阵,黄启功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电话拨通的是高震山的手机。
看到是黄启功打来的电话,高震山还是给予了必要的尊敬。
“老黄,有什么事?”
“这个。”
黄启功就有些不太好说了,迟疑了一下才说道:“高书记,我这里收到了一件东西,有些难办,想请你看看。”
高震山一愣之下,知道能够让黄启功为难的事情就绝对不是小事,说道:“有关什么的?”
“这个,涉及到你的家庭。”黄启功郁闷说道。
一惊之下,高震山就知道这事决不是小事了,难道说自己的什么事情被纪委抓住把柄了?
高震山坐不住了,对黄启功道:“我立即过来。”
黄启功本来是想过去的,听到高震山要过来,想了一下还是说道:“行,我等着书记。”
高震山来得很快,气息都有些不稳。
对于纪委,就算是他这个县委书记也还是心存着一些敬畏。
“老黄,发生了什么事情?”握着手,高震山就问道。
“是这样的,今天一早春竹乡的林民书就来到了纪委,向纪委缴上了一部摄像机,说是刘伟名贿赂于他,他不敢收,只好交到了纪委。”
高震山一愣,这真是怪事了,就算这两人都属于自己的人吧,林民书上缴一部机器搞得那么紧张的,把自己叫来干什么,难道自己真的闲得蛋疼了?
黄启功苦笑一声,只好把那部摄像机打开道:“高书记,你先看看。”
说完这话就把门带上走了出去。
走出门来,黄启功暗骂了一声,这都什么事情啊,完全就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这***林民书,把这烂事交给了自己。
不说黄启功在外面抽烟解闷,高震山却是疑惑地看向了那摄像机。
开始时高震山还没有在意里面的内容,可是,传来的声音太熟悉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骂了一声,高震山才把目光看向了那机器。
这一看就要命了,高震山的脸一下子胀得彤红,气息也一下子急促起来。
看着摄像机里面自己老婆那享受的样子,高震山就感到自己的全身都在发冷。
怎么会这样
高震山一把抓起了摄像机。
不错,里面果然就是自己那个老婆,再看看那男人时,竟然就是林民书。
难怪自己的老婆平时一直在帮着林民书说话,搞了半天俩人竟然有了事,高震山真的是震怒了,自己竟然不断帮着老婆的凯子去谋取官位
抓起摄像机就要砸下时,高震山又把那机器放了下去。
当了那么长时间的领导,养气的功夫还是有的,砸东西并不是个事。
喘息了一阵,高震山有头脑里面满是疑惑了,黄启功把自己叫来,就是让自己看这东西,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毕竟是官场上的人物,高震山的心里面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官位更重要的了,立即就透过这事想着这事对自己的影响问题。
这时门推开了,黄启功抽了一支烟,从外面走了进来,进门之后把门又带上了。
看到高震山并没有砸机器,黄启功也松了一口,为了给高震山看这内容,黄启功把里面的内容是备份了一份的。
看着黄启功进来,高震山的脸上现出难堪之色,还是说道:“我需要了解详细情况。”
黄启功微微点头,就把整个的情况向高震山讲了一遍。
听完黄启功的讲述,高震山同样是满头雾水,第一个想法就是林民书的神经出现了问题了,哪有这样自己搞自己的人啊
黄启功也把他自己的几种分析讲了一遍。
听完黄启功的种种分析,高震山同样也是疑惑,这林民书与刘伟名暗斗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更是知道钟守富跑到了春竹乡去打算搞刘伟名,这些事情他都是暗在观察,就想看看这两个人的背后到底有着多少的背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把自己也引入到了战火当。
无论这事谁是谁非,有一点是肯定的,两个小子把自己也设计了进去了。
高震山同样有着丰富的从政经验,碰到过太多的事情,可是,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诡异的事情,用正常的推理根本就说不通嘛。
从纪委出来,高震山就一直阴沉着脸,他是把林民书和刘伟名都恨上了,这两个臭小子,竟然整到了自己的头上了,高震山有一个自己的分析,他认为这事估计是刘伟名在暗进行着策划,林民书也许是受到了刘伟名什么样的威胁,不得不把这东西送到纪委。
这个分析高震山更加容易接受一些。
也话涂林丽和林民书都是受害者而已
高震山只能这样去想了。
好长时间没有回家了,高震山也失去了住在外面的心思,坐着车子到了自己家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心一动,把驾驶员和秘书赶走,自己就向着家里走去。
也合当有事,高震山这段时间基本就不回家,这个时间段就更加不可能回到家,林民书在上交了那机子之后,心高兴,就主动打了一个电话给涂林丽。
两人也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了。
涂林丽对于高震山不回家的事情是愤怒的,却也没有办法,想到这个时间高震山就绝对不会回家时,也是情热之下,就约着林民书到了家。
两人一进家门就抱到了一起,很快就在床上进行了探讨人生的事情。
还在床上睡着,高震山已经打开门走了进去。
高震山的家还是很大的,两层的小楼,一楼是客厅,一进门就看到地上掉了一个黑皮包。
看到那黑皮包,高震山的眼睛就有些发愣,这个包包仿佛是一个什么老板送自己的,很值钱的,上次老婆说送人了,自己也没有在意,反正这样的包也有好几个,没想到竟然在这地上。
看到了这包,高震山就有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抬头就望向了二楼。
差不多是用冲锋了,高震山就冲到了二楼卧室门口。
卧室并没有关上,高震山非常清楚就看到了卧室里面的情况。
“我打死你们这对***。”气冲脑门之下,高震山真的是气急了。
林民书正活动在兴奋,猛地就听到了大喊,回头一看是高震山时,整个人就吓得瘫倒在了涂林丽的身上。
涂林丽同样吓得不轻,两个人就抱在那里没有动静。
高震山真是气极了,自己竟然戴了如此的一个绿帽子。
冲过去朝着林民书就挥动着拳头猛砸。
被砸了几拳,林民书这才清醒过来,爬起身来也拎着一件不知是谁的衣服就朝着楼下冲。
这小子毕竟还是年轻高震山许多,一阵风就冲得没了影子。
看到追不上那林民书,高震山抓住涂林丽就是猛揍。
涂林丽也拼了,与高震山就揪打在了一起。
两人打了一阵,高震山也是酒色掏空了身子的人了,加上气愤攻心之下,一下子就倒了下去。
看到高震山昏倒了,涂林丽也慌了,急忙打了电话叫救护车。
很快,这高震山就送到了县医院。
县里的事情传得非常快,这事没用多长时间就传得全县都知道了。
各种版本的内容满天飞,把县委书记夫人偷人的事情到是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很自然,刘伟名和林民书也成了大家议论的焦点,都在分析着两人到底是采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在斗。
刘伟名自然也从方怡梅和温芳那里知道了县里面发生的事情。
刘伟名除了苦笑之外,还真是找不出话来说,这事搞得真是有些大了,放倒了一个县委书记,又把林民书和涂林丽也涉入了进去,自己也成了大家议论的焦点,想低调都不行了。
最让刘伟名感到头痛的还是通过了这事以后,自己很有可能就与高震山走到了对立面。
情况不仅没有缓解,反而有扩大这势。
以前还仅只是自己与林民书在乡上斗,现在变成太复杂了,自己竟然要与县委书记斗了,凭着自己这情况,高震山放个屁都有可能把自己轰杀了。
现在刘伟名只有一个想法,就是高震山最好别醒过来,或是干脆就无法工作了。
他也知道这事是绝对不可能的,那高震山只是昏倒,醒过来是迟早的事情。
怎么办呢?
刘伟名盘算着这事。
“坐吧。”林雨仙的目光呈现出了一种审视,对着刘伟名说道。
接到县纪委党廉办的通知,刘伟名就来到了县纪委。
一间只的一张桌子,几把椅子的房间里面,林雨仙就坐在了桌子前面的椅子上,张芯也摆弄着录音机,林雨仙看着刘伟名进来,指了指对面的一把椅子。
看到这阵势,刘伟名的心就不乐意了,这是在审问?
“是审问?”刘伟名并没有去坐那摆放在对面的椅子,而是盯着林雨仙问道。
林雨仙还很少见过到了纪委还那么嚣张的人物,一般的情况下,官员们到了纪委都是腿软的人,这样的椅子摆放,就有着一种吓吓对方的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