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发生了林民书的事情,林雨仙第一时间就告诉了县委副书记赵卫江,赵卫江早就在盯着书记的宝座,知道了这情况之后也是高兴,如果能够用这事的打击一下高震山,最好是引起一些混乱,在目前崔永志不得宠的情况下,如果又出了高震山的事情,市里就很有可能会对县委不满,到那个时候,自己这个副书记的机会肯定会很大。
赵卫江在推波助澜,那崔永志在这事同样也做一些事情,两方合力之下,高震山的事情当然就搞得全县都知道了。
黄启功的确是下了封口令,有着副书记做靠山的林雨仙并没有把这事当成一回大事。
今天是纪委按照惯例要把当事人找来询问情况,其实也就是询问一下,并不是多大的一件事情,林雨仙为了把事情搞大,更想从刘伟名这里得到突破,也许刘伟名这样的年轻人以不住吓,一下子就抖出了一些重要内容也难说。
整个的房间就摆成了这种审查式的样子。
两个女人都没有想到刘伟名并没有被吓倒,反而问了那么一句。
林雨仙脸色一沉道:“这是县纪委,让你来的目的就是有些事情需要落实。”
看了看装得很是严肃的林雨仙,刘伟名把椅子移了一下,就移过去对着了两个女人。
这种移位一下了就把审问式的气氛进行了改变,仿佛三个人在开圆桌会议式的。
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刘伟名微微点头道:“既然是询问一下,那就问吧。”
刘伟名的这做派搞得两女都有些不太适应,营造出来的那种气氛已经失。
张芯这时也在看向刘伟名,心暗想,这个就是那个把高震山搞得住进了医院的刘伟名啊。
想到回去把林民书与高震山老婆偷人的事情告诉了公公之后,崔永志的眼睛一下子明亮起来的情况,张芯就知道崔永志会借这事来搞一些事情了。
张芯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自己的老公公要求自己在合适的时候帮助刘伟名一下的用意,坐在那里就盯着刘伟名在看。
林雨仙调整了一下心情,严肃地对刘伟名道:“这个摄像机是你送给林民书的吗?”
看到林雨仙指着桌子上的那个摄像机,刘伟名抓过来摆弄了一阵道:“没见过,看上去有些旧吧?应该值点钱。”
“我问的是你是否送了这东西给林民书。”
“我与林民书的关系可能你们不太清楚,这事全县的干部都清楚,我们两个为了工作上的事情闹了一些矛盾,我们之间并不融洽,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会送他东西?”刘伟名说道。
“林民书说这东西是你送他的。”
“他说的话你们就相信了?”
“请你认真问题我的问题。”林雨仙沉声道。
“如果是询问一下,我可以答复你,如果你继续用这样的态度对我说话,我可以拒绝回答。”刘伟名也沉声说道。
看到刘伟名油盐不进的样子,林雨仙也失去了主意,语气也缓和了一些道:“那好,请你回答我的问题,这机子是你送给林民书的吗?”
“不是,我是一个党员,怎么能做行贿的事情。”
“机子里面是怎么录进去那些内容的?”林雨仙突然问道。
她是玩了一个小心机,就是想这样突然一问之下,刘伟名在慌乱出现破绽。
刘伟名看了一眼林雨仙道:“送礼还要在机子里面录入东西?录了什么?”
张芯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心暗笑,现在全县的人都知道这机子里面录入了那种香艳的内容,刘伟名竟然装做不知道,这人难怪自己的老公公也看好,果然是人精。
“大家都知道里面录入了林民书与涂林丽做那事的内容,你怎么说不知道呢?”
刘伟名显得严肃道:“我一直在做着乡里的工作,学重建的事情很多,不属于自己管的事情都不会去过问,全县都知道了,我不知道,这事难道也有问题?听你这样说,机子里面录有了那些内容的话,这就更加奇怪了,谁吃饱了胀的,录了那东西去送礼,有没有大脑?”
林雨仙微皱眉头,知道从刘伟名这里问不出什么。
张芯这时道:“刘主任,我们县纪委也就是询问一下,并没有其它的意思,他也不要有思考负担。”
刘伟名就看了一眼张芯,对于这个**的话就有些不明白了,她仿佛在暗示这事并不是大事,示好的意味很明显啊。
既然对方示好,刘伟名就朝她微笑道:“相信纪委会给予我一个公正的答复。”
说到这里,刘伟名看向林雨仙道:“刚才听了你们所言,仿佛这件事情已经牵连到了我,作为一名党员,我也有让组织上进行调查的权利吧,既然林民书说这东西是我送的,又引起了全县的议论,这已经给我的名誉带来了损伤,还要请组织上尽快查清情况,恢复我的名誉。”
情况没问出什么,反而被刘伟名提出了恢复名誉的要求,林雨仙感到非常的郁闷,知道再问也没用,让刘伟名在那些询问笔录上按了手印。
从县纪委出来,刘伟名摇了摇头,事情看来真的是脱离了自己的掌握,这件事情有可能变成了全里大佬们角逐的一个导火线了
“小刘,我到你们县了,你还在乡下?”正想着事情,刘伟名意外地接到了师傅田老头打来的电话。
充满了惊喜,刘伟名道:“师傅,你怎么跑到草海县了?”
“怎么的,我就不能来吗?听说你们春竹乡搞的那个学重建的事情很热闹,我就想去看看。”
问了地点,刘伟名就赶到了县里的一家叫鸿盛宾馆的地方。
鸿盛宾馆在草海县也就一般的住宿点,刘伟名敲门时,田老头已是笑眯眯开门站在了那里。刘伟名看到除了田老头之外,还有一个很壮实的年人也站在他的身边。
“师傅。”刘伟名也是高兴。
“进来坐。”田老头把刘伟名让进了里面。
指着那年人道:“孟民军,你可以叫他孟叔。”
刘伟名忙叫了一声“孟叔。”。
那年人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看,这才微笑着点了点头。
“师傅,你早通知一声嘛,我也好去接你。”对这个田老头,刘伟名跟他学了两年的五禽戏,还是很有感情的。
“没事,我就喜欢到处逛逛。”老头的精神很好,根本看不出是一个老人的情况。
那孟叔帮刘伟名倒了一杯茶水。
微笑着看了看刘伟名,田老头道:“你怎么跑到县城来了,还以为你在乡里“
苦笑一声,刘伟名道:“县纪委叫我来谈点事情,刚从纪委出来就接到了您的电话。”这事刘伟名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田老头的神情就是一愣,脸上顿时显出了一种严肃道:“怎么到纪委去谈话了?出了什么事情?”
刘伟名心一动,就把整个的经过说了一遍,他甚至把自己夺回了摄像机,然后因为与林民书的矛盾受到了打压,然后想借这机器威慑一下林民书的事情都讲了出来。
田老头听得很是认真,听完之后很是严肃地对刘伟名道:“小刘,你是我一直看好的晚辈,我希望的是你一直都堂堂正正的走路,那种借机器来威慑的事情虽然也是万不得已的行为,但是,那样的事情毕竟走了小道。”
那孟民军道:“小刘毕竟没有根基。”
田老头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一缓,微微点头道:“下不为例,千万要记住,做人要大气,该做的事情就放手去做,只要你一心做事,就决没有人能够把你怎么样。”
田老头说这话时,他的身上充满了一种杀气。
刘伟名其实在做了那借摄像机威胁的事情之后就已经后悔了,现在听到了田老头的这席话,用力点了点头道:“我还是做事急燥了以后一定注意。”
田老头这时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这事还真是有点意思了,你这次算是捅了一个大的漏子了你想过怎么样善后吗?”
刘伟名摇了摇头道:“这事还是我考虑不周,没想到搞成了这样,算了,他们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只想在自己还有点权力的情况下,为乡里的人做一点实事好了,我打算今天下午就回乡里,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去做。”
田老头赞许地看向刘伟名道:“你能这样想就对了,心要沉下来,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才是重要的,这次我与你孟叔就是打算好好的去看一下你们乡里的情况,据说乡学的重建项目建立下个项目公开平台,把整个的建设资金使用情况进行公开是你建议的?”
那孟叔也微笑着看向刘伟名。
刘伟名就笑道:“现在大家对于一些捐献的资金使用情况都有着太多的怀疑,我也是想让大家一同来进行监督,向团省委的许书记提了一下,许书记觉得可行。”
车子是一辆省城牌照的超野车,开车的是一个说话并不太多的年轻人。
刘伟名只知道这个年轻人叫胡卫海,其它的并不知道情况。
车子一路行来,看到道路的情况,田老头微皱眉头道:“怎么搞的,国家花了那么多的钱投入基础设施建设,这里还有着那么烂的路。”田老头明显脸上已经很是不高兴的样子。
孟民军道:“这里的路到是应该建一下了,一个以地方的发展,如果没有一个便捷的交通,在当今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发展起来是很难的。”
刘伟名指着刚好通过的那地方道:“我到春竹乡的时候,乡里的领导们就是在这个地方翻下去的。”
看了一眼那地段,田老头摇了摇头道:“不像话,我看你们乡的发展就是卡在了这交通上了。”
刘伟名也不太好批评这事,看着那小胡很是认真地开着车子。
“小刘,你到了春竹乡工作也有一段时间了,你觉得春竹乡该如何发展?”孟民军微笑着向刘伟名问道。
田老头微笑道:“你孟叔问你,你就把你的想法谈一下吧,这地方我看要发展真是很难。”
刘伟名就说道:“说实话,到了春竹乡的时候我也感觉到想发展起来很难,但是,能过认真的了解,我更是把全乡的村子都走了一遍之后,我认为春竹乡还是有着许多可以发展的地方。”
刘伟名继续说道:“春竹乡首先就是竹子较多,这就是资源,现在竹制品在国内外都有市场,可以发展一下这竹制品的产业,第二,春竹乡的药材较多,种植药材同样也是一个生材之道,第三,春竹乡的石材很有名,如果在这方面发展,也能够培养出一个产业,第四,春竹乡的风景很不错,更有好几座古寺,只要设计合理,旅游业也是能够开发的,第五,我了解了一下,春竹乡的水果如果在品种上进行一些改良,引入一些市场看好的品种进行种植,这也是一个可以发展的产业,第六,春竹乡其实地理位置极佳,在三省交汇处,如果能够打通交通,成为货物的集散地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当然了,这个不是县里能够做到的……。”
一路行来,刘伟名一条条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认真听着刘伟名的讲述,听到刘伟名竟然还有那么多的办法时,孟民军微笑着对田老头道:“田老,看来小刘的想法很多嘛。”
田老头笑道:“听了小刘的这些想法,我有一个感觉,一个地方的发展,关键的还在于领导班子,如果没有一个敢于开拓的班子,没有一个真心实意带领导群众发展的班子,那个地方就永远也不可能得到发展,人民群众就要受苦。”
孟民军点头道:“田老说得对,乡政府是最基层的组织了,如果乡政府没有一个好的班子,班子里面的同志没有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的思想,班子就没有战斗力。”
刘伟名听着两人的对话,忍不住看了一眼孟民军,心暗想,听这口气,仿佛是什么领导一样。
不过,想到这次开来的车子并不是什么政府牌照的车子之后,刘伟名又把自己的这种想法打消了。
车子直接开进了学,就停在了刘伟名的宿舍前面。
刘伟名把三个人领着进了自己的宿舍,去隔壁老师那里拎了热水瓶来给大家泡水,然后倒了热水给几人擦脸。
田老头有趣地看了看刘伟名住的宿舍,看到桌子上堆着的都是经济和政治方面的书籍时,笑道:“看来你还是很好学的人嘛。”
“这里没事干,也真是怪事,手机有信号,电视却是收不到,没事时只能看看书了。”刘伟名笑着说道。
孟民军笑道:“这里的空气不错,到是一个休养身体的地方。”
刘伟名暗自撇嘴,谁会跑这里来休养身体啊
田老头道:“每天都要坚持五禽戏?”
刘伟名道:“那是当然,感觉练了之后精力很好。”
田老头就笑了起来,点头道:“不错,这可是有传承的五禽戏,不是市面上烂街的东西。”
刘伟名也没有这事上多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