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大家来到学施工现场时,正好团省委派出的人、团市委派出的人、团县委派出的人与乡里的方怡梅等人正在那里进行察看。【】.
看到有那么一些人在那里,刘伟名微笑道:“这次团省委很重视这事,在项目开始之后就形成了四方工作组,每周都会跟踪项目,对项目的整个运行情况进行监督,把过程全部公布到上。”
孟民军很感兴趣道:“不错嘛,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做到准确。”
几个人就走了过去。
看到刘伟名到来,大家都与刘伟名打着招呼,施工方的经理更是忙着发烟。
田老头微笑着在那景观图前看着,说道:“不错,如果建成,这所学校到是一所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学就是一定要重视安全才行。”
施工方的经理笑道:“你老放心,刘主任可是天天都盯着看的,我们怎么敢马虎。”
大家说笑去察看着那施工进展的情况。
“主任,什么人?”方怡梅很是好奇地看着田老头他们。眼睛里面更是透着一种兴奋。
知道她的想法,刘伟名道:“教我五禽戏的老师傅,闲着没事,来玩玩。”
听到这话,再看了一眼远处那车子,方怡梅的脸上多少有些失落。
传来的县城消息太多了,这次搞得事情较大,大家分析的结果就是刘伟名这次可能要倒霉了,刘伟名不管怎么说,掺合进了高书记丢脸的事情当,高震山还会待见于他?
方怡梅更是听说刘伟名被请进了纪委,一想到这事,方怡梅就更加担心刘伟名的情况,如果刘伟名出了事情,自己怎么办?难道重新投到那副县长一方?
谁也不知道的是,那个团省委的干部在看到田老头时,脸上充满了一种不解,不停向着田老头看着。
田老头虽然在四处观看,还是发现了那团省委干部的表情,就瞪了他一眼。
这一眼把那干部吓得赶紧移开了目光。
虽然移开了目光,却很是上心地观察着情况。
“师傅,想吃点什么,我安排一下?”刘伟名感觉坐了那么一阵车子,大家也累了,就打算安排一下吃饭休息的事情。
摆了一下手,田老头道:“随便吃点清淡的就行了。”
“那好,我让人搞点有春生乡特点的菜。”刘伟名拿起手机拨打着餐馆老板的电话。
那个团省委的干部就看了看刘伟名,心暗想,怎么成了师徒了?
孟民军问的内容较多,全是有关项目在公开透明方面的内容。
了解了情况,又看到了施工的有序,孟民军微微点头道:“搞得很好嘛。”
刘伟名在看到他们已经看过了这里的情况之后,这才带着他们向着那馆子走去。
看着走了的刘伟名等人,团省委的干部立即拨打了远在省城的许夫杰的电话,把自己见到的情况向许夫杰说了一遍,打完了电话,这干部才重新回到了工地。
接到电话的许夫杰心就有了巨大的震动了,他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到下面去任一个市委书记是一个关键,虽然是平级移动,但是,意义却很大,是从条条行业进入到了块块,这可是要更上一层的关键,田老怎么跑到春竹乡了,还成了刘伟名的师傅了?果然是有着背景的人啊
还有,那个姓孟的人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出现的,他怎么会跟着田老一起去到春竹乡呢?
许夫杰是听到了一些情况的,除了省委在关注自己搞的那捐款使用公开透明的办法之外,上面的人也在关注着这事,毕竟现在捐款**也是搞得上面的人头疼,如果通过这事搞一下,也许就真的能够搞出一些明堂了。
脑海转了许多的事情,许夫杰就想到了自己听到的有关刘伟名在草海县的麻烦,这小子怎么就卷入到了那么复杂的事情了
不帮一下他,田老会怎么看自己,那个姓孟的人看来又与刘伟名关系不错,万一真是上面的人,自己没有去保护刘伟名,这可是失分的事情啊
揉了揉太阳穴,许夫杰拿起电话拨打着黑兰市委副书记何格宁的电话。
“老何,是这样的,你知道田老吗?”
聊了几句闲话,许夫杰就抛出了这话题。
何格宁还真是知道田老,微笑道:“怎么了?”
“嗯,是这样的,田老是小刘,刘伟名的师傅。”
何格宁一愣。
“老何啊,听说田老很喜欢他这个徒弟的。”
又聊了一阵,许夫杰才放下了电话。
没办法,谁让自己在黑兰市还没有多少可用的人,就看何格宁的了
许夫杰相信接到了这个电话之后,何格宁会把事情做好的。
走到路上,刘伟名就见到了走过来的温芳。
在刘伟名几人的身上看了看,温芳道:“伟名,去哪里?”
“几个朋友从省城来了,请他们去清笋园吃饭。”
“哦,我也安排了请来的同志到清笋园的,到时一起吃?”
“我已安排好了。”
温芳在田老头等人的身上看了看,没有再说什么。
“什么人?”田老头问道。
“我们乡的代乡长温芳。”
田老头微微点了一下头。
“四处看看?”孟民军看向田老头说道。
田老头笑道:“好多年没有到过乡里了,正想看看。
估计是看到吃饭还有些早的样子,两人到是存了到处看看的想法。
刘伟名到是无所谓,带着三人就在这乡里到处看了起来。
“刘主任好。”
“刘主任,上家里吃饭,我宰只自家养的鸡。”
“小刘同志,早就想请你吃饭感谢你一下,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无论如何也得到我家去吃饭。”
一路上尽看到村人向刘伟名打招呼。
看到这情况,孟民军有趣地看向刘伟名道:“没想到你才到了这里那么短的时间,看起来与群众的关系不错嘛。”
刚好那供销社的李老七走过来,他就听到了这话,对着孟民军一竖大拇指道:“你是小刘主任的朋友吧,你不知道的,小刘主任在我们乡里可是一个大大的名人。”

田老头和孟民军都很有趣地看向了李老七。
刘伟名想阻拦时,孟民军摆了一下手道:“小刘,你就别说了,我们听听你在这里的情况嘛。”
李老七就站在那里向着三人大讲起了刘伟名在乡里发生的一件件事情。
三个人只有田老头多少知道一些,具体的也并不是太清楚,现在亲自听了李老七的讲述,看向刘伟名的目光就多了几分关爱之情。
孟民军就看了一眼刘伟名道:“果然是只要心装着群众,就能够获得群众的支持。”
李老七指着前方的那个药材收购办事处道:“那个也是小刘主任引进的,没有那收购处的时候,村民们的药材被贩子们压得极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赚头,自从有了这个收购处之后,大家采药的积极性高了,收入大幅得到了提升,全乡的人都沾了小刘主任的光啊。”
说话间,大家已经走到了那收购点。
看到还有一些人背着药材到来,孟民军上前问道:“你们卖给这收购站能赚到钱吗?”
那是一个老头,看到了刘伟名就笑道:“托刘主任的福啊,以前就算是背来也换不了几个钱,现在这收购站不害心,出的价很公道,采集点药材来卖给收购站,家里面的日子也缓解了许多了。”
田老头到是知道这个公司是刘梦依与刘伟名一起搞的,就向着里面认真的察看了一阵,看了之后微微点头道:“以这种微利的方式经营,也算是一种回报社会的方式。”
孟民军明显是一个好奇的人,独自就走上前去拉着一些村民问这样问那样的。
看到刘伟名到来,普丽仙快就增了过来,笑对刘伟名道:“刘主任,你来了?”
“嗯,陪朋友来看看。”
看到田老头审视的目光,刘伟名介绍道:“这个是负责这里的办公室主任普丽仙。”
这普丽仙明显是一个很会来事的人,看到刘伟名带来的这几个人都有气势,就对着田老头叹道:“这位老同志,你不知道,要不是刘主任,我家现在的日子都没法过了。”
田老头微笑道:“你们家是?”
普丽仙就把她们家的贫困情况向着田老头讲了一遍,又讲了刘伟名在乡里帮助贫困人员的一些情况。
微微点了点头,田老头感慨道:“都是积德的好事啊。”
这时孟民军也走了过来,在刘伟名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道:“不错,不错。”
“吃饭去吧。”刘伟名笑了笑,招呼着三人去吃饭。
一路上大家看向刘伟名的目光就有了许多的不同,就连那个开车的胡卫海也难得的说了一句:“刘主任是真心在为群众做事。”
说了这样一句话,胡卫海就没有再说什么。
孟民军道:“我了解到了一些情况,自从小刘到了春竹乡之后,做的事情都是群众称道的事情。”
说话间,大家已是来到了清笋园。
进来才发现,温芳等人全都坐在那里没有动筷子,仿佛都在等着一样。
看到刘伟名带人进来,温芳就站起身来微笑道:“大家都说要等刘主任来了拼了桌子吃饭,我们只好等着了。”
温芳今天也是疑惑,招待这些人吃饭时每次都有点难,有省市县级级的人物,每一级都难搞得很,今天那团省委的干部程正义说什么也不愿意提前开吃,说是一定要等刘伟名他们到来才一起吃,程正义是来自于团省委,大家都给他几分面子,市里和县里的人都支持。
看到大家到来,程正义也快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种差不多是讨好的笑容。
温芳一时间就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排坐位才好了,往往坐位没有排好也会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程正义这时已是大声道:“长者请上坐。”他本来就没有坐在主位上,这时已是上前想扶田老头了。
看了他一眼,田老头道:“我就一个闲人,随便坐哪里都行。”
程正义笑道:“你老还是请上坐吧。”
田老头就笑了笑,也没争执,对孟民军道:“我们坐下吃饭罢,还真是有些饭了。”
田老头坐在了主位,他的左边那孟民军很自然就坐了下去。
刘伟名本想随便找一个位子坐下子,孟民军微笑道:“小刘坐要旁边,我们说说话。”
刘伟名笑着过去坐在了孟民军的下首,这样的安排刘伟名到是很满意,温芳是乡长,不可能让她坐自己下方吧,程正义是团省委的什么长,也不可能让他坐自己的下首,现在这样一搞,自已也算是放松了下来。
田老头微笑着对程正义道:“快坐下吃饭吧,我看就别讲究那么多了。”
程正义这才有些小心地坐在了田老头的右边。
一桌里面除了温芳是女人之外,方怡梅和一个县里的叫常锦霞的小女孩也坐在这里。
那常锦霞到是没有看出多少名堂来,可是,温芳和方怡梅这两个对官场有着深入认识的人就有些震惊了。
两人是与程正义打过交道多次的人,这个程正义凭借着是团省委的人,平时都是鼻孔朝天的人物,根本就没有太把乡干部看在眼里,今天却有了很大的不同,从他的身上竟然看到了一种讨好的味道。
两人都不相信程正义是一个尊老爱幼之人,他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那老头比他还要有来头
刘伟名到底引来了几个什么样的人呢?
这事搞得温芳和方怡梅的心如同猫抓一样的。
程正义以前对于刘伟名还没有太放在心上,现在知道田老头竟然是刘伟名的师傅之后,对于刘伟名就多了几分羡慕。
酒桌上程正义表现出了对田老头的恭敬,那团市委的人也看出了情况,目光就不断在田老头的身上扫视,不过,他并没有看出特别的地方。
孟民军这时已是对着刘伟名问道:“你认为这种上公示透明的事情到底有多少是真实的,有多少可操作性?”
刘伟名道:“我认为一切还在于人,在于各级是否在把这事当成一件大事来抓,无论再好的制度都存在漏洞。”
孟民军就微微点头道:“不错,再好的制度都是有漏洞的。”说了这话时,他就陷入到了沉思当。
看到孟民军这个样子,想到他可能是什么大人物,刘伟名又说道:“我认为只好是对群众有利的事情,做总比不做要好,就算是有漏洞,只要大家都在做,对于大多数需要帮助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件好事如果因为存在问题就不做的话,那就一样事情都做不成。”
孟民军的脸上现出了笑容道:“说得不错,只要在制度上进行规范,就能够尽可能的减少存在的问题。”
刘伟名道:“就如同那个收购点一样,如果不赚取一定的利润,这不符合市场规律,但是,不能够因为赚了一些利润就认为让群众吃亏了,就不做了,从现在运行的情况看,虽然收购点也有利润,但是,受益的是大多数的村民,他可以去山区看看,别看那一点点钱,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笔足以改变命运的救命钱啊。”
孟民军的脸上现出了重视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