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就举了杨根民家的事情,举完例子,刘伟名说道:“当时杨玉仙找到我时,她的脸上完全就是一种无助,一种天塌下的样子,通过一些帮助之后,现在杨家投入到了种植当,杨玉仙也能够继续她的学业,这对于他们家来说就是一种命运的改变。.”
方怡梅就坐在刘伟名身边,趁机插话道:“我听说过一件事情,据说靠山村有一户人家,一家子都已揭不开锅了,老婆又病倒在了床上,几个孩子好几天没吃一顿饭了,饿得难受之下,就向父亲要吃的,无助的男人背着一背药材就到了乡里,他的目的就只有一个,以非常低的价格把药材出售给贩子,换点肉皮炖一锅肉汤给大家吃,一种山里的大毒草他都准备好了,就打算一起炖在那汤里面,结果是他到了乡里听说了乡里有了一家药材收购点,他的药材背去之后,没想到竟然卖出了一百多元钱,看着手的一百多元钱,他当场就痛哭了起来,跪在那里就朝着收购点叩了好几个响头。”
这故事说得大家都现出动容之情,孟民军叹道:“救命钱啊。”
田老头也听到了,同样叹道:“善大善。”
高震山阴沉着脸坐在小会议室里,经过这事之后,虽然保住了命,整个人却是仿佛老了许多,也失去了往日的精神,情况非常明显了,这次的事情不管怎么说都是林民书和刘伟名引起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心除了对林民书的愤恨之外,连带着对刘伟名也非常不满。
高震山看了一眼县委秘书长陈锁源,陈锁源知道该自己说话了,说道:“这次县里出现了一些不好的现象,春竹乡的班子争斗越演越烈,非常不像话,为了严肃纪律,也为了教育同志,更为了草海县的正常秩序,我提议对影响极坏的春竹乡党委书记林民书和刘伟名进行处理。”
由于大家都知道情况,具体的情况陈锁源就有意回避了。
说完这话,陈锁源就看向了常委们。
目光在大家的身上看了看,高震山道:“这事本来关系到我本人,我应该回避,但是,这会我又不太好回避,老陈提出了他的想法,大家都议一下吧。
大家都知道现在的高震山就是一团怒火,谁扑上去就将被烧毁,一时之间会议室里面到是显得静了下来。
崔永志一直坐在那里面着高震山的情况,心也是暗笑,这段时间自从自己的后台倒了,高震山就跳得厉害,大有把这草海县掌握到他手之意,更是暗让人搜集着自己的材料想搞自己,要不是自己在盛正丰的事情上涉入不深的话,这次真是危险了,现在终于有了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对自己来说也许就是一个翻身的机会,不好好抓住的话,就对不起这次的机会了。
崔永志根本就不相信刘伟名没有强硬的后台,对刘伟名的情况他都一直在进行着关注,以前刘伟名属于高震山一系的人,自己到是没有任何的机会,这次高震山为了老婆的事情,这是要对刘伟名动手了,反正死马当活马医,无论刘伟名是否有着强大的后台,自己都得护他一次,反正不损伤自己什么,不过几句话的事情,护得好的话,也许那刘伟名真有强大的后台,他的那后台就会感激于自己,到是有可能占有一些利益。
崔永志刚想说话时,没想到纪委书记黄启功反而是第一个说话的人。
只听黄启功慢声道:“同志们,我这时还是有些情况想补充一下的,在这次的事件,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刘伟名同志其实就是完完全全的一个受害者。”
他的话引起的震动不可谓不小,这话一出,就是纪委要为刘伟名证明清白了,这说明了什么?很有意思了
黄启功的目光在大家的身上看去时,心也是郁闷,这次自己同样对于刘伟名也是恼火,搞出这样的事情以自己的感觉应该就是刘伟名在操作,搞刘伟名一下也不为过,可是,就在昨晚十二点半,自己刚刚睡下不久,电话就打来了,是市委副书记何格宁打进来的电话。
作为何格宁一系的人,黄启功当然非常在意何格宁的这个电话,在电话何格宁聊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最后落到了一点,就是要求自己无论如何也得为刘伟名说话。
当然了,何格宁的话不是那么明白,但是,话里话外透出的都是一种对刘伟名事情的高度重视。
让一个市委副书记半夜打来电话就说一个乡干部的事情,这事以黄启功这样的老官员来说,决不是一件小事了。
接了电话,黄启功就没有睡着过,干脆坐起身来一边抽烟,一边分析着这事,心就是一惊,难道传说的刘伟名有着省里强大后台的事情是真的?
头上就有些冒汗了,如果这事是真的,自己就在操作刘伟名和林民书的这事,明天上午已经通知了要开常委会,高震山杀气极重,就是想借拿下林民书和刘伟名来震慑一下全县的人,自己本来还打算支持于他的,现在看来决不能再这样去做了
正是有了这样的想法,今天他就急着第一个跳出来为刘伟名平反了。
看到大家愕然看向自己,黄启功又说道:“我们通过大量的了解和调查,发现在这件事情,刘伟名同志根本就一无所知,整个的事情都是林民书自导自演的事情。”
县委宣传部长周安荣不解道:“林民书怎么会拿一部录过内容的东西给纪委呢?”
黄启功道:“我们了解过一个情况,林民书的确购置过了一台摄像机,是在半年以前购置的,这事他的老婆可以作证,为此,我们根据那提供的线索,到市里的那家出售机器的专卖店进行了调查,有了意外发现,林民书半不只是购是购置了一部这样的机器,是购置了两部,我们在询问林民书时,林民书说他的另外一部丢失了,同志们啊,事情就明显了,林民书应该是拿了其的一部当成贿赂品对刘伟名同志进行污陷,情节非常恶劣啊。”
调查得那么清楚?
事前怎么没有说出来?
常委们看着黄启功,头脑想的就太多了。
崔永志没想到黄启功会第一个跳出来为刘伟名平反,县里的人事情况崔永志是非常清楚的,黄启功有着何格宁那个市委副书记的后台,前一天还要搞刘伟名,今天就跳出来为刘伟名说话,这样的反差极大了,要不是背后有人进行了指示,黄启功会自打自己的嘴巴?
细细一想,崔永志就更加确定这事一定是何格宁有了指示。
是不是说何格宁也有了一些察觉了,或是更上一层的人对何格宁也有了指示了?
不能再犹豫了,崔永志咳嗽了一声道:“我也谈一点自己的看法吧,林民书的事情的确对我们县的声誉带来了极大的危害,也给震山书记带来了伤害,这件事情我认为必须严肃处理,对于我们党内的害群之马,就决不可以手软,该拿下的就一定要拿下但是,听了启功书记的解释之后,我也有了一些想法,在进行这事时决不能够把好人也说成是坏人,刘伟名同志我还是了解的,一样以为刘伟名这个年轻人都表现得非常不错,群众的评价也非常高,既然这事刘伟名同志并不清楚,就决不能够牵连于他。”
崔永志是明确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了。
钟守富没想到崔永志会站出来为刘伟名说话,心里就不太舒服了,心就在想,自己一直也是支持你崔永志的,现在有了这样的一个机会把刘伟名收拾,你崔永志怎么就站在了刘伟名一方了,心不乐意,就说道:“崔县长,我认为这事细想起来与刘伟名是有着关系的,事情里面有着不少的疑点,根据林民书的讲述,这事与刘伟名是脱不了干系的,既然是这样,就应该对刘伟名也进行处理才是。”
事情因为刘伟名而复杂了,一直站在崔永志一方的钟守富与崔永志唱了反调了。
崔永志看了一眼钟守富,心暗想,这老小子还以为自己真是一个人物了,现在还看不明白情况,想整刘伟名,也要有那样大的胃口才行嘛,自己决不能够再支持于他了,搞不好再支持他的话,连着自己都万劫不覆了
“守富,我说过的,事情一定要一分为二才行,在没有证据证明刘伟名有问题的情况下,县委最好别做出有损干部的事情。”
说到这里,崔永志微笑着看向黄启功道:“启功同志,有证据能够证明刘伟名有问题吗?”
黄启功看了一眼阴沉着脸的高震山,心苦笑,自己在这事上还真是只能站在崔永志一方了
“的确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刘伟名有问题。”黄启功只好说道。
微微点头,崔永志没有再多言。
事情发展到现在,仿佛又变成了高震山一系与崔永志一系的人在斗的情况了,只是今天有些特别,两方的人都互相站在了反面,一些搞不明白情况的人只能是紧闭着嘴巴观着风向,他们发现这事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常务副县长彭学云坐在那里一直都在回想着一个事情,自己的儿子在县团委工作,昨天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那个参加了春竹乡重建公示组的女青年打来的电话,向自己的儿子说起了一个事情,就是突然间刘伟名带了一些人到了春竹乡。
彭学云知道自己的儿子正在与那女青年谈着恋爱,两人只是在谈情之余说出了那个情况,儿子也是晚上回来时随意说起。
那情况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就是团省委那个一直眼睛望在天上的干部面对着一个老头时,表现出来的恭敬大家都看出来了。
现在听到了崔永志和黄启功都在为刘伟名讲话时,联想到传来的情况,彭学云就再次向着两人看了看。
有问题。
一定有着问题。
彭学云明白了这事是存在问题的地方,应该是刘伟名的后面人发话了。
自己该怎么做呢?
反正是顺水人情,帮刘伟名一把也花不了多大的事情,林民书就算是有后台又如何,有了那录像上的证据,说到哪里也是他的不对,他背后的亲戚也没有话说,刘伟名就不同了,帮他一把,就是结一个善缘。
想了一阵,彭学云就说道:“我同意永志县长和启功书记的意见,区别对待很重要,刘伟名同志既然不知道这事,就不要硬把他拉入到里面吧。”
庞辉压根就不想动刘伟名,趁机道:“我看这意见是对的,但是,对于林民书,就一定要严肃处理。”
高震山这时也多少清醒了一些,在心惊于刘伟名后面的强大力量之余,也只能微微点了一下头。
副县长钱立一直都在暗观察着会议的情况,发现会开到了现在,竟然有着县里好几个有很强话语权的人都在为刘伟名说话时,心是震惊的,看来刘伟名的背后果然是有着足以让大家畏惧或是示好的大人物了。
“同志们啊,我也想谈点我的想法。”钱立感到自己不能够再这样下去了,本来就与刘伟名有了一定的联系,关键时候不帮他说话,这事传到了刘伟名的耳,他会怎么想?传到了刘伟名背后人的耳,他们又会怎么去想。
看到大家望过来的眼神,钱立严肃道:“我们县里的一些干部,正事不做,尽干一些歪门邪道的事情,这次发生的事情产生了非常不好的影响,同时,我们一些努力工作的同志却被污陷,这样是非常不好的,我认为受到污陷的同志在这事是最应该关心的,建议县委在这事上应该给予刘伟名同志一个说法,不能让好同志背着包袱工作啊。”
钱立显示出了一种痛心的样子。
黄启功看了钱立一眼道:“立同志说得好,纪委会把这事的真相进行公布,决不能让好同志委屈下去。”
会开到现在,最羞愧的可能就是高震山了,他召开这个会议也是盛怒之下的行为,就是想出一口恶气,召开了会议时才发现大家借着这事在那里搞一些明堂。
自己从政了那么多年了,怎么就那么冲动呢?
本来就闹得风风雨雨的事情,现在被自己这样一搞,不是闹得更大了?
越想越气,就再也坐不下去了,一口气憋得难受,想到了自己的老婆竟然做出了那样的事情时,本来端着茶杯想喝一口,结果喝猛了,不知怎么的,再次昏倒在了会议桌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