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瞬时,会议室一片混乱,大家乱成一团,看着医生到来把高震山送了出时,常委们一个望着一个,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崔永志咳了一声道:“震山书记病倒了,但是,常委会上的决定还是得执行的,我看就这样吧,林民书的职务先撤了,刘伟名同志在这件事情的情况还请纪委进行澄清,大家看怎么样?”
黄启功道:“崔县长说得是,这事可以进行。”
庞辉点头道:“我看应该这样,不过,春竹乡的工作怎么办呢?”
崔永志想到了温芳毕竟也是自己提拔起来的人,说道:“只能暂时由温芳同志承担一下了,唉,这春竹乡也真是一个多事的地方。”
看到庞辉望过来的眼神,大家都点头道:“只能这样。”
林民书可能就是春竹乡当得最短的书记了,屁股都还没有坐热,一下子就失去了位子,撤职是第一步,下一步面临的还有着一些党政方面的处份。
就在县委开会时,刘伟名也陪着三个人在春竹乡认真的看了一遍。
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孟民军亲切道:“这次到春竹乡的收获不少啊。”
刘伟名道:“春竹乡现在虽然还落后,相信孟叔下一次到来时,这里就会有一个新的变化。”
哈哈一笑,孟民军对田老头道:“看来小刘的想法很多啊。”
田老头道:“把心沉下来做点实事是对的,只有在基层进行过磨炼的人才能够走得更远。”
刘伟名想到了林民书搞出来的事情,心还是有些不安道:“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春竹乡的干部,在位一天,我就会好好的为大家做点实事。”
孟民军微笑道:“也不必想太多,只好把工作做好了,就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击倒你了。”
望着车子快离去,刘伟名暗叹一口气,自己看来又将面对着高震山的怒火了
摇了摇头,自己毕竟年轻,从政的经验还是缺乏,许多事情想得天真了一些,正是天真,判断事情就会产生失误,如果过了这一关,自己在你在做事时还得细心又细心,决不可以主观臆想
通过这件事情,刘伟名的心智也提高了一层,他发现自己看问题的角度有了一个全新的视角。
现在的情况刘伟名也明白,已进入到了非常危险的阶段,并不是自己所能够改变,就看县里面的那些人了。
“伟名,一起吃晚饭?”温芳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
刘伟名就答应了一声。
两人都没有想到会发展成这样,现在两人竟然有了同相的处境。
这次同样也是那家餐馆,刘伟名到了的时候,温芳早已点了菜坐在了那里。
“他们走了?”温芳充满了好奇。
“嗯,刚送走。”
温芳看到刘伟名并没有谈那几个人的意思,只好把心的疑惑埋在了心底。
“伟名,你对下一步乡里的事情有什么看法?”温芳只能从这方面去套一下刘伟名的话了。
刘伟名虽然心装着不安,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自己最大的依仗就是那神秘的背景,如果自己先虚了,不要说别人的,就是自己对面的这个温芳也不会再有这样好的态度,就连那方怡梅也很有可能重新有着新的想法。
决不能够表现出没底气的样子,有一天就撑住一天
微微一笑,刘伟名道:“林民书做出那样的事情,他的这个书记位子是肯定无法保住了,温乡长到是要做好承担更重工作的心理准备了。”
这话说得温芳的心就有些小小的激动,她其实也在想着这事,林民书肯定是废了的人,他的位子自己接任的可能性并不是太大,一是失去了后台,二是自己的代乡长的代字都还没有失掉,又怎么可能转任书记呢?
今天请刘伟名吃饭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想看看刘伟名这里有没有一些新的情况。
看到了团省委的那个干部对待刘伟名陪同的那田师傅的情况她就有了一些想法,这次刘伟名必须要搬出他的后台了,否则的话他又怎么可能过得了这一关
刘伟名的话是否就代表了上面的意思呢?
喝了几口酒,温芳的眼睛里面就透着一种水灵,就这样看着刘伟名。
作为一个女人,温芳对于刘伟名也在心底里面有过一些各种的想法,刘伟名是帅哥,比起那盛书记的儿子可是强得太多了,如果那样,自己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
当然了,她也只是把这样的想法深深的埋在了心里,并不敢有任何的表露。
两人到是相谈甚欢的样子,一边吃着一边聊一些乡里的工作。
刘伟名发现温芳虽然钻营得厉害,心还是想了一些发展春竹乡的事情,在这发展春竹乡的事情上到是与自己有着一些共同的地方,也就把自己的一些想法也说了出来。
温芳听得认真,听了刘伟名的讲述之后说道:“伟名,你的这些想法都非常好,你放心,我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
又聊了一阵,看看时间已晚,刘伟名正想说散场的话时,手机响了起来,拿起一看,却是方怡梅打来的电话。
“主任,怎么没在宿舍?”方怡梅的话语透着兴奋。
这时的温芳手机也响了起来,温芳同样打开手机接听着电话。
为避免影响,两人都有意避开了一些接听。
“有什么事情?”刘伟名问道。
“主任,今天开了一个县委常委会,研究的是春竹乡的事情。”话语就有了太多的兴奋了,她没有想到事情有了那么巨大的转机。
静静听着方怡梅的话,刘伟名的心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平静。
真是没有想到会发展到这地步
这是刘伟名心底的感慨。
“主任,你太强大了。”方怡梅终于忍不住大声吼了一句。
对于方怡梅来说,这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了,刘伟名越是厉害,对她来说就越是好事,现在证明了刘伟名果然一切都在掌握当啊。
想到刘伟名面对着这样的事情,还四平八稳地陪着人到四察看时,方怡梅对刘伟名的佩服之情是越来越烈。
接听完了电话,刘伟名走进过去坐下,就看到温芳也同样刚刚接听完电话。
这时的温芳就没有刘伟名沉稳了,电话是她的一个朋友从县里打来的,讲的内容也是县委常委会上发生的事情,这个电话接得温芳激情四溢了,那心的激动之情真的是难以言说,刘伟名没事了,这证明了刘伟名的背景果然强大,自己竟然暂代林民书的工作,这对于自己来说就是一件大事了。
想到刚才刘伟名在吃饭时很是随意的说了一句自己可能要承担更重的工作的话时,温芳就更加震动了,难道说一切都在刘伟名的掌握之,难道说今天的这个会议会向什么方向发展也在刘伟名的意料之?
“县委今天的会议结果出来了。”温芳看向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也应该有结果了。”
刘伟名越是表现得沉稳,温芳就越是认定了自己暂代书记工作的事情也是刘伟名运作的,心对刘伟名也升起了一种复杂的情感。
县委常委会召开之后,县纪委党廉办搞了一份关于林民书问题的通报,在党内以纪委的名义进行了下发,这个通报虽然不沦不类的,却也讲明了林民书事情的整个经过,在里面对刘伟名的事情进行了澄清,也算是给了刘伟名一个交待。
方怡梅这两天跑刘伟名的宿舍就有些勤了,今天专门到学食堂去打了饭就端着到了刘伟名的宿舍。
刘伟名也正端着饭在宿舍门口蹲着吃饭。
“主任,这几天忙死了。”方怡梅身着件仔裤,那身材到是勒得很是好看,直接进了宿舍拿了一个小竹凳出来从在了外面。
“乡里的事情较多,包村工作也紧,是够忙的。”刘伟名的目光看向了那工地方向。
“主任,那么多天过去了,县里的情况有些微妙啊。”
吃了一口饭下去,刘伟名道:“我们管不了那么远的地方,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行了。”
方怡梅有些气闷,自己这段时间的那种意思已经算是明显了,这刘伟名怎么对自己还这样,不说一点实话
“你说县里面会让什么人来当书记?”方怡梅问道。
“应该是温乡长吧。”刘伟名说了一句。
“嗯,这到是有可能,你不知道,我可是听说了,温芳最近跑崔县长家又勤起来了。”
这方怡梅探听点县里的事情到是一把好手,刘伟名有好多的消息都是从她那里听来,就笑了笑道:“温乡长主任全盘,高书记又住进了医院,她也只能向崔县长汇报了。”
“我听到一些消息,据说高书记有可能会调走。”
刘伟名对这事也想过,他也认为方怡梅所说的这事很有可能,发生了涂林丽与林民书有染的事情之后,林民书被处理了,高震山也不顾干部家庭的稳定这事,毅然借着这事与涂林丽离了婚。
婚是离了,但是,这脸面算是丢光了,作为一个县委书记,他自觉在草海县已经无脸见人,现在就住在了市医院。
大家都知道,说是在看病,其实呢,就是在活动着,可能打算要调离草海县了。
没看到刘伟名的太大的反应,方怡梅暗叹一声,继续说道:“如果高书记调离了,你看崔县长有可能上位吗?”
刘伟名微笑道:“无论是谁上位,春竹乡的书记都会很快定下来了,要不然真会影响到春竹乡的工作。”
看到刘伟名再次转移了话题,方怡梅知道自己与县里那个副县长的事情可能产生了一些不太好的影响,刘伟名很有可能在意这事。
虽然自己还是女儿之身,谁也不能阻止别人去想事。
心情一下子不好起来,端着碗站起身来道:“我回去了。”说完这话就走了。
目送着方怡梅离去的背影,这方怡梅那身材真的是没法说的。
刘伟名失神了一阵,现在他并没有谈恋爱的想法,对于方怡梅这女人,刘伟名不知是什么样的想法,他总是感觉这女人太现实了一些。
有着传统教育的刘伟名还是希望自己的老婆是一个本份点的人。
可是,这社会上会有这样本份的女人吗?
高震山老婆与林民书的事情让刘伟名对于婚姻就有了一些戒心,以高震山那么强势的人物都出现了这事,自己无权无势的,讨了一个方怡梅这样的女人,自己顺境时她可能会跟着自己,万一逆境呢?
刘伟名根本不相信这样的女人更多的看重情绪,她们太理性了。
脑海又浮现了温芳的样子,这温芳其实与方怡梅都差不多
端着碗,刘伟名就有些失神。
“刘老师。”
耳边传来一声很清脆的声音时,刘伟名抬头就看到了一身新衣的崔月兰。
“是月兰啊,怎么不去吃饭呢?”刘伟名微笑着问道。
自从崔家两口子到了收购站去工作之后,崔家的情况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崔月兰穿上了新衣就可以知道,条件好得太多了。
看到刘伟名看向自己的衣服,崔月兰红着脸道:“我妈刚给我买的。”
“很好嘛挺合身的。”
这到不是乱夸,这崔月兰本身就长得好看,以前穿着破旧的衣服还不觉得太出众,现在换了一身新衣服,虽然这新衣服在刘伟名看来也非常的便宜,却已是把她的美丽显示了出来,整个的身上都透着一种青春气息。
“刘老师,我刚吃过了的,我妈说了,叫我看到你时,请你去一趟。”
刘伟名微笑着点了点头。
“刘老师,你的脏衣服我拿去洗了。”崔月兰又说道。
刘伟名道:“都拿去了?”
“嗯,我妈叫我拿去的,她说她会一起洗。”
刘伟名一愣之下,心就有些慌,换下的衣服一直都是这些学生们争着在洗,也许是这段时间各种事情的压抑,昨晚上竟然梦遗了,那短裤上可是有着那物的,现在全都被崔月兰抱了去,要是让普丽仙发现了,这可是有些丢人了
冲进去把碗一放,刘伟名出来就对崔月兰道:“我去看看。”说完已是快步走去。
看到刘伟名的样子,崔月兰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红,刘伟名的衣服是她抱去洗的,这次终于抢在了杨玉仙的前面抱到了脏衣服,拿去之后就开始洗了起来,母亲普丽仙看到之后也跑来帮忙,结果两人都发现了刘伟名那短裤上的脏物。
当时普丽仙对自己说的话很是让人脸红着的。
哪个少女不怀春,想到了母亲说的那些话,崔月兰的心就有些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