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差不多是跑着来到了收购站,一进去走到了崔大石他们住的那里,就看到了挂在那里晾着的自己那些衣服,也同样有着那条已明显洗好了的短裤。【】
看到那些衣服已经晾在了那里,刘伟名的脸上就很是发热了。
“啊,刘主任来了,快里面坐。”普丽仙看到了刘伟名,急忙就冲了出来。
在这里的生活明显比起山里好得太多,好吃好睡的,身上也穿上了新衣,再加上精心的梳妆打扮了一下,这普丽仙身上那种成熟的美妇风情就完全显现了出来。
刘伟名的目光虽然望向了自己的衣服,却也不好竟然说衣服的事情,只好装做很是严肃道:“听月兰就你有事找我?”
普丽仙是一个很精明的人物,一出来就发现了刘伟名有意隐藏起来的那种表情,目光在刘伟名的下面部位就瞄了一眼,心暗笑起来。
通过今天发现了刘伟名遗精的事情,她的心里面还是有些高兴,这说明了刘伟名应该不是一个乱来的人物,特别是在这乡里应该还没有一个与他做那事的人物,很不错啊
看来自己的女儿得加把劲了,如果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拢在了一起,自己的女儿只要与这个男人有了那事,那就真的是有了保障了
当然了,这事得好好的琢磨一下才行,这个刘主任也是一个精明的人物,可不能引起他的反感。
“刘主任,是这样的,最近大家都听说了阴凉箐种植灵芝的事情,也都知道是由我们在做这事,大家都找到了我这里,希望的就是在他们那里也能够搞这种种植的项目,你看怎么样?”
刘伟名对于这种种植之事虽然在推广,却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假如这事没有做成,全面推广的话,可就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了。
崔大石这时拿着一根竹凳出来道:“刘主任,你请坐。”
刘伟名坐了下来,掏出香发了一支给崔大石,自己也点燃了一支。
“这事不急,先看看阴凉箐的效果再说。”刘伟名最终还是不敢大面积的推广。
“那好,我先稳住大家。”普丽仙已是倒了一杯水给刘伟名。
聊了一阵,看着这里摆放的都是一些竹器,刘伟名心就在想,看来得搞一个竹器厂了。
“乡里的竹器制作到是很普遍的。”刘伟名说道。
“是啊,差不多家家都能编这东西,就是卖不上价钱。”崔大石说道。
“看看技术上是没问题的,关键是没有与市场接轨的问题,乡里谁编这东西编得最好?”
崔大石道:“那就得数何竹林了,乡里他编这个是一把好手。”
“何竹林?”
“他儿子叫何勇飞,刘老师也是教过的。”
刘伟名就感到奇怪了,说道:“他既然有这技术,家里怎么会那么穷?”
普丽仙叹了一口气道:“何家也是病字闹的,何竹林的父母都是长期生病,他的老婆也是病了许多年,时间一长,借的钱就太多了,背着很重的债,还有三个孩子,不穷都不行啊。”
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这样把,你们给他带个话去,我想引进一家竹器厂,如果他有意,就要找我好了。”
普丽仙说道:“这春竹乡里面,就只有刘主任的心里面想着的是帮助大家。”
刘伟名也不太想听她说什么,正想离开时,温芳的电话打来了,温芳在电话就说道:“伟名,有一个事情要告诉你,高书记已经定了要调走了。”
第二天一早,温芳的电话再次打来,通知了刘伟名一个事情,县长崔永志要到春竹乡检查工作。
接完电话,刘伟名沉思起来,高震山刚刚有了调离的消息,崔永志不去乱他自己的事情,怎么就跑到春竹乡来了。
疑惑虽然疑惑,刘伟名还是让办公室进行一些必要的准备。
“主任,县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看到大家都出去办事,方怡梅小声问道。
“高书记据说要调走了。”刘伟名就说了一句。
方怡梅的眼睛就是一亮,有些兴奋道:“主任,好事啊崔县长这次到春竹乡估计是冲着你来的。”
一愣之下,刘伟名也有些赞叹这方怡梅的政治敏锐,自己虽然有着同样的想法,方怡梅却是肯定了这事。
看到刘伟名没有说话,方怡梅道:“崔县长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借势的人。”
摆了一下手,刘伟名道:“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方怡梅笑了笑,并没有再继续说话。
看着方怡梅很是麻利地做着事情,刘伟名暗自点头,这女人只要给她一定的空间,其成就绝对小不了。
这里刚刚开始准备,副书记韩步松就走了进来。
“伟名啊,崔县长明天要到春竹乡来检查工作,你接到通知没有?”
“韩书记,刚刚接到了温乡长让准备的通知,正想去向你请示一下。”刘伟名说道。
微微一笑,韩步松看向了刘伟名道:“春竹乡的工作都是正常运行的,也不必太过,按照规矩做就行了,我看召开一个会,大家统一一下认识还是应该的。”
韩步松刚刚离开,组织委员郭红丽就微笑着走了进来,看向刘伟名道:“刘主任,忙着啊?”
这段时间郭红丽经常都会有事无事进来聊一下,刘伟名也习惯了她的到来,微笑道:“郭姐来了?”
“啊,小方在做什么?”
刘伟名道:“崔县长明天要到乡里来检查工作,我正要打电话通知你一声的,刚才韩书记说了,要开一个会布置一下工作。”
郭红丽的心情其实是非常不好的,作为高震山一系的人,本来以为到了春竹乡之后,有着林民书这个高系的书记,自己的日子会好过许多,可是,春竹乡的变化太快了,这斗争又激烈得让她感到心惊,还没有搞明白状况时,又得到了一个让她差不多崩溃的消息,高震山要调走了
昨晚上得到了消息之后,郭红丽就没有睡好过,来春竹乡的时候是自己的丈夫与高震山有了协定的,到春竹乡过渡一下,过上一年就调回县里,到一个部门也能够在级别上升上去,可是,现在的情况就出现了问题了,作为高震山一系的丈夫刚放到了扎龙乡任乡长,高震山走了,自己两口子怎么办才好啊
县里的情况她们两口子太清楚了,依仗的就是高震山这个书记,现在高震山拍拍屁股走人了,话都没有留下一句,本来高系在草海县就是弱势力,虽然最近有所发展,但是,总体的势力却是非常弱的,高震山一走,高系肯定是一个土崩瓦解的情况,完了别说想调回县城,就是想保住现在的位子都有些难了。
想去想来,郭红丽唯一的想法就是来看看刘伟名这里的情况了。
看了看郭红丽,刘伟名发现她的神情不是太好,看到这情况,刘伟名就知道高震山离去的消息应该是传到了她这里了。
刘伟名是非常理解郭红丽现在的想法的。
心一动,自己在春竹乡要想做点事情,仅只有温芳的支持还不够,也得有一些自己的人才行,这个郭红丽现在的情况已是自己最能够争取的时候。
看看吧,就看这女人的了
刘伟名虽然有了争取的想法,也想进一步看看这女人是否下了决心。
方怡梅早就在暗观察着情况了,郭红丽的来意和表情就让她明白了情况了,心明镜似的。
“郭姐,温乡长专门打来电话给我们主任,说的是崔县长要到春竹乡,在全县出现了那么多事情的情况下,崔县长第一时间就来春竹乡检查工作,这足以说明了崔县长对春竹乡的看重啊看来春竹乡在崔县长的心目是有着很重要位置的。”
刘伟名听了这话就看了一眼方怡梅,方怡梅就递了一个眼神过来。
这个方怡梅果然是一个好的帮手
刘伟名暗赞一声。
郭红丽本来还没有把崔永志到来的事情想明白,听到了方怡梅的这话,心就是一动,看了一眼刘伟名。
现在刘伟名在全县都是名人了,崔永志作为一个县长,值此高震山离开之际,他应该做的一个最重要的工作应该就是尽快与市里的人活动,拿下书记这个宝座才是正理,没想到他不仅不到市里去活动,反而摆出了一幅深入基层的架势,跑到一个乡上来检查工作,在官场人的说法里,他这样做就是本末倒置的行为了。
崔永志那么精明的一个人,他会做无用的事情?
郭红丽明白了,崔永志看来也是冲着刘伟名而来吧
有了这样的想法,郭红丽也算是下了决心了,一定要好好的加强与刘伟名之间的关系,崔永志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还来找刘伟名,自己本来与刘伟名就是一个战壕里面的人,就更加应该加强这种联系了。
“刘主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说嘛,我那里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郭红丽表现得就更加积极了。
刘伟名道:“往后还真是有着许多要麻烦郭姐的地方。”
微微一笑,郭红丽又聊了几句才离开了办公室。
刘伟名这时已是打了好几个电话,把乡里的党委成员都通知到了。
通知完了之后,刘伟名想了一下,还是打了一个电话给温芳,讲了韩步松要求开会的事情。
“伟名,我明天陪着崔县长一道回来,乡里的事情你多盯着一些。”温芳现在与刘伟名的同盟关系是非常稳固的,听到韩步松要开会,想到有刘伟名在乡里,她到是没有太多担心的地方。
大家都坐进了会议室之后,韩步松的目光在椅子上看了一阵,这才坐到了自己原来的位子上。
目光在韩步松的身上看了看,刘伟名也猜得到韩步松的想法,现在这个机会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了,如果搞得好的话,他是应该可能向上升一级了。
“同志们,有那么两个消息要说一下,一个就是县委高书记要调走了,想必大家也都听说了,这事是定下了的,不会有变化,高书记的离开,对于我们的县就是一次政治生活的大事,值此高书记要离开之时,崔县长又要明天到春竹乡来检查工作,同志们啊,这可不是一般的事情了,温乡长明天要陪着崔县长到来,虽然温乡长没在家里,我们春竹乡还得把工作做好,要不然丢面子的可是我们全乡的干部。”
韩步松的水平也就一般,说的话东一句西一句的,常委们都严肃看着他,并没有随便说话,谁看不出来啊,这韩步松已经很自然把自己放在了第二个人物的位子上了。
谁没有一些县城的消息来源,县里发生的事情私底下早就推想了多次,崔永志要到春竹乡的事情大家更是有着一些想法,也许真是冲着刘伟名来的也说不一定。
看到大家这神态,韩步松的心其实并不畅快,现在春竹乡对自己有着威胁的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刘伟名,怎么样才能在崔永志到来时把刘伟名弄到一边去呢?
想了好长时间也没有一个好的办法,他同样也猜想到了崔永志到来的目标可能就是刘伟名,按理说自己应该与刘伟名搞好关系才对,可是,自己的年龄已差不多了,这次如果再拿不上去,估计就会完全失去机会。
赵卫江是自己现在的后台,如果能够阻击崔永志,赵卫江升上去的希望会很大,决不能够让崔永志在刘伟名这里借到力。
看了看大家,韩步松说道:“还有一件事情也是大事,县委赵书记刚刚打来了电话,团省委副书记要到县里来检查学重建的事情,这事一直是由刘主任在负责,赵书记要求刘主任明天一早到他那里去汇报工作,刘主任啊,这事也是大事,两件事情就凑到一起了。”
刘伟名一愣,看了一眼韩步松。
说到这里,韩步松看了一眼刘伟名道:“刘主任,你看这事怎么搞才好,办公室那块离不得你,赵书记那里又要听取你的汇报。”
刘伟名其实正在为崔永志到来的事情头疼着,如果崔永志提出了要求,自己怎么办?
这事自己还真是没有任何帮到他的办法。
现在好了,赵卫江看来也不希望崔永志借到力,这是要把自己调开的意思了,好事啊。
苦笑一下,刘伟名道:“没办法,都是大事,乡里有着温乡长和韩书记在,我到是可以离开,小方能担得起担子,这样吧,我连夜赶到县里去好了。”
韩步松也叹道:“能者多劳啊,刘主任的重要性是无人能够替代的,汇报学重建的事情还只能由刘主任去做,我们在座的人想做也做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