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韩步松很会捏时间,这会开得很长,开完会之后道:“唉,大家都整晚了,回去也弄不到吃的,这样吧,大家都到清笋园去对付一顿好了。.”
这事大家到是没有异议。
韩步松也是有意,就拉着刘伟名说事,详细询问着接待的工作,更是叫刘伟名把方怡梅叫去,对方怡梅进行着指示。
出了办公室,大家就向着清笋园走去。
看到韩步松跟自己跟得那么紧,刘伟名心里明白得很,这次韩步松就是不想让那崔永志有改变行程的机会。
崔永志要到春竹乡的事情是以正式通知的方式下达的,这样的事情也并不是说改变就能够改变的。
刘伟名没有机会打电话,正吃着饭时,温芳到是打来了电话。
当着大家的面,刘伟名就把会上的决定讲了一遍。
挂了电话,刘伟名就笑了,这事自己算是做完了,看他们去斗好了。
韩步松是听着刘伟名打电话的,脸上一直露碰上微笑。
酒桌上大家都放得开,说笑喝着酒。
过了有一个小时,温芳的电话再次打来了。
“伟名,你要到县里的事情我请示了崔县长,崔县长有了指示,你就不必专门跑到县里了,明天崔县长到春竹乡时,赵书记也会一同到来,到时你当同向赵书记进行汇报好了。”
听到这话,刘伟名不得不佩服那崔永志的厉害,他这样把赵卫江也拉到了春竹乡,结果就是大家都不可能从自己这里得到任何的好处。
“不错啊,再有两三个月,一座在全县来说都能够排在前面的学就会在春竹乡建成。”崔永志一行在乡领导们的陪同下检查了学的建设情况,崔永志显得非常高兴。
副书记赵卫江也微笑道:“春竹乡一直都是全县最贫困的地方,这几个月以来的发展非常迅,这说明了春竹乡班子还是有战斗力的。”
这话说得温芳和韩步松的脸上都现出了笑容。
韩步松说道:“最近以来,乡里狠抓了各方面的建设,班子成员的包村工作更是开展得深入,到是得到了群众的拥护。”
这有些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意思了。
刘伟名站在后面一些,并不想凑到前面去,听到韩步松说出这话,他都感到有些脸红。
如果说现在学对包村工作上心的人,全乡可能也就只有自己和牛常胜两人了,那牛常胜到是真的在意着这事,也时常到村上去了解情况,还真是做了不少的事情,韩步松最近就根本没有去村里看看。
崔永志问道:“现在大家种粮食的积极性怎么样?”
“很好啊。”韩步松微笑着说道。
都是一些没营养的话,刘伟名一边走着一边在想。
刘伟名没在意大家的谈话,作为这次到春竹乡的目标,崔永志和赵卫江别看在聊着其它的事情,目光一直就没有离开过刘伟名。
“小刘,在想什么呢?”崔永志突然就对着刘伟名问道。
听到询问,刘伟名只好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崔县长,我一直在想一个事情,春竹乡全乡的竹子产量极大,乡里大多数家庭都能够编制竹器,为何一直就没有在这方面有所发展呢?”
对全县的情况崔永志还是了解的,微笑道:“小刘同志这想法其实我们一直都在思考,我也算是老草海了想当初县里也研究过春竹乡的竹器发展的事情,也建了一个竹器厂,结果是生产出来的竹器完全没有销路,虽然有了一些销路,结果却也亏得厉害,我们县与开放城市的联系不强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现在全国的竹器制造都很火爆,国内市场处于饱和状态。”
牛常胜赞同道:“崔县长说得不错,竹器编制在国内真的是没有多少利润可言,县里都难以为系,乡里就更加不敢轻动了。”
刘伟名微微点头,这事看来得好好的研究一下才行,不过,刘伟名一直相信一点,就是只好想做,就没有做不好的事情。
看到崔永志对刘伟名说话的这态度,赵卫江心暗笑,这崔永志真的是有些急了,失去了盛正丰之后,崔永志也在市里寻找着新的靠山,可惜的是谁都怕沾上盛正丰的事情,在这样的情况下,崔永志想寻找新靠山的事情就变得困难起来,现在把主意打到了这个看不清楚情况的刘伟名身上。
刘伟名背后真的有着强大的靠山?
对此,赵卫江却是相信的,通过种种的观察,特别是看到了田老头他们到来的事情之后,赵卫江有一种预感,刘伟名背后的力量太强大了,强大得足以影响到县里的政局。
“小刘,对于发展竹制器方面是不是有什么想法?”赵卫江微笑着问道。
“嗯,我想抽时间到省里去了解一下市场情况,我认为既然乡里有着这样的资源,就应该大力发展才是,只要去做,应该能够发展起来的。”
大多数人撇嘴,现在的全国竹器市场已经饱和,这已是大家的共识,没有交通的地方能够搞出什么,这刘伟名真是敢想啊
大家在这样想,崔永志和赵卫江却不这样想,身处他们这样的位置,更多的知道华夏的市场经济存在着许多非市场性,假如刘伟名的后面真的有着强大的力量,支持他发展一个产业根本就不是一种梦想,也许他就能够把这事做成也难说。
“小刘的想法不错,温芳啊,在工作上一定要支持小刘,现在的年轻人有想法的不少,但是,有想法又能够付诸行动的却是不多,这小刘不错啊。”
赵卫江看到崔永志已是表现出了支持的意思,也微笑道:“不错,小刘要放手开展工作,春竹乡的发展就得有敢想敢冲的精神,如果需要县里支持的,我和崔县长都会积极支持。”
温芳的心情很是不错,现在县里的情况对她来说就是春天的到来,崔永志现在对自己也开始重视了起来,只要运作得好,不要说是乡长,党委书记都是有可能的。
“请领导们放心,乡里一直都是支持伟名同志工作的。”
刘伟名现在看不明白市里的情况,明白崔永志和赵卫江都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身上,再加上也想到省里去做一些市场方面的调查,针对乡里的情况进行发展,感受到了大家的支持,就说道:“我会努力工作的。”
“嗯,这样吧,小刘如果要到省里去的话,后天我也正要去一趟省城,到时坐我的车去吧。”崔永志突然说道。
众人就是一愣。
刘伟名也是一愣。
不过,崔永志都说到了这份上了,刘伟名也只好说道:“有了崔县长的支持,我们春竹乡的发展就有了动力了。”
“你这小刘,这话我听了高兴,不是我的支持,而是县委政府的支持。”
大家微微一笑。
赵卫江没有想到崔永志跟得那么紧,借着这事就硬要拉着刘伟名到省城,这是粘上刘伟名了
赵卫江真的是鄙视这崔永志了,可是,赵卫江又不可能也表示要跟着一起到省城吧,怎么办?
赵卫江也是一个聪明人,现在县里就崔永志与自己在争夺,关键的时候谁还顾得脸面啊,万一这次崔永志与刘伟名到了省城,就真的见到了刘伟名背后的那力量,并且也获得了支持的话,自己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呵呵,崔县长,真是巧了,团市委书记硬是拉着我要去省里向许夫杰书记汇报春竹乡学重建的工作,我们也是打算后天到省城的,本来还打算向你请假,没想到你也要到省城,那就一起去吧?”
崔永志看了一眼赵卫江,暗骂了一声,不过,他也不太好说什么,人家赵卫江要把刘伟名叫去县志汇报学重建的工作,自己硬把他拉了过来,现在他说了要去省城汇报,这事应该是很自然的事情,自己难道还要进行阻拦?
“嗯,这是县里的大事,行啊,到时我们就一路去省城吧,我也得去向许书记汇报一下工作。”崔永志微笑着说道。
说这话时,崔永志心也在想,那许夫杰是团省书记,跟他搞好了关系也不错,也许以后他发展起来了,对自己还是有着好处的。
刘伟名有些愕然地看向这两个目前在县里已是重量级的人物,心郁闷得很,跟着这两个大人物到了省城,这事情该怎么办才好啊
乡里的人们并不明白有着这些内情,在他们的想法,县里的县长和副书记亲自到来,这是全乡的一件大事,是县里领导对春竹乡发展的关心的支持,根本就不会想到这两个大人物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就算是有人说出这内情,估计大家也不会去相信,刘伟名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乡干部而已,县长和副书记会倒过来示好于他?
谁信啊。
如果说有人多少想到了一些的话,估计还得是温芳和方怡梅,两女现在真的是震惊了,看向刘伟名的目光又多了许多的内容。
一辆三菱越野车里,坐着的除了崔永志、赵卫江和刘伟名之外,还有着两人的秘书,虽然有些挤,车里面的气氛却是非常融洽,一路上说笑着。
“胡立生他们先出发了,这次市里也会去一些人。”崔永志说道。
胡立生是政府办主任,属于崔永志的亲信人物,他们带着一辆车在前面两个小时就已经出发。
这车内的坐法有些有趣了,崔永志的秘书坐在了副驾驶上,刘伟名在第二排时,一边一个是崔永志和赵卫江,把个赵卫江的秘书挤在了后面。
“许书记听到我们要去省城,还专门询问了小刘的情况的。”赵卫江微笑着说道。
“小刘啊,学的重建是团省委高度重视的项目,看来你在许书记那里也是挂了号的,作为县长,我肯定要支持你们的工作,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直接向县里报告。”崔永志微笑着说道。
正说着,刘伟名的手机响了起来。
刘伟名就看了看两位领导。
“接吧。”崔永志微笑道。
赵卫江也微微点了点头。
坐在县里的两个大领导之间,接电话这事到是有些不太舒服,刘伟名还是拿出了手机。
一看手机上的名字,竟然是刘梦依打来的电话。
“梦依。”
刘伟名接通了。
“伟名,在哪里呢?”
“我正在到省城的路上,这次跟着县里的领导到省城去向团省委汇报学重建的工作。”刘伟名就说道。
“上次田叔是不是到了你们那里?”
“是啊,还有一个是孟叔。”
这时的崔永志和赵卫江看上去都闭目养神着,耳朵却是竖起的,本就坐得近,这车子的性能又好,里面显得安静,并不会影响到他们听到话筒的内容。
“伟名,孟叔有什么说法?”
“孟叔说了,这次春竹乡的这种公开透明的运作方式很有借鉴意义。”
刘梦依道:“孟叔的话很重要,这次许书记肯定得感谢你的,到了省城之后记得打电话给我,我开车来接你。”
刘伟名就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刘伟名回味着刘梦依的电话内容,特别是那句许书记也会感谢自己的话。
“小刘啊,是女朋友?”崔永志微笑着问道。
“哪里,我才参加工作,有什么女朋友啊,教我五禽戏师傅的朋友。”刘伟名说道。
赵卫江微笑道:“小刘啊,这谈对象啊,可不能缩手缩脚的哟,想当初我可是冲锋在前的,看准了目标,就一定要拿下。”
崔永志哈哈大笑道:“小刘啊,赵书记说得很对,谈对象就是一场攻坚战,你攻不下的话,别人可就会攻下的,千万要顶住,想当初啊,我爱人她父母发现了我与她谈恋爱时,就对她说了,那崔永志满脸横肉,跟着他没有好下场,结果我咬着牙硬是顶住了丈母娘的反对,拿下了阵地,现在过得不是很好吗?”
众人就是一阵大笑。
刘伟名道:“不是那回事的。”
用手撞了一下刘伟名,崔永志道:“你那女朋友是什么地方的人?”
“不是女朋友,是一般朋友。”刘伟名有些脸红道。
哈哈一笑,赵卫江道:“一样,一样。”
崔永志也笑道:“对头,是一样的,这朋友与女朋友就是一个字的差别,拿下了,朋友就是女朋友。”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赵卫江道:“小刘,跟我们说说,你那朋友是什么个情况,我们也好帮你参谋一下嘛。”
看到两人不断询问刘梦依的情况,刘伟名只好说道:“说真的,我也不太清楚她们家的情况,我是在师傅那里认识她的。”刘伟名并没有说出自己救过刘梦依的事情。
听到这话,崔永志的眼睛就闭上了,头脑盘算了这事,田老头陪着一个姓孟的年人到了春竹乡的事情他不可是能不知道,刚才电话虽然只是几句话,里面透出的信息却是不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