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赵卫江当然也听到了电话里面的内容,也想到了崔永志所想的那些事情。(.)
这个女孩子应该是一个有着来头的人物。
这是两人共同的想法。
头脑在想事,车子里面也静了下来。
行进,崔永志的秘书接到了政府办主任打来的电话,说是市里的何格宁副书记也要到省城,到时大家在省城汇合。
车子也没进市里,直接就朝着省城开去。
“小刘啊,打个电话向女朋友报告一声啊。”看到车子进入了省城,崔永志微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赵卫江也微笑道:“对头,到了省城,约着你的女朋友,我们一起吃顿饭好了,也让崔县长帮你把把关。”
崔永志笑道:“你这老赵,小刘的脸皮簿,别为难他了,不过,打个电话是应该的。”
刘伟名只好说道:“那就打一个电话吧。”
电话接通之后,刘伟名对刘梦依道:“梦依,我到了省城了。”
“我已经安排了吃饭的地点了,约着你们的领导一起吃顿饭吧,地点就在车子进城进来一段地方,很容易找到。”
刘伟名感觉这刘梦依做事很是老道,一切都已安排好了似的。
反正也要吃饭,刘伟名答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刘伟名对着大家道:“说是已经安排了一个吃饭的地方,她想请你们一道吃饭,不知领导们能否赏光?”
赵卫江就哈哈大笑道:“我听到电话的内容了,不错嘛,还说你们没关系,这梦依都喊得亲热着呢,交通大酒店可是一个不错的酒店,我们也准备在那里吃饭,这下好了,饭都有人包了。”
崔永志也笑了起来,指着赵卫江道:“好你个老赵,偷听人家年轻人说情话,要不得嘀。”
赵卫江道:“可不能说是偷听,是他们说的话硬要灌入我的耳朵,不听也不行啊。”
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崔永志道:“反正到了吃饭的时间,大家就一起去吃饭吧,借机也帮我们的小刘把把关好了。”
车子刚到了交通大酒店,刘伟名就看到刘梦依与几个女人站在那里聊天一般。
听到刘伟名打招呼,刘梦依已是微笑着迎了过来。
“一路还顺利吧?”刘梦依的脸上满是笑意。
崔永志和赵卫江一直都在看着刘梦依,发现竟然是如此一个美丽的少女时,心都在暗赞刘伟名的好运。
刘梦依的目光在崔永志他们的躺在扫过。
刘伟名就微笑道:“这是刘梦依。”指着刘梦依向着崔永志他们介绍。
又向刘梦依道:“这是崔县长。”
“这是赵书记。”
一个个的介绍下去。
刘梦依微笑着与他们握了握手道:“刚好与几个朋友在这里吃饭,接到刘哥的电话,就安排了一下,不介意吧?”
崔永志看到了刘梦依的样子之后,从她的身上就感受到了一种很特别的气质,一直都在想这样的气质自己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听到刘梦依的说明,就微笑道:“不介意,不介意。”
刘梦依的身后这时也来了那几个女人,有**,也有年妇女,大家仿佛与刘梦依很亲热似的。
刘梦依微笑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
“这位是发改委的刘雨露,我的小姑。”她首先就指着一个**介绍着。
那个叫刘雨露的女的很是矜持地向大家微微点了一下头,并没有伸手握过去。
刘林依微笑着指着另一个女人道:“这是省发改委副主任简慧心。”
简慧心是一个长得很有风情的**,微微笑了一下,同样也很矜持,不过还是伸手与崔永志他们握了握手。
一上来就介绍了两个如此的女人,崔永志和赵卫江本来很了随意的表情突然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也太强大了吧
先介绍的是没有说职务的发改委人员刘雨露,第二个才介绍省发改委的副主任简慧心,这个排序足以震住了崔永志和赵卫江。
随后刘梦依又介绍了三个女人,有一个在政府,另外两个是企业家的类型,她们的企业在全省都是有名的企业了。
刘梦依的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微微瞟了一眼,心暗乐,今天是有意要给刘伟名一些支持了,做到这地步,她相信县里的这两个领导应该不会再小视刘伟名。
刘伟名当然明白刘梦依的意思,看向刘梦依时,递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看到刘伟名这眼神,刘梦依也回了一个你别谢我的眼神。
吃饭吃得就有些沉闷,崔永志和赵卫江被这刘梦依震得就有些小心,在饭桌上都不怎么敢随便说话,反到是那刘雨露不断向着刘伟名进行着一些询问。
吃完了饭,刘梦依提出要送刘伟名到田老头那里去住时,崔永志还拍着刘伟名的肩膀道:“小刘,去吧,到了省城就得去看看老人,省城的事情不急,明天我再联系。”
赵卫江也轻拍着刘伟名的肩膀道:“小刘啊,小刘不错,要珍惜。”
看着一车辆高档小车相继离去,崔永志与赵卫江互相看看,崔永志道:“县里对小刘还是重视不够啊。”
赵卫江道:“是啊,用好了一个人就能够带动一大片,我们县里的用人制度还得进一步的深入才行。”
静静听完刘伟名所说的这次到省城的经过,田老头哈哈大笑了起来,刘梦依也是抿嘴直乐。
叹了一口气,刘伟名道:“本想躲一下,没想到还是没躲掉。”
田老头很有趣地看向刘伟名道:“你打算怎么去做?”
刘伟名笑道:“来之前我还在想着该怎么办才好,现在不必想了,梦依都已帮我解决了。”
刘梦依就笑了起来,说道:“我的本意就是想帮你增加些势力,没想到歪打正着了。”
田老头看向刘伟名道:“我估计你这次也是打着许夫杰的主意吧?”
“嗯,是有这想法,许书记对我的观感不错,再说了,他也是厅级人物,把崔县长他们引到他那里去,我也只能搞点玄乎些的东西,没办法,也只能这样了。”
用手点头刘伟名,田老头笑道:“我看除了这个之外,是不是也想借你孟叔的权势一下?”
刘伟名就笑了,说道:“说实话,孟叔那里我可不敢去借,虽然感觉他的来头不小,但是,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他到底有什么来头,我有一个想法,是否可以借宁军他们的势一下了。”
刘梦依帮刘伟名倒了一杯茶,就坐在了刘伟名的身边。
田老头看了一眼刘梦依问道:“雨露呢?”
“她们还有事情要办,没有一起到你这里来。”刘梦依说道。
转而看向了刘伟名,田老头道:“你现在的情况不太好,层次太低了,稍微有一个风吹草动都会船翻,接触的层次越高,对你来说反而是坏事,还是不要知道得太多为好。”
看向刘梦依道:“梦依啊,你不该让雨露看到小刘的。”
刘梦依表现出一种很严肃的样子道:“迟早总得这样,趁这次小姑到来,也算是给大家透个气吧。”
田老头的目光在刘梦依的脸上看了一阵道:“你一直都很有性格。”
刘梦依看了一眼刘伟名,脸上就微微一红道:“田叔是明白我的。”
刘伟名没弄明白刘梦依的想法,看了她一眼时,就看到刘梦依的脸上有些发红。
田老头道:“伟名啊,你也别指望宁军他们了,呵呵,有趣。”说到这里,田老头就笑了起来。
刘梦依也把嘴抿着看向了刘伟名。
看到刘伟名不解的眼神,田老头也没做解释,只是微笑着对刘伟名道:“还是按你的方式去发展吧,说实话,我也很好奇,以你这样借势的方式在官场发展还真是少见,也不知道你到底能够走多远。”
刘梦依微笑道:“刘哥是聪明人,我相信他一定能够走得更远。”
刘伟名叹道:“官场真是复杂,才工作那么两个月的时间,我碰到的事情是我一生都没有碰到过的。”
田老头点头道:“只有你真正明白了官场,你才能够适应官场,人在江湖讲的是官场,身不由已也讲的是官场,官场就是一个大的染缸,掉进去的人肯定会是五颜六色的,关键的一点是你自己的这心决不能够被染了。”
这话说得就很有深意了,刘伟名端着茶杯沉思起来。
刘梦依道:“刘哥,你也别想那么多了,既然进入到了官场,你就得放得开,决不能够迂腐,如果你迂腐的话,你就绝对不可能走得更远。”
这话从刘梦依的嘴里说出来时,刘伟名的心里面多少也有些吃惊。
田老头道:“伟名啊,三省吾心这四字算是我给你的一个警示吧,无论你采用了诡计也好,阴谋也好,阳谋也好,损人利已也好,无论你做出了什么,你都得把握一点,就是你的心一定要坚硬,要不容外在之物浸入。”
说这话时,田老头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杀气,刘伟名仿佛有着一种感觉,这老头变得冷酷起来。
气势快散去,田老头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刘伟名一时之间还真是有些不太适应两人所说的那些话,听得让人别扭得很,仿佛进入官场就得随波逐流似的,对此,刘伟名是不敢认同的。
两人的目光都在刘伟名的脸上看去,看到了刘伟名不以为然的表情,都没有再说什么。
刘梦依微笑道:“刘哥,无论你怎么做,我都支持你。”
感受到了刘梦依的真诚,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
“伟名啊,刚才说到了借势的事情,我看有势时直接投过去比起借势要强得太多。”
刘梦依就笑道:“田叔,你就说直接点吧,谁不想明明白白的发展啊。”
刘伟名也笑道:“师傅,你不知道的,这走钢丝的感觉真的是要命得很,一步棋走错了,就足以致命,伤不起啊。”
刘梦依听到这里就笑了起来,说道:“上次你搞的那事,本来想震林民书一下,结果差点就把自己弄倒了。”
田老头也笑了起来,说道:“你说说你吧,我都感觉这老天在帮你了逛个公园踢一颗石子也能把一个市委书记的公子打得萎了。”
刘梦依听到这里,有就一下子红了,低头轻笑。
刘伟名多少有些尴尬道:“意外,意外。”
田老头道:“你这一意外,搞得一个市委书记双规了。”
刘伟名愕然道:“他双规可不是我弄的,是他违纪啊。”
看了一眼刘梦依,田老头摇了摇头道:“你以为要弄倒一个市委书记是容易的?”
刘梦依微笑道:“盛正丰的问题不小,应该是早就要弄他了的。”
看了看刘梦依,田老头笑了笑道:“这个就不说了,你也真是多事,上个街也会碰上抓小偷的事情,抓个小偷吧,竟然让你把书记的把柄拿在了手。”
刘伟名就摸了一下脑门,自己都感觉这事真是巧得不得了
刘梦依微笑道:“田叔就是这样的人,据说他以前也尽干些这样的事情的。”
田老头听到这里就忙摇手道:“打住,打住,我还是说点对小刘有用的吧。”
看到田老头那样子,刘伟名也笑了起来。
刘梦依也微笑着看向田老头。
摇了摇头,田老头道:“许夫杰这次将要出任黑兰市的市委书记了。”
刘伟名的全身就是一震,吃惊地看向了田老头道:“真的?”
点了点头,田老头道:“你知道就行了,该怎么样做你自己去想。”
这真是一个天大的事情了,刘伟名真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许夫杰到了黑兰市,整个黑兰市的政局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变化呢?这事真的是太难说了。
刘梦依微笑道:“刘哥,这是一个机会,无论对崔永志他们还是对你来说都是一个机会,把握得好的话,你就能够更上一层。”
刘伟名微微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一个好的机会。
“许书记行不行?”刘伟名下意识问了一句。
田老头赞许地看向了刘伟名道:“不错,你能够沉稳住,并没有急燥的想法,这是一个从政者必须的心态,不过,现在对你来说他行不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会成为你们市的市委书记,这就是一个关键。”
刘梦依说道:“这次许夫杰算是承了你的情了,他之所以能够出任,算是沾了你提出来的公开透明捐款项目的光了,这是他出采的地方。”
刘伟名也没想到自己随意说出来的一个办法会起到这样的作用。
“你这次到省城主要的目的就是想探寻一下竹编的发展?”刘梦依到是非常关心刘伟名的事情。
微微点头,刘伟名道:“春竹乡要发展,就得从多方面朝行发展,一个是竹编项目,另外,我还在想春竹乡的乌骨鸡也非常鲜美,如果能够在这方面发展一下,未尝不是一条路子。”
刘梦依就说道:“竹编的项目在国内的竞争的确很激烈,但是,也并不是就没有发展的前途,现在出口创汇也是一条路子,趁着大家还在国内争夺,春竹乡完全可以在高档品上下功夫,与国外的商家进行一些合作,有针对性的进行生产,路还是走得出来的。”
刘伟名微笑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可以主攻高端市场。”
脸上现出笑容,刘梦依道:“要不,我们再合作一把,我来负责销售,你来负责生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