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知道这又是刘梦依在帮助自己,刘伟名就有些不太好意思了,迟疑了起来。.
“刘哥,你可不能跟我客气的,再客气的话,我可要生气了。”刘梦依很是不高兴地说道。
刘伟名道:“一直都是你在帮着我,这事……。”
田老头摆了一下手道:“伟名啊,这事就这样吧,也别把这事放在心上,还指不定谁在帮谁呢,你如果发展得好,以后回报的机会还多着呢,这对于梦依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件小事罢了。”
田老头的这话说得又有了一种深意,刘伟名看了一眼田老头,这才微微点头。
他知道自己又承了刘梦依的情了。
看到刘伟名点头,刘梦依这才脸上现出了笑容,仿佛做了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一样。
团省委许夫杰的办公室里有一个小会议室,由何格宁率领的黑兰市人员坐到了这里,团省委负责春竹乡重建的一些人也都坐着,整个的会议室显得很满。
刘伟名坐在会议室里面,就认真看着许夫杰,想到了昨天田老头说的事情,心充满了一种好奇。
这个就将成为黑兰市的市委书记?
有意观察了一下黑兰市的这些人,刘伟名有一种感觉,大家仿佛并不知道许夫杰要去黑兰市的情况。
许夫杰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过,心情非常不错,省委组织部长刚刚才与自己谈了话,自己出任黑兰市的市委书记的事情基本上没有问题了。
一想到就将到地方上去工作,许夫杰的心也有些忐忑,虽然都是厅级,自己一直都在团系范围内工作,能够适应地方上那复杂的工作环境吗?
看了一眼何格宁时,许夫杰暗叹一声,何格宁一直与自己的关系都不错,但是,那是因为自己在团内,并没有与他有太多的利益关系,在黑兰市里,市长狄猛与何格宁都有希望升任书记,只是狄猛更强一些罢了,如果自己任书记的事情传了出去,何格宁听到之后会有什么想法?
初到一个新的地方,许夫杰当然需要有一些盟友,何格宁如果成了自己的盟友,当然是一件好事。
大家的汇报很快开始,许夫杰明显有些走神。
坐在崔永志的身边,刘伟名已经盘算了很长时间了,田老头透露出许夫杰出任书记的事情应该就是要让自己借这消息把位子稳住,县里现在就崔永志和赵卫江两个人有势力,也有机会上位,赵卫江的情况刘伟名暗观察过了,很有可能就是何格宁一系的人,帮不帮都对自己没太大的影响,反到是崔永志,现在他正是痛苦的时候,也许帮他一下的话,他就很有可能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好处。
偷眼看了一眼崔永志时,这时的崔永志仿佛对于汇报工作的事情也是没有太过上心,也不知道正在想什么事情。
看看大家都各顾各的,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刘伟名在本子上就写上了几个字,然后把那本子有意无意往崔永志的一方移了过去,这笔记本上的字足以让崔永志看到。
崔永志本来还在想着自己的心事,正在想着到了省城之后该怎么跑关系的问题,发现了刘伟名的动作之后,目光就向着那本笔记本上扫了一眼。
这一眼就看得崔永志的心跳加快了许多。
眨了一下眼睛,再向那笔记本看去时,那本子上的字已是非常清楚印入了脑海。
刘伟名这时已是把笔记本拿了回来,把那写着的一面翻了盖住,拿着笔再次认真记录了起来。
仅仅瞬间的功夫,崔永的心跳快得要把那心都跳出来了,刘伟名的本子就写了一句话“许书记=黑兰书记。”
许夫杰要到黑兰任市委书记了
这是刘伟名传递来的消息。
崔永志的目光就向着坐在那里的许夫杰看了过去。
自从昨天刘梦依介绍了那些女人的身份之后,崔永志就明白,这个刘伟名的背景绝对强大,有了那么强大的背景,他能够在别人之前知道一些内幕的消息完全是有可能的。
难道是真的
这么一句话搞得崔永志的心如同猫抓似的,这对于他来说就太重要了,如果事先知道了这事,又在别人之前投到了许夫杰一方,对于这个第一个归附的县长,许夫杰难道不会另眼相看?
要知道许夫杰是空手到黑兰市的,他根本就没有嫡系人员,要说有的话,也就是一些团系的干部,那些干部短期内是不能够用得上的。
崔永志自从盛正丰双规之后,虽然没有牵连上,但是,大家都知道他是盛正丰一系的人,谁也不敢去用他,这就造成了他在黑兰市的为难局面,现在许夫杰是从省里调去的人,他应该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他也需要大量可用的人,崔永志相信自己就是一个可用的人。
这小刘不错啊
看了一眼仿佛很认真记录着的刘伟名,崔永志的心就有了一些感动,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以前的那些亲信都逐渐散去,这个刘伟名却把这样重要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啊
目光在所有人的身上看了一阵时,崔永志微微一皱眉头,赵卫江毕竟是何格宁的人,许夫杰如果要到黑兰市,他肯定会示好于何格宁,到时草海县委书记的位子完全有可能作为交换拿给赵卫江,如果自己现在没有得到这个消息的话,县委书记的位子就真的落到了赵卫江的手了,现在知道了情况,就还有着机会
刘伟名送来的这个大礼不可谓不大了
想到刘伟名背后的强大背景,再想到刘伟名是站在自己这一方时,崔永志的心一下子火热了起来,也许从现在开始,自己的运气又来了
汇报会散了之后,大家就等着去吃饭,借着上卫生间的功夫,崔永志拉着刘伟名到一旁小声道:“情况属实?”
刘伟名知道崔永志是急了,微笑道:“应该是的。”
崔永志的眼睛就是一亮,朝着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重重拍了一下刘伟名的肩膀。
许夫杰上了卫生间回来,脸上带着矜持的笑意,走过来时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刘伟名和崔永志。
许夫杰就走了过来。
伸手握了握崔永志主动伸出的手,然后就伸手握向了刘伟名。
“小刘,工作做得不错嘛。”
听到许夫杰这样说话,偷眼看到了崔永志那不安的样子,刘伟名心暗笑,这崔永志也算是一个沉稳的人了,碰到了这事时也难免出现问题。
“许书记,你过奖了,我做的工作一直都得到了崔县长他们的支持的帮助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做好。”
微微一笑,许夫杰道:“是的,一个项目的运作,关键还得各方的支持,这次与草海县的共建,崔县长是做了大量工作的。”
“许书记,这事是我应该做的,我一直都想去拜访许书记,当面向许书记汇报工作,不知什么时候许书记有空?”说这话时崔永志的脸上充满了一种忐忑,那脸上就现出了一种特别的意味。
许夫杰的目光在崔永志的脸上看了看,又看向了那个看似很沉稳的刘伟名,心就是一震,自己出任市委书记的事情刚刚谈了话,这个刘伟名难道就知道了?
如果说这事刘伟名事先就已经知道了的话,这刘伟名的背景就太强大了,得进一步重视才是
再想到自己事前对黑兰市的了解,知道这个崔永志是原来盛正丰的人,后来失去了靠山时,许夫杰就有了新的想法,把这人接收过来的话,很自己就能够掌握住一个县,这对于自己到了黑兰市的工作开展还是有着好处的。
再说了,看这情况,应该是刘伟名把自己的情况透露给了崔永志,这就是说,崔永志与刘伟名应该走到了一起了,通过崔永志掌握住刘伟名的情况也是一条路子。
“呵呵,崔县长客气了,这样吧,明天上午我在办公室等你。”许夫杰愉快接受了崔永志想投诚的想法。
眼睛就是一亮,崔永志高兴道:“谢谢许书记对我们县工作的支持,请许书记放心,草海县一定把许书记安排的工作做好。”
许夫杰微微一笑道:“有崔县长的支持,团省委在春竹乡的工作一定会做得很好的。”
看着许夫杰朝着何格宁走了过去,崔永志如同大热天喝了冰水似的,那种爽快感真是难以言说。
刘伟名现在的心情同样不错,通过这件事情之后,自己算是与崔永志达成了一种亲密的关系,随着许夫杰到了黑兰市,市里面有着许夫杰,县里面有着崔永志,自己这党政办主任的位子算是坐稳了。
心感叹了一阵,刘伟名知道自己现在可以放开手去做自己想做的工作了。
“崔县长,上午开过会之后应该没什么事情了吧?”崔永志想到了刘梦依,以为刘伟名要去陪那女孩子,微笑道:“去吧,好好的陪陪女朋友,县里的事情别急。”
刘伟名也没有解释,说道:“谢谢县长了。”
脸上带着笑容,崔永志道:“替我向小刘同志问个好,就说我请她有时间的时候到草海县去玩。”崔永志已经明赏清楚,那刘梦依绝对是一个很有来头的大家族子女,对于刘伟名也充满了许多的羡慕。
刘伟名道:“她听了一定会很高兴的。”他明白崔永志的意思。
崔永志就是哈哈大笑。
看着眼前的刘伟名,崔永志有一种感觉,自己的仕途之路与这个年轻人是捆在一起的,如果与这年轻人有了一种更加紧密的联系,也许自己的发展会非常快。
坐在小货车上,刘伟名在副驾驶位上已是睡了一觉,这几天还真是累得很,在省城通过以前大学的老师拜访了农大的教授,就春竹乡种植、养殖的事情进行了一些探讨,农大的教授对于春竹乡的乌骨鸡的养殖情况到是非常感兴趣,打算到春竹乡亲自去看看。
一个地方要想发展,各方面的条件都得有,这专家的传授最被刘伟名看重。
“刘主任,你怎么不坐乡里的车子?”开车的是乡里的专门拉货的田老桂,看到刘伟名醒了,就笑着说道。
“我可没那级别。”刘伟名笑道。
“看刘主任说的,现在乡里谁不知道啊,你就是乡里的二号人物,哪有你不能够坐小车的道理。”
刘伟名一愣道:“别乱说,小心领导听到了,我没好日子过。”
哈哈一笑,田老桂道:“得了吧,我可是知道的,在这秦竹乡里,还没有几个比你牛的,不要说深得大家的赞许,就是县里的领导也都重视你啊。”
刘伟名有些愕然了,没想到自己还那么的出名。
“说实话,刘主任啊,你可以去乡里打听一下,乡里现在谁不服气你啊,来了乡里那么短的时间,做出来的事情就不是其他人能够做出的,我田老桂从来不服气人,对你可是服气得很的,我可是听说了,大家私下都议过了的,只要你来当了春竹乡的乡长,春竹乡才会有一个大的发展,你看着吧,这次乡里人大的开会,就会有好戏看了。”
本来还随意听着,突然听到人大的事情,刘伟名的心就是一惊,忙问道:“你说什么,人大怎么了?”
田老桂嘿嘿一笑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说完这话,就专心开起了车子。
刘伟名的心就有些震动了,自己没少看过上的官场小说,可是讲过存在乡里开人大时把上级的候选人选掉的情况,要真是在春竹乡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那就是一件大事了
上级的意图是决对不能够破坏的,如果上级的组织意图在人大受到了破,自己就算真的被弄上了乡长的宝座,估计下一步的发展也就打住了。
目光虽然看向着前方,刘伟名的心却有些不安起来,他完全相信春竹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从自己现在在乡里受到的欢迎程度来看,特别是从春竹乡的群众迫切需要一个好的带头人的情况来看,很有可能就会把自己推出来。
群众根本就不会去考虑组织意图的事情,他们想的就是他们的一亩三分地,谁能够带领着他们致富,谁就能够得到他们的信任,这事得好好的了解一下才行。
再想到了人大的会议也快开了的时候,刘伟名的心多少还是有些着急。
车开到了乡学,刘伟名下了车就向着自己的宿舍走去。
看看那正在上着课的教室方向,再看看建设的学校,刘伟名发现还是回到了自己这宿舍,心里面才算是踏实了一些。
待刘伟名漫步来到了乡政府时已是半个小时过去,乡政府显得很静,下午时间,也不知道里面还有几个守办公室的人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