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走进党政办一看时,刘伟名就笑了,有一个方怡梅主持着工作,自己果然是放心的,办公室里面的几个人都静静坐在里面,大家都在做着各自的事情。.“主任。”第一个发现刘伟名的是方怡梅,看到刘伟名进来,脸上就露出了一种惊喜。
“主任回来了?”宁秋菊和秦桂东也都打着招呼。
“呵呵,刚刚坐田老桂的货车回来的。”刘伟名笑着说道。
秦桂东的手脚很快,已经拿起了刘伟名的茶杯去泡茶水。
宁秋菊现在对于刘伟名也生出了一些敬畏,显得有些小心地观察着刘伟名的情况。
方怡梅看到刘伟名坐下,便快汇报着党政办的事情。
刘伟名知道现在温芳在主持工作,便问道:“温乡长在家吧?”
“温乡长在的。”
方怡梅一直都在观察着刘伟名的情况,她是知道的,这次刘伟名是陪同着崔县长和赵书记到省城去汇报工作,作为一个一直很用心全县政局的人来说,她有着太多的信息渠道。
看到方怡梅那个样子,刘伟名非常明白她的想法,就是想了解一下县里有些什么样的变化。
这女。
刘伟名叹息一声,从政的女人真的是复杂.
“主任,您喝茶。”秦桂东把泡好的茶水端到了刘伟名的桌了上。
刘伟名微笑道:“小秦,到了党政办工作还习惯吧?”
“谢谢刘主任的重用,我在这里很好,方姐对我也很关照。”
目光在秦桂东的脸上看了看,刘伟名心想这秦桂东也是一个有前途的人,明显比自己和方怡梅都大,竟然称方怡梅为姐,这是哪里的称呼啊
刚想说上几句时,桌上的电话响起来,接听时才发现是温芳打来的电话。
放下电话,刘伟名就向着温芳的办公室走去。
进入温芳的办公室时,只见温芳早已迎到了门口,目光就在刘伟名的身上看着。
刘伟名进了办公室之后,温芳指着泡好的茶道:“已帮你泡了一杯茶了。”
刘伟名笑道:“谢谢乡长了。”
温芳抿嘴一笑道:“没必要那么客气的。”
看到温芳很是优雅地坐了下来,刘伟名道:“刚回乡里,正在听小方讲乡里的事情。”
“嗯,乡里到是没有多少事情,你也知道的,春竹乡一直就是这个样子,到是你引进的那家收购站开展得不错,大家都把草药往那收购站送。”
知道温芳最想知道的是什么,刘伟名道:“这次到了省城,我们专门向团省委的许书记进行了汇报,许书记对春竹乡的学重建工作是非常重视的,专门询问了乡里的支持情况。”
温芳微笑道:“工作是你进行了,怎么做的就怎么汇报好了,听到一些什么消息没有?”早已达成了联盟关系,温芳就问得很直接。
女人做官就是要占一些优势,问起事来可以随意,就算问错了也无所谓,用表情就能够化解。
看到温芳表面上很是随意,其实也很重视的样子,刘伟名说道:“到是有一些不太确定的情况。”
“哦?”温芳从桌子上拿起香烟,抽出一支递给了刘伟名。
刘伟名点燃了香烟之后才说道:“省里对黑兰市的班子有一些看法,这次要对黑兰市的班子进行调整,书记人选将从外界调入。”
这样的消息刘伟名都能够探到
温芳的脸上因为激动就有些泛红。
本就长得漂亮,要不然那盛正丰的儿子也不可能迷上她的,一身精心打扮之后,脸上又因激动而泛起了红色,整个人就很是诱人起来。
刘伟名抬头时就看到了温芳这表情,看到温芳现在的情况,刘伟名还真是难以把现在这个气质不错的女人同那个自己在公园看到的女人等同起来。
温芳正在吃惊和激动,就看到了刘伟名这个表情,很自然就抛了一个媚眼给刘伟名。
温芳现在真的是心情复杂了,刘伟名既然能够探到这样的消息,刘伟名有后台的事情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难怪崔县长和赵书记都要拉着刘伟名到省城了。
从这事上温芳已经有了一个决定,无论如何也得跟紧了刘伟名,现在温芳的想法已要有了很大的不同,崔县长他们都需要靠着刘伟名发展,自己跟着刘伟名那么近,就更加没道理不跟紧刘伟名了。
看到对面坐着的这个帅哥样的刘伟名,不知怎么的,温芳的心跳就在加快,一个想法突然就冒了出来,如果自己做了这男人的女人,不知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这想法冒出来时,温芳自己都吓了一跳,心就在想,自己是不是那种**的人呢?
刘伟名根本就不知道温芳在想什么,继续说道:“下一步黑兰市会发生一些变化,相信县里也会发生一些变化,不过,这些暂时对我们乡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到是人大会议就将召开,你的代字得拿掉才行。”
听到说起自己官位的事情,温芳一惊之下,快收起了自己胡思乱想的心情,微微点头道:“嗯,这到是一件大事。”
牛主席昨天就到了县里,县人大就是要跟他谈如何开好这会的事情。
刘伟名道:“这事你要重视,听说乡里有人在做一些串联什么的,别搞出事来。”
听到这话,温芳就看了一眼刘伟名道:“你听到些什么?”
看看温芳的样子,刘伟名就明白了,这温芳应该也听到了一些消息,说道:“刚回来,并不是太清楚,不过,我并不希望出现变故。”
这是刘伟名的态度了。
温芳微笑道:“其实,他们的想法我也清楚,相信县里也会有一个统筹的规划,你放手开展工作好了,这些事情县里会有全盘考虑的。”
刘伟名发现这温芳对这事仿佛很有底气似的,笑了笑,说道:“不错,春竹乡应该有一个大的发展才行。”
“小刘,到县里来一趟。”第二天一早,刘伟名接到了崔永志打来的电话。
“崔县长,我立即赶来。”刘伟名不清楚这个崔县长到底又在玩什么花招,对自己的态度到是越发好了。
去到温芳的办公室请假时,温芳一见到刘伟名就说道:“伟名,昨晚我给崔县长打了一个电话,把乡里的情况讲了一下,他也非常重视乡里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啊
刘伟名有些明白崔永志把自己叫到县里的用意了。
“温乡长,崔县长打了电话,叫我赶到县里去一趟,你看这事?”
“去吧,对了,带着那辆林民书用过的车子吧。”温芳微笑着说道。
刘伟名也没多言,林民书那辆车子开回乡里之后,大家都在用,一般情况下都是韩步松把着用,仿佛已成了韩步松的车子。
温芳让自己用那辆车子,这就是想借这事给韩步松一些脸色的意思了。
看起来韩步松与温芳的争夺也很激烈
转了一些心思,想到自己反正现在与温芳已是形成了同盟,迟早得与韩步松斗起来,现在用这车子也试他一下。
出了温芳的办公室,刘伟名看了一眼停在楼下的林民书那辆车子,微微一笑,这温芳也很有心机啊,借这事来打击韩步松
到了办公室安排了一下,刘伟名打了一个电话让开车的吴师傅上来。
这是一直给林民书开车的吴林,一个很机灵的人物,不过,一想到他给林民书开过车子,刘伟名并没有打算用他。
“老吴,你准备一下,送我到县里去。”
“韩书记那里呢?”这两天吴林的心也是忐忑,林民书出了事情之后,他就知道自己给领导开车的这碗饭有些不好吃了,还好的是韩步松这段时间也还是在用自己,他也就把他自己看成是韩步松的人了,听到刘伟名要用车,就想到了韩书记说过的,今天要到去给他家帮忙的事情。
刘伟名的脸色就是一沉。
方怡梅在一旁就说道:“吴师傅,你要知道,车子是办公室在管理,不是谁私人的车子,刘主任到县里,这是温乡长同意的,并且温乡长说了要用这车子,如果你不方便,办公室另外安排人来开车。”
方怡梅精明得很了,听到刘伟名要用这辆车子,她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着一些算计的东西在里面,看到吴林这态度,她当然就第一时间顶了上来。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这样吧,老吴,你把车钥匙先缴到办公室,开车的人我另外安排。”
吴林顿时就站在那里发呆起来。
“刘主任,我不是那个意思。”吴林有些急了。
刚才也就是想到了自己在帮韩步松开车,所以才没有去想其他的事情,被这样一搞,吴林才想到了刘伟名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方怡梅微笑道:“吴师傅,你暂时去开那辆乡里的小货车吧。”
挣扎了一阵,吴林还真是不敢与刘伟名顶着干,现在的刘伟名是什么样的情况他太清楚了,在县里红着的。
不情不愿,吴林只好把车钥匙缴给了方怡梅。
看着吴林出门,方怡梅道:“以前他给林民书开车时很嚣张。”
办公室里的另外两人去办事了,方怡梅的这话说得就很直接。
刘伟名道:“我去县里,你盯着点。”
“乡里的王报国是刚转业下来的,在部队上是特种兵,只是不会吹捧,所以才回到了乡里,车开得非常好。”方怡梅说道。
“那好,就让他来给我开车吧。”
方怡梅的眼睛就是一亮,从刘伟名的这话意她感觉到了一些情况,难道说刘伟名又要升了?
刘伟名的确有这样的感觉,自从去了省城回来,崔永志对自己的态度那是亲密得很,在乡里目前的情况下,他很有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安排。
王报国是一个没有多少话的人,站在那里就如同在站军姿,刘伟名从他的身上能够感觉出一股很强的气息,那双眼睛也特别明亮。
“到县里,车子你来开。”刘伟名并没有多言,对这个王报国,他也存在着观察的意思。
接过了车钥匙,王报国并没有急于开车,而是对车子进行了一些察看,然后又找了扳手把镙丝拧了一下,然后才启动了车子,试了一阵之后从车上下来,站在那里对刘伟名道:“可以了。”
刘伟名暗自点头,别看这只是一些小的动作,但是,从这里面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王报国是一个精细的人物,做任何的事情都是那么的细心,如果这人各方面可以,到是可以培养一下。
车子开得很稳,刘伟名发现坐这王报国的车子时自己竟然有一种很安全的感觉。
闭着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刘伟名睁开眼睛时,发现那车子已经停在了县政府大院。
“到了?”
“刚到一阵。”
看向王报国,刘伟名微微一笑,这人不错啊
拎着公包,刘伟名下了车子就朝着崔永志的办公室走去。
“小刘,呵呵,到县里汇报工作?”副县长钱立刚好下楼,一眼就看到了刘伟名,很是热情打着招呼,手也主动伸了出来。
刘伟名忙伸手握过去,恭敬道:“钱县长好。”
“呵呵,小刘啊,最近很忙嘛,到了县里也不到我那里坐坐。”钱立装做不高兴道。
“钱县长批评了,我正想向钱县长汇报工作的,就担心钱县长太忙。”
呵呵大笑,钱立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道:“去崔县长那里?”
“嗯,崔县长让我到他那里一趟。”
脸上带笑,钱立道:“行,到了崔县长那里之后,到我那里来一趟,我们聊聊。”
“行,我等一会来向钱县长汇报工作。”
钱立又是一阵哈哈大笑道:“那好,我等着你。”
这态度搞得刘伟名都有些不太适应。
看着刘伟名上楼的背景,钱立本来笑着的脸上充满了一些疑惑。
想到刚才崔永志把自己叫去交流的一些意见就有着有关刘伟名的事情时,钱立还真是想了不少的事情。
刘伟名并没有去想钱立的事情,很快就来到了崔永志的办公室。
秘书可能是早就有了授意,见到刘伟名到来,不顾门口还有着一些局长们在等着,直接就把刘伟名领进了崔永志的办公室。
正在揉太阳穴的崔永志一眼看到了刘伟名时,脸上就现出了笑容道:“刚回去就把你叫来了,主要是县里对春竹乡的工作有了一些考虑的地方,这事需要听听你的意见。”
刘伟名道:“崔县长请指示。”
微微一笑,崔永志的脸一转为严肃,对刘伟名道:“我听到一些情况,据说春竹乡的干部们打算在人大会议上搞一些事情,有这事吗?”
刘伟名的心一震,认真说道:“我回去之后也是听到了一些消息,第一时间就向温乡长进行了汇报。”
微微点了点头,崔永志道:“干部们有想法是对的,但是,如果真的做出了出格的事情的话,无论是对县里,还是对当事人都会带来不好的影响,草海县决不允许出现这样的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