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孙智芳道:“企业嘛,还不是他们几个说了算,想怎么改变就怎么改变的,说是你爸内退的办理存在问题,属于专业人员,专业人员有另外的规定什么的,反正是让他去当了副部长了。【】”
刘伟名摇了摇头,感觉那高封清也是一个很会来事的人。
“姐她们呢?”
“你姐也上岗了,到办公室工作,你姐夫上岗之后任了一个副队长,现在都忙得很。”
这就全都上岗了。
难怪自己的母亲乐成了这样。
刘伟名心很是感叹这社会就是那么的现实,果然是一人当官全家沾光,自己都还没怎么当官的,这家里的事情就全都摆平了。
想想以前的情况,母亲也不止一次拎着礼物去高封清家送礼,那么长的时间都没有一个准话,现在仅只是钱立过问了一下,这就全都上岗了,还都是好的岗位。
难道自己跑去给高封清说不愿意接受这好意?
刘伟名看向母亲那充满幸福的笑脸,叹了一口气,这事是社会性的问题,自己也阻止不了啊。
孙智芳明白家里的一切变化都是因为刘伟名的原因,看到刘伟名难得回来,就说道:“我去买点好菜回来。”
刘伟名忙说道:“妈,晚饭我不在家吃。”
“怎么回来也不在家里吃饭?”孙智芳不高兴道。
“是这样的,县里的钱副县长约好了的,让我晚上陪他吃饭。”
“钱副县长。”孙智芳吃惊地看向自己的儿子,儿子现在真是出息了,吃饭都是跟着副县长在吃了
“那就要去陪好钱县长。”孙智芳变化也极快。
桌上的座机电话响了起来,孙智芳接了电话就对刘伟名道:“你姐的电话,快接。”
接过了电话,就听到大姐刘莹在电话说道:“二弟,你回来了?”
“是啊,刚刚到家。”刘伟名知道这企业的情况,屁大的一点事情很快就会传出去,这次自己是坐小车回来,估计传得就更快了。
“二弟,是这样的,刚刚高厂长把我叫去,说是听说你回来了,他想请你晚上一起吃饭,你看这事?”
苦笑一声,刘伟名只好说道:“姐,要不这样吧,你跟高厂长说一声,晚上钱副县长让我陪他吃饭的,现在我过去见见高厂长行了。”
刘莹也是吃惊,愣了一下才惊喜道:“县里的钱副县长?”
刘伟名心感叹,这副县长的头衔果然好使,把自己的大姐也震得不轻。
“是啊。”
“那好,等我向领导汇报一下。”刘莹匆匆挂了电话。
看看时间还早,刘伟名感叹着家里的变化,现在的大姐仿佛也开始适应环境了
也没过多一会,高封清就亲自打来了电话。
“刘主任啊,听说你回来了,我打算请你聚一下的,没想到钱县长已经安排了我现在过来?”
“呵呵,高厂长,我早就想前来拜访你的,就怕打扰了你,我已经过来了。”
刘伟名现在是全家都在这个厂里,当然得给高封清一些面子了。
高封清就哈哈大笑道:“那好,我在办公室恭候大驾了。”
放下了电话,刘伟名对着母亲道:“高厂长请我过去聊一下,我先过去了。”
孙智芳笑道:“我儿子现在真成了人物了。”
看得出来,孙智芳的心情非常不错。
厂办大楼离家并不是太远,走过几幢房子就到了,刘伟名也没有带什么东西,就这样直接走了过去。
走到了厂办大楼下时,刘伟名就看到自己的大姐站在了楼下,那高封清也同样站在楼下。
“二弟。”刘莹一眼就看时到了走来的刘伟名,就快步走了过来,小声对刘伟名道:“高厂长等了一阵了。”
刘伟名已看到脸上带笑快步走过来的高封清,伸手就握过去道:“高厂长怎么下来了呢,真是失礼了。”
双手紧紧握住刘伟名的手,高封清大声道:“刘主任来了,我本想过去拜访的。没想到你到来了。”
看到刘莹站在旁边,刘伟名道:“我大姐多蒙高厂长关照,我早想前来感谢了。”
哈哈一笑,高封清道:“小刘不错,工作能力很强,上手很快。”
刘莹听到厂长夸奖,脸上已是满是笑容。
看到大姐很不自然的表情,刘伟名心暗笑,自己这大姐还不清楚情况啊
刘伟名也没有说明这些,微笑着看向高封清。
“走,上去办公室谈。”高封清拍着刘伟名的肩膀说道。
大姐并没有跟着到高封清的办公室,回到了她们的办公室,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得出来,自己的弟弟得到了高厂长的这种待遇,对她来说就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高封清一直都在暗观察着刘伟名的情况,高封清能够当上厂长,在县里面也是有着太多的消息来源的,对于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有着太多的好奇,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把刘家的档案都翻看了好几遍了,高封清可以说对刘家的情况了如指掌,刘家根本就没有一个亲戚是有权有势的人物,这样的一个家庭为何县里的那些领导都会那么重视呢,特别是钱立这个副县长,为了刘家的事情没少费心思。
一定有自己不了解的内情
高封清也在刘莹那里探过了多次,询问着刘伟名的情况,刘莹的那些话里也没有说出刘伟名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啊
虽然搞不明白刘家的情况,看到钱立都那么在意刘家的情况,高封清就不会小视刘伟名这个人。
“晚上本来想与老弟多喝几杯的。”高封清显得很是遗憾的样子。
刘伟名知道他在试探,微笑道:“你也知道的,身不由已啊,今天崔县长把我叫去听取了一阵汇报,出来就碰到了钱县长,钱县长就把我晚上的工作安排了。”
高封清眼睛里面透着一种羡慕道:“你能够得到县长的安排,那是钱县长对老弟的重视啊。”
刘伟名微笑道:“高厂长,家里面的事情我还没有感谢你的,改天高厂长有空的时候,我来安排,到时我们家也请高厂长吃顿饭。”
高封清就笑道:“老弟客气了,一点小事而已,说实话,为了这事我一直内疚着的,对你们家的情况了解不够,关心也不够啊。”
“高厂长,这事真是太感谢了。”
“哈哈,往后老弟有什么需要的话就尽管说,我别的没能耐,在这厂里还是能够说得起话的。”
刘伟名又是一阵感谢。
回到家里时,全家人都已坐在了那里等着,他们全都搞不明白为何会发生这样大的改变。
刘伟名也只能是应付几句,并没有深入的对他们分析,自己搞的事情太过于复杂,讲出来反而会吓倒大家。
看看家人们那种快乐的样子,刘伟名知道自己家是真的在发生改变了。
吃了饭,大家都来到了一家名叫草海大歌城的地方k歌,这次找来的女人到是不少,又唱又跳的搞了一阵,刘伟名并不是太喜欢这样的环境,顺着钱立的心意唱了几曲之后就过去坐在了一旁喝茶。
搂着一个女人跳了一阵,钱立笑眯眯走过来坐下,点燃一支烟抽着,对刘伟名道:“小刘啊,看你没精神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钱县长,我没想法,这里挺好的,只是不太喜欢跳舞。”
哈哈一笑,钱立道:“小刘啊,过去都说烟酒不分家,现在与时俱进,这唱歌跳舞打麻将是干部必备的素质,如果这方面跟不上,就会被同志们认为是不合群了,这人啊,如果不合群的话,可就寸步难行了。”
这个么歪理啊
刘伟名有些无语。
嘴上却说道:“这个我正在努力适应。”
哈哈一笑,看向正跳得欢的县里这些干部们,钱立道:“看到没有,男同志在不断的适应,女同志也在适应,人与人之间的事情就像是这跳舞,只有步伐一致了,两人才能够配合得默契,这生活就是这样嘀。”
刘伟名笑了笑没接话。
看了看刘伟名,钱立道:“小刘啊,你们春竹乡的情况很复杂,这次的人大换届时据说可能会有些问题?”
这事肯定是从崔永志那里知道的,刘伟名也没隐瞒,说道:“到是听说了一些,不过,不太确定。”
目光在刘伟名的脸上看了一下,钱立道:“跳票的事情各地时有发生,但是,凡属出现了这样情况的干部,最终都没有什么好果子,从政之事讲的是一个团结,讲的是一个组织的原则,如果这些都不讲了,就算是暂时的跳票成功了,最后也落不得好处,组织上是绝对不会培养这样的人嘀。”
刘伟名明白这是钱立针对着春竹乡有可能搞的事情而谈,明白这话也是说得很对,在华夏的社会生活,不按组织设想搞的人最终肯定不会有好下场,不错,就算是大家选上了,组织上要收拾一个这样的人并不困难,过一段时间采用不同的办法,很容易就把人收拾了。
“钱县长的话我明白。”
“哈哈,小刘啊,其实呢,你的事情组织上早就有考虑的,回去之后一定要劝劝大家,别做一些不利于团结的事情。”
崔永志就暗示过自己的事情会有考虑,现在钱立讲得就更加明显了,刘伟名同样知道情况,自从到了省城之后,崔永志就肯定会要给自己一些好处,跳票的事情当然不能干。
“钱县长放心,我会把工作做好的。”
看看钱立欲言又止的情况,刘伟名的心就是一动,明白钱立讲了那么多的话,目的就是想自己也有所回报了。
这次到了省城之后,钱立的心态刘伟名也摸到了一些,今天不从自己这里得到一些东西,可能自己就会把钱立得罪。
看了看跳舞的人们,细细想了一下许夫杰的事情,既然田老头都能够让自己透露出去这消息,就足以说明了这事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变动,崔永志那里透露了,钱立这里也同样可以透露,借这事加强与钱立的关系也是一件好事,同时也算是对他帮助自己家庭的事情的一个回报好了。
想好了这些,小声对钱立道:“钱县长,有一件事情我得单独跟你汇报一下。”
钱立的眼睛就是一亮,心暗想,果然有内情,好在自己做了大量的工作。
脸上现出严肃之情道:“跟我来。”
两人一前一后就走出了这小包房。
对于这里的情况钱立是太熟悉了,很快两人就坐进了一间很是雅致的房间。
房间里面已经没有了外人,钱立严肃道:“小刘,你说。”
“钱县长,这次陪同崔县长他们到了省城,我从朋友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我们黑兰市的班子会有变动。”
钱立虽然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心跳却在加,这事正是他一直想知道的事情。
看到钱立眼睛里面透出的渴望知道的眼神,刘伟名道:“我的朋友传来了一个消息,黑兰市的市委书记将由团省书记许夫杰出任。”
眼睛睁得很大,钱立的气息也变粗了许多,这消息太重要了,如果真是这样,黑兰市的政局就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消息准确?”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不会有变化了。”
钱立坐在那里的脸色阴睛不定。
刘伟名知道他需要一个消化的过程,点燃了一支烟抽着,并没有去打扰于他。
过了一阵,钱立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刘伟名道:“是不是崔县长已经?”
这话就有些迟疑了?
微微点头,刘伟名道:“已经知道,并且去拜访过了。”
脸色一缓,钱立终于明白了崔永志回来之后有了巨大转变的内情,搞了半天这老崔已经又投到了许夫杰那方去了,果然是有了强力后台啊
看看刘伟名时,钱立的心也热了几分,这刘伟名果然是有着大背景的人物,这样的消息他也能够摸到
钱立虽然也很想从刘伟名那里问出他那后台的情况,但是,他也知道,每一个人都有一些秘密的东西,假如非要问的话,搞不好还会得罪于人。
压下了自己心的这种想法,钱立暗赞着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看来自己安排了工作之事还是获得了刘伟名的好感啊
别看刘伟名透露出来的这个消息看似平淡,可是,对于钱立来说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了,对于他下一步的走向也有着巨大的帮助。
刘伟名又说了一句让钱立再也坐不住的话。
“钱县长,是这样的,许书记对于春竹乡的学重建之事非常关心,多次询问了项目公开透明的情况,这是一个重点,如果县里能够把这些内容做好,许书记那里,市里都会支持的,现在学的项目钟副县长在负责,他不怎么到春竹乡,如果影响了,可就要出问题了。”
刘伟名在这里是对钟守富下眼药了。
钱立一下了就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这个项目既然是许夫杰的项目,他又那么重视,下一步他来到了黑兰市,肯定还会更加重视这事,可是,现在负责这项目的是钟守富那家伙,到时成绩不就变成了钟守富的成绩了?
要是现在把这项目抢到自己的手,自己再下点功夫做这事,到时许夫杰来到了草海县,知道是自己努力在做事,他会怎么想这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