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从现在的情况可以看得出来,许夫杰对刘伟名是存有着用心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用心,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这刘伟名在许夫杰的心目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借着刘伟名的关系,自己也能够与许夫杰拉上关系,到时就不一定非要靠着崔永志了
这些念头在钱立的脑海快闪动。【】.
钱立又想到了钟守富与刘伟名的矛盾,那钟守富三番两次要搞刘伟名,今天刘伟名也算是对自己提出了要求了,就是要收拾了钟守富啊
一个没进常委的副县长而已
这是钱立对钟守富的评价。
“小刘,你放心去开展工作,县里对于你们乡的学重建之事一直都是非常重视的,要相信县里会有安排,如果在工作有人敢于制造麻烦的话,你可以直接找我,找崔县长嘛。”
刘伟名知道自己的用意钱立已经明白,想到下一步钱立可能对钟守富出招时,心暗笑一声,自己现在也会玩阴谋了
两人再次回到那包间时,大家也刚刚跳完一曲。
看到经贸委主任吴卫远走来,刘伟名就迎上去握住吴卫远的手道:“吴主任,我们家的事情让你费心了。”
吴卫远是奉命行动,一切都是看在钱立的面子上进行的,开始时并没有太过在意这事,后来看到钱立那么重视,他也才重视了起来,安排了刘家的事情,吴卫远一直都在暗观察着情况的发展,今天见到钱立又把刘伟名叫来参加他们这个小圈子的活动,更是看到钱立与刘伟名单独离去,回来之后钱立的脸上透着一种喜色时,心就在嘀咕着这事,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小圈子的头是钱立,他对刘伟名都那么上心,自己就更加应该上心才是。
“刘主任,你这是批评我了,呵呵,这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啊,找个时间,我请你喝酒,算是赔礼好了。”
刘伟名忙说道:“吴主任客气了,我请你,我请你。”
钱立道:“都是一家人,就别说那么多了。”
看向一个长得很是水灵的女人道:“小赵,请小刘跳几曲舞。”
很快,大家又投入到欢快的舞曲声。
刘伟名刚刚回到乡里,方怡梅就笑道:“主任,阴凉箐的灵芝现在在全乡都火了。”
“怎么了?”
“主任,你不知道,阴凉箐的大棚里灵芝长势非常好,现在乡里的人都在议论着这事的。”宁秋菊也笑着说道。
刘伟名就是一笑,灵芝这种东西完全就是传说的东西,在大家的心目,这东西那上仙物,怎么可能种得出来,现在阴凉箐的大棚果然长出来了,这对于大家的观念当然就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伟名,阴凉箐的灵芝真的长得很好。”牛常胜也难得的进入到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牛主席,你去看过了?”刘伟名问道。
“嗯,我昨天专门跑去看过,真是不错,真是不错啊。”
这阵子太忙,刘伟名还真是没有去看过。
这时一个叫赵大林的村长走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大声道:“刘主任,你可回来了,我等你好长时间了。”
看到是竹溪村的村长,刘伟名微笑道:“赵村长怎么来了?”
一屁股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赵大林道:“刘主任,你可不能只管阴凉箐,不管我们啊。”
“老赵,说什么话,阴凉箐是刘主任包村的地方,你们的村子是韩书记包的,不找韩书记,你找刘主任做什么?”牛常胜笑着说道。
一听这话,赵大林就急了,看向刘伟名道:“刘主任,阴凉箐连灵芝都种出来了,灵芝啊,这要是拿去卖,得有多少钱啊,只要有这灵芝存在,阴凉箐翻身可就没问题了,我不管了,你是乡领导,无论如何也得把这项目发展到我们村去,大家可是盼着的。”
方怡梅笑道:“赵村长,我可是记得你当初说过了,灵芝都能种出来的话,你就怎么样嘀?”
说到这里,方怡梅就笑了起来。
赵大林脸一红,憋了一阵才说道:“我错了不行吗?算我有眼不认大神,刘主任是有本事的人物,到了我们乡里,哪一件事情不上让人信服的,从今往后,我赵大林算是服气刘主任了。”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刘伟名的心情不错,只要大家认可了这事,推广起来就不是问题,付明山他们在阴凉箐也培养了一批懂种植的人,到时在全乡传授也不是问题,现在关键的还是乡领导们的心态,如果自己把手伸得太远,这可就是一个不礼貌的事情了。
“赵村长,牛主席说得对,乡领导都是有分工的,你们村的工作主要还得请示韩书记,我不太好插手不是?”
牛常胜微微一笑,他这样的老官场,如果不明白刘伟名的顾虑,再说了,如果这事搞成了,刘伟名在全乡的声望那真是要有一个大的提高,韩步松正在争着进步,他不可能不会有想法。
牛常胜也是一个精明人,刘伟名的情况他算是看得明白了,自己这主席的位置都是有了刘伟名说话才得到的,就算是有一个县里的陈锁源为后台,力量也太单簿了,必须要再有强大的后台才行,跟着刘伟名走是肯定没有危险的。
刘伟名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些政绩,这事自己到是可以帮到他的。
“伟名啊,韩书记包的村我管不了,我包的村可是管得了的,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就一个,那种灵芝的事情你得把技术引到我包的村里,这个面子得给我吧?”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老主任都发话了,这事我肯定得做,没问题。”
牛常胜很是满意道:“那好,我让大家准备一下,该平整地盘的平整地盘。”
刘伟名道:“这事我得跟那家公司商谈,毕竟存在资金和合作的方式的。”
牛常胜道:“没问题,只要能够搞成这项目,相信大家都会支持的。”
刘伟名道:“还得与村里商议一下才行。”看着牛常胜很是高兴地离去,赵大林急了,对刘伟名道:“主任,我们村的事情怎么办?”
方怡梅微笑道:“赵村长,你怎么没弄明白,就算是刘主任愿意,还得韩书记点头才行嘛。”
赵大林急忙道:“行,我找韩书记去。”
看着赵大林离去,方怡梅向着刘伟名眨了眨眼。
刘伟名就是一笑,这事对于韩步松来说是一个打击。
这时的韩步松坐在办公室里面,心思根本就没有在工作上,头脑里面一片混乱,眼看着林民书倒了,自己就有可能上位了,可是,现在县里的局势却是让人看不明白,这次自己的靠山赵卫江也都让刘伟名陪着到了省城,据得到的消息,这次大家省城回来之后,仿佛县里的局面又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到底是什么样的改变一时摸不清楚。
最令韩步松气愤的还是温芳让刘伟名带着小车去到了县城的事情,一想起这事,韩步松的心火就上涌,谁都知道那车子自己用了几天了,温芳明显在打自己的脸嘛
再想想刘伟名这小子,真的就敢开着车子去了,还把自己的驾驶员也换了,这回来之后,那车子也没有交给自己,而是当成了办公室安排的公车在使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正在烦心着,赵大林就风风火火的跑进了韩步松的办公室。
“韩书记,阴凉箐的灵芝都种出来,我们村也不能落下,你跟刘主任说一下,我们也要种。”
韩步松正烦着呢,听到赵大林跑来是说这事,心那火一下子就涌上心头,现在叫自己去跟刘伟名说好话?
赵大林的行为在韩步松看来就是在打自己的脸了,那刘伟名包村,自己也包村,刘伟名搞出来的项目自己跑去要,这不是衬托出了自己的无能?
赵大林他们肯定在背后说自己无能了
“赵大林,各村的情况不同,村子要发展,项目很多,我们先要进行一些调查,统筹规划一下,不能盲目上马项目。”
韩步松的官话就说了出来。
赵大林本就很直的一个人,自从韩步松包村之后,还真是没有搞出什么明堂,与刘伟名一对比,心气也是不平,顶道:“韩书记,村里的情况你知道,再不发展,饭都吃不上了,你到是说说,我们上什么项目?”
这话问得韩步松一时哑口,心就更加不高兴了,沉声道:“会有项目的,你急个什么劲?”
赵大林急了,声音也大了起来,大声道:“韩书记,今天我就守在这里了,你帮我们想一个项目吧。”
一拍桌子,韩步松坐机关办公室时养成的那种高高在上的脾气也出现了,沉声道:“赵大林,你什么态度?”
本就没怎么服气韩步松,赵大林的嗓门也大了起来,大声道:“你们就知道坐在办公室里,根本就不知道大家的情况,急个什么劲?哼你们当然不急了,我们要吃饭。”
一个是心烦,一个是急得上火,两人这一对上,很快就比起了声音,一时之间,整个的乡政府都知道韩步松与赵大林吵了起来。
作为办公室主任,刘伟名也不太好守在办公室,就向着韩步松的办公室走去,走到时,刘伟名就看到温芳已经来到了这里。
“韩步松,你***,你有个逑的本事,有本事你学人家刘主任弄几个项目来给我看看,你该骂我,老子这村长不干了,你有本事你去管我们村。”赵大林拍着桌子大声吼了起来。
听到这话,刘伟名就是苦笑,这个赵大林,吵架就吵吧,把自己也带在里面干什么啊
温芳这时对着双方道:“行了,行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心平气和的谈的,非要吵架才能解决?”
牛常胜这时也说道:“老赵,不就是一个灵芝项目的事情吗?只要韩书记同意了,刘主任那里也是可以商量的嘛,搞那么大动静。”
赵大林指着韩步松大声说道:“这***,进门就不给我好脸色,我好言要求,他拍着桌子对我,我让他拿一个项目帮我们村发展,他逑本事没有,到是给我脸色看了,老子不干这村长了,骂那隔壁的也不学学人家刘主任,多为大家做些好事,坐在那里光说话不干事。”
“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不干事了?”韩步松看到那么多人站在那里看着,感到这脸面算是丢尽了,心急了,朝着赵大林就冲了过去。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乡党委副书记骂着就要打人,他这一冲过去就一拳打在了赵大林的身上。
这下子赵大林不干了,口大声道:“***,我子打死你。”
赵大林本就是身强力壮的人,冲过去的度也快,旁边的人没拉住,挥着拳头一拳就击在了韩步松的鼻子上,当场就打得鼻血直淌。
场面一下子失控,刘伟名吃惊之下也冲上前去拉人。
赵大林的力气很大,抱着韩步松就扭打起来。
好不容易才把大家劝开时,韩步松的鼻子上直流鼻血。
“快送乡卫生院。”刘伟名大声道。
从乡卫生院出来,温芳对刘伟名道:“找个地方一起坐坐?”
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
来到了上次温芳喝醉了那家餐馆,点了菜之后,两人就坐下。
看到仍然是上次温芳喝醉了酒的包间,刘伟名就看了看温芳。
感受到了刘伟名的目光,温芳也想到了上次的事情,特别是回想到了自己当时手捏住的地方,脸就有些发红。
看了一眼刘伟名时,就瞪了一眼刘伟名。
瞪完之后才想起来,刘伟名并不是自己的男人,而是乡里的党政办主任时,心又有些慌乱。
刘伟名并不知道温芳一下子就想了那么多的事情,今天的事情让刘伟名也感到意外,出了这样的事情,相信很快就会传到县里,现在春竹乡本来就是敏感的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情对于温芳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也难怪温芳的心情不是太好。
“伟名,你也看到了的,怎么办?”这话根本就不是一个乡长说的话了,说明了温芳现在真的是心失去了主见。
看到温芳这个样子,刘伟名倒了酒微笑道:“没有多大的事情。”
端起酒杯喝干了自己杯的酒,温芳道:“有的时候我都在想,为何非要在这官场上混呢?”
看到温芳失神地看着酒杯,刘伟名知道温芳并不了解县里的情况,她这是担心崔永志不帮她说话。
想想也是这道理,现在的县里情况太多人看不明白,高震山调走了,县委书记就空着了。“你觉得谁会担任县委书记?”刘伟名微微一笑,就问起来。
听到谈到官场上的事情,温芳本来失神的双眼又是一亮,整个人仿佛又注入了力量。
没想到一句话的功夫这女人又变成了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