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是不是你听到了什么消息?”温芳专注地问道。.
“我问问而已。”
“以我来看,赵副书记上位的可能性极大,他毕竟有着何格宁的后台。”
这女人对于县里的这些人还真是有着不少的研究,一口就说出了赵卫江的情况。
“崔县长难道就没有可能性?”刘伟名问道。
摇了摇头,温芳道:“我知道崔县长最近也在活动,你可能也在帮他的忙,但是,官场的事情很复杂的,崔县长是盛书记的人。”
说到这里,突然就想到了盛国飞的事情,温芳就看了一眼刘伟名,也不知是怎么的,她现在很在意刘伟名的感受。
刘伟名装做没有发现温芳的眼神,伸筷子夹了一口菜吃下。
看到刘伟名没有在意自己的那句话,温芳暗自松了一口气道:“崔县长曾经是盛正丰一系的人,既然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他就很难在黑兰市再有发展,毕竟黑兰市的领导们还是讲究的,提拨了他,谁都担心别人会认为自己在保护于他,到时就把自己陷入进去了。”
还别说,温芳的这种分析很能够说明市里那些领导的心态,盛正丰是双规的人,虽然崔永志被证明并没有涉入到盛正丰的事情当,但是,谁也不会去沾这个边。
“如果是外来的领导要用崔县长呢?”
温芳的眼睛再次一亮道:“有外来的领导?”
这女人太敏感了
刘伟名发现温芳混官场真的是一把好手,再想到方怡梅时,发现方怡梅是没有机会,如果有机会的话,方怡梅同样也是一把好手,这两个女人都不弱啊
没听到刘伟名说话,温芳自嘲一笑道:“我这是想得太多了如果真有外来的领导到来,他们为了以最快的度站稳脚跟,把盛正丰的人收编过去到是能够很快形成一支力量。”
吃了一口菜,又喝了一口酒,温芳道:“如果真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到是一件好事,对崔县长是好事,对我们这些人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外来的领导到是不会存在这样的顾虑,毕竟他们本来就没有在黑兰市,与那盛正丰的事情扯不到一起。”
温芳的分析很清楚了,这女人真是明白得很。
温芳过了一阵又再次提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叹了一口气道:“你都看到今天的事情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本来县里就有一些人想搞我下去,现在发生了这事,还不是给人家找到了一个借口,这次真是。”
看来温芳的心已经慌了
与温芳碰了一下酒杯,两人喝了一口之后,刘伟名掏出一支烟来点上吸了一口道:“赵大林与韩步松吵就吵吧,把我也带进去了。”
温芳微笑道:“这个到是大家的真心想法,我也听到了一些这方面的议论,大家都希望你来担任乡长的。”说这话时,目光就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笑道:“乡长不是有你嘛,跳票的事情我是不会赞成做的,我才工作那么短的时间,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行了。”
这话其实还真是刘伟名的真心话,虽然他知道自己有着一些机会,并没有把这事当成多大的事情。
听到了刘伟名的这席话,再看到刘伟名沉稳的样子,温芳道:“你的想法是这样的,你也看到了,今天赵大林打了韩步松的事情已经说明了大家的心态了,看到你又搞出了灵芝项目,各村的人都眼红了,这可是生财之道啊,就算你到时不同意,大家也很有可能会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来。”
这春竹乡毕竟以前也是老区,一般情况下,越是穷的地方就越是有着造反的精神,温芳的话还真是有着道理。大家的目的很明确,谁能够帮他们脱贫,谁就能够得到大家的支持,到时硬是来那么一下子,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开始时刘伟名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现在听到了温芳的这些话之后,他开始重视起这事了,出现了跳票的事情,对自己下一步的发展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要想化解这事,最好的办法可能还得县里面来促成这事
“如果你转任书记,估计这事就好办了。”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温芳听到这话,眼睛又是一亮,随之把手的那杯酒一口就干了,苦笑道:“你尽说些宽我心的话。”
喝了酒之后,温芳的气息就有些急促,那胸部不停起伏着,整个人看上去很是y人。
刘伟名忙转移开了目光。
看到刘伟名移开了目光,温芳暗叹了一口气,倒了一杯酒对刘伟名道:“来,敬你一杯,干了。”与刘伟名的杯子一碰,温芳已是把那杯酒干了。
刘伟名只好也干了杯的酒。
喝干了杯的酒,温芳说道:“伟名,说个实话,你有后台,有背景,你的发展前途肯定比我大,你如果真的能够上去,我并不嫉妒,反而很高兴,你这人对人真诚,我相信你如果上去了,我反而有了靠山。”
这话说得也太直白了吧
刘伟名看看温芳时,感觉这温芳可能又得喝醉。
行了,把该说的说一下吧,就看她怎么去运作了
刘伟名想到这里,对温芳说道:“市委书记是从外面调入的。”
本来醉眼的温芳在听到了这话之后,猛地把眼睛睁得老大,就这样看向了刘伟名,吃惊道:“你听谁说的,情况是否属实?”
刘伟名看到温芳这个动静,再次无语,谁如果说温芳醉了,他根本就不相信了,这女人看上去清醒得很
微微一笑,刘伟名道:“崔县长已经靠过去了。”
温芳的双眼更加明亮,看向刘伟名的目光就透着一种莫名的意味,过了一阵才说道:“你果然是有着背景的人。”
搞了半天这女人一直都在探自己的情况啊
刘伟名微微一笑,并没有继续说这事。
随后的时间里,无论温芳怎么样询问,刘伟名都来个不应对。
又是几杯酒下去,温芳干了杯的酒之后,就笑了起来,对刘伟名道:“伟名,反正我就跟你了,你别甩了我。”
这话
刘伟名真的是无语了,这话太有歧义了,自己仿佛并没有把对方怎么样嘛
本来清醒的温芳又重新显得醉眼朦胧起来。
这次温芳看来是真的醉了
刘伟名赶紧去把老板娘叫了进来。
看到刘伟名再次把温芳弄醉了,那老板娘很是有趣地看了看刘伟名,那目光透着一种笑意。
“把温乡长扶去休息吧。”刘伟名看看那衣服的钮扣都因动作太大而挣开了的温芳,看到的是一片白嫩,心就是一荡。
那老板娘倒是一把好手,很快就把温芳扶去房间里睡下。
看看睡倒的温芳,刘伟名摇了摇头,现在的女人怎么都这样,自己把自己先弄倒
走出餐馆时,刘伟名看到的是四处一片的黑暗。
四周狗叫声不时传来,整个的乡里呈现出一派荒凉景象,这里需要一次大的发展啊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就接一邓温芳打来的电话,嗓子有些嘶哑,温芳道:“伟名,韩步松把我告了。”
这女人有了一些大的变化似的,这样的事情也跑来找刘伟名,大有小孩子吵了架找大人一样情形。
听到这事,刘伟名有些无语。
温芳也没有停下说话,继续道:“刚才崔县长打来了电话,询问这事,韩步松怎么能这样乡里面发生的事情,乡里面能够处理嘛,他竟然说那么多人都不劝架,看着他被打。”
这就是我们乡干部的素质,刘伟名很是摇头。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那么多人看到的。”刘伟名说道。
“韩步松还说了,说是我与你,还有牛常胜形成了山头,联合起来排挤,借着赵大林来搞他。”
刘伟名已是皱眉了,韩步松难道就这点素质
“县里是什么意思?”刘伟名问道。
“伟名,你昨天说的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温芳问道。
搞了半天是温芳不确定那些事情,这是想进一步确定一下的意思
这里刚刚通完电话,秦桂东就冲了进来,对刘伟名道:“主任不好了。”
刘伟名就看了他一眼,宁秋菊在一旁就笑道:“刘主任坐在这里的,他怎么不好了?”
秦桂东这才发现自己的话有问题,忙说道:“主任,我不是说你不好,是外面来了许多村民,是赵大林带着来的。”
刘伟名第一个反应就是**,心就是一惊。
从上到下最怕的就是发生群体性的事件,这样的事情一发生,往往控制不住就会变成一件大事。
伸头向着窗外看去时,只见外面还真是来了上百人,为首的就是赵大林,看上去群情激愤似的。
“主任,我去看看。”方怡梅对刘伟名道。
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这事看来赵大林搞出来的。
很快,方怡梅就回来了,对刘伟名道:“主任,这事看来还是韩书记引起的,本来昨天打了以后赵大林就回去了,他也没想怎么样,谁知道韩书记在乡卫生院当着一些人就说了要收拾赵大林的话,正好说这话时就有竹溪村的人,就把话传给了赵大林,结果这事就传开了。”
说话间,温芳的电话再次打来。
刘伟名来到了温芳的办公室后,就见温芳的脸色不太好,整个人显得有些弱不禁风的样子,估计昨天的酒醉还没恢复过来。
“伟名,情况不太好,竹溪村的村民要找韩步松,那韩步松又找不到了,开始时还打得通手机,现在干脆关机了,你看这事怎么办?”
叹了一口气,谁叫自己是办公室主任呢?
刘伟名道:“我去试试吧。”
“那好,我立即向崔县长报告这事,他韩步松搞什么嘛,既然敢乱说话,怎么就不敢站出来了。”
刘伟名也没多言,很快就走下了办公楼。
这次赵大林算是得到了民心了,回去之后传出来的事情就是因为你到乡里为大家争取灵芝项目,这才与韩步松打了起来的。
村民们一听是这事,关系到了自己的收益之事可是比天还大的事情了,这事如果不闹一下,搞不好真就只能看到阴凉箐发财了。
灵芝啊这对于村民们来说就是一种神物,能够种出这样的东西,想想都能发财,谁不想种,在这样的心理之下,乡政府这里一下子就汇集了上百人。
更有一些手执着锄头、扁担等武器,大有找韩步松算帐的意思。
看到赵大林率人就要向楼上冲,刘伟名站在楼梯前大声道:“赵大林,你干什么?”
听到刘伟名一喊,大家就静了一下。
“刘主任来了。”
“是刘主任。”
“听听刘主任怎么说?”
可能是刘伟名最近在乡里面的声望大涨的原因,看到刘伟名出面,村民们就静了下来。
“赵大林,你还是村长呢,难道就不明白冲击政府是犯罪的行为?”
刘伟名的声音很大,这话一说,村民们也吓了一跳,本来就没有要搞出事情来的想法,不过就是关系到自己的利益,要讨个说法而已,如果因为这事而犯罪了,那可不是大家想的。
赵大林被刘伟名一压,气势就弱了几分,还是大声道:“他***韩步松正事不干,就知道摆官架子,他不是放出话要收拾我吗?我今天就来了,看他怎么收拾我?”
刘伟名非常明白,今天这事主要还得把村民们劝走,如果村民走了,赵大林也就搞不出事了。
没理赵大林,刘伟名看向村民们道:“大家难得到来一次,我正想与大家聊聊灵芝的种植之事,如果大家想听的话,是不是我们到会议室去,我跟大家聊一下?”
本来村民们的想法就是来争取灵芝的项目的,现在刘伟名这个主要负责的人说出了这话,大家就兴奋了。
“我就说刘主任不可能不管我们吧。”
“刘主任就是好本事,跟着他不会错。”
“听听刘主任怎么说,如果我们村也种上了,村里的情况会好许多。”
刘伟名耳听着大家的议论,看了一眼赵大林道:“行了,你也别跟韩书记斗气了,不过就是为了工作嘛,你有你的考虑,韩书记也有他的考虑不是?”
这就是给赵大林留面子了。
听了刘伟名的话,本来多少有些心虚的赵大林感到自己也有一个台阶了,脸上现出笑容道:“刘主任,我早就说过了,这乡里面我就服气你,你说话我敢不听吗?”那种村民特有的谄媚样子又出现在了赵大林的脸上。
刘伟名笑骂道:“***,天天喊打喊杀的,也不跟你的子女做好好的样子。”
众人就是一笑,村民们感觉这刘主任就是不错。
几句话的功夫,刘伟名就把刚才还火爆的场面平熄了下来。
带着大家就进入到了平时开大会的大会议室,里面一下子就坐满了人。
这时的党政办人员在方怡梅的带领下招呼着大家坐下。
刘伟名叫赵大林把一块黑板架上,然后坐在了主席台上。
目光在大家的身上看了一阵,刘伟名道:“乡亲们,我知道大家的想法,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都想把家里的生活搞得好一点,但是,你们这样冲击乡政府就是一件错误的事情,事情一马归一马,赵大林同志是村长,带头搞这事,我认为他必须做出深刻的检讨,当然了,赵大林同志也是为了大家才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从为群众办事上,他又是好心,值得表扬,所以,该检讨的还得检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