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话绕得!
方怡梅听了就暗笑。【】
赵大林的想法却是简单,自己只需要检讨一下就行了,天大的事情都被刘主任担下了,这是保护自己啊。
“刘主任,我赵大林说过了,我就服你,你怎么说就怎么办吧,只是有一点要求,就是灵芝的种植少不了我们村。”
刘伟名的目光在大家的脸上看了看,微微点头道:“这事我请示过温乡长了,温乡长对你们的要求也重视,同意在全乡范围内推广种植灵芝,乡亲们啊,灵芝的种植是刚从美国引进的技术,说个实话,我的心里面也没底,所以才请企业掏钱来试种一下,地点选在了阴凉箐,没有推广的原因是因为还不知道情况,现在灵芝的种植基本上取得了成功,乡里也有意思要全面推广的,你们就算是不提出这个要求,我也会促成这事的。”
刘伟名这话一说出,大家的心全都松了一口气。
一个村民大声道:“刘主任,这事我们全知道,都是你一手引进了,你说了算。”
“刘主任是真心为大家着想的领导,看看人家刘主任,到了乡里没少做事的。”
“我也是这样认为,刘主任当主任屈才了,当乡长更适合一些。”
大家就议论了起来。
方怡梅等办公室的人员现在对于自己的这个主任真的是佩服之极,看看人家刘主任,多大的一件事情就这样化解了
刘伟名微皱眉头道:“大家不要说话了,现在的给大家介绍一下灵芝这个项目,大家都认真听听,你们回去之后还得在村里研究一下,到时那家公司会与你们谈合作的事情。”
看到大家有思想都引入到了灵芝项目上,刘伟名也是舒了一口气,只要没有发生**就好。
刘伟名开始认真向着大家介绍着灵芝的情况,整个的会议室里都是刘伟名讲课的声音。
村民们都很认真,一个个认真听着刘伟名的讲述。
乡里的干部们都没想到那么火爆的一件事情就被刘伟名平熄了,听着从会议室里传来的刘伟名讲课声,都在叹息,这小刘真的是有几把刷子,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变成了科普宣传了
温芳听到会议室传来的讲课声,深深吸了一口气,全身都有了一种放松,心感叹着刘伟名的能力,眼前不知怎的老有刘伟名的影子闪现。
安抚好了竹溪村的人,看着村民们兴高采烈地离去,刘伟名微微点头,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这样处理,搞不好真的会搞成一件大的群体事情,韩步松出了事情到是小事,春竹乡的班子都在有责任。
是不是个机会呢?
喝了一口茶水,刘伟名坐在办公室里想着心事。
这时方怡梅小心走了进来,看看四周没人,方怡梅小声对刘伟名道:“主任,韩书记经过这事之后,在乡里面的威信可就基本没有了。”
刘伟名就看了她一眼,这方怡梅精明得很,她应该也看出了其的一些东西。
看了方怡梅一眼,刘伟名道:“会议室都收拾好了?”
方怡梅道:“都搞好了。”
“你们先休息吧。”刘伟名并没有让方怡梅继续说什么,事情得自己来运作。
方怡梅的目光在刘伟名的脸上看了看道:“主任,一个机会啊。”说完这话才向外走了出去。
看着方怡梅离去的背影,刘伟名微微点了点头,这女人用好了就是自己的一大助力,倒是可以用一用的。
寻思了一下乡里的情况,刘伟名感觉那韩步松应该不会把这事报告给赵卫江,温芳只会报告崔永志,这样一来也许反而有了一个自己取得赵卫江信任的机会。
细细再寻思了一阵,想到赵卫江也说过的,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跟他通电话,于是拨通了赵卫江的手机。
手机接通之后,赵卫江就亲切道:“小刘,有什么事情吗?”
“赵书记,秀里发生了一件事情,我得向你汇报一下。”
“你说。”赵卫江说道。
刘伟名就把乡里发生的这件事情源源本本地向赵卫江讲了一遍。
赵卫江还真是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听完刘伟名的讲述,脸就沉了下来。
“知道了。”赵卫江挂了电话。
刘伟名微微一笑,他到是不担心赵卫江怀疑他告状的事情,这也算是一种汇报吧。
事情做完了,下面就看县里的了。
别看刘伟名打了这样一个电话,打这个电话是有道理的,韩步松是赵卫江的人,出了这样的事情县里的崔永志不利用一下的话就不是崔永志了,最有可能的就是把温芳换成书记,毕竟温芳属崔永志一系的人,温芳换过去的话,乡长由谁来担任呢?值此时候,赵卫江的话就显得重要了,自己打了这个电话,赵卫江对自己也就算是有了一种自己人的好感,阻力至少不会那么大。
出了办公室,刘伟名向着宿舍走去,到了半路上就见到了崔大石带着一个很是壮实的汉子走来。
看到刘伟名,崔大石急忙道:“刘主任,这是何竹林,他来了两天了。”
刘伟名这才想了起来,自己让人通知何竹林来见自己的,这一忙,把事情都差不多忘了。
“呵呵,乡上的事情多,差点忘了你的事情,走,到收购站去说话。”刘伟名握着何竹林的手说道。
县委办公室里,县委副书记赵卫江迈步走进了崔永志的办公室,握手坐下之后,崔永志看向赵卫江道:“老赵,请你过来,就是想听听你对春竹乡班子的看法。”
赵卫江事前就猜到了崔永志要跟自己讲春竹乡的事情,心到是有着自己的想法。
对于韩步松的事情,赵卫江又通过其它的渠道进行了了解,了解到的情况可以知道,刘伟名讲的都是很实在的内容,并没有夸大的地方,在有些地方还帮着韩步松遮掩了一些。
最让赵卫江生气的还是自己打了电话给韩步松时,韩步松竟然没有报告这事,还是自己问了他之后才说出了这事。
这样的态度让赵卫江非常不满意。
坐下之后,崔永志道:“春竹乡的温芳同志打来了电话,昨天差点就出现了群体**件。”
说了这话就看向了赵卫江。
“崔县长,这事我也听说了,唉,小韩这人啊。”
崔永志微微点头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韩步松同志在春竹乡的威信就算是没有了,我听说他对刘伟名同志所做的工作还很不满的,一个乡党委的副书记,这样的态度可是不好的,下面的同志要开展工作,应该大力支持才对嘛。”
赵卫江只能苦笑了,韩步松是自己的人,现在刘伟名是多么有来头的一个人啊,这小子竟然与刘伟名作对,招惹谁不可以啊
“崔县长,这事好在小刘同志处理得好,要不然真要出大事了。”
“是啊,这事很悬的,上百人的聚集,一个处理不好,事情就大了,草海县现在的情况下,如果真的出了大事,你我是要承担重要责任的。”
这话说得赵卫江也是一惊,顾着了解情况了,还真是没有往深里去考虑,如果真的出了事情,可就不是处理韩步松的问题了,到时追究起来,自己的责任也很大,到时上级会怎么样看自己,这是关键的时期啊
看到赵卫江受到了震动,崔永志微微一笑,这次无论如何也得把春竹乡拿下,温芳这人还是听招呼的,毕竟是自己一系的人,现在没人比温芳更适合担任书记了
“老赵啊,刘伟名这个同志很不错的,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能够沉稳地把事情处理好,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他的基本素质是过硬的。”
事情到了现在这地步了,赵卫江知道这是崔永志要与自己谈利益的时候,想到春竹乡现在的情况,知道留下韩步松的话,搞不好那些村民又会搞事,最好的办法只能是把他调离。
“崔县长,你的意思是什么呢?”
崔永志知道赵卫江明白了利害关系,就说道:“我看春竹乡的工作上,温芳同志与刘伟名同志配合得就很好嘛,再说了,刘伟名同志在群众的声望还是很高的,我们大可顺应民意嘛,你认为呢?”
赵卫江沉思起来,崔永志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让温芳出任书记,由刘伟名来出任乡长,让他们两人搭班子。
春竹乡自己肯定是拿不到了,现在崔永志说出了人选,就是要把春竹乡拿下,目前的情况下,温芳到是一个合适的人选,没人比她更合适了,至于刘伟名,赵卫江知道,这是崔永志示好于刘伟名背后人员所办的一件事情,让刘伟名上去,这让背后的人没有话说了,对他崔永志的发展肯定有好处。
怎么办呢?
难道自己要阻挡刘伟名的道路?
想想刘伟名在第一时间就打了电话给自己时,赵卫江的心对刘伟名也多了几分欣赏,这年轻人还是明白事理的
“长河乡的班子看来也得调整了。”
赵卫江突然说道。
崔永志心明白,赵卫江盯住了长河乡的乡长位子,微微点头道:“我看孙仁志同志很不错,到是可以到长河乡任乡长。”
赵卫江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道:“崔县长的看法我支持。”
两人都是哈哈一笑。
刘伟名这时正在看着何竹林编着一个小筐,看到何竹林熟练的样子,刘伟名微笑道:“你这手艺不错嘛。”
崔大石在一旁道:“老何在全乡都是数一数二的好手,很有名的。”
何竹林笑了笑道:“从小就学会了,没事喜欢编一下。”
普丽仙端着茶水递给刘伟名道:“刘主任,你喝茶。”
刘伟名谢了一句接过了茶杯。
普丽仙笑道:“刘主任昨天真的是太厉害了,那么大的事情你一个人就摆平了。”说这话时,双眼就透着一种敬佩的光芒。
“主要是大家并不想闹事,要理解大家的心情。”刘伟名说道。
普丽仙笑道:“大家都说了的,如果刘主任来当乡长的话,春竹乡就会有一个大的发展。”
刘伟名看了一眼普丽仙,这女人现在真是越来越艳丽了,生活好了之后,精心打扮之下,整个人都上了一个台阶,听着这样的一个美人赞扬自己,心里面还是有些爽快,嘴上却说道:“别乱说。”
何竹林也说道:“刘主任,是真的,大家都希望你来当乡长,有你带着,大家才有奔头。”
刘伟名道:“春竹乡要发展,关键的还得大家齐心,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就一定能够发展起来。”
接过何竹林编好的竹筐,刘伟名道:“如果换一种编法,你也能编得出来?”
何竹林笑道:“这事不难,只要有样子,什么样的都能编出来。”
“嗯,这次找你来是有这么一件事情,乡里可能会搞一家竹编厂之类的,到时会请你们这些编织高手来做事,你认为怎么样?”
何竹林的脸上就散发着光芒道:“刘主任,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的做事。”
刘伟名道:“国内的竹编市饱和了,但是,还有着国外的市场,已有大老板看好了我们乡的竹编工艺,你现在先在收购站跟着学一些管理,到时再安排。”
何竹林的脸上充满了一种对刘伟名的感激,眼睛里面有着一种泪光闪动道:“刘主任……。”一时之间还真是找不出话来说,嗓子就有些嘶哑。
与温芳一道坐在车里向着县城进发,刘伟名的心有着一种不真实感,自己走钢丝似地运作了那么一阵,果然是要有结果的时候了
温芳的身上不知是喷了什么样的香水,这味道非常好闻,阵阵香气袭来,这是一种不太腻人的香味
“伟名,也不知道县里突然把我们叫到县里去有什么事情。”温芳对着刘伟名道。
“应该是韩步松的事情吧,自从发生了打人的事情之后,他就没有回乡上,县里不可能不管吧。”刘伟名没有把自己的猜想说出来。
“也不知道县里是什么样安排的,韩步松继续留在乡里的话,对乡里的工作开展是没好处的,现在各村的群众对他的怨气较大。”
这都是赵大林那小子在搞事,刘伟名也听说了一些。
车子很快到了县政府,看着这高大的政府大楼,刘伟名的心就有些火热,也许今天对自己来说就会有一件好事。
温芳也看到了大楼前匆匆往来的人员,说道:“县里的局势也真是让人难懂。”这话也就只有刘伟名能够听到。
刘伟名微微一笑,两人并肩向着大楼走去。
现在的草海县也真是有些特别,崔永志暂时主持工作,县委书记迟迟没有任命,搞得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做才好。
见到了崔永志的秘书,温芳微笑道:“庞秘书,县长在不在?”
...